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开始学着去爱你 作者:贝繁月

字体:[ ]

 
 
文案
漆黑的空间里我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这是我为数不多的将她紧抱怀中,时隔多年之后我再一次做出承诺,不知道已经成年的我这一次会坚持多久,但我会努力,努力做到可以支撑起那份并不轻松的责任和担当。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时境,萧锦瑟 ┃ 配角:萧锦颜,姜研雅 ┃ 其它:
 
 
  第一章
 
  当姐姐出现在我眼前的时候我正跟一个男孩子拥吻,那男孩看着姐姐冷冰冰的脸吓得磕磕巴巴的问我:“锦瑟,这谁啊。”
  “姐,你怎么来了。”我也是一脸疑惑的问姐姐的来意,姐姐却反问我:“难不成我不能来看看自己的妹妹么”听着姐姐嗔怪的话我笑笑跟那个男孩子说:“你回去吧,我跟我姐姐说几句话。”男孩子走之前跟我姐姐打了招呼然后回了寝室,等那个男孩走之后姐姐抓住我的胳膊呵声到:“怪不得你整天不爱回家,萧锦瑟你要是爱上了男人至少应该回去跟时境讲明白,何必让她苦苦的等着你。”
  “我不回”
  “马上给我回去,时境病了,我再问你一次你回不回去。”最后我被姐姐硬拖上了车,进屋的时候姐姐拧着我的耳朵叮嘱我好好说话,我点点头进了门上了楼。
  小雅姐在时境屋里陪她聊天,见我进去随后对我笑着说:“呦,这谁啊,这不是我家小姐么,头发比我的都还长,快过来。”
  “哦”我听话的坐了过去,随后姐姐也进来了她跟时境说了几句话后带着小雅姐出了房间,待小雅姐走后房间里安静下来,我盯着时境的脸不开口,对方也不言语,过了大约有十分钟我才支支吾吾的问道:“你生的什么病,严重么。”
  “感冒而已,不严重。”
  “哦”
  我追时境那一年十七岁,时境二十四岁,如今我二十三岁时境三十岁了,看着靠在床头板上的人果真是上了年纪也留下的岁月的痕迹,眼角的鱼尾纹不用大笑便显而易见。大家都说女人一过二十五就开始退化,过了三十更是抓不住青春得尾巴,只能随着时间慢慢老去。
  上大学念研究生这期前我也只是过年才回来住上几天,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上了大学我避免提及我追过一个女人这段过往,更将起并入禁忌害怕去触碰,我像是其他同学一样交男朋友谈恋爱然后分手,大学这几年我交往过三个男朋友,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但也不是那般的排斥,有时候还会享受他们给我制造出来的浪漫。
  我似乎开始记不得我对时境的承诺,开始将自己蜕变成真真实实的小女人,学会了撒娇学会了理所应当的接受而不是付出。
  “锦瑟扶时境下楼吃饭”
  “哦”小雅姐上来喊我们下去吃饭,我起身扶时境起来,我这一弯腰掀开被子才发现时境被白色纱布层层包裹住的左腿。
  “这是怎么弄的”
  “前几天撞车了,没什么。”
  “很疼吧”
  “还好”
  “那个……”
  “嗯,听说你交男朋友了,房子我已经找好了过几天就搬,你好好学习不是还有一年研究生就毕业了么,什么时候结婚告诉我一声。”
  “不是,我……”
  “好了,下去吧。”她没有让我把话说下去,她的话让我顿时觉得自己真特么的不是个东西,我小心的扶着她下了楼,小雅姐的手艺一向很好,吃饭的时候时境提起搬家的事情,她这一说不要紧姐姐直接摔了筷子,指着我的鼻子问我:“萧锦瑟,你都说了些什么,你还让不让人好好过日子,你想怎样就怎样完全不考虑别人是不是。”
  小雅姐拦着姐姐使得一场战争没有爆发,我看着时境略微泛红的双眼没了下文,晚上睡觉的时候她背对着我说:“你姐姐的脾气你知道的,别跟她志气。”
  “我……”
  “你长大了,交男朋友也属正常,不用解释。”
  那夜我们都没有睡第二天我回学校前跟时境说:“我找了几份工作都不是很合适,你看看有没有适合我能干的帮我问问。”她说知道了然后问我有没有什么要求,我说没有,然后便离开了家回到了学校,不久以后我接到了一家酒店的面试通知,问我愿不愿意从人事部的经理助理开始干起,我立刻答应了对方,然后问清了面试的地点。
  我去的那天下了雨,打车很费劲所以比约定的面试时间晚了近一个小时,当我说明自己是来面试的时候前台说面试已经结束了,我很沮丧的蹲在酒店大门口的位置望着窗外哗哗的倾盆大雨,不知道包里的手机响了多久在我接听的时候我看见屏幕上显示有十五个未接来电。
  “喂”
  “面试得怎么样”
  “我来晚了,人家都结束了,什么天啊,说下雨就下雨。”
  “你现在在哪呢”
  “我在酒店大门口蹲着呢”
  “又忘记带伞了”
  “天气预报又没说下雨,我带伞做什么。”
  “你别动等我过去”
  “喂,你的腿……”还没等我说完对方就挂断了手机,我拿着手机愣了好长的时间,挂断电话没几分钟刚刚跟我说面试结束那个姐姐出来喊我说老板让我进去,我应了声拎着包跟着她进了老板的办公室。
  一个男人坐在沙发上,茶几上摆着茶具,他看我进来笑着让我坐下,“刚刚镜镜给我打过电话了,怎么有没有被雨浇到。”
  “没有”
  “研究生毕业了”
  “没有,还有一年,在准备毕业论文。”
  “你准备什么时候给镜镜一个名分,什么时候跟她回家见见我们父母。”
  “名分,我是女的。”
  “既然敢做没什么不敢当的吧,回家见见父母难道做做样子都这么牵强,你拿什么给我们镜镜。”
  “哥,你干什么,你要是这样我把人带走了。”
  “镜镜,你在家歇着就是了,大老远的跑这来做什么,在碰到你退,这才几天啊就敢乱跑。”
  “我只是轻微刮伤而已又没有伤到骨头”
  “肉都掉了一块还轻微刮伤,来快坐。”时境哥哥的一句话让坐在沙发上的我惊出了一身的冷汗,掉了一块肉那得多疼啊,我低着头不敢抬头去看,随后时境跟她哥说:“哥,你要是不愿意我就让锦瑟跟我干好了,反正我那头也缺人。”
  “别,你要是再出什么事,妈得一刀砍死我。”
  “那你说这事怎么办”
  “按原先说好的办呗,先实习一年,转正后直升经理,我也真是给自己找麻烦,你嫂子回家又得骂我,为了你啊你说说我挨了多少的枪子,就这丫头一看就不是靠谱的主。”
  “那说好了,人我带走了。”
  “外面下雨呢,你这腿在碰到水,得了我亲自送我家大小姐回去吧。”
  “不了,免得让妈知道又有的不高兴了,我自己带着她回去就好了。”
  在回去的路上时境一直望着窗外不说话,我看看她放在腿边的拐杖开口说:“谢谢你啊,我会好好干的,只是,万一你哥哥知道我们……”
  “他们会开心的”
  “哦,那就好。”
 
