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烽火佑嘉+番外 作者:坐望山行

字体:[ ]

 
 
 
 
文案
烽火岁月,顾佑安从弱小慢慢成长,得遇良人,相扶相持度过漫漫岁月的故事。
文案无能啊!
本文除大方向大的时间以历史时间为准,其余纯属YY,可看作架空。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前世今生 穿越时空 传奇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佑安;林颜嘉 ┃ 配角:顾珍,邹海,顾元熹,顾元朗,顾元玥 ┃ 其它:某叔,苏联大叔,粟将军,江啸,吴芳,柱子,朝鲜大叔,卫东等
 
 
 
 
  第一章
 
  耳边似乎有人在低声说着什么,身体却像拆卸了般,毫无力气,脑袋里似乎有把刀在刺戳,疼得厉害。阿嘉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为什么出现这样的感觉,明明睡前自己并没有哪里难受,也盖好了被子。
  顾珍看着躺在床塌上毫无生气的小人,心里堵堵的,但即使再给她一次选择的机会,她还是会这样做。她只怪自己考虑得不周全,没有做好十全的准备,竟在最后关头出了问题。伸出手给小人儿掖了掖被子,顾珍起身去屋外透透气,走到门口时,又回头看了看,脸上看不出表情。
  阿嘉觉得依稀有个声音在叫着自己,她拼命挣扎,如果细心观察,你会发现床边的手指动了动。阿嘉睁开了眼睛,似乎是不太适应有光射来,用手挡了挡,眯了会再睁开眼睛。这个屋里很干净,一切都井井有条,但是也很破,与她小时候外祖老家的房子一样。这是在哪里?我怎么到这里了?绑架?一普通白领,不至于!有点懵,急于找出答案的她起床打算再看看。
  听见屋里的响声,顾珍急急忙忙奔了过去,想看看是不是孩子醒过来了。刚走到门口,便看见小人儿站在门口,忙一把抓住她,“安儿,你可醒了,吓死娘了!还有哪里不舒服吗?”阿嘉被她吓住,抬头露出迷茫的表情,有点无辜有点恍惚,内心却在颤抖,难道不会是,穿越?啊,要不要这么刷新我一无神论的三观!“安儿,我是你娘啊!”顾珍有点慌,安儿难道失忆了?这可不太好啊!“娘?”阿嘉小手颤抖着指了下顾珍,问出来。
  “是啊,前几天给你泡药澡的时候,最后关头却出了意外,你就昏了过去!你已经昏了好几天了,对了,你刚好,还是先回去躺着。”说完扶着阿嘉走向床塌。怎么回事,难道这身体是一病鬼,还泡药澡?阿嘉在内心吐槽。
  给阿嘉盖好被子,顾珍摸了摸她的头,体温已恢复正常,一颗提着的心放了下来,“你好好歇着,我去给你熬点粥!”待顾珍走出屋子,阿嘉还没从自己穿越到一个病鬼身上的事实缓过来。寻了个舒服的姿势,并拢双腿,阿嘉一颤,不敢相信地伸手去验证,“啊!”屋里传出了阿嘉的叫声!
 
  第2章
 
  顾珍听见了阿嘉的惨叫,担心又出了什么事,放下手里的活儿,急急忙忙地向屋里走去。阿嘉不刚相信,又去感受了一下,事实很残酷,阿嘉很想哭,怎么会这样?顾珍三步并两步走到床前,“安儿,怎么了?”“娘,我怎么会是……会是……”阿嘉难以开口问出,顾珍了然,“安儿,你这失忆忘了好多事啊,娘告诉你!”
  顾珍坐在床边,开始娓娓道来,屋外竹篱笆外,三三两两的农民扛着锄头归家,不时三两个交流说上两句话,偶尔骂出一两句只有他们这儿才懂的话,路过顾珍家,有个高高大大的汉子还往里看了看,“也不知道她家孩子有没有好,可怜顾珍一人带着孩子!”他旁边的汉子,听到这话,了然一笑,抬起胳膊,撞了下他的腰侧,“哟,心疼啦,赶紧娶回家一起照顾啦!”被那一撞撞回了神,汉子狠狠瞪了眼笑得一脸猥琐的同伴,快步走开,脸上却有些忧伤,他是想娶啊,可人阿珍看不上他呀!
  窗外依稀传来乡邻家狗的叫声,天上月亮已经高高挂起,阿嘉两眼发直,耳边还在回想着她娘刚刚说的话。没想到一朝穿越,性别还变了,还是药物改变的,阿嘉露出一丝苦笑。不过也好,想想她娘刚刚说的事,却也理解她娘的做法,对于这件事只是有些怅然,并不是不能接受。“我本出生于一富足人家,被戏剧里才子佳人的故事弄昏了头,不顾爹娘反对,做出私奔的事。谁知日子没过多久,昔日情郎变渣男,为了前途停妻再娶,我看着一个个女孩子为了他的前途被人肆意糟蹋。娘就盼着你是个男孩,这样也不必如此凄惨,谁想到你却是个女孩。娘不能看着你以后像我一样被骗,被那渣男送人糟蹋,只能利用药物改变你的性别,本来就好了,谁曾想最后关头你却晕了过去?安儿你可怪我?”
  想到她娘刚刚的话,阿嘉明白了她娘的苦心,也大致明白这个年代不太平,不然世道不会如此艰难。既来之则安之,那就好好活下来,就不信我一穿越者还过不好。她不知,这一年是1931年,这里是东北沈阳,震惊于世的九一八就要发生了!
 
