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异悚(gl) 作者:凌风雪(中)

字体:[ ]

 
    第67章 【第六十七章】罪罚轮回(28)
    
    段大婶说起断背山,她都感觉有些害怕的起身关上了门。
    还特意的上了道锁才松口气的走到沙发上坐下来开始说。
    以前的断背山是拉萨的一座旅游的景点。
    山势险峻,断背山上还有不少的珍奇的药物。
    可是这一切都变了,就在几年前的一次山体坍塌。
    坍塌跟着泥石流一起来死了上百人。
    因为坍塌的缘故才使的断背山从中断开。
    后来村子里的村长组织村民把断背山封锁了。
    段大婶说到这里闭上了眼睛说道:“报应啊,都是报应……”
    天公不作美,硬是要无辜的人死。
    段大婶说这一切都是老天爷要惩罚整个村子里的人。
    就在这次山体坍塌的前年开始发生了百年难遇的干旱。
    干旱使得村里的人庄稼都干死了,毫无收成。
    村子里的人这下急了,大伙都眼看着自己家里的米都吃光了。
    没有收入,没有技术,更没有钱。
    连自己家养的牲畜都杀光吃了。
    他们还剩下什么?难道等死吗?
    该怎么办呢?
    他们居然想到了交换吃孩子。
    谁也不愿意吃自家的孩子,只好交换吃别人家的孩子。
    每家每户开始把自己的孩子在睡梦中抱到其他家人去交换。
    有的人饿到不行所以就把孩子活刮了蒸着吃。
    还有人呢手里拿着把刀把孩子杀掉后煮到大锅里分给自己家人吃。
    村民都哭了,竟然沦落到吃自己的孩子。
    那年的段大婶看到了村民的人心丑恶。
    为了让自己活下去,连人肉都愿意去吃。
    村民宁愿听到那些孩子们被杀时的惨叫声。
    段大婶多次阻止村民这样做,可是村民们更加变本加厉:他们想到了换着花样吃小孩:油炸、煮、蒸、爆炒……
    小孩们爬在大锅里,有一双小手伸出滚烫热水面还在挣扎说着:“叔叔,阿姨,不要杀我……”
    最后他们被这些叔叔阿姨使劲的放到大锅里说:“别怪我们杀了你,我们要吃了你活下去。”
    滚烫的热水活活的烫死了他们。
    事后被水煮好的小孩。
    被这一家子做成了一道“水煮肉片”。
    看着餐桌上的肉,他们吃的还津津有味。
    吃完水煮肉片的他们还拿着牙签戳着牙齿说道:“太好吃了,改明我们吃这小孩的脑花?”
    第二天小孩的脑子被他们用锤子锤破。
    锤破后把脑花取出烧烤。
    段大婶看着村民残忍到烤恼火,段大婶上前吼到他们:“你们在做什么!你们这在害人,可怜了这些小孩!”
    村民们不屑的说道:“管什么闲事,我们又没吃你的孩子,也对,你根本就是没孩子嘛,哈哈……”
    段大婶指着他们的鼻子说道:“你们!会造报应的!”
    村民们把烤完的小孩脑花放到嘴里吃起来说道:“报应?什么是报应我可不知道,我只知道要填饱肚子。”
    孩子们死的时候睁着一双双狰狞的眼睛。
    似乎在瞪着这些杀害他们的叔叔阿姨。
    不少的村民都做了噩梦。
    梦到自家的孩子全身血淋淋的站在自己的床头。
    他们伸着双手,眼睛里面全是流的血,头滚了下来。
    无头的孩子蹦蹦跳跳到他们面掐住他们的脖子说道:“还我命来,还我命来……”
    醒来后的他们才知道是虚惊一场,还是不知悔改的吃别人家的孩子。
    村民的想法是:孩子可以再生,但是命只有一条。如果自己都死了,孩子不也跟着造孽?
    那些死不冥目的小孩至今都不知道是自己的父母把他们生下来又把他们送入别人的口中。
    段大婶当时会活下来是因为她自己家里存了不少的粮食。
    这几年来段大婶在家里的仓库存了吃的。
    足以让她一个人吃上几年的光阴。
    本来是想把这些粮食分给村民。
    可是看到如此丑恶的村民,段大婶想:如果我把粮食分给你们了,就等于喂给狗了!
    段大婶每天就把自己关在房子里在天台念佛经。
    她是在给死去的孩子超度。
    欢欢每天总是会守在段大婶的身旁。
    它总是会趴在段大婶身旁看着段大婶讼经。
    段大婶念完经就会摸摸欢欢的头说:“欢欢,只有你能陪着我。”
    欢欢回应着段大婶“汪汪”叫了两声。
    不久后还是有人知道了段大婶家里有粮食。
    是村里的吴饼干发现的。
    这天他提着个麻袋子里面装的是小孩。
    小孩不是他家的是他舅舅的。
