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王妃的御医+番外 作者:土耳其的飞猪(下)

字体:[ ]

 
☆、第91章
 
  庆祝的士兵把酒菜给复颜妤端进帐内便离开,祁林淩闻着菜香,早已经饿的咕咕直叫的肚子又不争气的唱起了空城计,“咕噜咕噜”的声音不大,但是祁林淩自己听到了,复颜妤也听到了。
  “滴……”酒壶里的酒被倒入酒杯,浓浓的酒香在帐篷里弥散开来,复颜妤并不好酒,甚至可以说并不怎么会喝酒,只是此时的她还是细细的抿了口酒杯里的酒。果然是好酒,入口醇厚,入口绵长。
  烧鸡还冒着热气,油油的鸡皮,汁水四溢。几个小炒也都还热乎着,铜炉里是熬好的牛骨头汤,浓浓的骨汤。复颜妤勺了一小碗,拿着调羹一勺勺放进自己的嘴里,很快一小碗汤便见底了。暖暖的骨汤,喝的浑身都暖和起来。
  复颜妤并未去注意祁林淩,自己盛了一点面条,放入一些牛骨汤,就着桌上的菜吃了起来。不多一会一碗面条就吃完了,复颜妤招来士兵收走了吃食。
  帐外的喧闹声越来越小,所谓的庆祝不过持续了一个多时辰便结束。复颜妤不得不对苏全生多了一份崇敬,治军能达到他这种水平的将军并不多见,可见大堂国有如此这般的将军是大堂的万幸。
  合上看了大半的书,复颜妤吹熄了帐内的油灯,即便是一片黑暗复颜妤还是很好的找到门,走了出去。才一出去董玥就迎了上来,主仆二人似有默契,都没有开口,一前一后的走进了董玥和秋韵的帐篷内。
  “小姐你可真坏”秋韵笑着,给复颜妤沏了茶。
  复颜妤接过茶吃了两口,才不紧不慢的说道:“给脸不要脸,我也没有办法。”
  “小姐可都计划好了?”
  复颜妤挑挑眉,虽然不百分之百的确定,可是就算有一点可疑她也不打算错过,战场上对敌人仁慈就算对自己的残忍。祁林淩听起来可怜,可是这一切很难说就没有一丝的破绽。祁家在大堰国是数一数二的家族,不光光是说他的用毒,其他产业比如茶叶、丝绸在大堰国也是垄断的。
  一个家族能发展到如此,不仅仅说是靠一个人或者是几个人,所牵连的必然甚广。祁林淩就算不是家中的嫡系,但是像祁家家主这号人物,没有三妻四妾是不可能的,所以祁林淩即便是庶出又怎样?嫡出的兄长吃饱了闲着没事情干天天做些三姑六婆吃醋撒泼的事而不去管家中偌大的产业?
  今天祁林云说的话听似没有错,但经不起推敲。
  “小姐你是怎么发现的?”董玥好奇,都是一同上战场的,怎么她们就没有看出来祁林淩和祁林云的话有问题。
  “首先,你看穿着,如果祁林淩真的像祁林云说的那般又怎么会穿着最近才流行的牡丹花纹边的裙子?你有没有看到她手上的玉镯?那可是上好的和田玉制成的,那玉镯那么宽的边要多大一块料才能雕出来?”
  被复颜妤这么一说,董玥细细回想还真是那么回事,“还有那个簪子,也是最近才流行的花式。”
  “董玥”秋韵靠过来,笑眯眯的看着董玥,“你怎么知道那簪子是最新的花式?”
  “那天郑小姐……”话才开口,董玥发现不对,再看秋韵的脸色,她真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嘴巴子。
  “哈哈哈哈”复颜妤大笑起来,“你们小夫妻玩,我出去走走。”
  才踏出帐外就听到董玥一阵阵的哀嚎,复颜妤无奈的笑了笑,这辈子秋韵是吃定了董玥了。
  夜风袭来,空气里还残存着酒香和肉香,还有一些士兵真在收拾着残局。因为这一仗的成功让不少原本对复颜妤不服气的士兵都刮目相看。
  踱步离开军营的中心,走到了外围,月朗星稀的夜,借着月光能隐隐约约的看到益阳城楼上那在寒风中飘荡的灯笼,星星点点,在作着残喘。
  “出来吧!”随着复颜妤的话,总黑夜里走出来一个人,若不是今夜月色明亮,便真真看不出这是一个人来。
  “见过小姐”来人朝复颜妤一拜,复颜妤只道:“无须多礼,家里面怎么说?”
  “回小姐的话,老爷给你带来了一封书信。”说着便从黑色的劲装下掏出一封信来递给了复颜妤。复颜妤接过信并没有当场拆开,只是看了看上面的火漆印还在便收好了,才道:“老爷身体怎么样?”
  “老爷身体安康,说是让小姐放心。”
  复颜妤呲之以鼻,安心?要怎么安心?
  本来出来散心,却又被人搅乱了心思,烦躁的挥退了来人,又折回了秋韵的帐内。
  掏出怀里的信看都没看,就扔进火盆里烧了。
  “小姐,怎么不看?”秋韵用剑挑起火盆里未烧完的信。
  复颜妤取过剑,看着信被燃尽,才把剑还给秋韵,“已经被人动过手脚的信有什么好看的,只要我的信老爷收到就好了。”
  “动过手脚?”秋韵的心一沉,“这么说老爷……”
