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囚鸟[GL悬疑推理] 作者:白露为燕(上)

字体:[ ]

 
文案
 
她是高智商绝美侦探乔倚夏,她是高冷犯罪心理学美女教授路西绽。
当两个同样腹黑貌美的聪慧女人走进彼此的生活,是一见钟情谱写出一曲爱情讴歌,还是互不服气演绎出冤家路窄的暖心趣事?
 
“公众惊人地宽容,他们可以原谅一切,除了天才。我的智商注定了普罗大众永远无法原谅我的失误。”路教授如是说。
“路教授,承认你输给我其实并不丢人。”乔侦探如是说。
 
这是一场御姐跟女王之间的较量,且看乔侦探与路教授如何步步为营,笑看风云。
这是一个故事,关于爱。
 
=============================================================================
 
至亲离世的痛让乔倚夏少言寡语,将自己囚禁于无形的牢笼之中,再难脱身。
心怀秘密的路教授历时三年为自己打造一个专属囚笼,禁锢着自己的心,禁锢着自己的情。
 
对外,她们是倾国倾城冷若冰霜的绝美御姐,对内,她们各怀心事,宛如一只被困在地狱之中的鸟。她们将挣脱牢笼展翅高飞,还是固步自封错爱一生?
 
“路西绽,你就是S。那个将我们所有人玩弄于股掌之中的恶魔,那个神秘人,S。”
“路西绽双眸轻闭,嘴角上扬:“夏,如果你想知道答案,那么我可以告诉你,我……”
 
【文章后期会融入商战元素】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天作之合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路西绽,乔倚夏 ┃ 配角:贺兰秋白,蓝雪梧,孟流琛,白英,石韦,商陆 ┃ 其它:双御姐,强强联合,悬疑推理
==================
 
