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隔壁的小媳妇 作者:大妮吃西瓜(上)

字体:[ ]

 
文案
 
我爱你
爱到只想与你共度余生
 
 
苏锦时是一个乐于助人的热心女青年,所以对隔壁刚来的苦命小寡妇关怀备至,送皂荚,送菜,送饭,送酒,苏锦时觉得自己在古代深刻的贯彻了毛爷爷思想……
 
直到有一天,苏锦时半夜翻墙去小寡妇家给她盖被子,她才发现她根本不是乐于助人而是图谋不轨!然后她开始想……怎么把一个正经的寡妇掰弯呢?
 
这是属于我们的素年锦时。
 
 
论如何将正经死板的软妹纸掰弯
 
看文须知:
1.此文比较慢热,然后谢绝扒榜!>3<
2.此文前半部分种田文,后半部分会涉及到破案推理,如有雷之右上叉之~
3.第一次写百合,若有不足之处,还望温和指出,恶言相告者无视之。
 
容标签:布衣生活 种田文 穿越时空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锦时,年素 ┃ 配角:并不重要 ┃ 其它:穿越,百合,种田,推理
==================
 
☆、第一章
 
  苏信是桃花镇一家酒楼的老板,他是个落榜秀才,但并不迂腐,落榜两次也就放弃了科举,在家乡开了一家小酒楼,有些小钱,日子过得也富足。
  苏信的娘子赵氏是自小喜欢的青梅,因着国家政策重农抑商,苏信自从开了酒楼后便不讨老丈人欢喜,但赵氏铁了心的跟了苏信,为苏信生下了一儿一女后,老丈人虽不喜倒也有些往来了。
  苏信的儿子苏怀瑾三年前生下一子,苏信十分欢喜,当天免费送酒,直到如今苏信仅有一个心愿未了,便是他的女儿——苏锦时。
  苏锦时年方十八,却还没出嫁,幼时与苏锦时一起玩耍的发小孩子都会打酱油了,而苏锦时的亲事还没影儿,苏信怎能不急,近几个月苏信简直天天盯着镇上的男青年,想找出个合适的赶紧将女儿嫁出去。
  近来,苏信觉得自己女儿行为有些怪异,虽然女儿以往就有些不同寻常,但最近锦时时不时的来酒楼帮忙,而且越穿越少……
  苏信虽然想提醒女儿这样不成体统,然而苏信一想到也许会有酒楼的男青年看上锦时并且来提亲,苏信也就随她而去了。
  然而……苏信忘了,正经的男青年是不会喜欢抛头露面的女子的,而且,还是个大龄未出阁女子。
  苏锦时在一旁摆弄着店里的酒,感觉到了身后苏信炙热的眼神,她决定无视之,苏锦时来古代一个月了,每天都在被明里暗里的让她去相亲,然后赶紧出嫁,她的耳朵快要生茧!
  于是苏锦时打算来家里酒楼帮忙,顺便也能透透气儿,在家里不是被赵氏指着哪家的青年倍儿棒,就是被嫂子孙氏一阵用心良苦的劝导早日出嫁。
  苏锦时简直不能忍,于是来酒楼里抛头露面了。
  “哟,今儿个锦时又来帮忙呀,苏老板可真是有福气!生了个好女儿啊。”镇上的张氏提着一瓶子酒拿到了账台,笑着对苏信说道。
  “哈哈,若是锦时早些出嫁,我才是真的有福气啊!”苏信一边找钱一边说道。
  苏锦时在一旁听了个清楚,这还是亲爹吗!当着外人的面就这么说她。
  等张氏走了,苏锦时拎了一坛子酒走到苏信面前,重重一放,道:“爹!女儿就不嫁了,一辈子在这给你照看生意不好吗?”
  苏信显然被苏锦时气到了,嘴边的胡子一翘一翘的,吼道:“你这不孝女!”
  说着还急冲冲的走到一旁去拿着扫把作势要打苏锦时,苏锦时也在气头上,冲出了店门,头也不回地走了。
  苏信拿着扫把走到门口,见苏锦时都跑得没影儿了,叹了一口气,把扫把放回原处,自言自语道:“哪家姑娘不出嫁的,锦时出嫁我也舍不得啊。”
  苏锦时一下子就跑到了镇口的河边上,坐在河边的石头上喘着粗气,越想越懊恼,“嫁什么人啊,有什么好嫁的,男人有什么好的!”
  苏锦时跑得有些热,正好在溪边,她就跑到水边上洗了把脸,看着水中自己的倒影还有些恍惚,这张脸和她长得有些相像,只是这张脸眉间有些英气,右眼角下有一颗褐色的痣,一个月前她还是大学刚毕业在社会四处碰壁的人,而现在却成了别人家的大龄剩女。
  虽然这个苏锦时才十八岁。