  第3章
 
  接下来的日子里,阿嘉一边帮着顾珍干活,一边加强与顾珍的感情交流,日子倒是过得也挺惬意。在交流中,阿嘉知道了他(从此用他)那个渣爹应该还活着,他的娘亲为了不让渣爹找到他们,一路从江苏逃到了东北,并且给他改名叫顾佑安,希望老天护佑一生平安。因为外来,在这里也没有田地,顾珍靠着替别人家浆洗衣服挣取点钱,现在还好,早些年因为不适应这里的气候,总是满手的冻疮。
  虽然顾珍不是自己的亲娘,但是阿嘉已经在心里把顾珍当作了自己的亲人,因为在这个陌生的世界,是顾珍像前世的妈妈一样待他,有了好吃东西,自己舍不得用,留着给他,人心不是铁,怎么不感动。他不敢告诉顾珍这副身体的内里已经换了人,他怕顾珍受不了,惟有尽心对待,替原主尽孝。
  顾珍不管每天有多忙,回来总是教阿嘉读书识字,怕阿嘉不肯用心,还劝说“安儿,外面动乱,想要活下去,没点本领不行,想要有本领,要好好读书哦!”为了不让顾珍伤心,阿嘉一个前世活到27岁的人装作7岁的孩童,乖乖地读着那些书。
  一天,阿嘉出门吹风,遇见了那个高高大大的汉子,“叔,早啊!”阿嘉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向那个汉子打招呼。小孩子灿烂的笑容让那个汉子的心情一下子好了起来,他摸摸阿嘉的头“小安,早!叔叔这里有饼,拿去吃吧!要听你娘的话哈!”阿嘉笑着拒绝“叔,我吃饱了,您自己吃吧!”汉子笑着摇摇头,又捏了把阿嘉的脸,扛着农具走了。看着汉子远去的身影,阿嘉想着要不要打听打听顾珍的想法,以他的判断,这人喜欢他娘,如果娘同意,倒是不错的一件事。
  晚上顾珍回来后,阿嘉趁机问出来,顾珍笑着摇摇头,“安儿,娘现在只想跟你相依为命地过下去,不想再嫁人了!”阿嘉又试图说了几句劝慰的话,可是顾珍依旧不肯,阿嘉见顾珍执意如此,叹了口气,先这样吧!
  日子就这样过着,阿嘉觉得其实就这样,跟他娘在这个地方生活也挺好,虽然日子苦了点,但是简单快乐。而且因为药物的作用,现在的他已经是他,这个世道,他总比她活得容易些,甚至某天他娘给他把脉时,说日后他可跟普通男子一般,可有儿女。这番话可把阿嘉雷住了,自从穿越后,他的三观已经完全颠覆,也不知道日后还会再有什么。
 
