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公子公子 作者:十七萌主

字体:[ ]

 
 
 
文案
假冒的公子遇到真夫人,努力摆平麻烦,娶老婆或者是出嫁的故事。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枫桥 ┃ 配角:白云溪 ┃ 其它:假戏真做
 
 
  江家公子
 
  盛夏夜晚,湖上几艘华丽的游船随波逐流,灯光桨影中男女身影互相纠缠显得暧昧不清,些许笙箫和嗔笑随着夜风飘荡,正是繁华奢靡的享乐景象。
  在某艘雕梁画栋的大游船上,厅中众人酒宴半酣,桌案佳肴一片狼藉,不少人左拥右抱,与艺妓饮酒作乐,凌乱衣衫掩盖下游走揩油。胆大者更是当众以嘴喂酒,唇舌交缠,几乎要直接上演限制级节目。
  目睹这些放浪形骸的场景,角落里的青衫公子脸上带笑,眉头却不由皱起来。他向来不喜欢这些烟花场所,本想走个过场,眼下酒宴几乎成了香艳肉宴,在这里多留一刻都觉得会脏了自己。
  “江公子,再喝一杯嘛~”
  娇滴滴的美人从青衫江公子身侧探头出来,眉眼透着春意,黑丝发髻和白嫩颈子就摆在江公子眼前,十分诱惑刺激。只要他稍微低头,衣领下沟壑也是若隐若现。
  换个男人眼睛都要直了,这江公子笑容不变,伸手揽着美女香肩稍稍用力,美女顺势躺在江公子膝头,恰到好处地红了脸颊,闭上双眼含羞带怯,一副任君处置的模样。
  没能等到想象中的热吻,美人只感觉身下一空,落在硬邦邦的地上,睁眼再看时,原本抱着自己的江公子已经起身,正向厅外走去。
  “江公子!”美女不置信地喊,她自觉年轻貌美,最会勾引男子,却没想到今天碰了壁。放走这俊俏公子她着实不甘心,又怕得罪这些纨绔。
  江公子脚步更急。这美女嗓音清亮,平常必定是练过,那声叫喊要是被纨绔们听到她叫喊,只怕他想走都走不了。
  江公子闷头走路,哪想一个黑影猛扑怀中,力道之大撞得他连退三步。幸好身边的随从眼疾手快扶了一把,江公子才没有跌倒。憋屈了一晚上的火气却冒气来,江公子大喝:“哪个不开眼的敢撞本少爷!”
  黑影在相撞时下意识地抓住江公子,赶忙松手后退,脚步踉跄显然还有些晕乎乎。
  “公子消气!公子消气!”
  被江公子丢在地上的美人儿大惊失色,急匆匆赶过来救场,一边拍着江公子后背压惊,一边解释道:“这是新来的歌女红儿,琵琶弹得极好,就是年龄尚小不懂规矩,冲撞了江少爷!还不快给江少爷磕头赔罪!”
  那红儿倒也是聪明,扑通跪地连连磕头,嘴里不住叫喊:“公子饶命、公子大人大量!”
  江公子好容易把心跳压下,拧眉仔细看。地上的小丫头红衫散乱,衣领大开。看起来单薄瘦小,跪在灯光下小小一团不住发抖。在不远处还有两个醉汉讪讪然站立,缩头缩脑的偷看。在醉汉脚边丢着红腰带,琵琶也丢在地上。
  江公子怒气稍减,烦躁地展开折扇摇着:“她多大了?进楼多长时间?”
  “红儿刚满十二,进楼三个月,只献艺不接客。”
  “还是个清倌儿!那她父母呢?为什么送她进烟雨楼?”
  美人儿有些迟疑,犹豫片刻还是坦白:“红儿她爹是个穷秀才,过世后家里缺钱安葬,她娘急病了,听说欠了很多钱,才送她进楼还债。这是头一回登船。”
  “嗯。”江公子应着,对还在不住磕头求饶的红儿道:“你抬起头来!”
  红儿哆哆嗦嗦抬头,额头已经是青紫带血,干瘦的小手紧紧揪着衣襟衣领。五官清丽依稀能够看出未来的潜质,只是稚气未脱,胸前平坦,还是个半大的孩子。
  “还可以。平安,把她带走!”
  江公子下令后,跟在身后的侍卫安静上前,一把抓起红儿,眼看红儿要叫,蒲扇般的大掌立刻捂住她小嘴。制服红儿,侍卫平安又退到江公子身后。
  美人张嘴也想说话,江公子折扇收拢,指着她嫣红小嘴道:“要么,本公子现在带她走。要么,明天我派人登门来接,你选哪个?”
