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皇上嫁到GL 作者:半湖纱

字体:[ ]

 
 
文案 
 
小白种田文,写的是一只“被篡位”的小皇帝和一只小厨子搭伙过日子那些事……啥?你说这不是种田文?你说惹不算,我说四就四╭(╯^╰)╮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 乔装改扮 天作之合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童宣,景元 ┃ 配角:莲净,重玲等 ┃ 其它:轻小说 
==================
 
  ☆、第1章 洗刷刷洗刷刷,chopchopchop
 
青月城座落在楚江边上,北靠空重山,东临宇海,山珍、海味、河产丰富,又是河运和海运中心,南来北往客商云集,自古便有美食之城之誉。
    三分明月楼是青月城众多老字号酒楼之一。
    两年前三分明月楼招收学徒小工,十三岁的童宣因大师傅一句“口舌伶俐,眼神灵动,长的白净可观”得以入选,说是做为响堂培养,但招进来后做的却是水台的工作,洗菜刷盘子,有时杀鸡迟鱼也要一起做,相当辛苦。
    但童宣还是很满足。
    每天三文工钱,还包吃,养活了自己,还有钱补贴家用。
    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而且有朝一日可以成为响堂呀,那时候钱就赚的多了。
    一晃过去两个春秋,十五岁的童宣已由水台小工升到了案上。
    案上,即庖房中负责切菜配菜之人。
    在包括案头在内的八名案上之中,童宣是年纪最小也是速度最快的一个。
    虽然升到了案上,但空下的时间里还是会做水台的工作,童宣,正是传说中闲不住的那类人呢。
    洗刷刷洗刷刷,chopchopchop。
    日复一日,一而再,再而三的单调重复,童宣却乐在其中,在快如流水的节奏中,听出了动感舞曲的乐感,几乎就要跟着哼起来。
    这一日,酒楼一改平日亥时打佯,而于申时结束一天的营业,因为朝廷开始实行宵禁。
    童宣早上来上工时,从家里带来几斤黄豆,中午趁吃饭的空,提到到茶叶铺换了一包茶叶,酒店关门后,童宣便提着茶叶心满意足地回家去。
    童宣家在城外五里的山河村。
    路上并不孤单,有同在城里务工返家的几位村民做伴。
    “听说秦王大军势如压卵,直逼帝京,守卫顺天门的大督都徐凤与代王李枫临阵变节,开门迎降……咱大照要改元了。”
    挑着卦幡背着布包的刘瞎子说道。他在城里做算卦营生,各路消息灵通。
    所以突然施行宵禁就是这个原因吧——大照要变天了。
    刚穿越来时,是大照景元三年,两年后的现在,大照景元五年。
    十二岁登基,在位五年,景元帝时年十七岁。
    十七岁的年纪,该骑着电猫猫开开心心读高中才对。
    或者像自己这样在酒楼做一份小工,有吃有喝还拿着一份工钱也很不错喔。
    所以生在帝王家真是辛苦啊。
    童宣感慨着,予景元帝以无限同情。
    回到家,童宣先去看莲净,见大小姐无恙,老毛病并没有犯,放下心来,去到庖房,从茶叶包里取出几两茶叶放在火上烘干,用小石磨磨成粉末,配以重玲事先准备好的豆沙、糯米粉,并染色用瓜、菜汁,做了一盘抹茶点心,连同一杯冒着热气的抹茶一起送到莲净床前。
    “这么好看的点心让我怎么下得去口。”
    莲净一边说一边坐起身,眼睛里闪着丝丝亮意,可见对面前的点心极有兴致。
    童宣拿起枕头给莲净放在身后靠着,“先吃几块茶点垫一垫,我去做两个小炒。”走到门前又回头嘱咐,“点心略有些甜腻,吃一块点心,喝一口茶去腻,这样可以多吃点。”
    莲净捏起一块点心放进嘴里,点头道,“既有清新的茶香,又有点心的甜糯,味道不错喔,小童的手艺又进步了呢。”
    听到莲净的夸奖,走到窗外的童宣不由咧嘴笑起来,露出一口亮晶晶的小白牙。
    到鸡窝里拿了两个鸡蛋,去屋后剪了一把韭菜,摘了一把豆角,到厢房割了一小块火腿,捞了一颗腌白菜,洗刷刷洗刷刷,chopchopchop,不一会儿冒着热气的韭菜炒鸡蛋、干煸豆角、火腿片炒白菜就上桌了,小锅里煮的米饭也好了。
    童宣去屋后喊重玲吃饭,一路喊到重玲身后,重玲才听到,转过头,“吃饭了啊”站起身,捶了捶又酸又疼的腰,一边跟在童宣身后往回走,一边把拔掉的草一把一把地拿到怀里抱着,“这草不带出来,就白拔了,一下雨就又长起来。”
    “嗯”童宣应着,看重玲快抱不下了,就帮着拿了几把,带出来放到地头的田梗上,拍拍身上的土,“好了,先放着吧,晒干了再抱到柴房去。”
    重玲替童宣摘掉身上的草叶子,“今天这么早放工?”
    “朝廷开始宵禁了。”
    “只怕要不太平了吧。”
    “好像是,应该不会打到咱们这来。”打仗什么的最讨厌了。
