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半生契约之敏若篇(gl)+番外 作者:兮愿

字体:[ ]

 
文案
许你我今生一半寿命,只愿你安好
一纸契约,两个毫无关系之人被绑定
张敏:作为主体的我整天跟着副体跑,谁来可怜可怜我
萧凌若:你为什么出现,为什么一直待在我身边
 
新手新文,请多多关照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张敏,萧凌若┃ 配角:任溪流,欧阳静 ┃ 其它:业羽,普音 
 
第1章 契约的开始
 地府十王为头的地府会议结束之后,就目前地府鬼魂爆满,投胎缓慢,决定实行判官和地藏王的提议,实施应急特别方案。
业羽,判官的第一助手,深的判官重用,虽是个百年新手,但在地府已是小有名气,整天绷着一张脸,不苟言笑。
普音,地藏王精心栽培的草植修炼而成的小妖,前段时间才修炼到可以化为人形,古灵精怪。
因为是判官和地藏王的提议,所以实施的自然而然落在两人身上,正好二人都想让新人锻炼锻炼,就交给二人去做。
业羽认真,普音活泼,一个端着生死簿,一个拿着小型孽镜,按照秦广王和阎王的交代,按照名单上的人,到现世去了。
张敏,非重点大学毕业两年,正打算换个工作,这座城市已经熟悉,想换个城市换个工作挑战,刚提交了辞呈,理由是强大的,世界这么大得趁年轻到处走走,上司差点没把辞呈扔回来,好在张敏委婉的把那一句话扩展成比较耀眼的长篇大论的理由,才答应的。接下来的一个月,公司会找好接替自己工作的人,得理理工作方面的头绪好交代给他人。另一边,也在考虑去哪个城市,性格懒散如张敏,生活节奏太快,会把自己压得喘不过气,不喜欢这样的,可以悠闲的把事情处理好是张敏一直追求的。在纠结考虑中,日子慢慢过着,还没想好去哪里,跟好友静静说过要换工作,那家伙一听就说不准离她太远,从小和她一起长大,她的脾气自己再了解不过,可是下一份工作,自己想去没去过的城市看看,想着不知道去哪里就写下个各城市,抓阄好了。文职方面的工作,张敏再适合不过,思维单一,不喜欢指挥人,都是听从命令的。老爹交代过自己,要低调做事,乖乖做人,从小就是这样过来的。
眼看还有几点就月底要离职了,还在为到底去哪里而苦恼的时候,一个夜黑风高闪电雷雨的大晚上,张敏正与周公愉快的约会,突然,梦里出现一个人,一头黑长发服装有点复古,想仔细看清楚吧,一阵晕眩,自己好像飞起来了一样,跟着那人身后,眼看飞出房间,天,自己这是在腾云驾雾吗?可是身体极透明,这人不会是招魂的吧,不要,自己正值花季啊,还没恐极,一家医院出现在眼前,咦?怎么回事,我刚刚还在家的,这里是,一看医院名字,XX市,纳尼?这一眨眼功夫自己由西边飞到东边大城市了?身体不受控制的被那人带到一个病房,果然,这是梦吧,不用开门,直接穿过墙进来的。还没等张敏消化到刚刚为止发生的一切,那人开口说道:“萧凌若,女,29岁,一周前因车祸入院,本该今晚阳寿尽,因为一些原因,现在需要你的帮助,让她活下去。”
 “啥?我的帮助?话说,您哪位呀?这是在做梦是不是?”边说着,张敏飘到病床前,这病房就这一女的,房间应有尽有,有钱人啊,但看这女的,头上包扎着绷带,五官还是很精致的,月光透进,苍白的脸。
 “这是梦里,但不是做梦,要救她,你必不可少,这是契约内容,你看看”
张敏接过一张纸,开头就是几个大字,地府应急特别方案,啥?这人是地府派来的?忍住不问,往下看,半生契约,1、作为主体,要将接下来阳寿,分一半给副体。2、契约生效开始,两人距离不得超过2公里,否则,副体将出现身体不适,超过24小时,副体即阳寿尽,主体也要受罚,后果严重(为啥这四个字不但加粗还改色了)。3、主体身体状况不佳,副体也会受到影响,具体情况因主体情况而变。4、作为主体,付出一半寿命,地府会给与相对补助,死后有优先投胎权力(这个对下辈子自己有好处,现实主义的张敏看着没啥吸引);每月会收到地府在现世产业的补贴(哦!这个可以有的)。抬头看向那地府的,“这个补贴是,会有多少啊”
