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末日日常 作者:阿亏

字体:[ ]

 
 
文案
 
又名《论洗衣店在末日的生存率》。
很久很久以后。
有一天,末日终于爆发了。
有一天,有个常年换账号混圈的妹子绕到了据说已经没落的工厂区。
有一天,有个常年换装备换到没人认得她的妹子终于打算关了自己的店。
 
——这是一个,关于童话和未来的故事。
 
以下是正文节录:
 
我们对视着,空间里很是寂静。景凉眼睛里的黑色倒映着旁边桌上的光,看起来就像是湖水里投入了高楼大厦的霓虹灯,在有限度的范围内不断地闪烁。
 
……有时候我会觉得,这样的眼睛真是太漂亮了。不是那种表皮上的美,桃花眼杏眼狐狸眼单双眼皮,而是眼睛的主人,那么沉静显得那窗口都带上了几分气质;看起来好像很不适合工厂,可也让人觉得只有不那么繁杂纷乱的地方,才能养出这样一双眼睛来。
 
有些东西,是化妆品和电脑修图都弥补不了的。
 
“……景凉。”
“嗯?”
 
——关于风景。
(X身边的丧尸一直在靠近,总有那么一只或者两只可以抓住他。而景凉身后倒下的建筑物,逼的她开始往前跑。整个世界的丧尸都为她臣服,她用丧尸筑了一层厚厚围墙,那路旁倒下的尸体,挡住了两边崩塌的建筑。)
(X擦去嘴角的血,往商业区的方向跑去。景凉远远看见了,然后用丧尸来堵住他的所有出路。X一直在挣扎,但是死去的丧尸只会成为他的路障,这是一个解不开的死局。)
(一个控制的是丧尸,而另一个控制所有有编号的死物。)
(世界崩坏,时间停转。)
——关于异能和战斗。
 
公主微笑:“嗯,我就要他。”
 
在城堡门前,他立下誓言:骑士将永远守护公主,即使你容颜不再,年华老去,失去尊贵的身份,甚至一文不值……一切就像梦一样美好。
 
骑士被公主赋予了名字,发誓从此留在她身边。
 
——关于真相。
 
看到真相的时候,请找个漂亮的铁罐将自己的三观放好,睁大眼睛,提高你视觉神经的利用率,不要看到什么就相信什么,有些东西必须以批判的方式看待。那么,没有问题的话,请跟我进来,看看这个人工智能与异能并存的童话世界的风景。[笑]
内容标签:末世 异能 现代架空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景凉,风铃 ┃ 配角:在文里出场的所有其他人 ┃ 其它:百合,第一人称,吐槽系,二次元画风,主线神隐
 
正文
第1章 <第一张鬼牌>
这个故事是怎样开始的……
 
嘿,其实我不知道。
 
但是,我能告诉你,我们的故事,是怎么开始的。
 
 
世界是一种很神奇的玩意。在某个你还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的瞬间,它可能已经以神一样的手速把你玩坏了。
——风铃
 
滴答。滴答。滴答。
 
今天还是在下雨。街上很安静,空气混杂了潮湿时候特有的草味和工厂区的铁锈味。
 
“副会长,我觉得我应该赶不回来了,你继续,加油,不要被区区几份卷子打倒。”我一下下敲击着手机背面,另外那只手死抓着伞,雨水成了通话的背景音。
 
“……啊?”副会长听完,惨叫了一声,然后她在那边停顿一会,随后冷静下来道:“好吧,你慢慢排队,我们会搞定这边的。”
 
挂掉电话,我踮起脚,认真地观察了一下前方队伍的长度,觉得今天大概不用回去对卷子了。哎,难道这就是当学生会干事的好处?
 
作为一名即将升上大三的大二生,特别是身在被称为养老院的学系的死宅,理论上来讲在考完试之后该干的活就是回卧室宅上三天三夜,听听其他人打电脑刷手机的声音,顺带补番。
 
……不过这真就只是想想而已。学生会还有一堆活,在明年新生进来(给我们欺压)之前,自然全落到打杂的(我)身上了。
 
哦,对,是不是还没说今天来做什么?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考完试学校有一次才艺表演,我们负责组织,而其中几个弹古筝的姑娘要穿汉服。不知为何,店长突然打电话通知她们早点去领洗烫好的衣服,但今天她们没空,就拜托我们副会长帮忙,然后副会长要帮老师干活,接着就轮到我了。
 
雨越下越大,我叹口气,抱紧自己的书包。所以到底是谁说下雨天比较凉快的!已经快要闷热出境界了好吗?风铃是招风的对吧,为什么我这一丁点风都没有?
 
“没想到会这样啊……”
“就是,我的优惠卷还没用完呢,转季要穿的衣服也不知道该送到哪洗了。”
“听说隔壁好像还有一家洗衣店,不过他们风评不那么好。”
 
哎?这家店要倒闭了?今天是要让客人拿回自己的衣服的?看不出来啊,工场连着店面的店,不至于这样吧。我踮起脚尖观察了下这家店,可是什么都没看出来。
 
嗯,如果招牌上没有名字这件事情不算的话。
 
抱怨归抱怨,眼看着前面的人俱都领到自己的衣服,最后离开。队伍看着挺长,但其实人并不多。——也就是街道空,否则队伍不会排得这么直,肯定得打圈。
 
店室内设计得很雅致,天花板边挂着一串风铃。牌子上欢迎光临四个字明显是人手写然后雕刻好的,我说不出是哪种字,反正非常好看。吊灯是一串盛开的木棉花,灯芯就透过那红色的花瓣散发出柔和的光芒。柜台搁在靠左边的地方,流线型切割,左边雕刻着一把向日葵,因为是原木,有种大自然的感觉。
 
倒数第二名顾客离开,站在前台后的店长调整了一下磅,然后抬头望过来。店长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长睫下的黑色澄澈得像是刚被湖水洗过似的。真漂亮,好久没见到这么标准的黑长直了!
 
