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异世成长 作者:刘予云

字体:[ ]

 
 
 
文案
刘予云:谁对你不利,我就杀了谁。
即墨辉韵:我爱你,不我恨你。
即墨辉韵:啊云,我错了,你回来吧!
刘予云:韵儿,我永远也不会恨你!
内容标签:天之骄子 生子 宫廷侯爵
 
搜索关键字:主角:刘予云,即墨辉韵 ┃ 配角:刘炜云,刘敏云,即墨辉清,即墨辉嗣 ┃ 其它:天作之合
 
 
 
  第一章
 
  我躺在床上,眼睛盯着天花板,了无生趣。渐渐的我的眼睛疲劳不堪,慢慢地和上了。我突然感觉到一身的清爽,就在我低头查看我的身体时,我发现我飘浮在半空之中。我表面镇定自若,心里却感到惊奇原来没有黑白无常前来勾魂呀!
  就在这是我的身体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吸力,我的魂魄极速的向一个方向飞去。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安定了下来。就在我刚想查看时感觉到一股致命的窒息感,并且我的正前方出现了一股亮光,同时我周边的环境越来越挤,我来不及思考只得先出去,就在我接近光亮时突然没了知觉,顿时心中一惊。
  日上三竿,骄阳正好。
  古色古香的大宅院里,此时已经是乱作一团,来去奔走,人头攒动,呼声不断。
  “快点快点!热水,快去换热水!”宅子的里间,年纪颇大的女人满脸急切地吩咐这个吩咐那个,一面上前稳住院子里不停转来转去的某个满面焦躁不安的男子:“爷,您别急,快了,就快了!”
  “快了快了,你这话都说了多久了!这么长时间了,我娘子她……”气势恢宏的英俊男人身上散发的威严和贵气在这时散得全无,怒目一瞪,狠狠一跺脚,正烦躁发怒却突然听见屋内女子一声痛苦大叫,紧接着惊喜的声音从屋内传来。
  “老爷,生了!夫人生了!”
  男人心头大喜,顾不得许多,急切地撞开门冲了进去,跌跌撞撞扑到床上虚弱女子的身侧,怜惜地将之扶住,心疼道:“悠然,你辛苦了,没事吧。”
  房内的三婆婆面带微笑,心中暗叹,夫人和老爷真是恩爱,老爷,那可是世袭的镇国公深受皇帝信任,位高权重,又是娶了当朝的燕秦王。可谓富贵滔天呀。而床上躺着的美妇人正是燕亲王即墨悠然。
  “孩子……我的孩子……”床上的女人美目微微张开,眯着眼睛,伸出手去。
  三婆婆急忙将手中用襁褓裹好的婴儿交到女人手上,美丽的女子抱住自己的孩子揭开红布一角一看,心中五味杂陈。虽说我祈国女人的地位几乎和男人一样高但是哎……
  我轻轻眯开眼睛,看见的就是抱着我的美妇人似喜忧的这样一幕。
  额前乱发被汗液湿透的女子目光欣喜却隐隐约约之中有些无奈,温柔地抱着她,纤柔的手指不住抚摸着她的脸颊,柔柔的,痒痒的,她的神色是那样温柔,却又那样无奈。
  “哎,她是个……”
  即墨悠然神色黯然,靠在身侧高大英俊浓眉紧锁的男人身上,万分无奈。这是嫡长子婆婆定然希望是个男婴将来继承刘府。可如今,造化弄人呀!
  在浑浑噩噩之间被挤压到这个世界来的时候,我就意识到了一件令人惊讶的事实,自己应该是已经死了,可她居然带着前世的记忆,没有进入什么鬼门关黄泉路,便直接又一次降生到了这个世界上,思索分析之下大约明白,她这大约是……穿越了!
  一时之间,她不禁有种啼笑皆非的感觉,前一课,我结束了无生趣的生命,这一刻,居然已经是一个被母亲抱在怀里的小小婴儿。时在是梦幻无处不在。算了,我不禁无力的想到既来之则安之,若是此生还是如前世一般,我在父母过世之后在一次自我了截了吧!罢了罢了……
  美丽高贵却不失气势的妇人和英俊威严的男人应该便是她这一世的父母了,身上带着上位者的傲气,看起来相当威严,却没有女干邪狡诈的成分,相反,给人一种亲切的感觉,值得生死相付。
