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和宠妃在一起的日子 作者:福气很大(中)

字体:[ ]

 
☆、第81章 皇上有顶绿帽子,节cao又碎裂咧
 
81
    存惜回来之后,为徐疏桐开释心结。她笑道:“如何?这次又是娘娘枉做小人了,既然是自己选的人,好歹也相信几分,不要因为太在乎就疑神疑鬼的。”
    徐疏桐虚心接受,谢存惜为她跑腿。
    午后时分,回春苑除了看门的几个,其余都睡午觉去了。存惜一向在外塌上照料着,见着门帘子有动静,接着一袭明黄色的龙袍已出现在视线内,她忙爬起来,小声问道:“皇上怎么这会儿过来?”
    “朕没有事,过来看看疏桐。她睡了吗?”
    “在里间睡着呢!”
    她们说话的功夫,徐疏桐早被惊醒,她向来睡的警惕,见是薛意浓过来,也没有起身的打算,听着两人说话。
    薛意浓道:“你休息吧,朕去看看疏桐。”存惜仍在外塌上躺下,一时没有睡着。只闻的耳内的脚步声渐渐的远了,轻了。
    薛意浓走到床沿,见徐疏桐背朝外睡着,身上搭了一条被子,也不知道睡了没有,自己脱了靴子,爬了上去,在徐疏桐身边躺下,从身后环住了她。
    徐疏桐本不想理的,只是这姿势让她翻不了身,还动不了头,才小小的动了一下,就被薛意浓抓住了把柄,“疏桐,你醒了?”
    徐疏桐只好出声,讶异的转过身,“怎么皇上过来了?”
    “朕想陪你会儿,谁想到你竟睡的这样早。”
    “春天困,挨不住。”
    薛意浓笑道:“快夏天了。”
    是呀,都夏天了。一晃都过去一年多了,许多事情也发生了变化,徐疏桐见此机会,向薛意浓道歉,“皇上不会怪我胡思乱想吧?我实在是……”
    她还没有说出口,早被薛意浓的手捂住,“朕明白,疏桐是在乎朕,所以才会乱想的,是朕不好,应该和你说明白。如果说你有错的话,朕也有一半的责任,朕没有让你感到安全,让你觉得信任朕,这是朕的错。”既是这样,这事也就揭过了。薛意浓笑道,“你有空多谢谢存惜,若非有她说明,朕也不能明白,岂不是让疏桐白白不开心半天。”
    “我是要多谢,可是存惜啥都不缺怎么办?独独缺的,又是我给不了的?”徐疏桐说的好不可怜。
    “她缺什么?”
    “缺皇上。”
    薛意浓一时没有明白过来,一直瞪着眼睛,把眼睛瞪的圆圆的,说不出的可爱,像小熊一样,憨憨的。
    徐疏桐笑了,把其中的意思解释了一遍。说到存惜的‘梦中情人’一节,睡在外塌上的存惜尽管没有听清楚徐疏桐说了什么,但有些字眼还是入了她的耳,嘴里嘟囔了几句,“娘娘只管拿我取笑。”
    薛意浓一下子就明白了,往昔存惜做的那些小动作,竟然有那些个小意思在里头,不觉啼笑皆非。
    “她还不知道我们的事么?”
    “怕她知道心里面有负担,为着皇上考虑,那些事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不是吗?”
    薛意浓说‘是’,存惜之前存着的疑问,这下也明白了,落雁说的不错,娘娘到底还是顾着她的!
    有些秘密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两人说了会儿,开始午睡。睡后,薛意浓回了锦绣宫,回春苑众人也是各做各事,不提。
    只说到了翌日下午,薛意浓得了空闲,来回春苑约徐疏桐一同去知秋苑。
    徐疏桐已知她的美意,道:“多谢皇上的信任,我是不是也该投桃报李,相信皇上呢?我知道您此去是关怀他人,我又何必牵连在里面。要是看到我在,我怕她们都不会开心。”
    带着她去,只怕其余人会猜测她借此机会耀武扬威,她何必给自己添没趣儿。因此跟薛意浓说明白。
    “好吧,那朕去了?”
