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参商(GL探险)+番外 作者:洛儿殷(下)

字体:[ ]

 
    第三十五章 孤蓬澎浪惊魂飞(上)
    
    唐小软一觉醒来,赫然发现房内竟齐刷刷站了好几人,虽都是便装打扮,可一眼便能看出个个都是能以一敌十的高手。脑海里仍残留些许零碎梦境,她不禁心中惘然,迅速整衣起身下床。
    南彩云推门进来,见唐小软一脸沉郁,眼神四顾一番上前笑道:“怎么了,可是哪里不舒服?”
    唐小软斜一眼身前站着的四名彪形汉子,冷冷一笑。“一觉睡醒就看见这么几个东西,你能舒服得了?”
    南彩云笑道:“这不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嘛,你放心,他们只会乖乖保护你,不该说的不该做的甚至不该看的,一律不会违规。”
    “保护?呵,我看是监视吧。”唐小软不屑地挑挑眉,毫不在意地拿起桌上一个空水杯在手里晃了晃。“你放心,我还要指望你的人和我一起找到终点所在,在此之前,我会和你们好好合作的。”
    “那这样就太好了。”南彩云微微一笑,“过几日,我们护法大人会亲自过来这里,届时会与唐小姐详谈,共襄盛举。”
    “哦,护法?”唐小软眯了眯眼。“如无意外,她们应该这几日就会前往禁地了,你确定我们要在这里等着?”
    南彩云微微迟疑。“这两日便会到了。”
    “怎么,彩云姐姐连这点主都做不得?呵,我可还以为我是找对靠山了呢。”唐小软呵呵笑着,忽然站起身来向外走去。
    身后的四名汉子立刻跟了上来。南彩云摆摆手,示意那四名汉子止步,自己则上前去亲自给唐小软开了门,领着她去到隔壁自己的房间里倒了温水给她。见她毫不犹豫便仰头喝了,她不禁莞尔:“你不怕我落蛊?”
    唐小软自然地喝完最后一口才将杯子放下,擦了擦嘴。“你们有人质在手,没必要再耗费精神对我下蛊。我父亲他怎样了?”
    “等过了禁地,护法自然会安排你们相见。”
    “言而有信?”
    “那是自然。”南彩云抿抿唇,“对了,与你同行的那个女子,她究竟知道多少?”
    提到沐槿衣,唐小软眉间一凛,目光穿过薄薄的一层玻璃窗缓缓落向远方。“她什么都不知道。”也知道骗不过南彩云,她既然能抓了自己父亲,可见其身后势力对自己的情况早已查探地一清二楚,那么沐槿衣的来头,对方必然也做过调查。只是下意识地不愿意让她牵扯进来,或者说,不愿她被别人牵扯进来。
    南彩云也果然是并不相信的。“她能抵御我的毒,足见她并非常人。不过,如今那姓蓝的女子带了她走了,只要她不再出来坏事,我也不会难为于她。”
    “你不是她的对手。”唐小软挑衅地笑笑,鼻尖俏皮地皱起,宛如一只撒娇的小猫。
    南彩云一怔,不怒反笑。“你对她倒是很有信心。”
    “实话实说罢了。”唐小软挑挑眉,“神谕罗盘在你们手上吧?”上次她们从禁地逃出来,匆忙间只拾得一个背包,她只当那罗盘是丢了,现在想来,十之*也是落在了这群人手里——他们必然也去过禁地。
    南彩云笑道:“在护法手中。”
    唐小软点点头,忽然转过身去,似笑非笑地望着南彩云,直勾勾盯着她的眼睛。“别让那老头子试了,他老眼昏花,神谕是不会降临在他身上的。”
    三日后。
    另一边,沐槿衣眼见蓝婧不欲多说,也便不再多问,两人一路急走,很快便走入了一片尚未被开发过的原生态森林中。仰头望去,只见远处一座高山遮天蔽日,隐隐听到激烈的水流声,半空中飘着一团雾气,显然是悬崖瀑布。
    这森林被高山瀑布所围,深处自然是一团雾霭,蚊虫滋生,十分潮湿闷热。为了防止被瘴气熏染,两人都戴了口罩,小心翼翼地在森林中穿行。
    蓝婧抬头望一眼天色,轻声道:“趁着现在日头还好,得赶快找到隧道,这林子古怪地很,一会日头没了迷路就糟糕了。”
    沐槿衣点点头,不动声色地斩落了蓝婧左侧一条藤蔓。啪一声响,一条竹青色的小蛇身首异处地掉在了她脚旁,断颈处正汩汩地涌出血来。
    蓝婧勾勾唇,心中一暖。知道自己左眼视线有碍,槿槿一直很小心地走在她的左后方一步处,怕说得透了她自己难过,便用这样的方式默默保护着她。这丫头,虽是嘴巴闷了点,不善表达,可心思却是细地很呢。
    “蓝姐,你怎么了?”被蓝婧眼中的笑意看的有点不解,沐槿衣忍不住问道。
    “槿槿。”蓝婧快走了两步,莞尔一笑。“我在想,等这件事结束了,咱们一起退休吧。”
    沐槿衣怔住了,足下却并未停步,只下意识反问了一句:“退休?”