  复颜妤面色凝重,好看的眉皱到一起,“我也没想到李涵雍的触角伸的那么长,知道他在朝中有些势力,可是他爹毕竟是过去式,那些力量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慢慢的削弱,只是没想到这股势力依旧在,而且照目前来看,渗透的更加深了。”
  “那老爷……?”
  “不要紧的,暂时还不会有事,我们到不如想想今晚如何瓮中捉鳖。”说毕,手一挥,帐篷里的油灯被熄灭,黑漆漆的一片,三个人在黑暗里静静等待着。
  时间不知道过去多久,同样灵敏的六只耳朵几乎在同时就听到了不一样的动静。黑暗中的复颜妤露齿一笑,却并没有急着动。董玥和秋韵见状也耐着性子,毕竟等了好几个时辰,再过等一会又如何。
  祁林云带着三个黑衣人闪进了复颜妤的帐篷内,帐篷内的祁林淩被反绑着栓在床脚已经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林淩,林淩,快醒醒”祁林云拍拍祁林淩的脸,苍白的脸上没有血色,原本红润的嘴唇也干裂开来,血丝还残留在上面,祁林云心里暗骂复颜妤的不是。
  “唔……”睡眠中似乎听到了大哥的声音,祁林淩有些不敢想象。
  “林淩,醒醒,大哥来救你了”祁林云拍打着祁林淩的脸,看着眼前这个憔悴的少女祁林云的心都揪了起来。祁家的子女都各自守着一份产业,唯独最小的妹妹从小就被一家子呵护着,别说是吃苦,就是一点点委屈都没有受过。看着如今祁林淩衣衫不整、头发凌乱,手腕上被绳勒出了血痕,祁林云恨不得把复颜妤抽筋扒皮。
  见祁林淩一时喊不醒,祁林云解下身上的裘衣包裹住祁林淩的身子,“你,背上小姐。”
  一行五人走到门前,一撩开帐篷就看到复颜妤站在那里,“祁公子这深夜到访我军营,所谓何事啊?”
  “明知故问”祁林云不大打算和复颜妤多做周旋,毕竟祁林淩的情况看起来不是很好。
  “哦”复颜妤挑了挑眉,“白天的时候你们还是一副深仇大恨的样子,怎么到了晚上就变成了兄妹情深了?你们这样变化太快,本小姐还有些接受不了。”
  “识相的就让开,否则……”
  “否则怎么样?祁林云,你不要忘记了这是在我大堂国境内,这里又是我大堂的军营,说到天,都是你要求着我,怎么看上去我倒还要求着你不成?”
  “今天你让我走还是罢了,不让我走,我大概要血洗你大营,就算,就算……”说话间祁林云觉得胸口一阵闷,气都有些透不过来,看着复颜妤的样子猛然觉得自己似乎是上当了,“你,你在,这…帐,帐里使,使了什么手脚?”
  “传说祁家是大堰国里第一制毒和使毒的家族,不知道祁大公子对我这个自己研制出来的药有何看法?”
  其实本也不是什么高明的药,只是祁林云救人心切,忽略了空气中那一丝只要警觉些就能察觉的味道,才着了复颜妤的道。
  “啪”背在身后的祁林淩被摔在了地上,跟祁林云来的人明显武功底子没有祁林云来得强,又几番暗地里强自运功,此刻已经七窍开始流血。
  顾不得那人的生死,祁林云急着想去看祁林淩,却被董玥一个抢先,“祁公子,你还是顾着自己的好,祁小姐我们会照顾好的。”
  看着地上跟来的人七窍流血祁林云也不敢大意,眼睁睁看着祁林淩被董玥扶到了床上,才勉强问道:“你想干什么?”
  复颜妤深深的看了祁林云一眼,“我并不是想怎样,我大堂和大堰素来井水不犯河水,不知道这次祁公子为何要助纣为虐?”
  祁林云对于复颜妤的质问无言以对,若不是有人许他以巨大的甜头,作为富可敌国的祁家大少爷又怎么会冒如此之险。只可惜这次怕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不仅带出来的五百药人死伤惨重,现在就连自己和妹妹的命恐怕都难保。一向自负的祁林云很难接受这样的现实,只是现实终归就是现实。
  复颜妤命人绑了祁林云和他带来的两个手下,“连同祁林淩,现在就送去大堰国的边境。同时修书给大堰国的皇帝,告知这一切,顺便也给祁家的家主写封信,让他好去接自己的宝贝儿子和女儿。”
  第二日一早,再次发兵益阳城下,失了主心骨,前一天又大败,不多时战事就草草结束。复颜妤也不敢大意,毕竟药人不同于其他的战俘,即便只剩下了几十个药人,复颜妤也命人小心看管。同时又让人特制了一些铁制的马车,数日之后马车造好,几十个药人被装上马车,送去大堰国。
  益阳城就这么拿下,算算日子,前前后后花去大半个月。
  苏全生留下几百人收拾残局,自己则带着军队继续前往下一个城池。复颜妤没有苏全生同行,益阳城被敌军占领,里里外外的整个官员体系全被替换,一大堆麻烦的事情需要她解决。好在有秋韵和董玥两个帮手,再加上原来的很多官员都是本地人士,不过五日,益阳城似乎又恢复了往日的样子。
  复颜妤不敢耽搁,带着董玥和秋韵等一干手下,朝着皇城更进一步。
 