  听着丈夫的关怀,即墨悠然越发觉得无奈,刘氏一脉虽子息丰厚,但是多年前与梁国的一场战役使得子嗣凋零,如今只剩下平哥这一脉,且平哥虽听从母命纳有两房妾室,但是却从未与她们圆房,自己与平哥成亲这许多年来都无子嗣,如今一朝有孕全家上一年以来,老太太心心念念着祈求佛祖菩萨保佑,希望她孕有嫡嗣,奈何造化弄人怎奈叹和。
  这可叫她如何是好?自己这身子,这一次怀孕折腾已经熬不住了,再过个三年五载也不知能否安泰至此,万一又生不出儿子,那又该如何?为今之计,也只能让平哥和那两个妾室圆房了,只不过他们夫妻之间感情深厚,虽然深知丈夫深爱自己也知他性格,却终是心里有个疙瘩,不禁感到凄苦万分。
  想到此处,即墨悠然眼泪忍不住簌簌下落,抽泣不止。
  “悠然?悠然……怎么了?哪里痛么?悠然你是怎么了?别哭啊……”刘彦平一见娇妻落泪,心头顿时犹如被钢针扎了似的,慌乱地抱住妻子不住安抚,转头急急将孩子送到稳婆手上吩咐:“婆婆,快去请胡太医来。”
  “呃,老爷,夫人其实是……”三婆婆哪能看不出来向燕亲王的心思,毕竟燕亲王可是从小被她奶大的,这些年也都是由她照顾的。她知道她的顾虑与无奈,心头一动。
  “先别说那么多了,悠然她……”
  “老爷,王爷这其实是在高兴啊!”三婆婆打断了刘彦平的急语,这话一出连即墨悠然也不禁大为诧异,抬头一望,却见三婆婆带着些深意地笑看她,给她打了个眼色。
  “三婆婆!”你先退下吧。就在三婆婆刚要张口时即墨悠然突然出声打断了她。
  “是,老奴这就告退。”三婆婆一部三回头的退出去还不住的向即墨悠然使颜色。
  “悠然,何事?”刘彦平疑惑不解的问。“三婆婆服侍多年也没连她也信不过了?”
  “平哥,其实……”
  “悠然,你我之间还有什么不可以说呢?”
  “那,好吧!”即墨悠然面带犹豫之色“其实,其实我想让我们的孩儿成为嫡子。”
  “什么!”刘彦平一愣,眼珠子差点儿瞪掉出来,方才他一直忙着照顾妻子,根本没来得及好好看看这个婴儿,此时听即墨悠然一说才惊醒过来。即墨悠然从小与他一起长大,他知她颇深,定然不会无缘无故说出此言。况且祈国女子地位也很高,这让他十分不解。
  “悠然……这是为何?”刘彦平面带不解的问。
  “平哥,你平素最为了解我,我是有原因的。”即墨悠然面带犹豫的说。
  “悠然,我知道你,但是这事可大可小。”刘彦平停顿了一会又说“我祈国女子的地位和男子几乎一样高,也可以继承我的爵位,奈何至此?”
  “平哥,你说的我都知道。原因有三。其一是我刘家现在可谓是到达巅峰了,正所谓水满则溢,月盈则亏呀。这样可以让我皇兄放下戒心。其二是刘家嫡系仅有你一人了,旁系的也都不亲近,而你总要去战场,且战场无情,这样也是一种保障。其三以慰婆婆的心。”即墨悠然说完,忐忑不安的看向自己的丈夫“平哥,平哥,你看呢?”
  “悠然,陛下是你一奶同胞的兄长,你怎么可以这般说。况且我与他从小一起习文练武,深知他的为人,他断然不会做出你说的这种事来。此话以后莫言!”刘彦平依旧温柔的说。
  “平哥,我知道是我失言了,那你的意思呢?”即墨悠然真诚的说。
  “悠然,我虽不认同你说话,但是我同意。”刘彦平一脸宠溺的神色说“我什么时候不同意你的意思呀!”
  “悠然,你先休息,这么久了,你也应该累了,我将这件事告诉母亲一声。一会就回来陪你。”
  刘彦平虽心有抵触但是还是兴奋至极,匆匆交代门外的丫环小心侍候,不要让任何人前来打扰夫人,便风雷火急地自己去前院禀告自己的老母亲,一路上并打发了人前往宫中告知圣上与他的亲妹妹淑贵妃刘彦研,之后朝向刘老夫人所在的佛堂去了,即墨悠然目送刘彦平高大的身影,不久便消失在视线之中。同时有将候在外面的三婆婆唤了进来。
  待得刘彦平离开,即墨悠然这才威严的看向魏婆婆:“婆婆,你记住今日府中诞下的是一位少爷,你明白么?”
  “是,老奴明白,一面看向即墨悠然。发现她语气虽和往常一样,但是气势一气呵成令人心灵。赶紧低下头,退了出去办差去了。
 
