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转世再续情 作者:堕落妖

字体:[ ]

 
 
 
文案
她是学院的学院长,一觉醒来却变成企业集团的继承人之一
她是企业集团的独生子,却阴差阳错的爱上她
当她明白自己对她的感情时,她却忘记了自己,想不负责任?她可不允许,这次,换她来保护她,守护她。因为她对她说过,她永远放心不下的人便只有她,所以她坚信她能想起自己
内容标签:前世今生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玖我夏树(夏树.库鲁卡),藤乃静留(静留.维奥拉) ┃ 配角:鸠羽舞衣,姬宫千歌音,來栖川姬子,菲特.T.哈拉温等等 ┃ 其它:
==================
 
☆、离开
 
  加尔德罗贝也恢复了,而她也是时候离开了,已经变得没资格了呢。那原本在白天高贵而又优雅的身影此时此刻看起来却又是那么的寂寞和孤独。
  那张白纸早已变形,琥珀色眸瞳因为那人留下的一句话而变得深沉。
  昨日,自己像疯了一般跑去玛利亚那里去证实,却得到了意料之中也是意料之外的答案。
  “身为学院长,请注意你的举止”玛利亚严肃的说。
  “静留什么时候离开”她静静的站在那里,听到静留要去边界时,心里很难受,却不知道为什么?
  “妖嫣的紫水晶已经走了”
  是吗?
  连个送别都不给吗?
  蓝色身影失落的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夏树,我听说静留姐姐……夏树!”舞衣急急的推开门,却不料看到那蓝色身影倒了下去。
  翻着手中的文件,习惯性的往平时那里却摸了个空,夏树愣愣的抬起头才意识到那人已经不在了。
  呐,静留,我很想你,你离开后才发现,你带给我太多太多的习惯。
  可是,她不敢写信去给那人,她怕自己控制不住。
  “夏树”
  “舞衣?你怎么来了?”代替她吗?
  “听说你这几天都不要命的工作,静留姐姐也会担心的。”舞衣担忧的看着她。
  “没事的”担心啊?夏树想起每次自己只要超量工作,那人就会夺走自己手中所有文件“啊啦,夏树不可以这么不爱惜自己哦”
  “舞衣”夏树突然想到什么。
  “什么?”舞衣奇怪的看着她。
  “喜欢,是什么?”静留离开是因为她吧。
  “喜欢就是想和她在一起,她开心就开心,她难受就希望她开心,离开她就很难受”
  “舞衣,我喜欢你”夏树突然认真的对上舞衣。
  “啊?夏树,你胡说什么啊”被静留姐姐知道了她会死定了。
  不一样,为什么?哪里出问题了吗?夏树皱起好看的眉。
  “唉”自己的喜欢和静留的喜欢是一样的,不然为什么舞衣说那么多自己第一想到的是静留,而且,对着舞衣说着喜欢也没有那种心跳的感觉。果然自己实在是太没用了。
  可是现在就算知道了,静留也不在身边了啊,夏树懊恼的想。
  夏树倒下的那瞬间似乎看到了一直思念的紫色身影,嘴角上扬。
 
☆、转世
 
  这次是她大意了,竟然被奴兽偷袭了,身体里不断流出的血液夺去了她的意识。
  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周围一片空白,这里哪里?
  想要起身却浑身疼的难受。看来,这次伤的不轻啊!
  “姐,太好了,你醒了”陌生的声音从旁边传来,夏树疑惑的看过去。
  和自己一样的蓝发,但眼睛却是蓝色的,谁?姐姐?
  “你……是谁?”嗓子嘶哑的问。
  舞衣呢?还有其他人呢?
  “姐,你别吓我啊”那人惊讶的抓住夏树的手。
  夏树不习惯别人这般亲密接触,想挣脱却使不出力气。
  “我认识你吗?”周围一切让她感觉到陌生,但身为学院长的冷静没有流露出任何恐慌。
  “姐,我是千歌音啊!”千歌音连忙叫来医生。
  “姐,你也不认识我了吗?”拥有亚麻色头发的少女带着哭腔。
  静留?不是,她不是静留,夏树眼神暗淡下来,她来到这里,见不到静留了吧?
  “你,别哭了”夏树不知道怎么去安慰一个人。
  “姐,我是姬子啊”姬子难过的看着她。
  “姬子,姐才醒,你让她多休息下”千歌音两眼红红的,可见她之前哭的有多厉害。
  “千歌音”姬子扑倒千歌音怀里。夏树只是有些奇怪,却并没有多想。
  一个月后,夏树总算出院了,身体还是很虚弱“姐,这里就是我们家了”
  千歌音因为公司的事情没办法过来,所以只有姬子和小真两个人。
  “姬子,千歌音呢?”夏树奇怪,平时她不是都寸步不离的吗?
  “千歌音去公司了,要晚上才回来,姐,你要休息吗?”姬子扶她坐在了沙发上。
  “不了”她都躺了一个月了,快疯了。
  “啊,姬子,奈叶她们说夏树出院了,要庆祝下,晚上去疾风那里”小真把之前遇到奈叶她们的事说了。
  “我可以,姐,去吗?”
  “好啊”她要熟悉这一切的,不是吗?
  玖我夏树,是她现在的名字,也是现在的她,让夏树惊讶的是玖我夏树和她自己一模一样,只是感觉比自己要小了很多,但周围却没有一模一样的朋友。
  而且这里是早已毁灭的地球,不是殖民地。
  “我也要去吗?”公司啊?说真的,以前是学院长时候天天工作,而现在这样悠闲反而感觉少了什么。
  “恩,再怎么说,姐你也是经理啊”
  “什么时候”
  “明天吧”
  “好,我知道了”
  不愧是学院长,夏树很快成了公司里第二个神话,只要她出马,就没有搞不定的对手,而想要陷害她的人则通通被千歌音和夏树耍个团团转。
  难得的休息,夏树还是跑到了疾风的店里。
  “夏树?你怎么来了?”平时叫她也很难过来呢。
  “没事干”她知道千歌音和姬子担心她,可是除了工作可以麻痹自己,让自己忘记静留,她真的不知道用什么方式?自己不在了,最伤心的便是静留了,可是她却什么都做不了,加尔德罗贝会怎么样?静留会成为新的学院长吧。
  “尝尝这个”疾风递给她一个蓝色液体。
  “恩,还不错”夏树苦涩的开口,怎么那么苦
  “真是的,难喝就直说嘛”
  “夏树!你去哪?”夏树突然看到外面闪过一抹紫色,连忙跑了出去。疾风不明所以的看着跑出去的人。
  幻觉吗?也是,静留怎么可能出现啊?夏树眼神暗淡下来,静留,我好想你。
  “你”
  “你怎么给夏树喝这么多?”
  “不是我,我只是离开一会会”谁知道夏树就喝成这样了。
  “唉,打电话给千歌音吧”习惯的打了过去。
  几个人费力的把夏树抬上车里。听不清夏树嘴里说什么,这两年来,夏树第一次这个模样,千歌音似乎知道理由,一直抿着嘴。
 
