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天赐我一株木棉+番外 作者:卫斯琳

字体:[ ]

 
 
文案
蒋宇心:我们才在一起一年,我就跟你结婚了!!!
蔡睿嘉:因为你是我的天赐良缘。
 
我必须是你身边的一株木棉,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根,紧握在地下;叶,相触在云里。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仿佛永远相离,却又终身相依,这才是伟大的爱情。
 
蒋宇心想了想,点点头:对!你是我的天赐木棉^_^
 
作者:这篇文已经写完了,大家请放心入坑,多多指点,不胜感激。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都市情缘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蔡睿嘉、蒋宇心┃ 配角:黎杰、维多利亚、莫飞、李睦音 ┃ 其它:
 
 
  ☆、相遇
 
  蒋宇心低头打开保温盒,蔡睿嘉看了一眼,依然是满当当的花粥,分明还是三个人的量,暗叹一声,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蒋宇心这份多出来的花粥是给前夫莫飞准备的,两人离婚半年,上周莫飞瞒着蒋宇心带着5岁的儿子莫宇君去爬山,来伦敦旅游的蔡睿嘉当时碰巧也去了,不是什么险山,唯独称得上险的也就那半路上会经过的500米小陡道,其实天气好的时候那也不算什么。莫飞很喜欢极限运动,当初离婚也是这事成了□□,那天天气预报晴朗,他觉得君君可以早点见见世面,就带着儿子来挑战这小陡道,可是好死不死,走了不到一半,天突降大暴雨,没多久路就滑了,很快意外发生,那天堵在那里的人好几个,往回走的跟往前走的相碰面时,有人摔了,连环效应,莫飞挡住前边倒过来的人时,没法顾及君君,还好当时蔡睿嘉在君君后面,抱着君君护住了他,饶是如此,三个人还是都扭伤了脚,一同住进这家医院。
  蒋宇心来感谢蔡睿嘉时,惊讶发现她们竟然是大学同学,只是毕业后就没联系了,得知蔡睿嘉是自己过来旅游,蒋宇心便自住院那天起,连带着一起照顾蔡睿嘉。
  虽然因为瞒着她带儿子爬山的事跟莫飞不愉快了一下,但蒋宇心也想一起照顾莫飞,奈何贝拉每次都带粥来,而莫飞每次也都只吃贝拉带来的,贝拉就是把莫飞带入极限运动世界的人,当初离婚,也有因为对他们关系的猜忌,然而,他们是清白的,但莫飞变了不也是因为这个女人带他去做那些极限运动么。
  更让她伤心的是,她有一次在莫飞的病房前听到两人的谈话,原来贝拉为了不想她难堪本不想带粥过来的,但是莫飞却要求贝拉一定带过来,说就是不想给她留太多念想。
  就那么讨厌她吗?
  蒋宇心越想,脸色就越差。
  蔡睿嘉忍不住又暗叹一声,默默把君君吃剩下的粥全吃了。
  蒋宇心看着吃空的保温盒,心里庆幸,还好有睿嘉在,睿嘉跟她说过自己很爱运动,吃得特别多,思及此蒋宇心又有些内疚,这些粥毕竟不是特地为蔡睿嘉带的,自己只是借着蔡睿嘉做幌子,盼着哪天莫飞能喝一口,可惜都临要出院了,莫飞还是那样。
  第二天,蒋宇心边走去前台办理君君和蔡睿嘉的出院手续,边寻思着,睿嘉后天飞回国,这两天就把她接到家里吧。这时,一个眼熟的护士走过,护士正跟一起走的护士聊天,没看到蒋宇心,“你知道吗,319号房的那个女病人啊,明明胃就不好每天还吃得那么撑,昨晚竟然闹急性肠胃炎了,搞得临出院了还打了个点滴......”
  319号的女病人,不就是睿嘉吗?原来......蒋宇心像是明白了什么,垂下眼眸,这个傻瓜,为了不让我难堪竟然......
  蒋宇心回到病房,只见蔡睿嘉已经收拾好了衣物,正在和君君聊天,看到她进来,抬起头冲她温和一笑,仿佛昨晚什么都没发生。
  蒋宇心眼眸暗了暗,旋即又扯起笑容,她走过去,“你后天回国,不如今明两天就住我家里吧。”
  “我取消班机了,临时有场摄影比赛。”蔡睿嘉说。
  “摄影比赛?”
  “嗯。”蔡睿嘉点点头,向蒋宇心解释。这场赛事由英国著名时尚杂志《UNIQUE》联合英国摄影大师协会主办,主题为“异国人”,拍摄内容指定为异国人民在英国生活的点滴,展现出异国人民对英国的情怀,换而言之:美与英国情。这场赛事投稿时间截止在两星期后,审核需要一星期,审核结束就颁奖举行摄影展。
  这场赛事对全球摄影师来说无疑是重磅炸弹,若是能在这场赛事崭露头角就能一夜成名,更别提签约《UNIQUE》这个国际时尚杂志了。
  “那你这段时间就住我家吧,我可以照顾你,毕竟你伤还没有好全。”她想借此机会感谢蔡睿嘉。
  蔡睿嘉笑了笑,已经看出蒋宇心的意图,她点点头,“好,嗯......能不能再拜托你一件事?”
  “你说。”蒋宇心飞快答道。
  “能不能让君君和你做我的模特,我想用你们的照片参加比赛。”
  “好啊好啊。”君君一听,觉得极为有趣,自己先答应了。
  蒋宇心想了想大赛的主题,异国人......唔,她和君君做模特的话就真的很贴切了,点点头,“好的。”
  
