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爱情突击 作者:诗人达达

字体:[ ]

 
 
 
文案
她是海外归国身家雄厚的公司总裁。
她是父母双亡耿直高冷的警队之星。
林澈:在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我就做了决定。死皮赖脸也好,不择手段也罢,我是非要把你这个难啃的硬骨头吃到嘴里的。哦亲爱的,是我说错了。你不是骨头,是肉,肥肉。
陈默阴沉着脸色斜着眼睛白了一眼林澈:说错话要罚的。
林澈有些惶恐:罚?罚什么?钱我都给你了啊,再多也没啦。
陈默一把揪住林澈的衣领给她拽到了面前用力捏了捏她的脸:钱?我不要钱。我要人。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澈,陈默 ┃ 配角:云溪,简单,林志丽,厉东流 ┃ 其它:忠犬,腹黑,冰山御姐,傲娇
 
 
 
  序
 
  2月11号。晴空万里。
  虽然已经是清晨,不过北方城市的太阳总是出的晚一些。空气干冷干冷的让人仍旧不住的打哆嗦。B城的国际机场,叶荃扶了扶眼镜,看了看自己的手表,又看了看航班牌。第六次确认从美国飞往B城的飞机已经安全降落。
  作为鼎盛国际掌门人林志丽的私人助理,工作的五年里她没有出过任何差错。今年三十岁的她绝对是这个行业的领军人物。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上举着写着巨大的加粗黑体字的牌子,上面的林澈二字很是明显,看不到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可她已经在出口等了很久,瞪圆了眼睛自认为绝对没有错过任何一个有可能是自己接的人,半个小时了,一无所获。
  她并不是糊涂到忘记询问林澈的电话号码,只是在她向林志丽提出这个要求的时候,这位年过五十依然保养得当举止雍容话语得体的企业家在她面前显现出了她从未见过的一面——眉毛撇成了八字,扁着嘴巴对她耸了耸肩膀,一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表情加上那略带无奈又似乎在撒娇的语气说了一句:“我不知道我女儿的电话。”简直可以让她马上背过气去。
  所以只有等。
  一个小时过去了……
  叶荃站在人流之中从未显得如此狼狈。人流来了又走,走了又来。她聪明的脑袋瓜从来没有想过一架安全降落的飞机上的人怎么能在里面呆那么久却不出来。她问过了机场的服务人员,却被通知飞机上的所有乘客早就已经安全离开。她要求广播找人,但广播出去,一个石头根本没有激起任何浪花。
  叶荃有点儿慌了。她那谨小慎微的心思开始转而向着电视里常演的黑白两道争端,又或者是劫匪绑票索要赎金这种港剧警匪片的方向一去不返。毕竟过年了,过年容易出大事儿。她的手心出了汗,心脏扑通通的跳。抖着手给林志丽拨通了电话,汇报了情况。而电话那头的林志丽似乎根本不算惊慌,甚至连吃惊都说不上。她只是问:
  “飞机没出故障吧?”
  叶荃摇了摇头说了声没有。
  “飞机安全降落了是吗?”
  叶荃点点头说了句是。
  “哦,那你先回来吧。”
  叶荃的脸上此时写着一个巨大的“懵”字,又或者是一个巨大的“囧”字。正当她准备挂电话之际,听筒里又传来林志丽沉稳的声音:“既然这样了,顺便报个警吧。”
  顺便?报警?听筒里传来的收线声响在耳际,叶荃挂着耳机看着手机屏幕上已经被挂掉的上面写着“林总”二字的号码心中浮起一百个问号:“这是亲生的女儿吗?”
  她坐在机场打了110。110又联系了机场安保人员调了资料调了视频,查到这叫林澈的姑娘却是已经安全下机了,于是带着人把机场找了个底儿掉,自然还是一无所获。她只得跟着警察回了警察局,把自己知道的那寥寥无几的信息又跟警察说了一遍,提供了林澈的姓名出生年月身份证号和一张照片。所有的事情办完了,从警察局走出来的时候,已经中午十二点。头顶上明晃晃的太阳,横着吹过来割在脸上冰冷的风,林志丽跟她说:小叶,快点儿回来,我这好多事儿呢。
  叶荃打了个哆嗦,眼镜上浮起一阵雾气,口中默默的叨念了一句:“大活人凭空消失了?林澈啊林澈,你哪去了?”
 