  十八岁时苏锦时最好的时候,与大多数人一样,也把最好的年华给了错的人。
  苏锦时伸手把水搅浑,水中的倒影一下子就凌乱起来,苏锦时在旁边的树上摘了两片叶子下来,遮在自己的脸上,就这样躺在河边睡着了。
  春日午后的太阳带着一丝热意,周围虫鸣蛙叫,倒成了苏锦时的催眠曲,她很快睡着了。
  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苏锦时想:这是多出来的生命,她已经体会过死亡,这一次她要活的精彩些。
  苏锦时死的原因是车祸,死前她甚至听到自己骨骼碎裂的声音,很痛却解脱了,不再有工作的压力,父母的不理解以及那段痛苦的记忆。
  苏锦时醒来的时候已是黄昏,她身上盖了一件带着补丁的衣服,而旁边是一个瘦弱的姑娘在洗衣服,夕阳将她的背影拉得很长,她用手一下一下的搓衣服,搓完在河里清洗一遍,然后拧干。
  苏锦时就这么看着她洗完一件衣服,她走过去说:“小姑娘,你这样洗衣服是洗不干净的。”
  洗衣服的姑娘回过头看了看苏锦时,看到苏锦时一张笑的明媚的的脸,并没有理会她,转过头继续洗衣服。
  苏锦时这才看清了这姑娘的脸,眼睛顿时一亮,她在这镇上还未见过如此貌美之人,肤若凝脂,在夕阳下添了一丝嫣红,一双大眼睛更是水灵灵的,瞧得苏锦时心都要化了。
  苏锦时见她还是用原来的方法洗衣服,顿时皱了眉,她拿过那姑娘的衣服,同时伸出了手。
  那姑娘见苏锦时拿着衣服还向自己伸出手,虽然不明白她想做什么,却还是皱了眉抢过自己的衣服。
  苏锦时见她这般不领情,急道:“小姑娘,你这样洗衣服可是要把自己的手洗坏了呀,你没有皂荚吗?”
  “皂荚是什么?”
  苏锦时这是第一次听到这姑娘说话,声音软软的甜甜的,柔和如春风。
  “皂荚就是用来洗衣服的呀?难道你都没有用过吗?”苏锦时有些惊讶的问道。
  那姑娘洗着手中的衣服,语气有些冷淡的说:“没有。”
  苏锦时见她连皂荚都不知道是什么,心中不由涌起了一股同情之心,她也拿起盆里的脏衣服,帮着姑娘一起在河边洗了起来。
  那姑娘见苏锦时帮她洗衣服,她匆匆忙忙的将苏锦时手中的衣服抢了过来,语气有些急:“姑娘,你不必帮我,我自己会洗。”
  那姑娘力气有的有些大,苏锦时见衣服都要被撕破了就放了手,哪料到那姑娘就这样结实的屁股着地摔了一跤!
  ? ? ? ? 那姑娘摔在地上,一手拿着衣服,另一只手忍不住摸着自己的衣服,一张脸顿时就皱了起来。
  苏锦时见了,立刻就跑到她身边将她扶了起来,“你这是做什么呢?我只是想帮帮你。”
  将她扶起后,苏锦时才意识到这姑娘的身高才到她的肩膀处,身材又十分瘦弱,她不由得说道:“你好瘦啊,怎么不多吃一点?”
  那姑娘没有理会苏锦时,揉了一会自己的屁股,继续蹲坐在岸边洗衣服。
  苏锦时自知理亏,便蹲在姑娘旁边,见她认真洗衣服的样子,说道:“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要松手的,只是瞧你的衣服要被扯坏了,这才……”她顿了顿,凑近了一些,说:“我叫苏锦时,以后有什么都可以来找我帮忙,你叫什么?”
  那姑娘洗衣服的手顿了顿,低声说:“我叫年素。”
  苏锦时听到她说话,顿时一喜,笑道:“年素?这名字怎么有些耳熟?”
  年素没有说话,继续埋头洗衣服,苏锦时见年素不理会她,也觉得有点无趣,她起身去拿之前年素给她盖在身上的衣服。
  “谢谢你给我盖衣服,可是我却害你摔了一跤,我回家去帮你拿一些皂荚来如何?”苏锦时将衣服递给她,笑着说道。
  年素接过衣服,摇了摇头,“不必了,举手之劳而已,况且这衣服也不干净。”
  小姑娘,别这么诚实啊……
  苏锦时摆摆手,“我不喜欢欠人,你给我盖了一件衣服,我自然是要帮你的。”
  苏锦时说完就想打算跑回家去拿一些皂荚给年素,她转身走得有些快,一脚踩到了岸边的青苔,重心失衡,整个人就要往后倒,情急之下,苏锦时抓住了年素的衣服试图缓解一下。
  然而……瘦弱的年素根本无法阻止苏锦时向后倒。
  “扑通——”
 