  第4章
 
  不知道怎么回事,阿嘉觉得自己今天有点心绪不宁,总感觉有什么要发生。在床上翻来翻去好几遍后,还是披衣坐了起来,坐在窗前看着窗外。不知什么时候,窗外隐隐约约似乎传来枪炮的声音,阿嘉心道不好,跑去摇醒顾珍“娘,醒醒,快醒醒!”
  顾珍睁开眼睛,看着阿嘉,“安儿,怎么晚了,还不睡?”“娘,外面有枪炮声,您快起来,如果发生什么,咱们要赶紧离开!”听到这里,顾珍一下子坐了起来,两人想着平时乡里乡亲帮了自己不少,得去叫醒他们,一番折腾,已是白日。阿嘉考虑到干等也不是办法,拉上一个姓邹的少年,跟一个汉子打了声招呼,两人跑出去打探消息了。
  街上到处都是拖家带口行迹匆匆的行人,阿嘉抓着一位大叔,打听情况“日本人打过来了,少帅奉命不抵抗,回去跟家里人逃命吧,孩子”说完就掰开阿嘉的手,匆匆离去。日本人,少帅,阿嘉脑中快速闪过一个念头,“大海,今年是哪年?”“民国二十年”“什么?”九一八事变,不好,赶紧得回去通知大伙离开。想到这里,阿嘉脸色很难看,心里想着,娘啊!你们可千万不要有事!路上一路狂奔,到了村里,看着一路狼藉,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的慌张。一家一家找过去,一个人都没有,阿嘉两人心沉到了底。
  终于在一家门口看见了人,却是那个高高大大的汉子,他瘫坐在地上,浑身都是血,“小,小安,给,给,给你!”汉子从怀里掏出一封信,就断了气,阿嘉颤抖着,接过信,“安儿,好好活下去,将来有机会替娘去老家看看。娘”同时信封里掉出来块玉,上面刻着“平安”,他明白,这是娘亲以前放着身边的,现在却给了他。一想到娘可能不在了,他整个人都在痛,从来没有一刻这么痛苦。他恨自己的无能为力,恨日军的残暴,恨国民党军队的不作为。
  两人含泪埋葬了汉子,痛哭了一场,往日快乐无忧的岁月还在眼前,今天就成了一场阴阳相隔。邹海挥舞着拳头要替村民报仇,阿嘉,怎么都叫不住,一拳揍了上去,“就凭我们两,怎么打,没得报仇还丢了命!”待冷静下来,两人决定从军,一定要替家人报仇!
  不幸地是,或许是抑郁于心,路上阿嘉发起了高烧,邹海急得团团转。
 
  第5章
 
  8,9岁的孩子,又是战乱,哪能找到什么活,挣到钱,可是阿嘉又在发烧,需要治病。阿嘉清醒时看着邹海着急的样子,想了想,开口说“邹海,你一个人走吧,我这个样子,会拖累你的,咱们身上还承担着血海深仇,如果你留下来,咱们都得死,仇谁报?”邹海,心里明白是一回事,真的离开又是一回事,他咬着唇,摇摇头,不肯离开。“邹海,你要是不走,我离开就死在你面前。你放心,我只要能活着,咱们总有见面的一天,你要好好活着,咱们兄弟会再见的。”看到阿嘉来真的,邹海无法,含着泪一步一回头地离开。
  跟邹海这么激烈地一吵,阿嘉又昏睡了过去,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没有躺在之前我破庙里,有点担心,不知道自己处在何地。门开了,进来了一个人,走至面前,阿嘉才看清是一个俄罗斯人,哦不对,这时候是苏联人。“孩子,你醒了?”暗暗惊讶于苏联大叔的流利中文,阿嘉面不露色,在交谈中,才知大叔回国途中,路经破庙发现了他,并把他带回来治病,这里已经是苏联境内。大叔说自己曾经也有一个孩子,不过死在了战争中,看见了他就想到了自己的孩子。
  而大叔也知道了他的经历,心疼他的遭遇,看着一心想要报仇的阿嘉,只说了句好好养病。有句话叫“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这场发热折腾了一段时间后,终于好了。而第二天,大叔就带他去拜访一个人,还说,想要报仇就跟我走!
  及至真正见了面,阿嘉才知道对方是谁,那是大叔儿子生前的战友,现在是伏龙芝军事学院的一员教官,大叔想送他去那里读书,但是却告诉他,这位教官只能推荐一下,能不能录取还得看他自己的本事。听到这里,阿嘉已经是很感动了,大叔什么都没说,却在暗暗帮助自己,教官也是,本以为娘去世后,自己就是孤身一人了。
  看到阿嘉流泪,教官拍了拍阿嘉的肩膀,说了句俄语就走了。大叔翻译说“教官说男人不要轻易流泪!”阿嘉立马克制住,大叔叹口气,没多说什么,“从今天开始,跟我学俄语!”阿嘉郑重点了点头。
 
  第6章
 
  不久,新的一年就来了,这是1932年,顾佑安8岁。苏联大叔逼着顾佑安放下手里的书,趁着新年好好休息一下,不忍大叔难过,佑安随着大叔安排。新年里两人出门闲逛,随便让佑安熟悉熟悉莫斯科的环境。
  自10月革命到现在,已经过去了10余年,再加之列宁的新经济政策,如今的苏联一派欣欣向荣之景。昨夜虽然下了一场大雪,不过早有人把雪扫干净,街道宽敞且干净,不时碰见几个小孩子在追逐打闹,大人们不管熟不熟悉,见到彼此都乐呵呵地打声招呼,人人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商店里新年里的东西早已摆满,家家张灯结彩,一切都是那么的喜庆。克里姆林宫的钟声提醒着大伙这片盛世景象是苏维埃政府给大伙带来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