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阴阳合同gl 作者:熊本先生

字体:[ ]

 
 
文案
愤怒嫉妒贪婪懒惰□□暴食傲慢各色各样的罪孽。
阴阳眼女主和她又或者是“它”。
暧昧与调戏,保护与守护。
温情、灵异、人性(主要)题材的百合文。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恐怖 欢喜冤家 灵异神怪
 
搜索关键字:主角:方甜晋远 ┃ 配角:裴清清 ┃ 其它:室友,灵异人情冷暖。
==================
 
☆、阴阳眼
 
  不知道你会不会突然对身边一些事物一些人产生好奇?你会不会觉得有些人眼光犹疑躲躲闪闪很奇怪?
  我的眼睛一直看着那个背对着我,站在商店门口犹豫不决的小女孩,从我在快餐店落坐开始她就一直站在那里,看了看时间,大概有半个小时了,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此刻她好像下定了决心,深吸一口气,往四周心虚的看了看,走进那家店里。
  不多久从那家店里传来一声叫嚷,“我摆在架子上的酱油呢,放在地上的食用油呢,还有少了的三包砂糖,谁拿的”
  一个胖胖的男人从里面跑了出来,四处张望。
  小女孩扛着桶油刚巧从男人身边走过,也就十来岁的样子,力气不大,走的有些费劲,两边的衣服口袋被塞的鼓鼓的,脖子上还挂着一串包好的猪肉,那店主发现少了东西,在里面转了一圈发现什么人也没有就直接从店里跑了出来,像只无头苍蝇四周连转,结果转了一圈愣是什么也没发现,最后只好悻悻而归,嘴里直嘟囔着,“见鬼了”。
  他自然是见鬼了,我耸耸肩。只是这话我不会告诉他,就算说了恐怕也只会把我当成疯子赶走。
  “小朋友,告诉姐姐,你为什么要拿这些东西”小女孩往我这边走,等她经过的时候我突然开口问道。
  小女孩回过头看着我,白中带绿的脸上有些讶异“姐姐,你能看见我?”
  “是啊”我笑了笑。
  她见自己小偷小摸的举动被人发现了,垂着脑袋,表情羞愧。
  过了半晌,她才开口说话,“妈妈很久没有吃过好吃的了,我想给妈妈做好吃的,姐姐你不要告诉别人好不好”她咬着嘴唇,眼泪夺眶而出,像受了很多苦楚和委屈,哭的人心软。
  我有些不知所措的摸了摸她的脑袋,想要安抚她的心情,她抽搭了一下,嘴里解释道“姐姐,我不是想偷东西”她捂住眼睛,眼泪顺着她的指缝掉了下来。
  “好好好,我相信你,别哭了好不好”我哄道。我觉得我此刻一定像极了电影里拐卖少女的坏阿姨,硬生生惹哭了一个小女孩。
  “那姐姐帮你去把钱给掉好不好”
  她一下子抬头,犹豫着不说话,看她表情我也猜到她是不好意思。顺手牵着她往那家店走。
  老板坐在收银台旁边,嘴里叼着根烟,皱着眉头,手里拿着只笔在纸上涂涂画画,还在对那比对不上号的数量。做小本生意赚不了几个钱,亏一笔都要心疼半天。
  我趁他没注意我,把钱压在距离收银台不远的冰柜旁边,随口说了一句,“这儿怎么有钱?”
  老板眼睛张望了过来,犹豫不决的看着我。起初我也没多想什么,把钱递到他手上,他低头算了一下那几个少了的商品的价目,笑着道“正好,正好”。
  我面不改色的问,“怎么了?”
  男人道“我这儿刚点账,发现数量不对,我还以为有人偷东西呢。”他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来我这儿买东西的都是邻里邻居的,我都很放心的让大家自己随便挑,如果真是有人拿了,我也不好意思讲,现在好了,知道是误会,要不然以后看谁都是贼”
  小女孩红着脸站在一边绞手指。
  男人等我买好东西要走的时候,他大方的往袋子里塞了一把糖。我刚要推拒,那小女孩拉了拉我的衣摆,渴望的看着袋里的牛奶糖咽口水。