 
  ☆、抚养权
 
  过了一星期,这段时间,蔡睿嘉拍了好多蒋宇心和君君的照片,蒋宇心发现,蔡睿嘉拍照片都是出其不意的抓拍,从来没要求过她们特地摆什么姿势。其中最好的就是蒋宇心在花店点花和蒋宇心母子玩积木的两组照片。
  当时在花店,蒋宇心正在点花,作为一个爱花人,她点花时总是小心翼翼,不经意就会流露出花仙子的美,蔡睿嘉忍不住拿起相机对着她拍,她察觉到,便回过头,冲蔡睿嘉笑了一下,桃之夭夭,灼灼其华,蔡睿嘉便拍下了,她转回身子继续点花,她没发现,待她转身后,蔡睿嘉看着她的背影愣了数秒。
  母子积木照片是在周末,君君不用去上课,蒋宇心交代好花店的伙计,就陪君君在家里玩,当时搭好了一个小宝塔,君君仰头与她对视,两人笑得很开心,配合着从窗户打进来的阳光,整个画面充满暖意,蔡睿嘉又抓拍了下来。
  “就这几张吧,拍得真的好好!”蒋宇心忍不住赞叹,她明白为什么蔡睿嘉从来不要求她们去摆什么姿势了,有感情的美才是真的美。
  蔡睿嘉点点头,她中意的也是这两组照片,点击按钮,发给了主办方。
  这时,蒋宇心的手机响了,是莫飞的来电,蒋宇心接起电话。
  “明天见?可以啊,怎么了?......”蒋宇心听不到几句,脸色大变,“你这话什么意思?......抚养权你想都别想!明天见就明天见,你最好带上律师,还有,现在我马上过去接君君!”话到后面,因为激动,蒋宇心的声音都尖了起来。
  蒋宇心挂了电话,看到蔡睿嘉关切地看着自己,才意识到自己方才失态了,可她现在顾不了解释那么多,“睿嘉,不好意思,我有些事先出去一下。”说完也不管蔡睿嘉有没有想说的话便匆匆出门,她拨通律师的电话,“安妮,是这样的......”
  蔡睿嘉在门口无奈看着蒋宇心驱车离去,思索了一下,回去拿了钥匙也出去了。
  蒋宇心把车停在莫飞家,走到门口,“扣扣扣!”“扣扣扣!”
  莫飞打开门,蒋宇心带着怒火的脸就出现在他面前。
  蒋宇心瞥了莫飞一眼,话都不想跟莫飞说,大踏步就要往里面走去,莫飞拉住了她,刻意压低声音对她说,“注意你的情绪。”
  蒋宇心这才想起,自己脸上的神色并不好,万一吓到君君就不好了,她甩开莫飞的手,深呼吸了一下,换了一副轻松些的表情走进客厅,君君已经拿着行李端坐在沙发上,看见蒋宇心便跑过去。
  蒋宇心蹲下抱住儿子,心里才稍稍踏实了一些,莫飞站在一旁看着,心里有些不忍,可一想起昨天的事,纵使不忍他也要压下。
  “妈妈,你怎么了?”君君感觉到蒋宇心的异样,这跟以前蒋宇心来接他的气氛不太同。
  蒋宇心忙又调整了一下心情,松开儿子,笑着说:“妈妈就是太想君君了。”
  “那我马上回去陪妈妈好不好。”君君伸手摸摸蒋宇心的脸,然后抬头对莫飞说:“爸爸,我要回去陪妈妈了,就不陪你咯。”
  “好,乖儿子。”莫飞摸了摸君君的头。
  蒋宇心便不再多说,拎起君君的行李,便带君君回家。
  莫飞看着蒋宇心的车消失在转弯口,蹙眉摇摇头,转身回家之际,有人叫住了他,他一看,竟然是蔡睿嘉。两人自打一起扭脚进医院就有私下联系,加上贝拉也对摄影感兴趣,因此三人私交还不错,有几次,趁着蒋宇心去花店上班,蔡睿嘉还帮他们的团队拍了不少照片。
