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浮生尽献(GL) 作者:苏楼洛

字体:[ ]

 
文案
泠陌瑾试图去用伦理纲常来说服喻轻歌:“喻轻歌,你可知我是皇后?”
 
“知道。”
 
泠陌瑾闻言继续问道:“你可知我的夫君是当朝天子,是你如今的父皇?”
 
喻轻歌轻笑,眉眼间美艳不可方物:“知道,他是我父皇,可你……”
 
不是我母后。
 
 
 
书名注解
 
浮生:空虚不实的人生
 
我愿摒弃如今空而不实的人生,只愿卿心似我心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喻轻歌,泠陌瑾 ┃ 配角:墨皓轩,墨承潇,映月 ┃ 其它:
 
 
 
 
  第一章
 
  据《南衡史》记载,南衡顺安帝九年,西越大肆进犯南衡边境,以致南衡边境兵荒马乱,顺安帝遂派遣异姓王兼镇国大将军喻风出征平定战乱,一年后西越俯首称臣,然而喻风却因箭毒尚未痊愈便执意上阵导致毒素蔓延,签订和平条约之后箭毒发作几番救治无果,离世。
  喻王府中,传旨太监那似捏着嗓子般尖细的音色语带恭敬的宣读手中闪耀着明黄色光泽的圣旨:“宣喻风之女喻轻歌即刻入宫,钦此。”
  “喻轻歌接旨。”跪着的女子伸出白皙细长的双手接过圣旨,此刻她心中不是即将面圣的喜悦,而是还未消散的丧父之痛中夹杂着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皇上,郡主已入宫,正在外头侯着。”方才传旨的太监将喻轻歌接进宫后进入御书房禀报。
  龙案后的墨皓轩将手中奏折放置一旁,眉宇间闪过喜色,“快宣。”
  那太监赶忙传话:“宣喻轻歌觐见。”
  踏入御书房的女子让墨皓轩的双眼一瞬不瞬的注视着,仿佛只要眨一下眼睛她便会消失一般,女子不卑不亢的福下身子行礼:“喻轻歌见过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平身吧。”墨皓轩本想伸出手扶她起身,然而想到自己刚做的决定,他生生的收回自己的手,眉宇间的喜色也荡然无存。
  墨皓轩强压下心中的不适:“轻歌,你父亲临终前嘱咐朕代替他好生照顾你,朕与你父亲亲如手足,必会视你如亲生,如今朕将你收为义女,你可愿?”
  喻轻歌心中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思绪此刻如雨后春笋般疯长,喻轻歌屈膝跪下,轻轻的闭上双眸,她听到自己的声音:“回皇上,轻歌愿意。”
  未央宫中,一女子端坐桌案之后,修长纤细的玉指如雨点般在古琴上跳动着,只听得琴声悦耳悠扬,如一股清泉流入心间。
  “皇上驾到。”身着明黄色龙袍的墨皓轩自御书房而来,俊朗的面容带着些许柔和,平日里面对朝臣的严厉目光也在他踏入未央宫的那一刻消失殆尽,有的只是对皇后的敬重和关爱,但若是细看不难发现那眸子里暗藏着一抹失落。
  “臣妾见过皇上。”方才抚琴的女子站起身对着墨皓轩福了福身子。
  墨皓轩见状,忙将在御书房带来的情绪隐藏起来,并伸出双手将她扶起:“朕早就说过,皇后无须多礼”,他看着眼前抬起头的女子,双目清澈,眉眼间犹如画师笔下那下凡的仙子,大红色滚金边的凤袍更是衬的原本便出尘的她多了一股庄严的气息。
  “皇后,喻风的女儿轻歌已被朕收为义女,也算完成了喻风最后的念想。”想到喻风,墨皓轩的心底涌起一抹苦涩。
  “南衡自父皇起建国,少时父皇长年出征,府中唯有喻风陪同朕习文练武,情谊堪比亲生兄弟,喻风长朕五岁,而朕心中也一直将他视如兄长,还记得少时与他畅谈天下局势,唉……”回想登基之后封他为异姓王爷兼镇国大将军,如今离世,膝下仅有一女喻轻歌。
  泠陌瑾对喻轻歌的印象不深,只记得三年前那个女子便出落得倾城绝色,那年的随性一舞不知倾倒了多少朝堂之上的青年才俊。