  我笑着接了过来对老板道谢,胖老板摆了摆手,“下次再来”
  等出了店门,我把糖全给了小女孩。
  “谢谢姐姐”小女孩小心翼翼的往兜里揣。
  “不吃吗”我奇怪的问。
  “妈妈要吃药,那药很苦,我要把糖给妈妈吃,这样妈妈吃药的时候就不难受了”小女孩抿着嘴唇,笑得很乖巧。
  “好孩子”我在心里叹口气。揉了揉她卷卷的头发,她受了夸奖,脸上一红,腼腆道,“姐姐你能和我一起回家吗”
  我犹豫了一下,又看她一个人拿那么多东西也怪吃力的,决定好人做到底。
  小女孩一路上都很安静看着前面,碧绿又富有无限生机的树叶飘了下来穿过她的身体,摇摇晃晃的掉到地上。
  路灯把影子拉得老长,却只是我一个人的独影。女孩带我绕了几个弯又跨过几条街,几乎把我转蒙了。
  到后来她拉着我穿过一条十字路口,一头钻进黑漆漆的小巷。不知过了多久,前面有了微光。当我们终于摆脱了幽暗的巷子口没有灯光的不安时,眼前出现一间破破烂烂的小屋,铁制的窗户,玻璃的边角破了个大洞,小巷口的阴风直往里面钻,洞上贴着的胶布被吹了下来,摇摇晃晃的黏在窗沿边。小女孩轻巧的插入钥匙把门推口,她的眼睛扫了眼屋子里头,扭头对我轻声“嘘”了一声,说道“姐姐,妈妈在睡觉,我们轻一点”
  她轻手轻脚的亮起台灯,微弱的光线一闪一闪,将我的影子清晰的照在墙上,在我旁边可以看到夏夏母亲的背影被灯光打在墙上。
  屋子里仅有的一张方桌上扔着的全是瓶瓶罐罐的药还有一股熏人的中药材的味道,屋子里摆着唯一一张床,床上侧身躺着的女人应该就是小女孩的妈妈,死气沉沉的躺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如果不注意被子线条的起伏我可能以为屋子里根本没人。
  基本没有电器设备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这样的屋子怕是连小偷也不会光顾,看来这两母女的生活过的很拮据,所以夏夏才萌生了偷窃之心。我感觉心里一酸同时惋惜。
  床上女人似乎是被亮光惊醒,扭过头来看着我们,一张饱经沧桑的脸,眉眼都是深深地倦怠,女人声音嘶哑“夏夏回来了?”
  小女孩看着妈妈醒过来眼睛一亮,高兴的扑上去,“妈妈”
  女人抱了抱夏夏随即看向一脸面生的我,奇怪的问道“你是谁?”
  我笑了笑,自我介绍道,“阿姨好,我叫方甜”大概是名字里带甜的缘故,我和甜字相克,不能吃糖,一吃糖就会牙疼。
  夏夏扶着女人起身,将枕头立起来让女人躺的更舒服,“妈妈,姐姐是个好人,她刚才还帮我”跟着她就把刚才发生的事脱口而出,说完之后立马反应过来,两手捂着嘴,一脸惊慌。
  她妈妈一听夏夏居然拿别人东西,气的咳嗽不止,喘着气,抬起手就想收拾夏夏,“你居然敢偷东西了,我平时和你怎么说的,不是自己的东西不要拿”
  夏夏没有躲,也没有解释。
  我立马拦住,“阿姨,小孩子说几句就算了,打不得的”。女人不好意思的看了我一眼,有外人在也不好意思真动手,狠狠瞪了一眼夏夏,小心翼翼的问道“谢谢你了,花了多少钱,我这就还给你”
  “不用不用,不多的,那家店是我叔叔的,他说不用收了,你就不要给了”我哪里好意思收这钱,红着脸有些尴尬。
  女人从口袋里攥出一把钱,全是一块五块的钱票,满是老茧的手在钱票上划过,她叹了口气,也知手里的钱不够,有些难为情“那也不好意思啊,多少钱?”
  我边说边站起来,嘴上直说“不碍事的,真的不碍事的,您在这样我就走了”
  夏夏妈妈见我不肯说,最后只好放弃,嘴上训道“这孩子真不懂事,还去做这种事”
  我摇头,“夏夏可是我见过最懂事孝顺的孩子,她也不是故意的就不要再追究了”
  夏夏妈妈听我这么说,勉强笑道,“夏夏是孝顺,但却有我这个不争气的妈拖累她,害她和我一起吃苦”