    徐疏桐送出门外,有薛意浓带着一行人前去,自己仍回屋内。
    薛意浓带着人浩浩荡荡的往知秋苑去,也没让任公公通知,直接杀了过去,知秋苑里顿时乱作一团,又是接驾,又是忙着收拾东西。
    肖芳惶恐不及,因为她根本想不到薛意浓会突然过来,药炉子还没来得及端走,就算来得及,这屋里的药味儿一时也发散不了。
    薛意浓一进门,还真是闻到一股药味。问道:“你病了?”可是上下打量肖芳,脸色红润,不像有病。
    肖芳‘嗯’了一下,后来觉得可能是薛意浓闻到了药味,道:“回皇上的话,臣妾身体安康,这屋里炖的是日常一些调理的药。”谅薛意浓不懂,应该不会怀疑什么。只是若不说明,又怕节外生枝。
    “是这样,那就好。朕还以为你从南方来,对北方的气候水土不服,朕很是担心,既然没事,那就太好了。既是用补药,也要小心,是药三分毒,能不吃还是不要吃的好。”
    肖芳再三谢过,不知薛意浓此来何意,见她并不责怪,又不过分追问,心里慢慢的放下心来,请薛意浓入屋喝了茶。
    薛意浓欣然而入,打量了她的屋子,见屋子虽小,布局却格外精妙,视觉上到很宽广的样子。
    在薛意浓东看,西看的时候。肖芳也微微的抬着眼睛观察薛意浓。这是一个很年轻的皇帝,而且十分漂亮,尤其是那双眼睛,看起人来,总是笑意盈盈的,未语已带了三分笑意,看起来就很好相处。
    若不是听闻上次动怒杀了许多贪官污吏,杀的毫不手软,她是很难去想象眼前的人会做那些事。
    薛意浓看起来是那么的人畜无害,可是她不能就此掉以轻心。两人之间是无声的沉默,偶尔会夹杂一些喝茶水的声音。
    知更、知奢陪伴在肖芳左右,她们不知道薛意浓的来意,因此十分紧张,怕她看出什么破绽来。
    薛意浓问道:“来到这里后,还习惯吗?”
    “托皇上的福,还算习惯。宫里的人都很照应。”这不算假话,薛意浓不薄待任何人,饮食起居,都有关照,不让那起子捧高踩低的家伙有机可乘,所以,肖芳过的比在康定王府还自在。
    只是这种比较是不能言之于口的。
    “好就行,朕怕你是南方人,过不习惯北方的生活。知你无恙,朕十分放心。”逗留了会儿,薛意浓起身告辞,肖芳起身送出去,心里算是落了一块大石,看来皇上来这里只是路过,她担心太过了。
    就在薛意浓走到门口的时候,肖芳突然掩住了口,有什么东西要吐出来的样子。薛意浓一回身就发现了异常,知更、知奢脸白如纸,这下完了。
    肖芳根本捂不住,跑出去吐了。
    薛意浓看着她,出了一回神。她的心中有若干假设,不过很快就掩饰了自己的神情,走到肖芳的身边,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背,“肖美人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她急切的样子,像是真的很担心肖芳。
    肖芳吐的眼睛里蓄满了泪,知奢早捧过茶碗来,让肖芳漱口,漱口完毕。肖芳兀自道:“让皇上见笑了,臣妾这几日肠胃不适。”
    她很快的想出了应对之策,不管皇上信不信,先过了眼前这一关再说。
    “刚刚不是说身体不错么,怎么不说实话,要骗朕,请太医没有?”