☆、第二章
 
  “扑通——”
  苏锦时和年素双双掉入河中,傍晚的河水有些凉意,苏锦时打了一个寒颤。
  她回头看年素,却见她在水中扑腾,头发衣服全部都湿了,口中喊着:“救命啊!”
  苏锦时站在河里见年素这样忍不住笑了出来,他们并未落在水深之处,苏锦时现在站在河里,河水也只到她胸口。
  苏锦时双手拉住年素,将她直接抱了起来,年素似乎有点受到了惊吓,她急急叫道:“放我下来!”
  苏锦时并没有将她放下,反而抱着她走向了岸边,这时,年素已经从惊吓中回过神来,也就不挣扎了。
  苏锦时的手心很烫,抱着她的腰间,连那一块皮肤都变得有些滚烫。
  “你没事吧?”苏锦时有些担忧的问道。
  年素摇了摇头,开始整理自己的衣服,纤细的手抓住衣摆拧水。
  年素穿的衣服是白色的,浸了水衣服就变得有些透明,苏锦时甚至可以看到她的嫩黄色的肚兜,她的头发湿哒哒的贴在脖子上,乌黑的发丝更显得那处的肌肤白腻如雪。
  苏锦时眸光一闪,将视线转移到别处。
  年素将衣服上的水拧干,忽然一阵风吹过,她打了一个喷嚏,她看到自己放在岸上的衣服已经通通落入水中,她着急道:“我的衣服!”
  苏锦时一看,几件衣服都飘在了河上,有些衣服甚至已经飘远了,而年素则是一脸的急切,仿佛下一刻就要冲到水里把衣服捞起来。
  “我帮你去拿吧,你这样子下水肯定要生病!”苏锦时叹了口气,直接就跳入了水中。
  好在她学过游泳,此时还派的上用场,年素站在岸边,正提起裙摆也要下水捞衣服,奈何苏锦时动作极快,不一会儿就将衣服拿了回来。
  洗好的衣服和没洗好的衣服都混在了一起,年素皱了皱眉,却也道了一声谢,将衣服都放在了一个木盆里,准备重新洗。
  虽然年素没有说什么,但是苏锦时还是感觉到她对她并不友好。
  也许是她心情不好,搓衣服搓的有些用力,手有些发红。
  苏锦时一见这样,心里更是内疚了,湿漉漉的头发还黏在脖子上,衣服也黏在身上,让她感觉很不舒服。
  “年素,我回家给你拿件衣服来,顺便拿一些皂荚,你在这里等我啊!”苏锦时说完就跑走了,也不管年素同不同意。
  年素看着苏锦时跑走的模样,默默地摇了摇头,继续洗衣服。
  苏锦时一路跑回家,她到家的时候太阳已经落了半个头,遥远的东方也有星星闪烁。
  苏锦时风风火火的冲进家门,迎面就碰上端着菜的孙氏,苏锦时及时止住了步伐,但孙氏却被苏锦时吓得不轻,碗里的菜险些就要洒出来,苏锦时见了,眼疾手快的扶住了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