  “公子说笑了。”美人也是个识相的,哪会为了区区红儿得罪这些公子哥儿:“能被公子看上,是红儿的福气。我这就转告妈妈,替红儿销契。”
  “替我谢谢你们老板,赎金明天送到!”江公子折扇一转,对着两个酒鬼微笑,目光慢悠悠地向下走,落在地上的红腰带上:“也劳烦这两位仁兄!”
  酒鬼也极会看脸色,赶忙捡起红腰带紧巴巴送过来。脸上还带笑:“公子也是同道中人……我是说,江公子客气了……”
  “张兄、李兄,我先走一步!”江公子也不等他讲完,接过腰带后向两人拱手示意,带着侍卫平安和红儿下了船厅。
  三人穿过甲板,乘小船渡过大湖,直到看到自家马车,游船声响已经被彻底丢在身后。只能听见寒凉的夜风呼啦啦划过草丛,热力消退,江公子忍不住打个哆嗦,侍卫平安立刻翻上马车去找厚衣服。
  红儿就被自己的红腰带捆住双手,终于有机会被侍卫平安放开,她直接扑倒在地,揪着江公子裤脚哀求:“公子,饶了我吧!我家中还有娘亲病重在床,只等我回家伺候……求公子开恩!公子开恩呐!”
  四下无人,红儿哀求声尤其刺耳。江公子冷笑,毫不客气地把她踢开:“凭什么要我开恩!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
  “你自己进了烟花之地,就该料想到,你迟早都会有这么一天!这次我江公子若是放了你,下次还有李公子、赵公子、张公子!国家之大,喜欢你这样的豪绅贵族多了去,你以为你次次都能躲得掉吗?”
  红儿发髻衣衫散乱,双手被捆,歪歪斜斜倚在地上哭。江公子眼神划过一丝不忍,再次呵斥道:“你家中还有什么男丁亲属?早点报上来!本公子可不想以后有人砸我家大门!”
  江公子等了半天,红儿只是哭。江公子不耐烦,大喝道:“平安呢?死在马车里了?滚出来把这不听话的小丫头丢到湖里喂鱼!”
  “好的,少爷!”
  平安从马车里钻出来,先给江公子披上披风,一步步向红儿走去。落脚声咚咚,震得红儿顾不得抽噎,哭喊道:“我还有个表兄,在茶树村里做铁匠……”
  “茶树村,似乎有一百里左右?”江公子想了半天才想起这个偏僻的地名,不确定的看向平安求证。
  “是的,少爷。”
  “多长时间能处理干净?”
  “一人双骑的话,最多一天。”
  听见侍卫平安的话,红儿哭得更是撕心裂肺,江公子付下身子,红儿以为江公子又要打她骂她,结果却是被一条丝巾粗鲁地抹在脸上,拭去泪痕。
  “算你命大,这次本公子给你一次机会。下次要是再自甘堕落,哭死也没人救你!”
  红儿有些反应不过来,傻乎乎看着江公子,再看看平安,最后视线凝在江公子脸上。江公子这次先挪开眼,紧接着红儿头上又被重重敲了下。
  “看什么看,再看本公子剜了你眼睛!”
  江公子粗声粗气吓唬红儿,见她捂着脑袋低头,才满意地摸出钱袋,扒拉半天挑出块银饼子随手丢过去。
  “财多惹祸,这点钱给你娘治病。平安,派人送她和她娘去茶树村。”
  “是!”平安问了红儿地址,揪着红儿出发。红儿走了几步,忍不住回头。那俊俏公子正登马车,朦朦胧胧的灯光下年轻公子的背影清瘦,腰杆却挺得直,似乎有清洌洌的年少生机溢出,周围灯光都暖了几分。
  在茶树村村外,星光依旧灿烂,红儿和病床上的妇人一起向平安下跪:“多谢恩公救命之恩,敢问恩公名讳,以后必定以长生牌位供奉!”
  “不必!你两人先躲一阵子,等风声过去再出门!”平安交代完毕,立刻换马回奔。
  待平安背影消失在夜色中,理应病重的妇人直起腰身,稳稳站了起来。一身病气消失得无影无踪,看起来也年轻了几分:“有什么收获?”
  “问过西山兵荒,还有灾民。”红儿回忆片刻,轻声道:“江公子胸前缠着绷带,似乎受伤了。”
  江公子?女子看看红儿,面无表情道:“下次行动你不用参与,回去闭门十天,训练加倍。现在把银饼子留下!”
  听到最后红儿一愣,抬头看向女子。见她态度没有丝毫软化,红儿才不情不愿地探到怀中去拿。银饼子被怀里暖得温热,明明是小小一块,送出去却仿佛是千斤重……
 
