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王妃的御医+番外 作者:土耳其的飞猪(上)

字体:[ ]

 
文案
 
她是当朝公主,在王府潜伏十多年,
王爷视她为红颜知己,只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她钟情的只是他的王妃。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豪门世家 恩怨情仇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复颜妤,苏慕芷 ┃ 配角: ┃ 其它
==================
 
 
☆、第1章
 
  复颜妤接过侍女递过来的白布,擦干了手上的水滴。看着床榻上那张没有血色的小脸,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心生怜悯。对于复颜妤来说,其实这样的场面看了无数次,照理说早已经习惯,可是……
  当复颜妤踏出王妃的寝殿的时候,却意外碰到了轩辕王李涵雍。
  “王妃怎么样?”难得李涵雍还会关心床榻上的王妃,这让复颜妤又是一惊。一个早晨惊了好几次,明显不是什么好兆头。
  李涵雍是大唐王朝的一个王,被分封在边陲的一块领地,山高皇帝远,虽然这里没有江南的山明水秀,可是塞上风光也十分的迷人,最主要的是离着皇帝远,受到的拘束少,这不李涵雍五年里第三次娶了王妃。
  李涵雍的第一任王妃是皇帝赐婚的,没什么感情,更加谈不上什么好感,不过人家好歹是个出生名门的姑娘,只是这个王妃不知道是不是水土不服,来李涵雍的分地没多久就得了怪病死掉了。
  李涵雍一看在这种边陲之地不能娶这么柔弱的姑娘,于是在第一任王妃死后的三个月之后,娶了一位当地贵族的的女儿,按照当时的那种审美观念,这位有着将近两担重量的姑娘绝对是个绝世的美女。只是自古红颜多薄命,这位姑娘在和李涵雍成亲两年之后,却死于了难产。连人带孩子的,全到玉皇大帝那里去报到了。李涵雍为此伤心难过了一阵,但是伤心难过也仅仅局限于那个未曾谋面的孩子,因为那是李涵雍的第一个孩子。
  李涵雍在死了第二个王妃之后找了个算命先生算了一卦,说是两年之内不能娶妻,不然的话不仅新娘子在结婚当晚就要毙命,而且对于李涵雍也是大凶。既然人家算命先生这么说了,秉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念头,李涵雍真的没有再娶。
  李涵雍不娶并不代表他没有女人,作为一个王爷不说那些侍妾,光是外面想巴结他的人送来的黄花大闺女就是一大把,不愁没有女人。只是李涵雍终究还是一个王爷,大家大业的没有一个王妃怎么着也说不过去,于是在消停了两年之后,李涵雍终于迎来了他人生的第三次大婚。
  不知道新来的王妃太嫩,还是王爷身强力壮,居然在新婚之夜把王妃给弄得大出血了。新婚之夜见红本来是个喜事,只是这红见的太多了,差点出了大事。好在复颜妤这天因为王爷大婚喝得有点高了,直接在王爷府留宿了,这才让新来的王妃保住了一条命。只是王妃这身子怕是已经废了。
  复颜妤抬眼看了看李涵雍,难得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了焦急,说明李涵雍对这个新王妃还是有点感情的,复颜妤琢磨了一下,才回话说道:“王妃身子娇嫩,昨夜怕是……”
  “颜妤,我要听的是真话,不是那些废话。”李涵雍的眼神不再似刚才那般,恢复到了往日里的阴鸷,复颜妤想着还是实话实说的好,于是低声道:“身子怕是废了,不过王妃年轻,多加调养应该不碍性命。”