    两个人一路说着话,回到了庖房,重玲看着食案上的菜,“今天好丰盛”,洗了手,童宣米饭已经盛好了,重玲端起食案到莲净房间,童宣拿着筷子在后面跟着。
    当年莲净家出事,财产被官府查抄,家也被封了,父母相继病故,仆人也都散去,只有重玲留在莲净身边,虽然已经到了退休跳广场舞的年纪,但手大脚大力气大,丝毫不输年青人,性格忠厚,做事不快,但从不偷懒,屋后的两亩地一个人打理的井井有条。
    这个家重玲顶起一大半,童宣顶起了一小半。
    莲净见两人进来,笑道,“老远就闻到了韭菜的香味。”
    就着韭菜炒鸡蛋,莲净吃完了一碗米饭。
    童宣也吃了一碗,放下了筷子。
    两人都放下筷子后,重玲才拿出真功夫,扫完了三盘菜,吃了三碗饭,又把莲净吃剩的点心吃了,这才摸着肚子道,“哎呀,今天吃的好饱。”
    引得童宣和莲净相视而笑。
    连着几天宵禁之后,客人越来越少,三分明月楼决定临时歇业,等过些日子再重新开张。
    童宣临走的时候,老板娘亲自将一只活肥鸡塞到童宣手里,“平时就你不往外拿东西,这只鸡赏你,等开张了记得来,在我这好好做,日后必然不会亏待你。”
    童宣谢过老板娘,提着肥鸡走在大街上,喜忧参半,喜的是一家人有鸡汤喝了,忧的是街上的酒楼都关门了,可见大局不妙,秦王篡位成功后,开始清洗那些站错队的人了吧,富贵之家人人忧心如焚,谁还有心思到酒楼消费……酒楼关门这此日子做些什么营生好呢?
    回到家,重玲正在院子里收晒干的冬瓜条,“小童,你这是……”
    “酒楼歇业了,老板娘给伙计发了些东西,”童宣晾了晾手中的肥鸡,“给我发了一只鸡。”
    重玲点头,“不去上工也好,在家里安全。”
    童宣蹲下身,掰了一小片冬瓜条放在嘴里嚼了嚼,“再晒一个太阳就可以包起来了。”
    重玲道,“我晓得。”
    杀鸡迟鱼的活,童宣在还是水台小工时就已经是熟手了,当下麻利地处理了肥鸡,煲了一锅烫,火候差不多的时候,听到院子里刘瞎子的声音喊“宣哥儿,宣哥儿!”
    童宣熄了灶洞里的火,走出庖房,“刘大仙,有事?”
    刘瞎子指着院门外的牛车,“我买了酒肉,晚上请客”,掏出一把铜钱塞到童宣手里,“办桌的钱,多少就这些,一会来啊”,说完就走了。
    童宣盛好鸡汤,给莲净送去,又跟重玲交待了一下便拿个小坛子,到西厢酱瓮里舀了一些自己做的调味酱装在坛子里,提着来到刘大仙家,查看了一下食材,两斤多重的大鲤鱼,十来斤牛肉,七八斤五花肉,两坛徐记好酒,正想着缺素菜和配菜,被请的村民陆续来了,每人都带了一两样自家菜园里的瓜菜过来,素菜也就都有了。
    童宣卷起袖子,洗刷刷洗刷刷,chopchopchop,下酒菜便一盘盘上桌了。
    “噫!就是这个味!”
    菜吃到嘴里,味道“嗤”的一声溢满唇齿,众人忍不住拍大腿叫好,筷子疾风骤雨般落到菜盘上。
    菜全部上完后,刘瞎子让童宣也坐。
    本来是照十二人的席面请的人,结果来了二十来号人,就改成了两桌,童宣搬了张小凳子在人少的一桌找了下首的位置坐下,低头吃菜,支着耳朵吃众人侃大山说段子。
    ……
    “秦王的军队进入帝京后,紫禁城火光冲天。”
    “有人说景元帝自焚了,也有人说从皇宫密道逃走了。”
    “先帝托孤的重臣,见不到景元帝尸首,拒不发丧,众臣一日不发丧,秦王就一日不能登基。”
    “先是宵禁,然后是海禁,各处关卡都设置了密探,秦王是要把大照翻个底朝天的架势。”
    “各位,妄议朝政可是重罪。”
    “听里长的,不说了,来喝酒!走一个!”
    啊,景元帝逃出了皇宫……
    童宣觉得后背发凉。
    见到陌生的小鲜肉一定要避着走,不然一不小心就可能卷入万恶的皇权争斗中啊。
    童宣正仰着小脑袋四十五度浮想联翩,众人的话题已经转到了她身上。
    “宣哥儿,你家莲姐儿的病好些没啊?”
    “呃,”童宣回过神,“还是老样子。”
    莲净的病,郎中有郎中的说法,童宣判断为过敏性哮喘,发病时干咳、气促、胸闷,病情受过敏源、天气变化以及自身情绪影响,时好时坏,难以根治。
    “像莲姐儿这样,要想嫁出去,难咯。”
    的确难,每次媒婆上门,莲净就当场发病给人家看,直到把媒婆吓走了事……
    “是、是啊,我也愁呢。”童宣说出了真心话。
    众人对童宣分外同情,长顺道,“我看城里酒楼好多都关门了,有没有想好做什么营生啊?”
    童宣有件事正想问长顺,“我前阵子让你帮我问山脚村的事……”
    长顺一拍脑袋,“你不说我都忘了,这事我帮你问过了,有几家同意把宰牛后的牛杂无尝送给你,只不过要你自己去拉。”
    水生道,“这事交给我,反正每天都要去山脚村拉牛肉送到城里,举手之劳。”
    “那就多谢了,”童宣笑着拱手,露出一口整齐的小米牙,“大家到我摊上喝牛杂汤全部免费。”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