  她微微颔首道:“皇上节哀,喻王爷在天之灵定不愿见您如此。”
  泠陌瑾一向少言寡语,出身天下文学大家的她自小受父亲熏陶,无论是何种情绪皆无需表露于外。
  十五岁时嫁于刚登基的墨皓轩为后,那时的墨皓轩二十五岁,如今十年匆匆而过,泠陌瑾成为后宫乃至民间人人称颂的贤后,于后宫中处事公允,又为皇帝诞下太子,即便墨皓轩后宫佳丽三千人,泠陌瑾的后位也稳如磐石。
  看着泠陌瑾柔和的面庞,墨皓轩心中轻叹,皇后处处都好,只有这性子太过冷然,自成婚之日如例行公事般行过夫妻之事后令她诞下太子墨承潇,墨皓轩再见泠陌瑾都兴致缺缺,那张绝美却从未为他绽放过的脸庞让他望而却步。
  “朕今夜在承乾宫设了家宴,就朕与你还有轻歌三人。”墨皓轩道出今日来意。
  泠陌瑾勾起一抹淡淡的笑道:“臣妾遵旨。”
  回到御书房的墨皓轩终于在召见喻轻歌和去了未央宫之后有了可以自己冷静的间隙,墨皓轩背靠着龙椅闭上双眼,佯装的喜悦也逐渐被先前那抹失落吞并,他喃喃的说着:“为何朕就是狠不下这个心把你夺了,朕真想做一次昏君。”
  谁人能知他原本是想将喻轻歌纳为妃子,墨皓轩的脑海中浮现出三年前那场庆功宴时便映在心中的喻轻歌翩翩起舞的模样,那般妖娆的身段,媚色倾城的面庞,每个舞步都媚入骨髓,让墨皓轩至今念念不忘。
  奈何喻风在弥留之际屏退众人,用仅有的气力嘱咐墨皓轩:“替我……好好照顾轻歌,替我……尽父亲的责任,是父亲,不是夫……君……”
  墨皓轩这才知晓原来他这几年来的惦念其实喻风都看在眼里,自己明明可以不顾喻风的嘱咐,毕竟这番话仅有他二人知晓,喻风过世之后再无人能阻挡自己将喻轻歌纳为妃子,可是他终究逃不过自己的良心,只因那是自己相待如手足般的喻风,他实在做不出。
  墨皓轩心中有些不舍,“罢了”御书房内久久回荡着这两个字的尾音,仿佛不舍般不愿散去。
  泠陌瑾自踏入承乾宫起便被喻轻歌所震撼,许是因着喻风的过世,许是因着她自身的喜好,喻轻歌一袭白衣,脖颈处线条如天鹅般优美,一头如瀑青丝散落在背,散发着一股不食人间烟火的韵味,然而待她望向泠陌瑾时这感受便被打破,泠陌瑾心中暗叹,这是怎样一副倾城容貌,眉眼间带着些许媚色,眼尾微微上翘,即便不笑的时候都透着一股妖魅,若是她真的绽放笑颜,泠陌瑾不难想象也许没有男子能经受得住她的诱/惑。
  在泠陌瑾心中赞叹喻轻歌能将清雅与妖魅结合得如此完美之时,喻轻歌也在心中想着面前这个女子周身的气息依旧如此干净,端庄典雅,尊贵非常,眼眸中沉淀下来的是她掌管后宫十年所练就的沉稳和淡漠。
  偌大的桌旁只坐了墨皓轩,泠陌瑾和喻轻歌三人,因着喻风刚过世,墨皓轩并未召舞姬献舞,只是三人闲话家常,也好让泠陌瑾多接触喻轻歌,毕竟自三年前的庆功宴之后她们并未见过,可说得上是陌生的。
  墨皓轩抬手让宫女布菜,笑道:“轻歌,就当是自己府中一样,日后也要多多进宫陪朕和皇后用膳。”
  淡淡的笑意浮上喻轻歌的眼底,让她本就妖娆的脸庞更为魅惑:“多谢皇上,轻歌定会常进宫的。”
  听罢,墨皓轩状似责怪的说道:“轻歌,朕已收你为义女,你便是朕的女儿了,怎的还如此称呼朕?”
  喻轻歌心中一动,父皇?那是不是也要称呼泠陌瑾为母后了?实在是有趣得紧,思及此,她面上便甜甜的笑开了,轻轻的唤了墨皓轩一声“父皇”,此时她的眼中带着一丝因想到要称泠陌瑾为母后的玩味。
  家宴顺利的进行着,席间因墨皓轩所讲的一些少时行军所发生的趣事倒让心情有些郁结的喻轻歌露出几次轻笑。
  反观一旁的泠陌瑾,从始至终唇边只挂着淡淡的笑容。
  泠陌瑾不知道,在她专心听着墨皓轩说话,亦或将膳食夹进嘴里时,都会有一抹淡淡的目光似有意无意的掠过她的脸庞,这道目光淡得几乎感受不到,所以泠陌瑾也不会知道这道目光底下实则蕴含着炙热的温度,炙热到那道目光的主人不得不暂时将它深深隐藏起来,但是这个人相信,让泠陌瑾感受到它的日子不会再远。
 