  第一章
 
  林澈哪去了?
  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哪。
  不过她确定一件事儿,她可能是被绑架了。
  巨大的墨镜还架在鼻梁上,半长披肩的头发被冰水打湿,上面还沾着星星点点儿的冰碴子。一身休闲装的牛仔裤加运动外衣上面沾满了灰尘。薄薄的嘴唇紧紧的抿着。几个小时前她刚一出关就被这几个人“请”到了一辆货车上。毫无疑问,她身上灰尘头发上的冰碴子全是那时候弄的。在货车的后车厢里晃悠了很久,才又被“请”了出来。
  此刻她正偏着脑袋坐在一辆加长的豪华轿车的后座上,翘着的二郎腿随着汽车的颠簸一下下的晃着,倒是丝毫瞧不出来慌张。
  坐在她对面的男人约莫四十出头,瘦长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剪裁得体的西装,看起来像是个有点小成就的商人。自从上车他就一直死死盯着林澈,一言不发,也不动。然而就凭他那贴在唇上一抹小胡子,林澈就能断定,比起商人,痞子似乎更适合他。
  林澈被看的有些烦躁,也不顾坐在自己身边的两个彪形大汉,抬手摘下了自己的墨镜,把一条镜腿儿咬在嘴里,身子前倾眯着眼睛跟这个男人对视。
  男人微微皱了皱眉,身子一仰靠在椅背上,不置可否的笑了笑:“真不愧是林志丽的女儿。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厉害。”
  他一笑,林澈竟然也跟着笑了,手上的墨镜啪的一扣:“我厉害不厉害跟我妈没关系。不过这一趟恐怕又是拜我妈所赐了。这么煞费苦心的把我请来,不只是为了让我享受一下高档轿车的舒适性这么简单吧?”
  “你倒挺有意思。”男人干笑了几声,面上带了一股与衣着极为相反的痞气,言语之间也与刚才说话的语气大不相同,伸手到兜儿里,竟摸出了把枪,黝黑的枪口对着林澈指了指:“开天窗说亮话,你妈得罪了人。有人给了我一千万,让我要你的命。一会儿到了城郊林子里,我就得送你去了。”
  林澈若有似无的哦了一声,似乎已经习以为常,完全没有把对着自己的枪口放在眼里,却是转头看了看左右两边儿的彪形大汉,抬手指了指,嘿嘿一笑对着男人说道:“那这俩人儿,能让他们坐的离我远点不?”
  男人皱了皱眉,似乎没有听懂林澈的话。实际上,他心中对于林澈的表现极为不解。他从没见过哪个听到自己马上就要去死的人表现的如此从容镇定。除非她有神经病。但林澈非常正常。
  林澈见男人古怪的看着自己,耸了耸肩膀:“这俩哥们跟门神似得坐我旁边儿,我被他们挤得没地儿坐了。你让他俩挨你那边,你们仨人,你手上还有枪,你怕我跑了不成?我怎么跑?跳车啊?”
  男人又笑了笑,把枪往衣兜儿里一塞,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说了句:“小妞儿,都快死了,就将就将就吧。做完你这单,我赶着去夏威夷晒太阳呢。别给哥添堵了。”
  “得嘞,”林澈身子一仰索性整个人靠在椅背上,揉了揉肩膀:“干你们这行儿的,也挺危险的是不。想过要是有一天失手了会怎么着吗?”
  “没想过。因为不会失手。”男人双手搓了搓脸,眯着眼睛看着林澈:“尤其是对付你这样儿的姑娘,要真失手了,我下去都没脸见列祖列宗。”
  “你还挺能聊。”林澈眨了眨眼睛显的极为困顿,“你以前杀人,也是这么跟人家聊一路?”
  “那不能。以前杀人听见我说第一句话就吓没屁了,下跪的磕头的尿裤子的都有,你这样儿的,我也是头回见。不过无所谓,也是最后一回了。算上前面儿的,你是第十个,十全十美。干完你这单,我洗手不干了。也赚的差不离儿了。”
  林澈轻哼了一声:“干完我这单你不干了,这么赶巧儿我就这么倒霉?要不您高抬贵手,放了我,要多少钱,我给你双倍。”
  男人的眉毛抖了抖,连身体也直了直,很明显是被林澈这一句听起来像极了玩笑话一样的内容说的动了动心,但他很快又靠了回去摇了摇头:“大小姐,我知道你家有钱。可道儿上有道儿上的规矩。这种背信弃义的事儿,我干不了。”
  林澈转转眼珠,翻了个白眼,一副极其不屑的样子吐了口气:“别逗了,你们这些亡命之徒还讲道义?”转头对着男人又是一笑:“要不,三倍?三千万?”说到这,略一思索,壮士断腕一般的一拍大腿,一咬牙:“五千万!怎么样?别说夏威夷,你想去哪去哪,要飞机不?我给你整一架,私人飞机。到时候开上飞机带个妞儿,要多浪漫有多浪漫。”
  男人的眼睛越瞪越大,听天书一样看着林澈口若悬河,心中寻思着这姑娘说的到底几分真假。说到财力,他不怀疑林澈能拿出五千万,鼎盛国际这十多年生意如日中天,五千万对他们来说不及九牛一毛。说到人脉,林志丽在业界号称拼命三娘,长袖善舞八面玲珑,这林澈是她的女儿,莫说自己杀了她,就是绑了她这一件事儿,但凡有一天让林志丽逮着了,自己也没好果子吃。说到底,她还是被林澈口中的优越条件吸引了。
  男人发着呆,明显的是陷入了思索。林澈却笑了。她知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的道理,只不过就是有点儿心疼她那五千万。倒不是她觉得自己不值五千万,而是觉得自己要是再等等,说不定三千万就搞定了。剩下两千万干点儿什么不比扔这儿打水漂的好。眼瞧着男人动了心,她一脸赔笑的又坐直了身子搓了搓手:“大哥,你说你们道上混的图个啥,还不就是图个钱嘛。法律上可是明白讲了杀人偿命。这人命官司还是能少一条少一条您说是不是这个理儿?既然是最后一单了,跟我做这笔交易您可是赚了,这不正好儿十全十美吗。”
  “哈……”男人听到这使劲拍了拍手,咂巴着嘴说:“妹子,你说的这条件真挺诱人的。不过,我还是不能答应。”
 