☆、相遇(上)
 
  夏树百般无聊的晃着手中的酒,这次的合作对方邀请了她们来参加生日派对,本来夏树不愿意来的,但受不了姬子等人的说教。
  还是外面的空气好点,她不是特别喜欢这种场合,所以基本上每次都是千歌音带着姬子去的,而她在外面基本上没有漏过什么面,也难怪没什么人认识她。
  那个是……
  夏树心里一震,怀着期待向那人走去。
  那人似乎也是想出来放松一下的。
  熟悉的紫色身影让夏树有些失控的将那人抱在怀里“静留,我好想你”
  是梦也好,她现在只想抱着她。
  被抱在怀里的人身体突然一僵,听到那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后,泪水模糊了眼镜“夏…夏树?”
  这是真的吗?真的是夏树?
  夏树更用力的抱住那人“静留,抱歉”
  抱歉,让你担心了
  抱歉,让你等了这么久
  “真的是夏树?”她不是在做梦?如果是,她宁愿不醒来。
  “嗯,是我”夏树放开她,然后吻上了她。
  静留一震,猛地推开了夏树,眼里带着冷意“你不是夏树”
  她的夏树不会对她这样的。
  “静留,我是夏树啊!你的夏树啊”夏树恐慌的拉着她,生怕她不见。
  “不是的,不是的”夏树见她还是不相信,却不知道该怎么办?
  “静留,你在哪?”陌生的男子声音让夏树极度不爽
  “该死”夏树冷冷的盯着来人。
  “玖我?”来人似乎认识夏树,惊讶的看着。
  “你是谁?”夏树警戒的拉着静留。
  “啊呀,两年不见,就不认识了吗?”黎人恢复了惊讶,满脸笑容。
  “我没必要认识你”夏树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被拉着的静留挣开了夏树的手,缓缓的走向黎人,虽然在笑着,眼里不带一丝感情“啊啦,虽然我不知道你的目的,但别在让我看到你”
  夏树突然火大的走到黎人面前,弯下身子朝黎人的腹部一拳打了过去“静留是我的”想在碰静留却被静留躲开了
  看着静留去扶黎人的夏树,受伤般的问
  “静留,要怎么样你才肯相信我是夏树啊”
 
☆、相遇(下)
 
  似乎是静留出来时间太长了,一个炎发少女跑了过来“静留前辈,果然你在这里呢”
  “舞衣?”夏树激动的抓着舞衣的衣服“舞衣,静留不相信我是夏树”
  “夏树?!你真的是夏树”舞衣震惊的开口。
  “都说了,我是啊”夏树沮丧的开口。
  “那你这二年来跑哪里去了?”害的她们担心。而且,舞衣不自然的看了一眼静留。
  “我二年前出车祸了,醒了就一直和千歌音她们在一起”夏树突然想到什么,抬头望着静留,泪水就这样流了下来。
  她怎么忘了这么重要的事情呢?她是夏树.库鲁卡,不是玖我夏树,所以眼前的静留定然也不是她所认识的那个静留.维奥拉。
  “静留,为什么”夏树失控的跑了出去,为什么要让她再遇到静留?为什么静留已经和别人在一起?为什么?
  “夏树…那个,静留前辈,我…”舞衣没说完就看见静留有些慌乱的向夏树不见的方向走去。
  “夏树?怎么了”疾风手快的拦住夏树,夏树不对劲啊,连忙和维塔跟着夏树,不让她做什么傻事!。
  “疾风啊,我没事”夏树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