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宠溺 作者:竹殿

字体:[ ]

 
【文案】
 
某七:你看个流星雨都能跑到大汉朝也是醉了
某乐:我睁开眼就感觉自己被新世纪抛弃了
众人:平时正儿八经的被□□成这幅模样啧啧
某兴:正经?整一无赖
某兴:与本宫出来就这么紧张不成?
文案无能,总的就是有意无意撩人,撩完还问人家为什么脸红#^_^#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近水楼台 豪门世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景乐之 ┃ 配角: ┃ 其它:
 
 
==================
 
  ☆、 楔子 
 
  公元二〇一五年八月十三日夜间,一干天文爱好者集聚北京。
  “乐之,你还真是行头准备的充足。”作为死党兼任闺蜜的小七忍不住调侃,别人出来看流星雨就准备了摄影装备,可到景乐之的时候却像是把家都给搬过来一样。“行了,刚刚从农家乐里买来的烧烤你到底要不要。”
  “要!当然要!为什么不要?”这流星雨出现的时间不定,她可不愿意在这儿饿肚子。“不过我说你烤东西的手艺怎么越来越好了。”
  “……爱好而已。”
  “切。还爱好,别人不知道也就算了。我还不知道?你舅舅以前做过夜市生意,烧烤就是其中一项。你这手艺八成就是在那里学的……”
  景乐之与小七从小一起长大,两个人深知对方各项黑历史。要真算计起来,两个人都能指着对方的鼻子说上一天一夜,不将对方说得想挖个坑把自己给活埋了绝不罢休。“我记得有人曾经对我说,想要嫁给我舅呢。就为了多吃烧烤。”
  小七:“……”
  当黄昏带走最后一抹光明,凝重的漆黑便爬上了天幕,夜渐渐弥散开来。所有的人都在等待,等那一刻降临。
  漆黑的夜晚,流星划过,璀璨夺目。
  “真美,如果能一直看着就好了。”
 