  我在心里叹了口气,看着夏夏妈妈被疾病摧残的消瘦脸庞和赢弱不堪的身体,一时间说不上什么安慰的话。
  夏夏妈妈见气氛微妙,很快就转移了话题,我坐了一会看了看时间打算告辞。
  夏夏妈妈忙说“不介意就留下来吃个饭再走吧,那钱就当是你给的饭钱”
  我愣了愣,看夏夏满脸期待,便点头答应了。都说人情债难还,我想如果她妈妈觉得不还我这个情,心里也不舒服。
  果然她看到我点头,脸上表情一松。夏夏摆好碗筷就跑去外面的小板房里做饭,一个人忙进忙出。只可惜做饭的那间板房太小,很容易就撞到头,我只能站在外面看着夏夏起油锅,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这句话一点没错,夏夏人虽小,家务做起来比我还娴熟,她把切好的菜放入锅子里,猪肉炒的爆香,飞在半空中的调味品也听话的一一倒入油锅。我心里一直有个疑问,夏夏的妈妈是怎么看到夏夏的。
  嗯,对于这世上的人来说夏夏已经死了,墙上没有她的影子,夏夏明明从店里带了那么多东西老板硬是没看见。但是我天生有个不可思议的能力,能看到亡魂,俗称阴阳眼。
  “姐姐,来吃饭吧”夏夏说道。
  “不好意思啊,我们家这么晚才吃饭,菜不多,你别介意”女人道。
  “没事,我也经常熬到这个点才吃饭,有时候还不吃呢,只是我才吃过饭,不怎么饿”我怕她多想,解释道。
  夏夏妈妈吃完饭,把那熬的满屋子苦味的药喝了下去,含着夏夏给的糖睡下了。
  “夏夏,你为什么不离开这里”我趁只有夏夏一个人的时候,小声问道。只是不想,我的话题触及到了夏夏心里的伤痛。
  夏夏停下手头上的活,脸上露出不符合她年龄的哀伤。她说她的妈妈得了很重的病快死了,但是手术费太昂贵了,就算是药钱一年也要好几万,夏夏爸爸只是普通工人那里承受的了。为了买药,被工头噱去干私活,半夜跑去工地上结果被钢筋压死了。工地上的人虽然赔了钱,还远远不够夏夏妈妈做治疗。因为没钱,医院把夏夏妈妈赶了出去。我已经失去爸爸了,现在还要把我的妈妈也带走吗?
  夏夏呜咽不止,身子在风中不住的颤抖,像朵在寒风中饱经飘零的花。
  “工地那个坏叔叔告诉我,这些钱是给爸爸的赔偿,谁知道那些钱里面还有好几张假的,医生一下子把妈妈赶了出来”夏夏猛吸几口气,娇小的身体不断发抖。医院本就是救死扶伤的地方,治病救人是医生的天职,什么时候这种施药救人的医德和金钱挂上了钩?有钱才能看病,这是一条被钉死的规则。
  “后来我再找到那个叔叔的时候,那个叔叔居然骂我说我骗他,还叫了其他叔叔打我”夏夏纯真善良的目光一时间充满了悲愤无助,她想起了那个叔叔平日里和父亲勾肩搭背一副好兄弟同甘共苦的模样,在父亲死了以后却变了一张脸,趾高气昂的对跪在地上死命磕头的夏夏说“这还是因为工头同情你们家,长大了可要学会感恩,好好回报工头”。
  他一脸猥琐的打量着夏夏娇嫩的花一般的身躯,转头对工头一脸媚笑,递上香烟“老大我说的对吧”那表情变化之快让人咂舌,面容委实狰狞丑陋。
  夏夏从地上一张一张捡起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狂奔回医院,冲进了医生值班室,找到了主治医生,手里高举着那一叠钱“医生救救我妈妈”。
  医生看到钱眼睛一亮,接过钱数了数,随即脸色变臭,“去去去,小鬼,假的钱还敢送来医院”医生厌恶的摆手,把钱随手一扔,那绿绿红红的钱票随着风四下乱扬,一脸嘲讽:这些穷鬼,没钱还来看病,好好在家等死不就好了,还浪费我时间。
  “大夫,我爸身体好像有些不舒服,麻烦你帮他看看”一个打扮时髦靓丽的女人在护士台那边喊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