    “可能是这几天天气有变化,让人抓了点药来吃,让皇上见笑了。”
    “年纪轻轻,身体怎么这么差,这可不行,落雁,赶紧去请林太医,就说肖美人身体不好,让她过来看看。”落雁领命而去,却被肖芳急急的阻止了,薛意浓满脸疑问。
    “皇上不用了,这点小事,何必兴师动众,弄的人尽皆知,要是让人知道,还觉得臣妾多么的多事,传出去也不好听,不如臣妾自己请了太医来。”
    肖芳尽量让自己说的慢一点儿,表现的不那么在乎一些,竟可能的缓解薛意浓的疑问。
    “是这样吗?如果你觉得这样做对你比较好,那就这样做好了,只是一定要看太医,知不知道?朕事务繁忙,有照顾不到你的地方,请勿见怪。”
    肖芳自然不会见怪,而且她根本就不希望薛意浓见怪,不然的话,她的性命可就不保了。
    “皇上说哪里话,臣妾多谢皇上还来不及。”
    既然没有什么大事,那她就走了。
    肖芳看着薛意浓离开,整个人差点瘫软在地上,知更、知奢急急的左右架住,才没有让她跌倒。
    两人将她扶住坐下,又灌了些温水,让她平心静气。知更道:“小主,刚才好险,要是皇上坚持请太医,那么我们就都完了。”
    肖芳道:“我知道!”只要皇上对她再多关心一分,就会要了她的命。只是皇上怎么会突然过来?这点让她起疑,莫不是她的事被人发现了么?
    知奢道:“小主,我们真的要看太医吗?”
    “自然,不然皇上问起来,我没法交代。只是要如何看,我们再商量商量。”
    不说这里肖芳另想对策应付太医,只说薛意浓离开之后,落雁看着薛意浓的脸色,觉得皇上心里有事。
    “皇上,您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肖芳的紧张,还有她身边两个丫头的神情,落雁都是看在眼里的,顿时就大觉有问题,她们一定有什么隐瞒了皇上。
    “朕有什么发现,既然肖美人身体不好,就麻烦你请林太医去看看她,不要让人觉得朕冷酷无情,连身边的人都照顾不周。”
    皇上只是在乎名声吗?落雁在心里否定了,皇上根本就不是个会在乎这些东西的人,不然也就不会跟徐疏桐搅和在一起了。
    可是这次皇上怎么突然在乎起来了呢?落雁觉得薛意浓有什么没有告诉自己,不告诉就不告诉吧,她道:“奴婢遵旨。”
    把薛意浓送回去后,独自去了太医院。问起林太医,都说林太医出去了,不知道去了哪里,不过交代很快就会回来。
    就在薛意浓见肖芳的时候,徐疏桐也见到了林红莲,她上次让存惜将从知秋苑收到的药渣交给林红莲,看来这次有结果。
    林红莲进了门,她的内心是咆哮的。因为她知道薛意浓的身份,但是一想到在宫里竟然有人怀孕了,她就感觉事情非常的狗血,而且皇上的绿帽子戴的还不是一般的大。
    女人的直觉告诉她,最近宫里要发生一些事了,而她是喜欢凑热闹的,也想看看,到底谁的胆子这么大,竟然让皇上好看。
    在内屋的门口,林红莲遇见了存惜。这个女人,上次笑过她,让林红莲可是受伤,所以一见存惜,她的表情格外冷淡,像在脸上涂上了千年的寒冰。
    存惜被她的表情变化弄的有点儿莫名其妙,她什么时候得罪过这位林太医吗?
    想归想,她还是将林红莲领着去见徐疏桐了,娘娘还等着见。再者,她也很想知道这药渣,到底是干嘛用的。
    八卦之心,人皆有之。
    林红莲进来,抱拳施了一礼,“微臣见过徐容华。”低头之际,却抬了抬眼皮,徐疏桐这个女人,真是美丽不可方物,光看就像一张画一样,她怎么就没有这个好运气遇上这样的人,对自己倾心呢?难道皇帝的命就比别人的好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