  第二章
 
  时境我喜欢你,我爱你,我想跟你在一起,做我女朋友吧,我会对你好的,保证不变心。十七岁那年的我天真的将这些成年人都无法保证的话语挂在嘴边,十七岁情窦初开的年纪在我还看不到未来的人生时我做出了一个抉择,我要了她。我不后悔,可是如今的我开始后悔自己曾经对她说出的誓言,对其承诺过的保证,因为那一份责任我怕承担不来。
  时境和姐姐还有小雅姐是同学,她们能够在一起并且这么多年其中有一条是因为她们都只对女生有感觉,而我似乎对自己并不了解,只是跟着她们在一起时间长了,况且看到当年美如天仙的时境晕了头才导致了今天的局面。
  时境将我送回学校,我下车的时候回头看她,她说:“好好上学,毕业之后安安心心的工作,不用挂着我。”
  那是我们还有关系之前我最后一次见她,车子开远了我走进校门想起曾经的自己,短发做事情不计后果,是我伤害了彼此。
  很快转眼一年后我完成了学业拿到了硕士学位,我离开了时境哥哥的酒店去了一家大型合资企业上班,工作其实也就那样,平时没什么事情一旦有事就是紧急情况。
  “萧锦瑟,陈宇,你们两个一会儿跟着王经理去接待客户,记得态度一定要好,这个客户很难搞听到了么。”
  “知道了,李主任。”
  “我去这一天天的,我们这一天天累死累活的也不知道给涨点工资,没人性。”陈宇边收拾桌子边抱怨,弄的差不多之后我们两人一起去了王经理办公室,进去的时候他也正往外走,见我们两个过去便将手里的资料递给我俩。
  “这个姜研雅是K化妆品品牌的唯一代理商,我们公司想从她手里拿货,这是公司给开出的最高金额以及最保险的范围,你们两个看看,最后争取要以最低的价格将物品拿到手。”下电梯的时候我简单的翻阅了一下手里的文件,没想到小雅姐竟是这般的深长不漏啊,也不知道姐姐知不知道她的业务范围。
  等到了会所我们跟着王经理进了包房,果不其然等我看到二十分钟后姗姗来迟的女人后不自觉的捂着嘴笑了笑。
  “有什么可笑的,遇到我很意外么。”去洗手间的工夫小雅姐从身后冒出来说了这么一句,我边洗手边对站在身后的人说:“姐姐知不知道你出来赚外快,你这业务也太多了吧,要不要我给她打个电话通知她一下啊,好歹你若是喝多了也有个来接你回家的人啊。”
  “我的大小姐,你可是饶过姐姐我吧,就你姐那脾气要是知道我背着她搞副业回家还不得家暴啊,我这小体格可是扛不住。”
  “小雅姐,你就那么怕姐姐啊。”
  “切,你啊,我这是爱,那里是怕,懂不懂你。”
  “我还真不懂”
  “我看你也不懂,要不然哪有放着时境那么好的女人不要的道理。”小雅姐提到时境,我顿了下问:“她还好么,有没有在给自己找一个。”
  “她工作挺忙的,到了这把岁数了,都图安稳了。”小雅姐随后的语气低沉下来,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长发橘黄色休闲西服,浅白牛仔裤,很普通的女子。
  “公司给的钱太少了,你在跟其他的采购商谈谈吧。”
  “你这是给自己挖坑啊,做成这单生意你至少能拿一万块的提成,不要了。”
  “赚你的钱,没意思,我从不坑害自己人。”
  “够意思,小东西。”这单生意我们没有谈下来,恭恭敬敬送走小雅姐后我们受到领导的狠批,不过像这中□□身在职场的我们都习惯了,待出了王经理的办公室后,陈宇吐了下舌头说:“就知道压榨我们,没人性。”
  晚上下班后我去了时境的公司,她到底是做什么的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知道她有自己的公司,每年都有上千万的收入,她家里的人都是做生意的并且都很成功。
  指针直到八点五十的时候时境才从公司大楼里走出来,她在看到站在门口的我时显得颇为意外。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