  “那么生养呢?”说到底,帝王之家还是注重人丁,王妃才逃过一劫,王爷就问生养的问题,如果不能生养不知道这个新进门的王妃是不是会成为一个弃妃或者干脆给休了。
  复颜妤不想看的才进门一天的王妃就惨遭抛弃,快速的思量了一下,说道:“修养一阵子便也无碍,只是以后王爷要悠着点。”
  “哈哈哈”李涵雍朗声笑了起来,复颜妤啊复颜妤,你到不会掩饰,分明知道男女有别居然还如此的直截了当,只是……李涵雍一下子又想多了,于是便又为难了自己。臭着一张脸,去了最近新送来的侍妾那屋。
  “颜妤”一个苍老的有点沙哑的声音在复颜妤的身后响起,复颜妤挑了挑眉,分明是有点纠结,只是在转身的一刹那,原本纠结着的小脸化成了一张笑脸,“李奶奶,你怎么出来了?”
  “嗯,是不是觉得奶奶老了,就不能出来了?奶奶的身体可是硬朗着呢!再说了,奶奶还吃着你开出来的补药,这身体,老好了。”
  “那是,奶奶的身体好着,只是这个时辰,奶奶不是应该在佛堂礼佛嘛!”
  李奶奶听到复颜妤的话,叹了口气,所谓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这不,才没多久的功夫,王妃被王爷整出幺蛾子的事情已经传遍了整个王府。作为王府里说一不二的老王妃岂能不知道。这一大早的,连佛都来不及礼,急急赶了过来。
  “奶奶是为王妃的事情而来?”
  李奶奶似笑非笑的看了复颜妤一眼,硬是把复颜妤看了个毛骨悚然,就好像自己的一下子没穿衣服暴露在了众人的眼前一般。就在复颜妤胡思乱想的时候,只听到李奶奶换了一幅样子,“你不喜欢涵雍的话,就不要和他说那些事情,就算你的一个大夫,可是你毕竟是女大夫,而且还未婚,说些夫妻床笫之间的是不好。何况你又不是不知道涵雍对你的心思。”
  “我……”复颜妤满脸的委屈,她说什么了,她什么都没说,只是让李涵雍李大王爷注意一点,现在怎么到了老王妃她老人家口中就成了不好了呢?
  “不要我不我了,陪我进去看看那孩子,真是的,怎么弄成这样。可不要耽误了涵雍的子嗣!”
  复颜妤不满的撇了撇嘴,难道女人就是男人生孩子的工具而已?一旦不会生养就没有了价值?她不敢苟同,但是如今不是宣扬她观念的时候,既然说谎就必须说圆乎了,照着和李涵雍说的那套和老王妃又说了一遍,这样两个人才踏进新王妃的屋子里。
  新王妃不知道是因为劳累一个晚上还是因为喝了复颜妤开的药,即便是两个人到了她的床前她还没有丝毫要醒的样子。复颜妤想要开口喊醒新王妃,却被老王妃一把拉住“让她睡吧,雍儿昨天一个晚上把她折腾的应该很累了。”
  复颜妤“噗呲”笑了出来,老王妃双眉一竖,“怎么,我的话这么好笑?”
  “不,不是的,奶奶你这么了解,怎么让我觉得你昨天听人家洞房了呢?”
  “你个死丫头”老王妃作势要打,复颜妤也作势要躲,一老一少就这么着的时候,离开的李涵雍不知道怎么的又折返回来了,看到两人这般,着实的奇怪,“娘亲,你们这是……?”
  “咳咳”老王妃干咳两声掩饰自己的尴尬,“雍儿啊,没什么,娘还有早课没做,先去做早课了,你来看看你的新王妃吧!”
  老王妃说要走了,复颜妤也起身,“奶奶,我送你回去吧!”
  老王妃看看复颜妤再看看李涵雍,点点头,把一只手伸了出来,复颜妤上前搀住老王妃的走,刚想走,却听到李涵雍的声音,“颜妤,你等等,我有事情要问你。”
  “呃”这下复颜妤的脸色微微有些变了,“王爷有事?”
  “王妃,她……”
  “不要紧,吃了药,睡着了,一时半会醒不了。”复颜妤不高不低的声音公式化的禀报让李涵雍微微有些不悦,好看的一对眉毛都拧到了一块。老王妃见到这样的场面,心里不免有一阵唏嘘。
  “咳咳”老王妃轻咳两声,似乎是在提醒着什么,“扶奶奶去做早课吧”听得出李涵雍压抑的声音,不过复颜妤到像是在心底长舒了一口气。
 