  第二章
 
  林澈失笑的耸了耸肩膀:“你还真有骨气。看来我今儿非死不可了?”
  “没法子,你瞧见我的脸了,我放了你,难保你不会找人来报仇。你出的起五千万,自然也找的起杀手追杀我。我就怕我有命拿你的钱,没命花你的钱。”男人露出一副失望至极的样子,摸了摸自己的脸:“后悔了,早知道你这么爽快,我把我这脸遮住。咱俩都高兴了。多好。”
  “好吧。”林澈无奈的笑了笑:“可惜了。
  “是啊……”男人深吸了口气,“可惜了。”
  林澈看了看车窗外,已经是一片小树林儿,因为是冬天,树上稀稀拉拉的挂着几片不愿意掉下来的枯叶,呼呼的风卷起一阵阵沙尘。不由得喃喃自语:“你说我要是死在这地方,也挺凄凉的是不?”
  “不凄凉。河里结冰了,我凿个洞,到时候把你扔下去。说不定你还能给龙王当儿媳妇儿。”男人咧嘴嘿嘿一笑,说书一般的扬了扬眉毛:“姑娘,你也别怪我,要怪就怪你投错了胎当个富二代。你这妈,可不是个省油的灯。”
  林澈点点头:“恩,我妈确实挺让人操心的。没事,富二代生来就是被人绑架暗杀的。我习惯了。”
  男人似懂非懂的晃了晃脑袋,又觉得什么地方不太对劲。他觉得林澈太冷静,完全不像一会儿要去见阎王的样子。这一路上风轻云淡的跟看风景一样,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人。这又让他盯着林澈看了好一会儿,但仍然一点儿奇怪的地方也看不出来。她的手机背包箱子早就被扔了。身上除了一个墨镜再没有其他的东西。可他就是没来由的觉得不安。眼瞧着就要到地方,他定了定神儿,做了个深呼吸顺了顺气:“我说林大小姐,我能问你件事儿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