  两人在沙发坐下,蔡睿嘉摸着面前装满热茶的水杯,抬眼看向莫飞,“我今天是为宇心来的。”
  “猜到了。”莫飞笑了笑,“她应该不知道你来吧。”
  蔡睿嘉摇摇头,宇心是个很要面子的人,让她知道,恐怕自己就来不了了。“我想劝你不要跟宇心争君君的抚养权。”
  莫飞低头,喝了口茶,“昨天接君君回来的时候,我给他办了个小聚会,聚会上他的朋友对我说,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跟君君这样玩了,君君在一旁听到还阻止他的朋友说下去。”说到这莫飞摇头一笑,“这傻小子,为了自己妈妈竟然”莫飞叹了口气,看向蔡睿嘉,“你说,我能不心疼吗?”
  蔡睿嘉已经明白莫飞为什么想从蒋宇心手上拿抚养权了,她想了想在蒋宇心家住的这段日子,蒋宇心除了工作就是君君,至于她隐藏了的重心想必就是莫飞了。平常跟邻里也不怎么往来,因为时差的关系,国内的朋友也不见她怎么联系,除了偶尔卡着点跟父母视讯一下,便再也没有什么其他生活。
  莫飞见蔡睿嘉沉默,自己便继续说了起来,“半年了,她变成这样,君君还小,再”
  “莫飞,”蔡睿嘉抬眸看向莫飞,莫飞收住话,“当初一毕业,宇心就跟着你移民英国结婚对吧?”
  莫飞点点头,有点不太理解蔡睿嘉为什么突然说这个。
  “她人生地不熟,跟你来了英国,全部身心都在你跟君君身上,她在英国的朋友圈也基于你,半年前你放下了,可以轻松地继续你的生活,可是她还没有,而你一直故意跟她保持距离。”
  莫飞沉默,这段婚姻,归根结底,是他先忽略了蒋宇心和君君。贝拉是他老板的女儿,是个极限运动爱好者,游历回来后就在自家的办公大楼楼顶办了个业余极限运动团队,他一参加进去就深陷其中,而且他很有天分,贝拉直接引荐他去参加机车大赛,拿了很好的名次。蒋宇心一直很不乐意,毕竟他们已经有了君君,而极限运动太危险,但他没有听,加上训练把工作之余的时间都塞得满满的,他们交流的时间就更少,久而久之,蒋宇心和他的分歧越来越大,最后终究离婚。离婚后,他的确发现蒋宇心并没有放下,可是他执着地认为,两个人思想已经不统一,再继续对谁都不好,于是他就一直往后退。
  “你也许觉得宇心应该自己去调整,可你想想,你充斥了她全部的生活,然后你一下子抽离,她的生活几乎一下子空白,她还放不下你,她没法去触碰那些跟你共有的人事,在这样的窘境下,她很难填补那些空白,她只有君君,而你现在又想要从她身边带走君君,这未免无情了。”
  “那她为什么不说呢?她说了,我”莫飞却我不出什么来,现在想想,自己的确过分了,自以为对彼此都好,却没想到只是对他自己一个人好。
  蔡睿嘉伸手拍拍莫飞的肩膀,“你不是无情的人,只是你害怕如果你接近,她这样执拗的人反而更放不开。”
  “谢谢。”莫飞说,谢谢你能理解。
  蔡睿嘉点点头,她明白莫飞谢她什么,“半年已经可以了,可以跟她好好谈一次了,其实你应该相信她,她的确很执拗,但是这样执拗的人,一旦醒悟,要恢复起来不会太久,而且这半年,她把君君也照顾得很好,你真的不必拿走君君的抚养权。”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