我收起伞,放到旁边的伞架里,走进店里将单子交给店长。她名牌上写了,“店长景凉”。真巧,是风景的景啊,我名字还叫风铃来着。
 
真的,这家店也不像要倒闭的样子?
 
她接过单子,没说什么话,开始在旁边的衣架子上翻找。她检查了一遍套上袋子的衣服,确定衣服上扣的和胶袋上写着的号码,整理好衣服的边边角角,双手递过来。
 
咳,好安静啊。应该说,实在太安静了。话说小学旁边那家洗衣店绝对比这里吵,那个阿姨可是个话痨,每次去拿衣服,只要没别人在,都得陪她唠嗑上至少五分钟。
 
我接过衣服,低着头拍了两下胶袋,确保那几套据说很昂贵的汉服没出什么意外,正打算抬头推门,然后……
 
世界果然是种很神奇的玩意。
 
手停在玻璃门上,我认真地思考了一下,自己的中二病病重程度成功打动穿越之神,获得进入异次元空间机会的可能性。
 
从设计上来说,其实这家洗衣店还挺偏远的。
 
虽然位于长街的中央,拥有开阔的视野,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这里靠近马路纵横交错、交通无比混乱的工厂区,要走十五分钟才到市中心,街对角还有一家食堂。换句话说,就是没多少人会经过这里,就算有也是要去那家食堂,人们顶多路过的时候多看两眼。
 
概括重点,意思就是,那家食堂里有人,那是唯一可能有人的地方。然后延伸阅读下,大部分末日文里都有一个极度瞎扯的设定:人=丧尸。嗯,我应该说得很清楚。
 
要是还听不懂,那么就是说,刚刚我们排队领衣服的时候,末日降临了,那家食堂里发生了一场极为残忍的杀戮,然后有只胜出的丧尸冲到马路上,并发现两只新的目标。比较不好的是,我们就是那俩目标。
 
还不明白,既然这样,我直说好了。
 
门外有一只丧尸站在那儿,离我们只有大概三十米,就差没抬手说声‘嗨’。
 
我:……
店长:……
 
亲,你的画风错了。
 
嗯,关门再打开,它就会消失的。
 
它没有向我们冲过来,对,一定是这样。它身上的细节在因为靠近而慢慢放大绝对是我的错觉。等等脑补在这种时候根本没什么用好不好?
 
洗衣店没有门,目测关门这一招不好使了,要么躲在柜台里,要么就是杀或者逃。但是很显然,这里仅存的两只普通人都没触发某种技能,比如具现化武器什么的……等等,这种时候还在等待异能降临是什么糟糕的思维逻辑?
 
我脑子还在那里转悠呢,店长的反应显然比我还要快。
 
只听身后一下推门的声音,下一秒她就抢过我手里的衣服果断右转了。只见她在路上火速拆掉衣架将衣服往后丢,然后强行将衣架撇直,衣架的铁尖看起来简直像是杀人利器。
 
跑啊,这种时候你还在等什么!还在脑补是要闹哪样!
 
我二话不说将书包往背上一甩,跟着店长狂奔,匆忙之中看了路边的车子一眼,还没打算指望它们逃跑啊,就看见马路上几辆车的主人全丧尸化了。
 
他们不要命地扔掉了脑子,然后没人操控,没人转弯,没人踩刹车,最后形成某种活人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的局面。
 
丧尸不会开车,而荒凉的工厂区一时半会也看不到其他车,看起来我们真的只能选择狗带。
 
当然除了狗带应该还有别的选择,那就是使劲跑,但这跟没有有什么两样吗?
 
工厂区的人类并不多,自从十年前人工智能普及化之后,大多缺人手的工厂都采取了机器人在生产线上工作。也就是说,这里还活着的人类,恐怕很少。事情越发复杂了,而且我记得工厂区是没有超市的,食粮贫乏。
 
就算有超市,我也不确定自己能逃到那种地方,毕竟我目前已经喘到快说不出话的程度了。总算理解军训当年连长为何用看垃圾的眼神看着我们了呢,对不起啊,我们是没办法在末日存活的垃圾……
 
雨水用力地打在眼皮上,于是我伸手去挡凶猛的雨水,感觉得到嘴唇都被沾湿,但即使这样还能听见街上丧尸们踩过水洼的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
 
我的喉咙可真疼,可是如果被追上——脑海中自动浮现出以往只在动物园或电视机里看到过的那些血腥画面,一群形态相似的动物在相互厮杀,和现在的情况是多么相似。
 
店长没有回头看,只是不停不停转弯,第一第二第三个街口,一直绕到窄窄的小巷子里,以往繁忙的马路现在没有一个人或者一辆车,整个世界只剩下丧尸在后头追我们时候重重的脚步声,仿佛我们只是原始时代的人类,身后只有凶残的猎食动物。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