  ☆、第1章 帷幕拉开
 
近日里总是阴雨连绵,伴随着一股子浓浓的潮湿与沉郁,夜幕被渐渐拉扯开来。乔倚夏左手撑着一把墨黑色的打伞,几乎可以将她笼罩于其中。及腰的长发宛如纯澈的溪流,被微风掀起一抹弧度。她有一双比宝石更加璀璨的双眸,睫毛似振翅的蝶翼,眼波流转之间是惊艳天地的美丽。
    “凶手是在向我们示威,示威!你懂吗?他视人命为草芥,一个星期之内先后进行六次抛尸,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这意味着或许很快我们就会有第七次发现了!”
    “懂了就闭嘴,我不想听你说什么冠冕堂皇的理由,半个月,我只给你们半个月,半个月之内破不了案,你们八组的人,全部给我收拾东西滚蛋!”
    傍晚时分,她同石队站在高局办公桌前,落日的余晖透过窗户蔓延进来,晕染出一室的暗黄。石韦是重案组队长,正值而立之年,而她则是副队长,任职不算太久,却凭借过人的聪慧轻松破了两起盗窃案。石韦倒是个正直的男人,就是性子太直,无畏无惧,心里藏不住话,高局没说几句话他就忍不住辩解起来,青筋暴起,谈起了所谓了不可抗力因素。后果很明显,高局大怒,给八组的人下了最后期限。
    那凶手心狠手辣,毫无人性可言,乔倚夏何尝不想将他绳之以法,但在这个随便扔一个石头都能砸到三个人的城市里,锁定一个具体目标,难度不亚于大海捞针。她是有那么一点小聪明,组里有个叫白英的年轻女警官管她叫神探警花,一开始大家当作玩笑话,然久而久之,也就都这么叫起来了。不过她心里通透得很,她之所以能够破解旁人难以识破的案子,不是因为她有多聪明,而是因为她懂得换位思考,使自己“身临其境”。其他人会去想凶手是谁,而她则会想,如果我是凶手。只有足够了解凶手的内心世界,才能洞悉凶手的作案动机,找出破案的关键点。
    人的情绪变化,就如同这天气一般,下午仍旧阳光正好,可转而便演变成了现在的飘雨。难以捉摸。
    这一次,凶手的目的究竟为何?采取碎尸这种残忍的手段,究竟是为财,还是只为宣泄自己内心强烈的怨恨与愤懑。
    随着《匈牙利狂想曲》乐章的响起,乔倚夏飘散的思绪被拉扯回来,说起来,乔倚夏虽然人前威风,但私底下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文艺青年,喜欢林清玄的散文集,喜欢岩井俊二的电影,喜欢franzliszt的钢琴曲。用她的话来说,平日里的生活已经够扣人心弦了,心中总要有一些柔软的地方充当缓和情绪的避风港。
    “念微。”
    “倚夏,那个究竟是不是我弟弟,我弟弟是不是再也不可能回来了。”虽然看不见电话那头女孩的表情,可是透过语气却能感受到她心中发出的巨大的哀痛,“这两天我吃也吃不下,睡也睡不着,我既难过又害怕,我害怕。我不知道我选择报案究竟是对还是错。”
    听得出来她是一个坚强的女孩,即便是面临这种事情却也依然尽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虽然悲恸,却保持着镇定,乔倚夏将碎发丝捋到耳后,说道:“念微,你不用怕。我已经跟白英和商陆说过了,会让他们保护你的安全。”
    “我没事,我只是担心我父亲。我母亲已经不在了,我弟弟……我不能再失去我父亲了。”
    “你放心,虽然现在还无法确认那究竟是不是你弟弟,不过我们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的。”乔倚夏语气平和,一方面试着安慰她的情绪,一方面又不失稳重。
    方才还在飘洒着的细雨随着电话的挂断戛然而止,乔倚夏将伞收起来,回想起上午的场景。那一向喜欢打扮的光鲜亮丽的女孩头发披散着,一双眼睛之下藏着浓浓的黑眼圈,她们是高中同学,多年的好友,而乔倚夏却不曾想过她们会在她工作的地方面对面。
    陈念微说,她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敢来报案的。一方面,她生怕打草惊蛇,而另一方面,她又着实挂念弟弟的安危。但上午陈念微的情绪显然不太稳定,或许是那样压抑的环境给她添了几分紧张感,让一向伶牙俐齿的她变得吞吞吐吐。
    乔倚夏猛地定住脚步,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九点十五,还好,应该还来得及。随即在路边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青砚小区。”
    暖黄色的灯光均匀而柔和地洒在乔倚夏的身上,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香水味道,陈念微将沏好茶的陶瓷茶杯放在离乔倚夏较近的茶几边缘,随即坐在了沙发的另外一侧,双手紧握,脸色苍白。
    “我已经找了一千一万个理由,来安慰自己,那绝对不是我弟弟。”
    “我知道你不喜欢那种气氛逼仄的环境。”所以上午石韦要留她在那儿做笔录的时候,她虽然没有拒绝,可是却根本没办法有条理地说话,乔倚夏不想为难她,便劝着石韦让她回去了。
    人在高压之下是无法准确控制自己的思维的,或许在家里,陈念微的心情更能平静一些,说的话也更具参考价值。
    明白乔倚夏来的意图,陈念微深吸一口气,皱着眉闭上了眼睛:“其实在十天前我就搬出去了,是我爸爸要求的。你也知道,我母亲去世很多年了,大学毕业以后我没有留在外地,而是选择在这里找了一份工作,目的就是为了能够陪着我爸爸,不让他感到孤单。”
    “可是前一阵子,我爸爸他突然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变得沉默,变得暴躁。”
    “暴躁?”乔倚夏反问道。
    陈念微点点头:“家里三餐都是由我来做,原本他口味很重,喜欢吃偏咸偏辣的食物,可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不喜辣椒,吃饭的时候会挑一些口味清淡的青菜来吃,有时我夹别的菜给他,他会生气,摔筷子。即便如此,却一句话也不肯说。”
    “叔叔他是在工作上遇到了什么不顺心的事情吗?”乔倚夏是见过陈念微的父亲陈安和的,在她的印象里,陈安和是一个温文尔雅的绅士,身形颀长,博学多才。是在当地小有名气的心理医生,听陈念微的话,陈安和像是在精神上受了什么刺激,可他自己作为一个心理医生,有这种突如其来的变化,实在奇怪。
    “我不知道。”陈念微的声音略带哽咽,“爸爸明明前一天心情还很好,一直说着有个好消息,我问他是什么他又不肯告诉我,可是第二天他一天没有回来,我怕打扰他工作也不敢一直打电话给他,等他回来的时候,就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一般。”
    乔倚夏看着双眸低垂的陈念微,试探性地问道:“叔叔,已经睡下了?”
    “自从弟弟跟保姆失踪之后,我就搬回来了。我觉得整个家都充满了危险的味道,我不能再让我唯一的亲人出事了。”
    保姆两个字引起了乔倚夏的注意,上午陈念微去报案的时候,只提到了弟弟,却未曾提到过保姆。正当乔倚夏想继续问下去的时候,陈念微突然从哽咽变成小声地抽泣,眼泪顺着双颊滚落下来,她微微弯下身子,双手遮住自己脸上的泪痕。乔倚夏起身坐到她的身边,轻轻拍了拍她的肩,安慰了她几句,她能够理解陈念微的心情,母亲早逝,弟弟失踪,父亲又精神失常。她比那些年龄相仿的女孩要不幸许多。
    出于人情,乔倚夏知道自己不能再继续问下去了,加上时间已经不早,乔倚夏只嘱咐她早点休息便离开了。回到公寓已经临近十一点,乔倚夏收入不低,住的公寓环境很好。电梯乘到十一楼,声控灯没有亮,她下意识地往左转弯准备开门,不料却在黑暗中触碰到一个人。
    “妈呀!”
    发出这叫声的人不是乔倚夏,而是被她触碰到的人。乔倚夏原本不害怕,倒是被这叫声给震了一下,不过好在声音够大,灯光四溢,她看清楚了他的脸,否则她或许一拳便直接挥上去了。
    “石队?”乔倚夏微微皱眉问道。
    “不是,你去哪儿了啊,我给你打了十几通电话你都没接,我还以为你出事儿了呢。真成,这才回来,等的我都迷迷糊糊睡过去了。”石韦显然还没从惊吓中回复过来,说完之后还深深呼了一口气。
    乔倚夏下意识拿出手机,才发现原来是自己不小心调了静音,不过九点左右的时候她接到了陈念微的电话,并没有发现有未接来电,看来石韦打给自己是在九点十分之后的事情。石韦看她不说话,继续说道:“行,没事就行,那赶紧开门进去吧。有事儿跟你说。”
 