    蓝婧嗯了一声。“这几年,白轶一直有在帮我搞点投资,我在国外有个户头,里头的钱虽不算很多,可衣食无忧总是没问题的。”见沐槿衣沉默不语,她想了想,又道:“你可还有什么未了的心事?”
    沐槿衣摇摇头,蓝婧的建议,倘若是前些年她必然觉得很好,可如今心中却多了一道莫名的枷锁,竟连她对自由的向往也一并束缚了。唐小软……她怔怔地望向远方,思索的同时仍利落地一刀斩落一根略粗的、几近透明的蛛丝,一只足有小孩子巴掌大小的黑色蜘蛛险险地贴着蓝婧的肩膀掉下地来,被她一脚跺烂。
    蓝婧听到她的动作,却并没有回头。有沐槿衣在她的身后,她没什么可不放心的。雾霭缭绕的密林深处只有她两人此起彼落的脚步声,踩着湿软的泥土,落叶沙沙作响,蓝婧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槿槿,你不愿意?”
    沐槿衣摇摇头,又想起摇头蓝婧也看不到,于是低声道:“我不知道。只是,干爹那里……他会同意放你走吗?”
    “不是我,是我们。”蓝婧不悦地纠正她,又耸耸肩,语气刻意地轻快了些:“我自然有办法,这些年我立功不少,再加上,小五小六也渐渐能独当一面了,干爹一向疼我,我这次再为他做件大事,到时候,他自然是有求必应。”
    沐槿衣自然知道蓝婧口中的大事是什么,可不知为何对她的过度乐观以及对干爹的盲目信任,她心中始终隐隐不安。
    “那女人的事儿我交给白轶了,杀个毒贩子对他来说易如反掌。哼,死丫头,你自己摸着良心说,算上上次唐家老宅的事,为你我欠了多少人情了?”
    想起白轶那张平板的脸,一双利目满是多年杀手生涯造就的冷漠与冰冷,却唯独在望向蓝婧的时候会流露出丝缕的温和与宽容。沐槿衣想也不想便道:“大哥很关心你,我知道,他肯帮我都是因为你。”
    蓝婧呆住了,唰一声转过身来,差点便撞上沐槿衣的鼻梁。“你……你这死丫头……你胡说什么?”
    沐槿衣也呆住了,她本来只是随口一说,并没多想什么,却被蓝婧的反应给吓了一跳,不由得想到,难道……大哥和蓝姐她……喜欢?是喜欢吗?就像唐小软对她说的那样,因为喜欢一个人,所以才处处小心在意,总是想着能与对方多亲近一些,为对方做点什么?从来在情情爱爱上半窍不通的某人自从被个叫唐小软的粘人精各种骚扰之后竟然无师自通地觉悟了,一双清澈澄净的眼瞳看得蓝婧一阵尴尬莫名,忍不住叫道:“你是不是听谁胡说了什么?”
