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骑士也要做万人迷gl(娱乐圈)+番外 作者:青藤玫瑰

字体:[ ]

 
 
文案
【虽然完结了但番外还会更新哒】
 
不慎误入时光阵法的骑士艾薇斯眼睛一闭一睁,来到了一百年后。
 
百年后的现代,物价飞涨人口暴增,曾经备受尊敬的骑士们如今成了无业游民,而曾经和他们斗得死去活来的魔族和人类和平共处了!
 
而更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她曾经的死敌小姐,现在成了风靡全球的万人迷!还特别有钱!(重点)
 
卧槽绝对不能忍!
 
绝对要超过你!
 
琼斯:“恩,第一是你的,反正你是我的。”
 
艾薇斯:“……”脸呢混蛋!
 
1.本文属于欢脱文风,全文无虐
 
2.1V1,曾经死敌后来基友的【魔族腹黑痴汉演员攻】X吃货饭桶、战斗力爆表、撩妹撩汉技能MAX骑士演员受【好长……
 
3.冷到爆的伪西方玄幻娱乐圈,现代架空。
 
4.据说文中智商最高的角色和作者智商相等,而作者菌的智商……据说是负数。
 
5.我辣么萌,泥萌不考虑收藏一下我咩?打滚卖萌给你们看
 
 
内容标签: 娱乐圈 甜文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艾薇斯 ┃ 配角:琼斯 ┃ 其它:gl,娱乐圈,伪西方玄幻,欢脱甜文
 
 
 