  第二章
 
  这几日我除了吃就是睡,又让我体会到了婴儿的生活。上一世不知是什么样的感受,但是这一世我的感受太痛苦了。想我堂堂一个三十岁的成年人却无法自理,有多难受。不足为外人道哉!
  通过这几天以来络绎不绝源源不断道贺的宾客,还有那家门前排起的长长队伍,我初步了解到,自己在这个世界不简单的身份。
  镇国公和燕亲王的独子,刘家的唯一继承人,这样的光环委实太过耀眼。
  刘家先祖与祈国建国的高祖是结拜兄弟,而且刘家世代忠良,权势滔天。到我的父亲这一代镇国公手握全国的三分之一兵权,妻子是当今圣上的胞妹燕亲王,胞妹又是颇受宠爱的淑贵妃且有身孕。
  难怪母亲会有这样那样的顾虑。这样的世家难免……可谓树欲静而风不止。
  就这样百日很快就到了。
  这一天,便是我的满月之日了。从天刚蒙蒙亮时府上就热闹非凡了。整个刘府都在喜气洋洋的开门迎客,不多时府中就聚满了前来祝贺的人。而我就在刘老夫人,哦不我奶奶的怀里观察得起劲,门外却突然传来响亮的通报:“皇上驾到!皇后娘娘到!淑贵妃娘娘到!”
  谈得高兴的众宾客纷纷大惊,奶奶她老人家也不得不将我放到一旁的桌上,前往外堂与众人一起起身迎接圣驾。
  我心中暗道,自己的面子还真是够大的,连皇帝竟然也亲自登门道喜,还带着两位宠爱的皇妃,只是不知道这是道喜呢,还是如母亲的预料,他是感觉到了威胁前来示威警告
  “恭迎皇上,皇后娘娘,淑贵妃娘娘!”门外一番恭敬的拜见之声。只听见一女子的娇声传来,我那侄儿在哪里,快抱出来。又听见一女子温婉和煦却透着威严的声音也传入了大厅之内,妹妹莫及,这刘家小公子还能跑了不成。你当心身子,你现在可是有孕在身呀!
  我闻声瞧去,只见一黄一红两抹抢眼的色彩从门外踏入,身着明黄袍缎三十余岁的男子眉峰陡峭,黑发高束,一派帝王之相。一袭大红锦缎的女子娇俏秀丽,头戴金凤钗,天凤束额,举手投足之间却是母仪天下的雍容华贵的风范。这时却见一身穿宽松的橘黄色华服的女子进来,一看便是有孕在身的夫人,却不显褪色,尽显将门女子的英姿。
  光看动作和气质,我也猜了个八九不离十,黄衣男子自然是祈国皇帝即墨傲然,红衣女子应该就是身份神秘且深受皇帝宠爱的皇后水轻舞了,至于这个有孕在身的疏阔女人,必定是父亲的胞妹,当朝淑贵妃刘彦研了。
  我就被这些个人抱来抱取,终于管家显叔的一声抓周了,解了我的痛苦。小厮们台上来一张长桌子,我望眼看去,好家伙文房四宝、十八般兵器、各类乐器……种类繁多就连糕点也有。我也是醉了。
  皇帝一声令下“刘卿,快让……”皇帝一脸茫然的说。
  “皇兄,这孩子叫予云,刘予云。”即墨悠然从人群中走了过来,并把我抱到了怀里。
  “对,对,对,皇妹呀,快让予云抓周吧,误了吉时可不好。刘老夫人,您说是吧!”皇帝回头说道。
  “回陛下,是这样。”刘老夫人行了一礼,回到。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