  ☆、第2章 高冷教授
 
乔倚夏的家是典型的后现代式风格,含蓄,简洁却又不失品位和雅致,有强烈的历史感和文化感。石韦第一次来的时候就对她说,冲着这装修风格,就能看出来她是一个典型的文艺青年。亮白色却不刺眼的光芒光芒充斥在偌大的客厅里。石韦一下子就倒在沙发上,双手扶着沙发后背。
    “不用沏茶了,有重要的事跟你说,赶紧坐下吧。”
    听他这么说,乔倚夏也不再与他寒暄,他大晚上特意来家里找自己,想必是案子有了新进展。石韦捋了捋自己的头发,叹了一声气,眉头深锁:“槐海公园垃圾桶。”他说完这句话,乔倚夏的面色也变得沉重起来,
    “不过这次跟前面六次不同,前面六次,凶手不仅残忍地将被害者的尸体肢解,并且进行了烹煮,破坏了dna序列,使我们暂时无从得知死者的身份,需待螺旋结构自然恢复后再做进一步检测,即便今天接到了报案,也无法确定那是否与陈念微的弟弟是同一人。可这一次,小腿部分是完整的。”石韦握紧拳头,尽可能以平静的语气说道。
    但即便是检验科也无法确定,这七次被抛尸的究竟是不是同一人,还是说,有多个被害者?想到这里,石韦狠狠地冲着沙发砸了一下。
    “结果什么时候出来。”乔倚夏问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