  西山兵荒(上)
 
  次日,烈日当头。
  在崎岖回转的官道上,百余人组成的队伍全副武装,顶着大太阳赶路。守护在中间的马车掀开车帘,江公子对驾车的侍卫平安交代了几句,随即就听见吼声响彻山野。
  “全军止步,休息半个时辰!”
  在队伍守护下,马车被拉到路边古树下休息。江公子从车厢里钻出来,看看休息时保持警戒的队伍,对旁边的侍卫平安点点头:“你把甲兵训练得很好!”
  “谢公子!”
  江公子环顾四周,丘陵起伏,地形复杂,忍不住问道:“平安你说,这次有多大把握剿灭这帮山贼?”
  平安挺起胸膛,大声道:“誓死完成任务!”
  江公子失笑,对平安的死脑筋有些无奈:“你可不能死,江家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你去做。”
  “遵命……少爷小心!”平安忽然伸手按住江少爷,强行把他护在身前,摊开双臂牢牢抵住马车车厢,把江少爷保护得滴水不漏。
  “敌袭!”
  事发突然,江少爷努力冷静自持,右手摸入怀中握紧匕首,随时准备弹起反击敌人。那边的士兵已经炸开了锅,隐约听见锐器破空声响。等士兵过来把他们筑起人墙,江少爷被扶起来后第一件事情就是看向平安:“怎么样?伤势如何?”
  “我没事。”平安有些懊恼,他刚才大意了。竟然没有检查树上,直到对方出手他才有所反应,真是失职!
  江少爷看他并没有什么痛色,这才放下心来。从脚边捡起一枝瘪了箭头的短箭。
  短箭有半臂长短,小指粗细。顶端削尖,箭体打磨平整,摸起来还有些粗糙。也幸亏平安武艺出众,绷紧皮肉后坚硬如石,若是换成是江公子,不至于丧命,皮肉之苦却是免不了的。江公子有些不确定:“好像不是军用箭矢。”
  平安也接过来仔细看,肯定道:“像是猎户、山贼常用的自制短箭。射程短、准头佳,近处杀伤性比军用箭矢还强。”
  很快士兵抓到了偷袭的刺客。只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双手捆绑结实,嘴里塞着破布,在士兵压迫下也硬着双腿,就是不肯下跪。平安上前问话,少年摆脱破布后直接呸了他一口。
  平安侧头躲过那唾沫,手上毫不客气地捏住少年脖子,用巧劲直接卸了他下巴,还要继续折磨,江公子拦住他:“别浪费时间,带上他到西山当众处置。”
  饶是如此,平安依旧把少年双肩关节卸开,用绳子捆在马车后面吊着。当队伍前进时,少年只能跟着马车跑。有几十双眼睛盯着也不怕少年再作怪。
  靠近西山,山村里的村民远远看到这边情况并不上来迎接,缩在各自家门口窃窃私语。只有一个中年人扶着另一个短须老汉主动迎上来,连连作揖:“西山村王家族长、里正给官爷请安!”
  “你是里正?”平安上上下下看看两人,确定短须老汉的里正身份后,带两人向马车走去:“认不认识这个山贼?”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