  第二章
 
  月光皎洁,喻轻歌信步走在御花园的小路上,并未有随从跟着,她还未从失去父亲的阴霾中走出,周围安静的气氛更是让她的心情一落千丈,不知不觉走出了御花园,竟走到了未央宫。
  她看着朱红的宫门,回想起自己从来没有光明正大的进过这个宫殿。
  三年前那一场盛大的庆功宴,她的父亲领兵平定了东秦国,班师回朝之后墨皓轩为所有参与平定东秦国的将士举行了一场建国以来最隆重的庆功宴,她犹记得那年一时兴起的献舞竟让端坐最高位的墨皓轩一直盯着她从未移开过双眼,她也知道父亲自那一天后便禁止她入宫的原因便是这个。
  喻轻歌收回思绪,轻抬玉指扣响门环,不多时,厚重的宫门缓缓开启,一名容颜清秀的宫女看到面前的喻轻歌,虽奇怪从不来未央宫的她怎会突然来访,却也没忘了礼数,福了福身子向喻轻歌请安:“公主千岁。”
  喻轻歌轻声道:“我……本宫路过此地,前来看看皇后娘娘。”
  宫女低头应答:“请公主容奴婢去通报娘娘。”,在得到喻轻歌的同意后宫女连忙往殿后匆匆而去,“娘娘,公主求见。”
  此时的泠陌瑾正站在未央宫大殿之后,陪伴她多年的古琴静静地躺在一旁,听闻映月的通报,她虽心中诧异,面上仍旧不动声色:“让她进来吧。”
  随着宫女行至未央宫大殿后,月下那道清冷的身影映入喻轻歌的眼里,一如往昔那般冷然,与她记忆中的泠陌瑾重合,岁月似乎没有在她的身上留下太多痕迹,只是那清冷得仿佛与世隔绝的气质更胜从前,她还记得十年前她才八岁的时候,那年墨皓轩登基的同时娶了泠陌瑾,她不喜欢酒宴上的嘈杂,独自一人跑到御花园。
  那是她第一次见到泠陌瑾,那年的泠陌瑾十五岁,不知为何,应该在皇帝寝宫里等着皇帝回去的她竟会出现在御花园一个小小的角落,借着假山的遮掩,八岁的小轻歌肆无忌惮的打量着这个据说才华和容貌都让满朝文武惊叹的皇后,然而那年的喻轻歌除了看到泠陌瑾的美和她的冷,她更看到她眼里的淡然,那不是一个成为全国最尊贵的女人之后该有的眼神,因着这个眼神,她知道泠陌瑾没有爱,至少那年嫁给墨皓轩的她心里并没有爱,无论是对墨皓轩还是对这个尊贵的后位。
  那年八岁的喻轻歌只一眼便将这个女子刻入心底,十年来正式见面的场合只在那场庆功宴上,除此之外都是她偷偷潜入宫中,每次忍不住要出去让她认识自己的时候总会按耐住那股冲动,心中默念着“喻轻歌,你要快些长大”
  月下的身影仿佛是感受到身后的视线,转过身,浅笑着打断喻轻歌的回忆:“公主,怎么想到来看本宫了?”,随后又对领着喻轻歌进来的映月挥手示意她退下。
  喻轻歌来不及收回的眼神让泠陌瑾颇为疑惑,那样的眼神让她觉得喻轻歌似乎认识她很久了,并且里面有种东西让泠陌瑾很疑惑,她看不真切那究竟是什么。
  喻轻歌薄唇微启:“皇后娘娘,我只是路过这儿,另外若是你唤我为轻歌的话我会很开心的。”,算起来泠陌瑾见过喻轻歌的次数五个手指头都能数得完,第一次见她便是三年前那场平定东秦国的庆功宴,此后再也没见过她,第二次便是这次墨皓轩将她认为义女的家宴。
  所以可想而知泠陌瑾自然不知喻轻歌那点小心思,她想从称呼上开始慢慢融化泠陌瑾,她知道泠陌瑾见过她的次数只有短短两次,可是无妨,今后相见的次数只会多,不会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