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山中有狐GL 作者:蹲坑的大尾巴狼

字体:[ ]

 
 
 
文案
山中有狐,人送其媚,媚通体雪白,股后有九尾,夜间行于破庙,常化作妙龄女子,勾引过路书生,与之欢好……
胡媚妖娆的伏在小道姑的怀里,“何时与书生欢好了,小道姑,奴家欢好的人只有你罢了。”
内容标签: 布衣生活
 
搜索关键字:主角:胡媚,怯生 ┃ 配角:炮灰书生,花心猎户,滚蛋除妖师 ┃ 其它:
==================
 
☆、庙里的书生
 
  书生进京赶考,夜宿破庙。正饥寒交迫之际,偶来一女子。女子从食盒里取出美味佳肴,外加一壶酒香四溢的佳酿。二人一番畅饮,女子忽然因着某种原因扑倒书生怀里,媚眼如丝道,“今夜可否与郎君共赴那不可描述之事?”书生色心大起,欲与之共赴云雨时,从庙门奔来一长相十分清秀的小道姑。那小道姑一声呵斥,“孽畜竟敢祸害人间之人,贫道岂容你放肆!”
  书生一把抛开女子,吓得花容失色道:“你是妖怪?”女子顿时笑的花枝乱颤,顾盼生姿,“是呢,还是只喜欢勾引美貌书生的狐狸精!”书生听了此话即是吓得大小便失禁,小道姑一听这话,面色大怒,“当真是个不知羞勾三搭四朝三暮四的臭狐狸!”女狐狸精身子一扭,像只美女蛇一般缠到小道姑的怀里,小道姑轰的满脸火云,眼神闪烁,根本不晓得要看哪里,反正死活不要看怀里的狐狸精。女狐狸精抚上小道姑的脸蛋,“若是我不朝三暮四不知羞的勾三搭四,你这只小道姑是不是还躲在哪个旮旯角的山洞里苦修,死活不愿见我了!”
  小道姑手足无措,语音发颤道:“我。。。”女狐狸精又道:“那现在我在你怀里,勾搭你这个道心不坚定,看不破红尘的小道姑还俗,你可愿意?”说着,伸出滑腻粉嫩的舌头,舔了舔小道姑的嘴唇。小道姑猛的一哆嗦,险些把怀里的女狐狸精丢出去,十分羞涩的点头:“嗯,愿意!”
  瞬间,书生炮灰。
 
☆、花心猎户
 
  山下有村,村中有一猎户名唤胡三。听闻山上有狐祸乱,故带长矛□□,欲将其缴之。
  夜经破庙,正遇夜黑风高之时,庙外天公不作美又降一暴雨。饥寒交迫之际,庙外跑来一身穿玄色衣衫的妙龄小道姑。二人一番寒暄,互报姓名。
  随即相谈甚欢,小道姑自称怯生,胡三本就孤寡多年,瞧小道姑花容月貌,长相可人。欲发挥口才,劝其还俗下嫁。
  两人谈及月中嫦娥也是因着寂寞难耐,便勾上了砍树的吴家小刚时。庙外踏着夜雨施施然进来一魅惑众生的白衣女子。
  女子美艳至极的脸上勾勒出一丝邪笑,曰,哪里是勾搭上吴刚,分明的是与那怀里常年不落地的玉兔欢好上了才是。
  女子甫一进门,小道姑脸色顿时惊骇,仿佛见了甚厉害妖物,团在一出,不敢吭声。
  小道姑又见那胡三一脸痴迷色狼状,本是好感,随即烟消云散。心中大啐,分明的狐狸精,世人皆作美色,当真是眼拙至极。
  女子坐于胡三身畔,妖娆的靠于墙边,问之吾美否?两颗点漆明眸却盯紧一旁做石头状的道姑。胡三本就色迷心窍,只觉面前女子美艳堪比狐狸化精,拍手欢呼,美色倾城,堪比月里嫦娥,女子嫣然一笑,又问那吾与身侧榆木疙瘩的小道姑孰美。当即小道姑身子一抖,欲有发威之势。
  猎户胡三鄙夷怒瞪小道姑,观其姿色平平,身材平平,不及身边尤物半点。随即大言不惭称当是仙姑貌美,当是绝色。心中邪念丛生,这长得狐狸精般的娘子若是娶回家,便是皇帝老儿也不做。
  那边小道姑面色碳黑,一双杏眼怒瞪胡三,掌间蓄力。
  女子微瞥,媚笑丛生,胡三大喜,遂欲求欢!
  女子又云我虽美,却无人心怜之!欲寻一貌美郎君托终身云云。胡三当即称自己是绝世好郎君等各种器大活好,自夸溢于言表。
  耳边兵器声响,胡三大怒,质问身旁小道姑为何拔剑。小道姑怒,吾欲救尔凡夫俗子一命,却不想尔贪狐狸精貌美,当是糊涂。还不速速离去,是要成其腹中食么?
  胡三心中愤愤,以为道姑贪图自己英俊,嫉妒白衣小娘子颜色,故欲动刀戈,寻一两全其美法于自己。心中顿生涟漪,齐人之福,更是美妙。
  小道姑长剑一指,尔回首,仔细看你那貌美娘子是甚?胡三本来剑尖扫向之际,弯了身子,恍惚间看见身后美貌娘子竟变作一只雪白的九尾妖狐。
  当即吓得面色如纸,大小便失禁。趴伏地上,大呼仙姑救命。
  俄而狐狸脚下一蹬,跳于道姑怀中,亲密左右相蹭,仿若情人。
  小道姑一身戾气顿消,面带桃花,怀里紧扣狐狸。
  狐狸口吐人言,问,乖乖小怯儿,还生气否?小道姑扭捏摇头,狐狸又道,那乖乖回家否?小道姑面色红红,甚是乖巧点头。狐狸伸出粉嫩滑腻的舌,细舔小道姑右手中指。
  小道姑脸色暴红,随即丢开狐狸,拎起长剑便离去。
  狐狸身后言,今晚尔继续在下,还敢离家出走否?
  猎户炮灰。
  此后,猎户再也不敢上山,每逢遇见貌美女子皆是唯唯诺诺,不敢与之搭讪。多年后娶一女,丑妇无盐。
 