  ☆、 起始 
 
  当大批的流星雨落下,拉着长长的光线进入远远的地平线。
  景乐之觉得今天的流星雨十分值,至少那震撼力是自己喜欢的。
  只是……要是她没记错的话……方才她不是在看流星雨吗?怎么这一眨眼天就是亮的?
  还有,周边那么一堆人去那了?小七那个小妮子呢?不会是大家伙一起看流星雨看着看着她睡着了,然后小七就把她一个人丢在这里了?!
  “……”所以这里究竟是那里?为什么自己会跟树袋人一样挂在树上!“卧槽!”景乐之心里积了不少火,要是被她知道自己看完流星雨之后被谁挂树上的,她一定教他分分钟成为死熊猫!
  “妈蛋那个贱人把我抓上去的?!”景乐之有轻微的恐高,三层楼以上靠着窗就会全身发软。如今挂着她的这棵树单是目测应该恰好是那个高度。“深呼吸冷静……景乐之你可以的……”要一直挂在树上也不是办法,总不能在树上饿死不是。“景乐之你可以的,小心一点,慢一点……”不断在心里为自己打气,试图将恐高症带来的害怕赶远一些。
  从树干到树枝最终脚踏实地时,景乐之的后背已经被冷汗侵占,面色也是难看的很。景乐之定了定心神,这才抬头往上看去。不看还好,这么一看可是被吓得半死。这数实在是太高太大了些,树木挺拔茂盛就像□□天空一样。
  “还好还好还好……不是特别高……”景乐之是真不敢想象,她要是在高一点怕是下来的时候手抖脚抖的把自己给抖下树去,到时那才是真的无助。可现在看看要是在高一点,自己的腿都是软的呢。更别提下来的……“诶?我的衣服怎么变得这么大!”景乐之明明记得自己是穿着一套适身的运动服,怎么现在变得松松垮垮的!“我的手表怎么也戴不住?”
  景乐之觉得这个世界太疯狂了……
  衣服不是变大了,而是她人矮了。
  手表不是戴不住,而是她人小了。
  “我看流星雨之前也就只是吃了烧烤啊!又不是吃了APTX4869!为什么变成这样!!!”
  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走到双腿已经麻木。她知道,只要自己一坐下来那么没休息个半小时是绝对站不起来的,可是……现在她肚子好饿,她想吃东西。身上最后一粒巧克力在半个小时之前已经吃进肚了,想填饱肚子也要先找到人才行。
  皇天不负有心人,景乐之终于看到了一条宽敞的土路。“这位大哥,那里有城镇?”在野外独走一天一夜的景乐之如今压根管不了这些人的衣着为什么那么像古人,尤其是现下被景乐之抓着的大叔,束发髻,戴斗笠,衣长到膝盖,衣袖窄小,腰间系巾带,脚穿靴鞋。“这位小兄弟,前面便是吴县。”
  “吴县?啊谢谢你啊大哥,你这也是要去吴县吗?”
  “对呀小兄弟,看你走路有些麻烦要不要先让我驴车?”
  “谢谢你呀大哥。”
  “不用客气。”
  起先景乐之还有些拘谨,等她跟这大哥聊开之后就便得放松许多。至少她看这大哥是个老实人,也好说话。“前面就是城墙了,小伙子我看你走路一瘸一拐的,你住那里?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大哥,你在城墙门口放我下来就好。”景乐之内心已经被上千万的草泥马踏过,她到底那里像汉子了?!要是搁着新世纪她一定毫不掩饰的白眼,说自己其实是个萌萌哒的妹纸。可在古代……不好意思她不敢……
  “那就在进城后放你下来吧。”
  “谢谢大哥。”
  热风拂面,行走在百姓当中的景乐之如今有些兴奋。如今更是左顾右盼的打量着古代城镇,街道两旁的空地上还有不少小商贩街上还是行人不断:有挑担赶路的,有驾牛车送货的,有赶着毛驴拉货车的。等景乐之走了几步这才发觉前面有处倒是十分热闹,等问了问周边围观的百姓才知晓会稽郡太守的夫人得了病,正在求医。
  景乐之思索自己也学过几年医,就伸手将那告示撕了下来,不久那太守府的下人便上前将景乐之带走。说是带走倒不如说是压着走,这不知是那里来的小乞丐撕了太守的告示,还声称自己能够治好太守夫人的病。
  两下人商讨一番后决定先压着景乐之去太守府,要能治好到时他们两个就好好的与他赔个不是,若是治不好那便打一顿出气就是。
  可怜景乐之并不知晓这二人的想法,可单从这二人的架势也心知肚明这两个人压根并不看好自己的能力。
  “大人,今日只有这人揭下告示。”
  景乐之几乎是被人压着上来,更甚是那板子就打在腘窝上。景乐之瞬息跪了下来,这下她可是疼得眼泪都要出来了。“真是无礼,见到太守大人都不知下跪。”
  “真是好笑,我又不是求着来的。你们太守夫人生了病广发告示求医,我不过只是路过吴县恰好看到。想着医者父母心便揭下了告示,却不想你们如此对待医者。怎么?你们夫人不需要诊治。”景乐之也不是吃素的。从小到大只有她横,没人敢对她凶过。“太守大人,真是失礼了。在下不打算为你夫人诊治,告辞。”景乐之已经打定了注意,等她出了这太守门就在吴县里找个地方休息休息,顺便填饱一下肚子。
  她就不相信了,这汉朝没人生病!
  景苞心中十分惊讶,这人看上去不过十一二岁的模样,说起话来倒是一语中的。的确是太守府发的告示,可请医者时居然如此无礼,说失礼的应是他们才对。只是他看这少年的模样像是叫花子,并不像是医者的模样。想来那两个下人也是如此看法,才对这少年不敬。
  只是夫人的病情不容拖下去了。
  “这位小医者留步,本官只是护妻心切。若有失礼之处还请谅解。”
  “太守大人何必对我这个医者行大礼,我可消受不起。您若是无事,我便先走了。”
  景乐之话音刚落便被太守府的下人们架了起来送去了厢房,同时也有数名小斯提着热水过去,看这模样似要给景乐之沐浴一般。“小医者,方才多有得罪之处还请见谅。从今日起这儿便是您的房间,您旅途劳顿还先请沐浴一番。”
  “衣服呢?”
  “都在屋内。”
  舒舒服服的沐浴后的景乐之心情大好,连带看太守夫人的病情也是舒心的许多。毕竟景乐之是真担心自己要是心情不悦怕直接把人给戳死了呢。“小医者,这是何物?”
  景乐之自小就跟着爷爷学习中医,其中针灸学的最久也是学的最好。十八岁成年当日,爷爷便送了她一套精心制作的针灸针。“医者的东西自然是救人用的。”景乐之之后便不理会问话,等她把脉之后便开始下针。
  所刺穴位皆是□□,没刺一下景乐之便观察妇人面色,看有所好转之后再下一针。“这几天只需吃清淡的食物。有空就多出去走走晒晒太阳,别总是在屋内闷着。还有就是要多休息,不能管琐碎的小事,免得旧病复发。”最后一句还是景乐之故意加上的,她见过许多病人都属于不听医生的,最终还以为是医生害死自己。
  真够奇葩的。
  “太守大人,你看我干嘛。”
  “拙荆当真无事?”
  “若是不操劳操心那是肯定的,相反你也懂得。”
  “……”
 
