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皓月不凡gl 作者:小易紫莲

字体:[ ]

 
文案
一个平凡女生与古代女皇,穿越时空,悱恻缠绵的爱情纠葛;
一个关于承诺与坚守,超越性别与时代的感人故事;
一部发生在莫名王朝,荡气回肠的历史爱情史诗...
征服和感动了无数女性读者的《皓月不凡三部曲》的开篇之作!
小易读者交流群:196427173 敲门砖:明皓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晓凡;明皓 ┃ 配角:明炎;明月;周宗铭;程明俊;段永宁;宇文戟;欧阳雪 ┃ 其它:
 
 
 
  序幕
 
  约莫七百年前,天下大乱,群雄并起,分疆裂土。历经几十年战乱,四国相峙之势渐成,合纵制衡,天下方才安定下来。
  四国中兵最强者莫过北鍖,民最富者当属南溟,另外还有西方的西岩,东方的东楷亦是虎视眈眈,不可小觑。
  北鍖地广,军多马壮,早有隐士高人断言:“一统天下者,必出于北方。”可惜,这北鍖王朝几十年来,皇室不宁,内乱不戡,自损国力,才有了这四国相持的局势。
  南溟地处江南,人杰地灵,民富地丰,靠多年来修缮的港口河道,商贸繁盛。北方诸国多赖其商贾往来,沟通经济,所以这小国虽不善战,却也能免遭战乱,百姓安居。
  话说,南溟都城钱塘有一明姓商家大贾,富可敌国,显赫一时。最称奇的是那一年,明家连出两件大事,成了小民们市井的谈资。
  第一件是明家大小姐,明熙,年方二八,出落的十分不俗,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不说,黛眉凤眼颇有贵气,他人皆说这女孩定能入宫做娘娘。明家虽为皇商,明老爷独有的掌上明珠,怎么舍得她入那深似海的宫门?可无奈英帝为太子选妃,眼光独好的选中了熙儿,明老爷只得忍痛割爱。没过几年,英帝驾崩,新皇登基,明熙真就入主了正宫,是为南溟开国第一位出身商贾之家的嫡皇后。
  另一件更加稀奇。明老爷已年过不惑,只有熙儿一女身为国母,却不料,他采买回来的一个姬妾,竟怀孕产下一子。明老爷和夫人尚来不及庆贺,可怜这姬妾染产厄之疾没挺几日就撒手人寰。新生婴儿的气息也时断时续,宫中太医们束手无策,只得听天由命。
  忽一日,来了位道人,言说断崖山上有一神石可治百病,这孩子的命全系于此,速带了前去,许还有救。明老爷听信其言,立刻带了孩子和仆人进山。隔日返家时,人们再见婴儿果然复生。不仅如此,那婴儿荣光满面,竟还白胖了许多。
  至次年,明老爷将一同进山的仆人赏了重金打发他们各自回乡。这神石究竟在何处,什么模样,自此无人知晓。通篇的故事,便从这起死回生的婴儿说起。
 