    沐槿衣摇摇头。蓝婧仍是郁郁,哼道:“你这死丫头,出门没几天倒学会八卦了,我和你说,我跟白轶什么关系也没有,你别胡想。”
    “怎么会呢。”沐槿衣淡淡垂眸,“你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师兄妹,这份情谊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打破的。”
    “只是我们吗?难道你不是?”蓝婧被沐槿衣话里话外的始终不肯融入惹恼了,怫然道。
    沐槿衣并未多作迟疑,双眸坚定地望向蓝婧。“我也是。”说罢,抬手轻轻压一压蓝婧的肩膀示意她继续前行。
    蓝婧被她推着走了几步,心中莫名地不安起来。沐槿衣刚才话中虽是给了她肯定的答复,可怎么听着却都像是拒绝了她最先的建议,她不愿意去国外?还是说,她只是不愿意和自己一起去国外?槿槿她……有着她无法触碰的秘密吗?还是说,是有更想一起生活的人?她没再多说什么,以她对沐槿衣的了解,她不想说,纵然她再怎么诱哄威逼也是问不出分毫信息,只脑海里蓦然蹦出一个令她悚然心惊名字来:唐小软。眯了眯眼,她很快便压下了那令人不悦的念头,切,槿槿与那女孩才不过认识多久,怎么可能与自己和她十多年感情相提并论?
    再往前走不远,赫然出现了一处岔道,一左一右。沐槿衣仔细检查了一番,发现右边的岔道上分明有着几排整齐的脚印,不由一怔:“有人也在寻找禁地?”
    “也许只是这里的乡民。”蓝婧不以为然,“这隧道本就是他们的先祖凿出来的,他们知道也不足为奇。”
    虽然蓝婧言之有理,沐槿衣却始终心存疑虑。两人决定跟着那脚印走,选择了右边的岔道。又走了不到半小时,眼前的雾霭忽然像是被抽空了,一时间有着云破天开般的豁然开朗。蓝婧指着不远处被墨绿色的植物覆盖的山体下隐隐露出的一面约莫两米高的洞口,兴奋不已:“就是这里了。”
    沐槿衣抬头望一望头顶的天空,不禁微微蹙眉:“云层越来越厚。”
    “一会儿可能会下雨。”蓝婧接口道。“我们得赶紧进去。”
    沐槿衣屏息听了一会儿。“等等,里面有水声。”这不是干道,莫非是河道?
    蓝婧似是没想到会是这样,顿时有点懵,下意识地问道:“怎么办?”
    沐槿衣下意识地回答:“这里树木很多,可以想办法扎个筏子。”一边说话却一边拔出短刀悄悄地向着洞口走去。
    蓝婧也意识到了什么,轻悄地跟了上去。果不其然,走到离洞口约莫三四米处的时候两人都听到里面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伴随着细细的水流声,还有脚步声、说话声。两人快速对视了一眼,蓝婧心领神会,考虑她眼睛的问题,沐槿衣决定自己打头阵,于是她也不多争抢,将两人的背包都卸了下来,拍拍沐槿衣的肩膀:“小心点。”
    “嗯。”沐槿衣应了声,转身便潜入了山洞里。
    越往里头越是暗得很,她尽量紧贴着岩壁蹑手蹑脚地走着,没走出几米便看到一片火光,一条约莫三米宽的地下河汩汩流淌,一个年轻男人正举着火把在河边站着,身边还有一名男子正弯腰扎着木筏,两人俱都没有发现她的踪影。借着那火光,沐槿衣很快发现角落里一个瘦小精干的白发老妪正独自坐着,就在那老妪偶然抬眼的空隙她瞧清楚她的面容——可不正是唐家老主母,唐云氏!沐槿衣心中一动,目光仔细逡巡一番,发现唐云氏并未受捆绑,似是行动自如,不由暗自思忖这两人到底老太太找的帮手还是挟持她的人,想了想,她将身体隐入黑暗中,悄悄贴着岩壁向唐云氏移去。
    唐云氏虽年纪已大,可耳力却半点不差,比起那忙成一团的两人,她很快便听到黑暗中一点轻微的声响。她不动声色地坐着,直到一只手轻轻搭上她的肩膀,她也不慌,耳听得一声极地的声音自耳畔响起:“老夫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