  第 1 章
 
  这是帝都边缘一家并不起眼的小酒馆。
  和周围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不同,这家小酒馆又破又旧,木制的墙壁上甚至可以看得见生了锈的铁钉。屋子不过二三十平米大,里面摆着几排缺胳膊少腿的旧桌椅,一个木制吧台,还有一张小赌/桌。门上也没有什么显眼的牌匾,只用生了锈的细铁丝挂着一块破破烂烂的小木牌,小木牌上画着一个酒瓶和一把匕首,上面写着歪歪扭扭的几个单词——老诺尔。
  此时正是夜晚,昏黄的灯光充满了酒馆,看起来颇有几分温馨,喝得醉熏熏的几个佣兵大咧咧的摊在门口的木质地板上,嘴角流出的口水糊了一地。老诺尔站在吧台后面,用旧抹布慢吞吞的擦拭着酒杯,嘴里哼着不成调的曲子。挂在墙壁上的魔影机里,正上演着一部老套的狗血剧。
  破旧沉重的木门发出嘎吱吱的声响,被人从外面推开,一个人缓步走了进来。
  这人身上罩着一件黑漆漆的旧斗篷,斗篷脏兮兮的,糊着不少冰雪泥土,行走时随着她的动作掉落在木质地板上,透过她的斗篷缝隙,可以看见她穿着一身起码过时了一百年的女式旧骑士铠甲,上面布满了划痕凹痕,显得饱经风霜。
  “老诺尔,给我一杯大麦酒。”
  她的声音略显沙哑清冷,没有一般女性所拥有的柔和温婉,却像一杯甘醇的美酒一样缓缓流入人们的心间。听起来有些耳熟。老诺尔漫不经心的抬头看了一眼,发现她整个人被裹在厚厚的斗篷下面,只能看见她略显消瘦的下巴和淡色的薄唇。
  应该是以前来这里喝过酒的人——老诺尔暗想,转身倒了一杯麦酒,推至她面前:“承蒙惠顾,十个铜币。”
  女人伸出来递铜币的手一僵,声音里带着些不可置信:“等等,不是一个铜币吗?”
  老诺尔清楚的看见了她递来的铜币上面刻着的美丽紫罗兰花纹,那是早在几十年前就不流通了的旧货币。他一边腹诽这是哪个深山老林里跑出来的老古董,一边解释道:“一个铜币是三十年前的价位,这么多年早涨价了,另外……客人,您的铜币现在已经不流通了,您没有新货币吗?”
  女人慢慢的收回手去:“……不,没有,我在暗月森林里呆了很久……”
  “这杯酒请您喝好了。”老诺尔一个人坐着无趣,和她闲聊起来,“您在森林里呆了至少十几年吧,森林里十分危险,您一定是一位十分强大的武者。”
  女人端起酒杯抿了一口,轻声道:“多谢。实际上我误入了一个时光阵法,虽然我只进去了一小会儿,但等我出来以后发现周围的一切都变了……”
  “那您还真是倒霉,您是什么时候进去的呢?”
  “帝国新历916年……”
  老诺尔被自己的口水呛了一下,他瞪圆了眼睛,喃喃的重复:“新历916年!一百年前!”他不可置信的仔细打量了女人一番,声音里带着些颤抖,“难道你是、你是艾薇斯?!”
  女人叹了口气,伸手拉下兜帽。
  这是一个可以称得上‘英俊’的女人。
  她有着一头仿佛怎么也捋不直的乱糟糟金发卷发,一双炯炯有神的蓝眼睛就如同最昂贵的蓝宝石,鼻梁挺直,她微微上挑的眼角和细长直入鬓角的眉毛让她看起来很有几分英气。
  她满脸疲惫,微微皱了皱眉:“我以为你能认出我来的,老诺尔,真是让人伤心。”
  老诺尔手里的酒杯吧嗒一下掉在了桌子上,他瞪大了眼睛,嘴巴张张合合,半晌才激动的说:“哦天哪!我的伙计,艾薇斯!你还活着!他们都说你已经死了,光明神在上!这真是太好了!”他红了眼眶,站起身来猛地给了艾薇斯一个拥抱,粗糙的大手在她的后背上重重的拍了几下。
  “该死的!你整整离开了一百年!你还和当年一样,一点没变,天哪……”
  艾薇斯也紧紧地回抱了老诺尔,情绪却很低落,换了任何一个人,眼睛一闭一睁后发现世上已百年也不会愉快的起来。
  老诺尔又给她倒了一杯酒:“你离开了一百年,这期间发生了很多事。六大种族签在一百年前签订了和平契约,各个种族和平共存,就连魔族也老老实实的。人们发明了很多东西,电灯泡、魔影机、光脑,还有飞行器,骑士的时代已经逝去,人们如今已经不再需要骑士了……”
  他说着说着老泪纵横,抹了一把眼泪:“骑士们的现状十分悲惨,当年和你同一期参加骑士训练营的一个骑士,现在在小区里给人看大门,连狗都养不起。还有的骑士在工地搬砖,有的当保安,就连当年和你齐名的圣骑士,叫个汤姆还是汤米来着,现在都只是在军校里当教官。现在战斗全都使用高科技,再强大的骑士一梭子子/弹扫射过来也歇了菜……孩子们都不愿意报考骑士学校,就在三年前,最后一所帝国骑士学院解散……”
  艾薇斯呆了。
  在她生活的那个年代,骑士是无比尊贵的职业,只要成为骑士就意味着无上的荣光,所有的少年少女都为了成为骑士而努力,都以成为骑士而骄傲。而艾薇斯作为帝国最强大的女骑士,更是成为了被全国人民所崇拜的存在,追她的姑娘汉子可以从帝国中心广场排到城墙外!
  一百年的变化竟如此大吗……
  艾薇斯仰头喝光了杯里的酒,闷闷的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老诺尔还在嘀嘀咕咕的说:“你的庄园还在,但是仆人全都遣散了,管家也早就离开了,那里年久失修,根本没办法住……你暂时先住在我这。”
  艾薇斯看着老友,勉强笑了笑:“谢谢你老诺尔。”
  “你我之间不用谈谢。”
  两人一时之间沉默下来。
  艾薇斯闷闷的踢了一脚滚到自己脚旁睡得人事不知的佣兵先生,看着对方飞扑出去以头抢地,长长的叹了口气。
  她对这个百年后的世界一无所知。
  耳边突然传来一阵热烈的欢呼,喧闹程度比起当年她带军出征民众十里相送有过之而无不及,艾薇斯吓了一跳,一把握住了自己的佩剑,循着声音望过去,却没看到激动的人群,只看到了挂在墙上的一个小小的彩色方块。
  方块里,赫然是一个走在红毯上的魔族女人。
  女人身穿黑底金边的黑色长袍,一头长发高高束起,眉眼清冷,她一脸冷淡的从人群中走过,高跟鞋发出嗒嗒的声响,周围黑压压的一群人都在声嘶力竭的呐喊欢呼她的名字。
  艾薇斯砰地一声捏爆了手里的酒杯。
  老诺尔猝不及防被溅了一脸酒水,呸呸两声:“你不喝就别浪费啊!诶诶诶手!流血了!你不想要手了吗!”
  艾薇斯松开手里的玻璃茬子,冲老诺尔露出一个扭曲的微笑:“墙上的,那是什么,我为什么看见了……”
  老诺尔了然,指了指方块:“那是魔影机,可以用来播放影像的,上面那个魔族女人……那好像是曾经的魔王之女——琼斯,对!就是当初和你见面就往死里揍的那个,她现在好像成了什么影后?国民情人?唉,为了人类生死存亡奉献出自己生命的骑士们被遗忘在历史的长河中,这些魔族女人却备受人类欢迎,还非要说她那张面瘫脸是高冷!是御姐范,啧。”
  红毯上的女人站在大理石台阶上,面对众人举起了手中的金奖杯,开始说获奖宣言,艾薇斯手指握紧了雕花剑柄,良久又慢慢松开。
  “我要当。”
  老诺尔一愣:“啊?”
  艾薇斯把长剑重重拍在木质吧台上,面容坚定,一字一顿地说:“那什么影后,我要当,我要让人们重新记起骑士的荣光!”
  老诺尔一口大麦酒远远喷出,呛咳半晌,嘴巴张的大大的,简直能塞进去一个鸡蛋。
  “卧槽老子的吧台!吧台!这可是我曾曾曾曾曾祖父留下来的古董剑木吧台!!!艾薇斯我果然最讨厌你了!罚你打扫酒馆三年啊喂!”
 