 
☆、第2章
 
  佛堂门口的老王妃看着复颜妤远去的背影自言自语道“雍儿或许真的是配不上她!”
  “小姐你在说什么呐?”称老王妃为“小姐”的老妪是老王妃的陪嫁丫头,跟着老王妃一起到王府已经有四十年的时间了,不是主子却早已经胜过府里很多人了。
  “阿元,你看小妤……”
  似乎是察觉到老王妃的话里有话,阿元只是看了看,旋即说道:“小姐,到时候念佛了。”
  “你呀”老王妃伸出有些褶皱的手指,指了指阿元的头,“真是老狐狸一只。”
  “呵呵”阿元一笑,“小姐过奖了,只学到小姐的皮毛罢了!”
  习惯了这些玩笑,老王妃并没有生气,笑呵呵的走进佛堂。年岁大了,身边能有个说话的老姐妹是再好不过了。阿元虽然是陪嫁丫头,可是几十年来点滴的相处早已经让主仆两人情同姐妹了。
  幽幽的油灯,常年累积下来的檀香,让佛堂更加显得庄严凝重。老王妃接过阿元递过来的香,朝着菩萨拜了一拜,才在阿元的搀扶下坐到蒲团上。早已经烂熟于心的经文慢慢从唇齿间溢出,只是今日不同往时,才小半柱香的时间,已经念错了好几处。老王妃不由得皱起眉头,停下了口中的念念有词。
  “小姐”阿元看到老王妃停了下来,心里即便是纳闷,可是在佛堂里她也依然不敢大声询问,只是低声在老王妃的耳边问道:“小姐,这是怎么了?”
  “扶我起来”老王妃没有回答阿元的问话,借着阿元的手劲从蒲团上起了身,自己从架子上取上三根香在蜡烛上点燃。“阿弥陀佛,老身今日心神不宁,不知道府中是否有大事发生,还请佛祖明示,他日避灾,一定重塑我佛金身。”
  话音才落,存放佛像的架子上一座玉质的观音轰然倒地,发出清脆的声响。老王妃被一吓,手里的香也被折断成几节,掉在了地上。
  “是,是送子观音。”阿元显然也被吓着了,声音不自觉的发颤起来。
  “送子观音?”老王妃听到,眉毛不由的抖了抖,是福是祸早已经了然于心。心里长叹着,和阿元退出了佛堂,“今日之事谁都不要提起,特别是雍儿。等下你去把佛堂打扫一下,再去库房里寻一块差不多的料子,去雕一个一样的观音还放在原来的位置上。”
  “是,小姐”阿元微微的朝老王妃弯腰,表示服从。这该有的规矩还是得要有的,即便老再怎么情同姐妹,关键时候礼节还是不能逾越。
  看着阿元远去,老王妃独自一个人走了出去,关上佛堂。这座佛堂能够自由进出的也就三个人,除了老王妃主仆,剩下的就只有李涵雍了。而且李涵雍也只会在有急事的时候找不到老王妃,才会来这佛堂里找。
  “娘”背后突然响起的声音把正在关门的老王妃吓了一跳,“哎哟”出口,身子一歪,险些倒地,要不是身后的人接住,此刻怕早已经摔倒在地上动弹不得了。
  “雍儿啊”老王妃早在倒下的一刻就镇定了下来,千万不能给自己那个比鬼还精的儿子看出什么来。
  “娘,发生什么事了?”果然,担心的事情还是来了,不过老王妃早已经想好了说辞,“还不是你那点事情。”
  “我?我有什么事?”
  “颜妤今儿个早晨来做什么?”饶是脸皮子再厚,此时的李涵雍还是有点下不来台,“王妃还小,身子虚了点。”
  “哦”老王妃扯了几下刚刚被弄皱的衣服,似笑非笑的看了李涵雍一眼,“知道虚就应该节制点,传出去怕是会坍了雍儿的台。”
  “谁敢?”
  “呵呵,皇帝的事儿三岁小儿都张口就来。天下众生,悠悠众口,雍儿是杀的还是灭的?”
  李涵雍的脸色变了变,在自己母亲面前无需掩饰那么多,“您都知道了?”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你做了,就会有人知道。你真的以为皇帝老糊涂了吗?也许他只是一只打盹的老虎罢了,就在暗处看着你们的好戏,然后一网打尽。”借着新王妃的事情,老王妃把藏着的一肚子话都吐了出来,听得李涵雍的心是一跳一跳的,以为瞒天过海,却连一个成日埋首在佛堂的娘亲都知道了,看来内部早已经出了蹊跷。幸亏自己的娘亲提醒的早,不然……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