  ☆、 义理父母 
 
  景乐之近日有些不安,她已经有七日没被请去为太守夫人把脉,也不知道这太守夫人的近况如何……
  “景公子,我家大人有请。”景府中女婢前来传唤,景乐之也只能整整衣衫跟着出去。“这位姐姐,不知你们家大人找我,所谓何事?”对于景乐之来说,现下不管是好事还是坏事,他都需要一个心理准备。“这……奴婢不知。”
  景乐之居住的厢房距离正堂不远,不过片刻也就到了。等他刚入了这正堂,便瞧见景苞高坐正位,连忙行礼道:“乐之见过太守大人。”
  只听景苞问:“乐之,今日叫你前来是想问问你,可愿意认老夫为义父?”
  这怕还是景乐之第一次瞧见景苞这般和睦可亲的模样来。即便如此,景乐之还是觉得自己耳朵刚刚一定是听错了。“太守大人,这义父……乐之之何德何能,能让太守大人收为义子。”景乐之暂住景府也不是一两天的事儿了,对这位大人的性情也算是了解一番。再者他平日里也就在房里看看书,或者是跟景柳氏聊聊天说说话的。怎么才过了几天就要收自己为义子了?
  景苞又怎会不知景乐之心中疑惑,“乐之啊,你聪明伶俐,待人友善。夫人可是喜欢你的很,也跟老夫说过几次,想要收你为义子。”
  景乐之汗颜,这也算是收为义子的条件?“可是……”
  景苞道:“你这孩子有什么可是的。你这孩子性情老夫与夫人都甚是欢喜,老夫也与族长商议过,让你入了族籍。等过两天选个吉日,就在府里宴请会稽郡地方望族。”
  这下景乐之更汗颜了,连忙道:“太守大人……”可被景苞瞄了一眼,就吓得景乐之连忙改口。“义……义父,这事不可,我们可以……”
  景苞:“这有什么可不可的,你本就姓景,只是自幼父母双亡,才不知其余亲人身在何处。景姓子弟极少,老夫祖上又是余吾侯景丹,或许你我先祖同人。”说实在话,在这儿生活没个户帖也是麻烦事。若是他成为了景家人,今后他行走江湖也是方便了一些。“你这孩子非得让义父给你使狠劲。管家,今后乐之便是府里的二公子。今日就搬到西厢去,顺道给乐之拨个书童一个小斯,在找几个机灵能伺候人的丫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