☆、滚蛋除妖师(一)
 
  村外有城,曰外城。
  外城有观,曰日光。
  日光有女,曰破。
  破年芳十八,姿色娇艳,时常身披一袭闷骚红衣。初见其人,皆说秦馆花楼艳冠,不及其美色一分。
  破乃除妖师,城中久负盛名。
  听闻西山之处有山,名曰狐山。山中有一妖狐,媚色男子,常于山间破庙捕捉过路书生,猎户,勾其欢好,取其精元。
  听之,甚怒。破常修心于佛前,自认从不造杀孽,拥有一颗常人不有之玲珑善心。
  又闻,狐狸貌美天仙,譬如月中嫦娥,又媚如妖姬乱世。心中妒火横生,誓要早日为民除害,保全众生。
  故择一日春光明媚,阳光正好出行。后背一把青龙除妖宝剑。胸间罩一紫金护体照妖镜,在众人拥护中踏进狐山。
  入夜时分,寒风乍起。
  破心中甚惧之,虽年芳十八,身负盛名,却从未捉过妖一只,鬼一个。
  夜黑风高之时,遥遥观不远之处有淡淡灯光,心中甚喜。遂疾步前往之,行于半里,发觉灯光还距甚远,又加步前进,行至半个时辰,仍是不到。心中顿时一怵,当是怕甚来甚,莫是遇上山间妖物?
  心中又是一怕,本因夜深体寒,却早早因着一番奔波,出了一身细汗。
  破已不敢逐灯光而去,又怕妖物缠身,心中既怒又悔。怒的是心态不正,善妒逐利。悔的是常说修善首当修心,出门必当众行。因着一时意气,又有盛名负累,故一人来此荒郊野外受苦受难,怕这怕那。
  心中委屈更甚,又因实在饥寒交迫,导致嚎啕大哭。
  正涕泗横流之际,听一悦耳清脆之声传来,道兄可是遇上甚烦事,怎在此啕啕?声音来自身后,破用衣袖抹掉面上涕泪,转过身子,发现身后俏生生站着一个姿色清秀的小道姑。
  因碍于颜面,定不能说自己太过恐惧,所以被吓哭。想想,定然被眼前名不见经传的小道姑所耻笑?于是破编谎曰,妖物太过厉害,害了自家众多弟子,她前来报仇,路经此处,想起过世师弟,心中甚是难过,遂显露真性情,嚎啕一番。
  小道姑面色微变,嘴边却隐忍着一丝宠溺的笑意。她心知眼前之人必是碍于颜面,不肯说出真话。相当然而,若是自己因着害怕而于路边嚎啕,旁人问及,定也会撒谎掩过。
  二人一时无话,小道姑观之夜色,提出寻一遮挡处夜间安寝。破点头称是,她当当然不想在此处待上片刻。
  二人寻路中找到一间废弃山神破庙。小道姑揭开怀中包袱,欲从中取出馒头与破共食。随着馒头的拿出,一件绣着鸳鸯戏水的大红肚兜毫无征兆落于脚面。
  二人面面相觑,皆是无言。
  道姑素来朴素,肚兜太过艳丽惹眼,又绣鸳鸯戏水,破心中道,莫非山中岁月艰苦,逼得年轻道姑思凡恋男人?
  浮想翩翩…
 