那人淡淡看了张敏一眼,手一挥,契约上面出现一串数字,瞅了眼,还不错。仔细一看,契约最下面有一行小字,契约生效后若想取消,后果严重。啥?张敏有点囧了,想了想,问道:“我接下来寿命还剩多少?”
那人又是凌空一挥手,一本书出现,随意一翻,“张敏,24岁,104岁寿尽,剩余80年”
 “哇塞!我命挺长的嘛!”然后,掰着手指头算,“分一分,一人40,也还可以,不过,把我的寿尽的时间告诉我好吗?”
 “你若是签下这契约,知晓是必然的”
张敏仔细再看了看契约,“第一条没关系,第三和四看起来也不要紧,关键是这个第二条,2公里以内,这不快赶上狗皮膏药了嘛!是了,我怎么知道与她之间的距离?”
 “这个你不用担心,会有装备给你们”
 “额!你们准备还真是齐全”
 “快做决定,子时一过,此人就寿尽,多说无用”
张敏心想,自己一如往常的入梦,今晚怎么就遇上这事了,接着月光,把这个女的又好好看了下,不知道她醒来会是怎样的呢!“最后一个问题,为什么是我,我并不认识她,毫无关系,为什么是我?”
那人依旧毫无表情,“原因就是这附近寿命最长的人是你,仅此而已,签不签是你的自由,你若不答应,今晚有关这一切的记忆我会消去”说道最后一句,已然是一脸寒意。
就因为自己命长?“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唉!”叹了口气,自己说这话怪怪的,没再犹豫,接过那人手中的笔,在契约上签下自己的大名,写完才想到,“咱都没问问副体的意见呢?”
 “不用问,自然是愿意的”,收起契约,还盖上一个大章,念了几句咒语之后,从契约飞出一道金光,射进张敏体内,一会儿从张敏体内飞出射向病床上的副体,两人被这道金丝连着,一闪,金丝又不见了。张敏感觉很奇怪,体内体内好像被抽走了什么,又像是多了什么,说不出的。还没等张敏仔细感受,又开始陷入天旋地转,回头看那女的,“希望以后的日子里,你不要嫌我烦就好”
那人声音响起“契约生效,接下来,你要24小时内感到这个女的身边,不然,后果严重”
张敏真是恨透了后果严重四个字了,一阵晕眩过后,好像回到自己床上了,立马就陷入深沉睡眠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道亮光晃醒张敏,忽的坐起,昨晚上发生了什么,是了,什么契约,地府的,做梦吧!几点了,拿起手表,8点半!!要迟到了,自己一直保持着不迟到的,这最后几天还迟到,不厚道。慌慌忙忙起床洗漱,拿好包准备走,手表下押着一张纸,展开一看,白纸?接着,一行行字就慢慢显出,请遵守契约,你的手表已做改动,移开时间表盘,下面显示你与副体的距离,另 24小时还剩15小时12分钟9秒,纸上的时间正在倒计时,把纸正反仔细看了看,没什么呀!
 “你再不行动起来,时间来不及的话,后果严重”纸的下方出现硕大的几个加粗体。
 “知道了,知道了。”宁可信其有啊,边打着电话给上司,说自己有急事要提前离职,道歉着,手上没停的收拾的行李,先带些必要的,下次可以让静静帮自己寄。最快时间整理好,跟房东急匆匆的说,下次退房让自己朋友来办,就飞似得跑走了。
没等房东反应过来,张敏已经跑没影了,上司接到张敏电话,听张敏说的急加上对张敏的了解,也没多说什么,出于义理,会把工资结算好付给张敏,让张敏好是感动了一下。
坐着出租车,奔向火车站,遗憾这里没有飞机场,网上买了最近时间的车票,这才松了口气。然后又给静静打了个电话,说自己要离开这里去xx市,静静虽然没说什么也没开骂,张敏还是听到了磨牙的声音,然后叮嘱张敏安顿好了,把住址工作都告诉她什么的,说是等自己找到工作奥来看自己,连忙答应下来,惹怒她很可怕的。
挂了电话,看着车窗外,树影闪过,蓝天白云啊,自个儿就这么突然的离开,还没好好跟那邻居们告别呢!公园的奶奶爷爷们也没去打招呼呢!路边的风景一一滑过,忍不住叹了口气,这种事自己怎么就摊上了呢?太阳光照着眼睛难受,以后可怎么办好。
 