    为了让一家人活下去,没有办法只好把舅舅家的孩子偷来跟别人换。
    麻袋里的吴双双叫了起来喊着救命,她的叫声惊动了正在念经的段大婶。
    段大婶这时候从家里走了出来。
    她看着吴饼干提着的袋子里在动。
    袋子里继续发出吴双双的声音:“救命,救命……”
    段大婶四下一想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她上前阻止吴饼干说道:“吴饼干放了麻袋里的孩子,她是无辜的!”
    吴饼干说:“她无辜?我是要把她去交换吃!要活命!”
    段大婶说:“你把她放了,我给你一袋土豆。”
    吴饼干有些不相信的说:“你说的可是真的?”
    段大婶点点头走到自己家的仓库里拎来一袋土豆。
    吴饼干打开袋子一看真是土豆。
    他眼睛珠子一转说:“行,我把这孩子放了。我把她送到你家门口吧。”
    段大婶跟着吴饼干到了段大婶家门前。
    吴饼干贼眉鼠眼的看到段大婶家的仓库还大开着。
    心里想着:仓库里面肯定还有更多吃的。
    吴饼干没多想,他把袋子里的吴双双放出来交给段大婶之后就往段大婶家的仓库跑。
    段大婶知道吴饼干要做什么,自己真是糊涂忘了锁仓库门。
    一人一狗跑到仓库前吴饼干左手右手都拎着袋子准备跑。
    他在跑的途中,段大婶前来阻拦他,吴饼干手一推就把段大婶给推倒了。
    欢欢看着自己的主人被推倒,于是欢欢恶狠狠的追着吴饼干。
    吴饼干手里拎着两口袋粮食,哪里跑的过欢欢。
    欢欢咬着吴饼干的腿不放,吴饼干握着拳头就使劲的打欢欢。
    欢欢不依干脆扑倒了吴饼干往他的脸上咬。
    这下咬的好把吴饼干给咬毁容了。
    他的脸上全是狗牙印。
    气的吴饼干把欢欢按在地下使劲打。
    欢欢“汪汪汪”的大叫起来。
    当段大婶赶到的时候欢欢已经趴在路边快要奄奄一息。
    段大婶哭道:“欢欢,都怪我啊。”
    不忍心让自己的爱犬死去,段大婶抱着欢欢一直走到了拉萨市里的宠物医院才及时的救回了欢欢。
    段大婶从此不管村里的事情,吴饼干却把段大婶家里有粮食的事情告诉了全村民。
    谁料村民猖狂的到她家里偷。
    白天有欢欢守着,村民偷不到。
    他们就想尽办法深夜来偷。
    粮食终于被村民偷光了,段大婶那段时间觉得整个人都崩溃了。
    这些是她存了好几年的粮食,说来有上几十万的钱。
    段大婶把自己的房子锁了起来,带着欢欢投奔到拉萨市的一个亲戚家里。
    她的父母不在身边,远在黑龙江。
    父母有自己的大哥和大姐照顾,她并不担心。
    段大婶是父母的最小的一个孩子,段大婶生性不喜与父母在一起,所以早些年间出来打拼一个人到了拉萨。
    她在断背村安顿下来的原因是:清净。
    可是没有让她想到的是村民竟是变成了这般模样。
    还好拉萨有个阿姨在这边,她刚过来的时候也是阿姨收留的她。
    她在阿姨家里小住一段时间后,还是想回到断背村看看。
    再次回到断背村有所不同。
    干旱已经过去,村民也不再吃小孩或者是人。
    他们还在村里建了座庙。
    名叫百子庙。
    为了让自己洗清罪过,村民们开始每日都到这座庙忏悔。
    不少的人跪在佛像面前说道:“孩子啊,孩子你就不要再找妈妈了……”
    当他们发现吃了别人家的孩子,自己的脑中却会浮现自己的孩子被人吃下五脏的场景。
    自己的孩子是这样被吃掉的吗?
    曾几何时,他们蹲在大锅前吃着别人家孩子的手指头、指脚。
    吃着吃着都觉得快要吐了,可是为了活啊,忍着都吃了下去。
    在这一刻,大家都后悔了。
    可是孩子再也回不来了,他们都被人吃掉了,还是自己一手造成的。
    村民的忏悔并没有得到孩子们的原谅。
    报应终于来了。
    半个月后在村里出现了一个唱戏的团队。
    村民们都没有看过唱戏,报着好奇心去看戏。
    戏台子搭好后,有个穿着大红装扮演旦角的人敲着锣鼓喊道:“来看戏咯,看戏。不收钱。”
    听说是免费,大家都从自家里搬了个凳子去看戏。
    戏开场了,台上唱的是《牡丹亭》。
    台上的两位旦角越演越出神。
    直到高朝时分。
    台下的村民们拍起手来,有人突然站起来说道:“真的有还魂吗?我的孩子可以还魂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