  第一章
 
  春香玉暖阁是京城最大的青楼妓馆,因贵族公子,文人墨客常汇集于此而闻名。
  入夜时分,大红灯笼高高挂起,春香玉暖阁里熙熙攘攘,热闹非常。然则后院一处精巧别院之中,却有难得的娴静,两位仪表不凡的贵公子此间听曲饮酒,好不自在。这二位正是江湖望族程家的少主程明俊和他的表弟,吏部周尚书之子周宗铭。
  红玉赔笑道:“酒过三巡,二位等的人还没到,架子真大啊。”
  周宗铭接过红玉敬上的酒杯,讪讪直笑:“小红,你可不知我这位朋友是什么人物。他可是享誉京城的明公子!”
  红玉冷笑猜道:“明公子?姓明的,只有皇商明家咯,莫不是那个……”
  程明俊轻叩小红额头,“好了好了,不猜也罢,不是他还是谁,就是当今明皇后的独弟,明皓。此人是皇亲贵胄,听闻他刚生下来几乎夭折,后又起死回生,真是传奇。”
  周宗铭接道:“这不算什么。我家与明家是世交,记得我八岁那年,明老爷头回带明皓来我家做客,父亲命我带了他去玩。那时他才六岁,可我至今记忆犹新,那张小脸长得宛如仙女,唇红齿白,眉清目秀,杏儿大的眼儿水汪汪的,可爱的紧。只可惜他是个男儿,否则当初定求我爹为我定下这门娃娃亲,一生与他长相厮守鸳鸯枕。”
  看表弟讲得吐沫横飞,程明俊一脸坏笑:“怪不得你与那明皓这般要好,原来你竟是个龙阳君呐!”
  周宗铭被他臊得满脸通红,当即起身要给他一拳。
  明俊见他真恼了,赶紧赔不是,“哥哥逗逗你,你就当真了。哥哥出言不逊,给你陪个不是,来来来,敬你一杯。”说罢,一饮而尽。
  这时分,门外传来小厮声音,禀道:“少爷,表少爷,明公子到了。”
  说话间,两位白衣女子手中握剑,将门缓缓推开。那明公子跨进门来,一身华服玉树而立,宛若仙人降临,抱腕行礼,道:“小弟来晚了,两位兄台见谅。”
  程明俊打量来人,身材匀称高挑,脚蹬踏云靴,身穿金线滚边的白缎长袍,腰间配青色玉带,别着一枚碧玺玉佩,光彩夺目。再看他的长相,瓜子脸,凤眼亮晶,眉目有情,薄唇微露笑意,分明是个惊为天人的仙女模样,头上一条镶着宝石的金带把油黑长发松松系起,别有一番风情。
  此时此刻,姓程的只恨自己怎生了一副男人的臭皮囊,若为女子,定要与这仙人悱恻缠绵,才不枉此生。
  周宗铭见表兄痴成这般,明皓被窘得不知所措,赶忙大笑一声,惊醒这白日做梦的呆子,“阿皓,让我等的好苦,你再不来,我便要去储凤阁把你偷出来了。知道你家老爷管你甚严,我还真担心你来不了呢。”
  说着,宗铭忙拉程明俊上前,引见道:“表兄,这便是我常跟你提起的,京城第一公子,当今国舅爷,明皓。”
  程明俊大梦初醒,想起刚才失礼,忙深深作揖问好,明皓亦作揖还礼,大家落了座。
  宗铭回身看看守在门口的明炎和明月,说道:“诶,阿皓,你逛个青楼,也带着这俩贴身宝贝,不怕她们给你老爷告状。”
  明皓笑道:“宗铭放心,她们都是我的心腹。”
  “哈,那就好,快,红玉陪陪阿皓,他可是你们请都请不来的贵客。”
  红玉满脸羞红的坐过来,斟满酒杯,敬道:“奴家见过明公子。”
  明皓假笑接过,抿了抿,浅尝辄止,答谢道:“多谢姑娘如此风情,怪不得周兄奉为珍宝。”
  小红浅笑自嘲,“明公子见笑了。今儿个来了公子这般不俗的人物,只怕咱们春香玉暖阁的娘子们再没面目见人了。”
  此话引得众人大笑,周宗铭搂了红玉,捏着她灌酒,“好你个伶牙俐齿的,敢调戏我兄弟,看我今晚饶得了你。”两人遂旁若无人的嬉笑起来。
  明皓见宗铭醉成那样,心想:“这家伙,越长大越没个出息了。”便想着赶紧脱身,省得这厮像上回似的,硬拉个未□□的头牌姑娘让他享用,弄得难以收场。
  几人又和着曲子,饮酒作诗吟唱了一番,明皓见那程明俊谈吐不凡,颇有些才学,心下暗想此人倒值得一交,不虚此行了。
  美酒尽兴,明皓起身告辞,“明儿个,我还要进宫去见姐姐,恕小弟不能久陪。”
  程明俊挽留他不住,表弟又醉成烂泥,虽有百般遗憾,也只得跟至门外,抱腕相送,“今儿与贤弟相识,果然名不虚传,倍感相见恨晚,他日再聚,定要痛饮三百杯,贤弟就不要再推脱了。”
  明皓允诺道:“日后小弟绝不推辞。告辞了。”
  明月牵过马来,一主二俾纵身上马,绝尘而去。程明俊凝望相送,心中不知作何感想。
 
