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隔壁的小媳妇 作者:大妮吃西瓜(下)

字体:[ ]

 
☆、第六十章
 
  一行人来到了衙门的停尸房,因着命案刚发生不久,这尸体倒也没有被运回去,他们进去的时候正有两个仵作在说些什么。
  两个仵作看到有人来了,其中一个青衣仵作便问道:“敢问四位是何人?此处并非常人可进入。”
  唐明泽将折扇打开,笑了笑说:“我们是经了顾大人的准许才进来的,因着看到外面告示,便就来查探一番。”
  青衣仵作听了,却也没有完全相信唐明泽,面带微笑的说:“公子可否有顾大人的公文,若是没有,恐怕要请几位出去了。”
  唐明泽挑眉,他看了看旁边的陆宁,示意他将预先拿到的公文拿给那仵作。
  陆宁微微点头,走上前去将公文给了他,那仵作看了之后,对着唐明泽作揖,说:“原来是唐公子,小的方才冒犯了。”
  唐明泽将折扇收起,“无妨。”
  几个人走到前面,看向那具尸体,因着天气热,经了几日,这尸体已经有些异味了,唐雅欣立刻皱着眉捂住了鼻子,她往那尸首一看,却是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是一具女尸,虽然已经死去,但却依稀可以辨别此人生前的貌美。
  尸体身上并没有致命的伤痕,手腕和脚腕处有被绳子勒过的痕迹,皮肤被水泡得浮肿,表情却是十分安详,仿若没有受过虐待一般。
  苏锦时问道:“这尸体时何时被发现的?”
  “三日前在引水湖中被发现了。”另一个灰衣仵作回答道。
  苏锦时点了点头,“死因约莫不是溺死,她的表情安宁,在死前应该没有受过痛苦。”
  唐明泽掀起了盖在尸体身上的布,瞧了瞧,语气中带了一丝玩味,“这姑娘的身段倒是极好,就这样死去倒是可惜了。”
  听了此言,那灰衣仵作也是叹息道:“是啊,这女子是我们城里出了名的寡妇,不仅身段好,声音更是软儒,在城中卖馒头大饼,虽说生意不好,却也能糊口,可如今却是……”
  灰衣仵作说不下去了,只是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苏锦时听言,将遮盖在腿上的布料也掀起来了,她仔细地看了看,又闻了闻,只觉得这身上除了尸体腐烂产生的味道还有一股说不清的味道。
  “这尸体刚捞起来时,你们可有在她身上查到什么?或者有没有闻到什么?”苏锦时放下那布料,抬眸问道。
  两个仵作对视一眼,皆有些脸红,最后那青衣仵作开口说道:“确实发现了一些,只是不方便同姑娘们讲,两位公子,可否借一步说话?”
  那青衣仵作话一出口,唐雅欣便不开心了,“为何只能让男子听却不让女子听?我们迟早也要知道,你们又何必躲?”
  青衣仵作有些尴尬,他看了一眼两个姑娘,却还是固执的说:“此事我只和两位公子说,若是两位姑娘非要听,我们便不说了。”
  一旁的灰衣仵作猛然点点头。
  唐雅欣还想再说什么,却被苏锦时拦住了,苏锦时在她耳边低声说:“先让他和唐公子和陆公子说吧,反正我们迟早会知道。”
  唐雅欣心中不爽,却也不再说什么,任由那两个仵作和唐明泽和陆宁窃窃私语。
  好几次唐雅欣都要冲过去一探究竟,却被苏锦时拦住了。
  趁着那四个人在说话,苏锦时又仔仔细细的瞧了一下尸体,又闻了闻那味道,脑中灵光一闪,忽然知道那仵作为何不和他们说了。
  她心中觉得好笑,但那两个仵作的做法倒也没错。
  只是,若真是如此,那这姑娘……
  约莫过了两盏茶的功夫,那四人终是说好了,唐明泽和陆宁的表情都有些严肃,苏锦时也有些确定了自己的想法。
  她又瞧了一眼这姑娘,只觉得她异常可怜。
  **
  从那停尸房出来,唐明泽和陆宁一直很沉默,唐雅欣在旁边催促着两人快些说那仵作说的话,而他们却默契的沉默了。
  “雅欣,这些事并不是一个姑娘应该知道的。”唐明泽淡淡的说。
  唐雅欣却并不当一回事,反而说:“有什么事情是我不能知道的,我们出来这么久了,你也没有瞒我什么,怎么今日就不能说了呢!”
  唐明泽有些无奈,本想再温声说说,陆宁却是冷着面容说:“小姐,此事莫要再问,我和公子都不会说的。”
  唐雅欣被陆宁的表情吓到了,气势瞬间低了,她抿着嘴,有些委屈的说:“不说就不说,我自己去查清楚!我又不是只能靠你们!”