作者有话要说:
刚刚开始,还有挺多思虑不周,请多多指教
 
 
 
 
 
第2章 距离的烦恼 上
 坐在出租车上,心里哀怨着嘴巴忍不住就出声:“为什么是我呢?跟老爸老妈怎么交代,换城市工作是没问题,可那个距离,天杀的2公里,什么破规定!”
 “阎王大人规定的!”背后阴森森的冒出这么一句话,吓得张敏直接从座位上弹起来,撞到前面驾驶座上,出租车司机被张敏吓得车子都跟着晃了一下。张敏连忙道歉,摸着被撞得火辣的额头,慢慢回头看,一个Q版的冷面地府官在那飘着,张敏十分埋怨的看着他,也不打个招呼,这不是要吓死人嘛!
小声问道:“你怎么这副摸样?”
 “白天不利于我出行,这个体型方便,”他飞近张敏身边,“我长话短说,你左手戴的手表要时刻注意,主体和副体之间的距离和身体情况显示都靠这个,副体的身体状况不佳会亮红灯。”
 “我身体不适就不亮红灯。”
他白了张敏一眼,“你自己身体不佳,难道还会感觉不到,要靠仪盘显示?”
好吧!自己的脑袋已经被刺激的不灵光了。
 “你现在赶过去,距离安全之后会上面的显示会是绿灯,接下来就靠你自己了,我不宜久留,你一定要时刻记着契约的规定,否则”
 “后果严重是吧!”不用那人说出口,张敏已经帮他说了,真讨厌,就会那这个压自己。
那人不再言语,用脚点了一下手表,然后就隐去身影了。
正好车子也到车站了,没法多想,只好认命的拎起行李箱,踏上救副体之路。
 XX市医院某病房,守候在病床旁的一位斯文男人,正在念书,时不时抬头看病床上的她,希望看到她的时候,她是睁开眼看自己的,哪怕是有所反应也好,可看到的依旧是沉睡着的姣好面容,忍住失落和伤感,翻开下一页,准备接着念书给她听,这是她出车祸前一直看着的,没看完的书,忽的听见床上的人有微弱的□□,接着手指头也动了动,激动的站起来,看向她,“凌若,你醒了,太好了,医生医生!病人醒了!”男人欣喜若狂的跑出去喊医生去了。
离医院不远处的一家奶茶店,张敏百无聊赖的把玩着刚刚吃完冰淇淋的勺子,到这里已经好几天了,虽说仪盘上副体的灯还是红色,但是距离已经没有关系了,好起来就靠医院和副体自己,当然还有自己保持安全距离。看着窗外,玻璃上映出的自己,把留海往右边拨了拨,左眼的灰色眼球露了出来,那是自己刚刚到这边时,那个冷面地府官又出现了。
 “你以后只要保持在安全距离以内就可以了,接下来我不会再出现在你的面前。”
 “等一下,我最后再问一个问题,那副体知不知道这个契约的事情?”
 “这个事情当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她好歹也是当事者呀!要是我行动不便,告诉她了呢?”
 “如果你能让她相信,并且,副体知晓这一切之后,给契约带来的影响和后果是我们都不知道的。”
 “这是什么逻辑啊!我怎么就上来这样的贼船呢?赔了一半的命不说还搭上自由啊!后果,又是这个词。”
冷面地府官不理会张敏,伸手在张敏左眼上点了一下,“做个记号,这是你作为此次参加特别方案的标记。”说着,又不见踪影。
张敏睁开眼,照了照镜子,接着整条街就被一个女生的尖叫声给震得抖了抖。“我的左眼啊!怎么这样。”原本黑棕色的眼珠,像失去生机般变成的灰色,再捂上右眼,视力还在,没什么影响,甩了甩留海,头发已经长了不少,差不多可以挡住一点,应该还好,一直短发的张敏,去年过年被静静软磨硬泡兼威胁下,答应留长发,拉了拉这成长缓慢的头发,好歹留了这么久,才到肩膀,绑起来吧!也清爽一点。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