  第二章
 
  翌日清晨,一缕光透过雕花窗户,照在床榻之人明媚脸庞。明皓早已醒来,只是懒得睁眼,闭目养神。
  明炎轻轻叩门,“阿皓,该起了,我和明月候着呢。”
  明皓听得是明炎明月来伺候她起床洗漱,便招呼她二人进来。明皓坐起来,锦缎丝被从身上滑下,赫然露出白皙肌肤与粉滑柔骨,秀发如瀑披在香肩上,肚兜儿的百合绣案若隐若现。
  这肚兜儿是前年明炎偷偷绣了送她的,明皓知道这是女孩儿家必穿的东西,所以特别爱惜。明炎见她这样喜欢,索性每年给她做几个,让她也好替换着穿。
  明家老爷夫人虽要明皓死守身为女子的秘密,但对于从小便陪伴她左右的明炎和明月,三人名分是主仆,实则与姊妹无异。前年十八岁生辰那晚,借着酒劲儿,明皓向这对儿双生姐妹坦露了真身实情。
  炎月二人父母早亡,被无良的舅父卖到花街柳巷,姊妹俩不堪受辱逃了出来,可怜小小年纪不得已流落街头乞讨,是明夫人将她们收留来侍候明皓。从此三人一起读书习武,一处玩耍。明家的再造之恩,她们无以为报,只愿终生追随明皓,死而后已,虽者震惊于明皓的秘密,然不管如何,阿皓的一片赤诚令她们感动于心,三人遂以月为证,义结金兰,焦孟之情,从此更加形影不离。
  明月推门进来,放下脸盆倒了温水。明炎坐到床边,帮她系上肚兜儿带子,穿好衣服,上下收拾停当,一个翩翩公子又跃然眼前。
  明月看这情景,不禁朝明皓讽笑,“我看昨儿那姓程的,怕是看上你了,你没见着,咱们都走老远了,他还在那发愣呢。”
  明皓想她又打趣自己,摇摇头也不作声,任她调侃。
  明月不屑的嗤了一声:“他也不照照自己是什么货色,哪配得上咱家小爷。”
  明皓只能干笑,“别说我了,倒是你,正经的姑娘家,也不给自己寻个婆家,还这般疯癫,不怕嫁不出去么?”
  “我可不怕,大不了以后一辈子跟着你,你若不要我了,我就闯荡江湖,混个自在。倒是我姐姐啊,哎……你若是不要她了,可不知她得哭成什么样子,到时候别人说你个始乱终弃,看你怎么跟老爷交待,哈哈哈。”
  原来前年结拜之时,三人都喝了个痛快,明月靠在花园青石上醉得不省人事。明炎强撑着把明皓送回房,酒劲儿上来,两人竟一起倒在床上睡到天亮。这件糗事从此就成了明月挟持耍弄二人的把柄,见天儿逗着她俩玩,非让明皓做了她姐夫方才罢休,逼得明皓无奈,索性任她这么闹去。
  明炎羞她又提那事儿,扑上去撕明月的嘴,狠狠的骂,“你个混谗的小蹄子,看我今天不撕了你的烂嘴。”
  月儿躲不及,俩人儿闹着打成一团。
  明皓早洗漱干净,自个儿梳了头发,带上金冠抹额,看她俩这个模样,也懒得管了,赶着往正房明夫人那里用早膳去了。
  “给爹娘请安。”
  明皓进门俯身要拜,明夫人忙让丫鬟扶起来,“儿啊,怎么越发大,礼数就多起来,快罢了,来娘这边坐。”
  明皓笑嘻嘻的坐过去,仆人们摆上菜来。用罢早饭,明老爷吩咐明皓去宫里皇后娘娘处谢端午节的恩赏,断不可缺了礼数,早去早回,谨慎行事,不可贪玩。
 
  第三章
 
  明皓乘车马到了宫门,待禀明了,皇后派人接明皓进了延禧宫。姐弟二人许久不见,看着弟弟一表人才,出类拔萃,明后十分宽心,细细问了她近日做了什么学问,武艺是否有所精进,明皓乖巧的一一答了,在延禧宫陪姐姐用了午膳便要告退。
  明后素来疼爱弟弟,命贴身太监陪着皓儿到御花园逛逛再走,又赏了她一串红玉手珠,夏天戴在腕上无比清爽。
  明皓想着,这东西真好,回去送了明炎,她定喜欢。因一心惦记回家,明皓无心逛园子,打发那太监回去伺候姐姐,自个儿瞎晃悠一圈拉倒。
  御花园的景致也有些趣味,江南美景缩小在这一地,回廊曲曲折折,远有青山,近临碧水,曲径通幽,别开生面。
  明皓坐在亭里琢磨着今儿早明月的那些玩笑,心里竟不知怎地顿生烦乱。忽见一美貌女子在花丛中舞剑,簌簌作响。明皓屏住气息,悄悄走近,欣赏起来。
  那女子哪能不知身后有人,一个凌空踏步,剑锋直指明皓喉咙。明皓被这突袭吓了一跳,转身一躲,弹开剑锋,以迅雷之势抓住那女子手臂一拽,女子身子顺势倒在明皓怀里。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