  苏锦时看着唐雅欣的模样,便觉得有不妙的事情要发生,果然……
  “锦时,我们俩一起去查这案子吧,你看他们这么小气,什么都不和我们说,我们自己去查好不好?”唐雅欣拉住苏锦时的胳膊,睁着大眼睛可怜兮兮的说。
  苏锦时慢慢的将自己的手抽出来,“这个……我觉得还是跟着唐公子比较好吧。”
  唐雅欣一听一跺脚,直接哼了一声,“你们真是讨厌!”
  说着,她便跑开了,苏锦时看着她的背影,松了一口气。
  “苏姑娘,你……猜到了?”陆宁忽然沉声问道。
  苏锦时回过头,见是陆宁说的,她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我也不确定,只是看那仵作和你们的态度,大约能猜到。”
  唐明泽挑了挑眉,问道:“你且说说,是什么。”
  苏锦时皱眉,心中想着自己是否应该说出来,毕竟这里是古代,她不过是普通女子,若是说了会不会显得太过奇怪?
  “苏姑娘不必忧虑,只说便可。”唐明泽怕苏锦时不敢说,又接了一句。
  苏锦时心中是真的有忧虑,听了这话,她想了想,反正自己同古代女子也不同,她做的事本就不像古代女子。
  “那姑娘生前应该同凶手行过房事。”苏锦时的声音不大,却十分严肃。
  唐明泽和陆宁交换了一下眼神,他开口说道:“姑娘说的没错,那姑娘确实行过房事,只是是不是和凶手还不能断言,是否是死前行的,都不明确。”
  苏锦时点了点头,“确实如此,只是那姑娘的表情温和,似乎没有受过痛苦,而且隐隐还有些快乐,想来她死的事后并无疼痛,我曾经听闻,这城里以前也出现过这样的事……”
  “没错,这样的事并不是第一次出现。”
  唐明泽声音突然低沉了下来,忽有一阵风拂过,苏锦时觉得有些不舒服。
  她勉强笑了笑,“此时还有待商议,我先回屋去了,若是有什么情况,我希望你们能够告知我一下。”
  唐明泽答应了苏锦时,待她走后,他沉下了脸,对陆宁说:“你怎么看?”
  “此人并不简单,但此时来看倒不像是敌人。”陆宁低下头语气恭敬的说。
  唐明泽没有出声,略沉思了一番,开口说道:“雅欣倒是很喜欢她。”
  **
  苏锦时回到了房中,便看到自己的东西整整齐齐的放好了,她心中一暖,明白是年素帮她收拾的。
  她立刻跑到了隔壁房间,一进去便看到年素正在帮小豆子缝衣服,而小豆子在旁边帮着她。
  苏锦时接过了小豆子的活,笑道:“小豆子要不要出去玩一会儿?”
  小豆子看了看娘亲,见她同意了,便欢欢喜喜的跑了出去。
  把小豆子支开后,苏锦时拿过年素手中的活儿,“别做了,休息一会儿吧,对眼睛不好。”
  年素看苏锦时心情不错的样子,便开口说道:“案情有进展?”
  苏锦时伸手戳了戳她的脸颊,感觉软软的,便笑的开心,“有些进展,但还不知道呢。”
  年素看到苏锦时这样开心,便不由自主的想到是不是那唐雅欣让她这样开心的。
  “锦时,今天这么开心?”年素故作镇定的说。
  苏锦时眯起了眼睛,她凑过去吻了一下年素的唇,轻轻道:“怎么了?为什么我闻到了一股酸酸的味道?”
  年素一愣,酸酸的味道?
  年素转念一想,便知道苏锦时又在说她吃醋了。
  “没什么……”
  年素任由苏锦时吻自己的唇。
  苏锦时亲了一会儿,发现自己没有把门关起来,她起身关了门,将年素引到床上。
  两人坐在床上,年素低着头,面颊通红,苏锦时吻了吻她的脸,感受到了她脸上的温度。
  “笨蛋,你若是不放心我,你以后可以和我一起去呀,我会保护好你的。”苏锦时握着年素的手,温声说道。
  年素低声说:“我不是笨蛋……”
  苏锦时“噗嗤”一下笑了出来,她点了点头,“对,我家素素一点都不笨,非常聪明。”
  年素的脸有些红,她搂住苏锦时的脖子,轻轻的吻了一下。
  苏锦时受宠若惊,顺着她的吻,深深地吻了下去,这次的吻都不同于以往的吻,带着淡淡的眷恋,更多的却是开心与甜蜜。
  两人的心跳互相交织着,年素接吻不会换气,苏锦时便坏心眼儿的不放开她,直到她的脸通红才微微的松开了她,但只让她呼吸了几次有再次的吻了上去。
  她们的呼吸混乱,口鼻间尽是对方的味道。
  苏锦时抱着她的腰紧了些,有些含糊不清的说:“素素,你真美。”
  年素轻轻的“嗯”了一声,尾音很自然的上卷,苏锦时只觉得柔到了心里。
  这一刻,苏锦时终于觉得,年素是全身心的属于她了。
  只属于她一个人。
 