 
☆、第92章
 
  幽暗的囚室里,散发出一阵阵的霉味,还夹杂着一股股的腥臊味。铁链撞击着地面,发出“哗哗哗”的声响。几个狱卒打扮的人喝着小酒,剥着花生米,不时的说上两句话。这样的情形邬文霏已经见怪不怪了,几乎是每时每刻都在上演的剧情。
  带着手链的手举起,带动着手链发出“哗哗哗”的声响,有些吃力的取下耳朵上的一枚耳环,掰直。并不精致的锁细细的“咯嗒”一声,束缚了几十日的手链被打开,脚上的脚链也以同样的方式打开。
  邬文霏扭动的酸软的身子,好一会才恢复过来。脱下穿着的鞋子,从后跟撕开,从里面掉出来一节物什,邬文霏掩住自己的口鼻的同时把那东西朝着吃酒的狱卒扔过去,没等狱卒们反应过来,散出的白色烟雾已经把几个人给迷晕了过去。
  轻松打开牢房的门,看到倒在地上的狱卒,邬文霏拿起他们的佩刀三下两记就结束了他们的性命。
  房间的门被“嘭”一下撞开,坐在外屋的苏慕芷正在看书,饶是一向淡定的她也被吓了一跳。直到看到邬文霏,心里“咯噔”了一下,即便是害怕,苏慕芷的脸上却依旧云淡风轻。
  “王妃到真是有闲情逸致,都什么时候了,还在看书。”邬文霏走到苏慕芷的跟前,自顾自的倒了一杯茶喝起来,在牢里吃的东西仅能果腹,不用说喝茶了。
  “彩云,去弄些吃食来。”见彩云被吓的瑟瑟发抖,苏慕芷干脆遣她去厨房,远离这些和她无关的是非。
  “可,可是王,王妃,她……”彩云看了看衣衫褴褛,头发凌乱还满脸污垢的邬文霏,多少是不放心苏慕芷一个人独自面对她。
  “没事的,你去吧!”苏慕芷放下手里的书,拉起彩云的手,送到门口。彩云三步两回头,直到苏慕芷把门关上,才快步走去厨房。还没到厨房便被一个身着深棕色衣服的人拦住了去路。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