  第 2 章
 
  老诺尔是个矮人,年轻的时候身高都不足一米二,老了以后更是没个扫帚高,自从他的美女酒保嫁给了一个骑士吃香的喝辣的以后,他就再也没打扫过这间小酒馆。
  艾薇斯拿着一把掉秃了毛的大扫帚,把老诺尔酒馆从里到外仔仔细细的打扫了一遍,扫出来的灰尘几乎能用来栽树。扫完地,她把扫帚随手一丢,拍了拍手上的灰,惬意的伸了伸懒腰。
  小酒馆外,风雪已停,一抹阳光从山巅升起,洒下一层金辉。艾薇斯静静地看了厚厚软软的白雪地一会儿,又见老诺尔坐在吧台前脑袋一颠一颠的打瞌睡,突然童心大起,蹲下身来团了个雪球。她把雪球在手里颠了颠,嗖的一下丢了出去。
  “嗷——”
  可怜的老诺尔被一球砸在鼻子上正中红心,身子向后一仰从椅子上摔了下来,差点没被直接砸晕过去,他一边揉着鼻子往起爬,一边凶神恶煞的咆哮:“艾薇斯!你以为你是三岁小孩吗!扔雪球也请把斗气收回去好吗!你个该死的暴力女就是一头熊也能被你砸成脑震荡啊喂!”
  艾薇斯挑了挑眉毛,咧嘴一笑,一摊手,露出手心里另一个团成团的雪球。
  “等等!NO——!”
  待一切尘埃落定,老诺尔被砸的鼻青脸肿,冻得浑身瑟瑟发抖,看着艾薇斯的眼神简直像是要吃了她。
  这样一个没脑子的蠢货!果然当初就不应该让她留下来的!老诺尔磨了磨牙,豁然想起艾薇斯不久前曾大言不惭的说要当什么新生代小天后,顿时眼前一亮。当了两百年的酒吧老板,他也是有点人缘的,他的不少好友在影视圈工作,把艾薇斯这个小混球送出去祸害别人简直不能更好!
  ……
  艾薇斯面无表情的坐在咖啡厅里,无比嫌弃的把散发着浓浓苦味的咖啡推得远远的。
  她在老诺尔的极力劝说下换下了自己的旧铠甲,换上了普通的牛仔裤和白衬衫,又把高高束起的头发披散开来,稍稍挡住了锋芒毕露的蓝眼珠,这让她看起来表情柔和了些。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