☆、第六十一章
 
  苏锦时轻轻地将年素放倒在床上,她也就势躺了下去,她手肘撑着头,侧身看着年素。
  年素有些怯生生的躺在床上,脸颊绯红,其余的肌肤也透着淡淡的粉色,苏锦时忍不住俯下身亲了一下她的脖子,顿时一股麻麻的痒意从脖子传入大脑,激的年素整个人一颤。
  年素有些不安的往旁边挪了一些,她有些怯生生的看着苏锦时,后者则笑了一下,低声说:“怎么啦?你怕吗?”
  年素的脸又红了几分,将头扭到一边,却是不说话。
  苏锦时笑了笑干脆在她旁边躺了下来,拉过她的手,轻轻的吻了一下,却没有下一步动作。
  年素倒是松了一口气,整个人也放松了下来,心里却有一种不明不白的失落感。
  苏锦时看着床幔,有些恍恍惚惚的,刚刚那一股来自身体的冲动让她有些害怕,她也曾有过这样的感觉,她也曾顺着自己的心意做下去。
  只是最后的结局却不是很好。
  苏锦时甩了甩头,想让以前那些记忆通通都远离她。
  年素感觉到自己被握着的手有了微微的潮意,原来是苏锦时的手出汗了。
  她侧头看苏锦时,却见她面上再无刚才的温情,皱着眉似乎在苦恼什么。
  年素双手握住苏锦时的手,翻了一个身,问道:“你怎么了?”
  苏锦时看到年素有些担忧的脸,忍不住笑了一下,“没什么,你若是以后放心不下我和唐姑娘,那你以后都跟着我可好?”
  苏锦时伸手摸了摸年素的头,微微地笑着。
  年素没有说话,安静地看着苏锦时,那一双清澈的眼睛仿佛要将苏锦时看透,苏锦时被看的有些不自然,忍不住移开了目光。
  “锦时,你若是心里有事就和我说好吗?”年素认真地看着苏锦时,“还有……”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