☆、滚蛋除妖师(二)
 
  山中有狐,人送其媚,媚通体雪白,股后有九尾,夜间行于破庙,常化作妙龄女子,勾引过路书生,与之欢好……
  破捧着一本很是有年头,色泽暗黄的书,津津有味的念道,读至此,身旁烤火的小道姑,脸上飘过一丝尴尬。有些不经意的问,此话怎讲,那狐狸些许是同样因着夜黑风高太过惧怕才行至破庙安寝,兴许书生贪图美色,欲行不轨,狐狸为保贞洁,才错手伤的书生…
  话未讲完,破打断道,自古狐狸多魅惑,一旦成人,皆是贪图□□,吸人精血,以求得道。吾活十八载,从未听闻有过狐狸还护贞洁!
  小道姑听至此,颜色大变,甚有些怒意,书中大多迂腐未中举的喜好意- yín -的寒酸书生所着,不可全然相信。
  破曰,书中字句精妙,皆是大儒所着,怎会胡言?小道姑脸色通红,甚是有些因怒欲撕书发泄,破急忙收之入怀,小道姑问,若是书中所言真实,怎这写书之人活的这般安久,怎未被狐狸吸□□血而亡?
  破心中疑虑,小道姑甚是可疑,怎会一直袒护妖物,说其妖物作乱等,反应甚大,莫非与妖物有何苟且?
  还未来及做出对策,听一妩媚入骨娇笑传来,当真是酥至骨髓。随之一身穿白衣的艳丽女子,轻移莲步,缓缓走来。谪仙般清冷的姿容,因着唇边勾起的媚笑,瞬间魅惑众生,破国倾城。
  随着女子的进门,小道姑本来一张怒火中烧的黑脸,瞬间变得春暖花开,骄阳似火。
  女子轻笑,坐于小道姑身侧,满含深意的看着小道姑,小道姑眼神在与女子那富含深意的眼神一接触下,迅速瞥了别方去,娇俏的脸蛋,染上别样的桃色。
  破本因女子颜色太过出众而耿耿,心中烧起一星妒火。又瞧女子仿若无人般坐于小道姑身侧,二人眼神交际,火花四溅。却不知何种原因,小道姑因着“羞愧”低头自省。本欲开口,却听那女子说了句惊世骇俗之句。
  
 
☆、滚蛋除妖师(三)
 
  狐狸虽说风流于世,历来污名,也是属实,喜好□□欢好也是属实,不过,偏爱的是女子,尤其是长得白白嫩嫩肤滑貌美的小道姑。说完,一双妖媚至极的桃花眼流醉于身侧美晕横生的玄衫小道姑。
  小道姑似怒还嗔的瞪了一眼白衣女子,表象看来各种恼怒,那唇边却勾出那若有似无的笑意不假。
  破因一时被疏忽,心中甚是委屈,娇艳如蕾般的脸蛋上透着一副怨声载道的怨妇样。忽想起自己来狐山目的,又见面前二女怕是生于此间,当时了解其中状况,不如稍稍打探那- yín -邪狐狸之事,了解内部情况,然后一网打尽…
  如此这般一番算计,破心中甚悦,简直要顿时大呼称快,拍手叫好,只是碍于淑女大家风范,不好表示。小道姑与白衣女子见破面色时喜时忧,忽晴忽暗,本欲探测下一刻表情喜怒,却不声响那破的脸上立刻如同开灿的经年老菊,又像煮沸了的热汤浇了一般处处都是褶子。幸了本生了一张与众不同的俏脸,才不至于因着那满脸的褶子而吓到路人甲乙。
  白衣女子与小道姑相对无言,心中怕是都在揣测这厮是否发甚疯症?
  破心中各种心思乱搅,听到身边一声惨绝人寰惨叫,惊讶回神,只见身旁火架对过小道姑幽怨异常的揉着自己腰间,嘴上碎碎有声。那旁边白衣女子似眛非眛的靠着墙,甚有观其好戏之疑。
  心中蓦地一惊,这小道姑莫非不爱男子,爱女子。见自己生的倾国倾城,赛雪欺霜的惊世之貌,遂起了- yín -邪之意。
  耳边又听的庙外寒风怒吼,这夜黑风高,孤女寡女,孤枕难眠什么的,想要霸王硬上弓…
  小道姑脸红红的,一张殷桃小嘴因着甚不满鼓鼓的,煞是好看。小嘴一动,十分不情不愿的问破,道兄不知来此地作甚,山间妖物甚多,一人前行怕是碰上妖物,多半凶多吉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