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女神撞上女神经(娱乐圈GL) 作者:魅骨(上)

字体:[ ]

 
    文案
    一个是红得发紫的人气女神,好评如潮。
    一个是黑得发紫的女神经,绯闻移动机,恶评连连。
    当女神经撞上女神,究竟是会掐得你死我活,还是会爱得死去活来?
 
    内容标签:欢喜冤家 娱乐圈 励志人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季优泽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红得发紫和黑得发紫
    
    午后阳光明媚,公司食堂门口的两棵大树生长得是枝繁叶茂。叶片层叠间,那颜色就像是揉碎了阳光,混合着些许水彩,美得有点儿梦幻。
    季优泽手臂间夹着一个粉红色兔子水杯,拿着手机一边迈着步子往前走一边在脑海中各种组织语言。
    修长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不住点动,一条微博草稿是打了又删,删了又打,折腾了十多分钟,才总算发了出去。
    内容是:“今天天气真好,舒适惬意。如果在这时候能够拥有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那就太棒了!”
    微博发送成功的同时,她就收到了好几条评论。
    评论a:“大写一个滚字送给你,别不好意思收!有朝一*你若滚出娱乐圈,我必拎着鞭炮登门道谢!”
    道个锤子谢,你脑门被机关枪扫射了十万个窟窿所以才那么思维奔逸豪放不羁?我拉一车鞭炮给你送葬你乐意不乐意啊我摔!
    季优泽靠在一棵大树底下双目喷火地狂按着手机屏幕,打出了一长串字,然而真要发送回复的时候,她又冷着脸啪嗒啪嗒全删了。
    评论b:“装,继续装,我就静静地看你装b我不说话。”
    蛇精病啊你,你都打了十七个字还叫静静的还叫不说话,你智商x了狗了吧?!
    季优泽怒不可遏地又打了一行字,到最后却也还是静静删了。
    评论c:“丑八怪,走好不送,进了地府代我向阎王爷问声好。”
    呵呵,说得你那张芝麻馅儿饼似的大脸就多么国色天香一样,老娘虽然不是国色天香,但至少还是个人,你个甩饼儿有啥资格说我丑?就你那油腻的气质只怕死了去地府都会被轰出十万八千里开外去的吧!
    当然,最后季优泽还是删了打出来的那一串满是火药味的微博内容。
    抱着兔子水杯走到车里后,季优泽那原本因为要入住新公寓而亢奋的劲儿早就不见了。
    “季姐,来,吃糖。”助理妍妍上车后,将几颗奶糖递到了季优泽面前。
    季优泽接过一看,只见奶糖上印着一个卷发女人的半身像。女人穿着纯白的上衣,头发自然垂落,脸型瘦削,眼尾上挑。旁边印着一行字:“挑逗你的味蕾,我能做到。”然后,还有一个龙飞凤舞的签名――康夕。
    季优泽将奶糖捏紧在手心中,闭着眼说了句:“搞什么搞,拍个奶糖都跟拍床戏一样。”
    妍妍听完,和旁边的司机师傅一块儿咽了下口水――季小姐好大的怨气。
    娱乐圈里这两个人,简直就是两个极端。季优泽向来心直口快,说话不拐弯抹角,凡事写在脸上。说话什么的,也是辣味十足,也不给圈内人面子。上次有人问她为什么拒绝了最近大热的真人秀节目递出的橄榄枝,结果她狂霸一笑,说道:“因为我还是喜欢做自己。我并不想带个面具告诉你们节目组让我塑造出来的形象就是我自己,骗人,我做不到,抱歉。”
    此言一出,啪啪啪打了数个电视台以及综艺导演和参加者的脸,也惹恼了各个台以及明星们的粉丝。
    有人刷起了#季优泽滚出娱乐圈#这样的话题。
    也有人开始去白事一条街买花圈。
    不过季优泽也是神人,收到黑粉寄来的死老鼠后,她眼皮也没眨,放到膝盖上的lv包上就拍了一张,发到微博,配文道:“最近死耗子真是多,跳来跳去真烦人。”
    公司发现她发微博时,为时已晚,已经是半个小时后的事情了。虽然后来紧急命令她删掉删掉再删掉,却也还是有人眼疾手快截了图,上热搜的速度就好比航天火箭。
    有人说她是在讽刺广大粉丝。哎哟喂不要脸――所以贴给了季优泽这样一个标签。
    这件事发生后,公司不再让她发微博了,帐号交给经纪人保管。
    除非她改掉自己的说话方式,不然就不让玩。这也是为什么季优泽刚刚发微博时表现得那么犹豫的原因。
    而康夕不同,康夕处事圆润大方,为人谨慎有加,从来都不会在媒体面前发表什么言论。
    别人穿个低胸露个事业线,叫做骚。康夕要是那样,叫做中国版好莱坞女星。
    别人演个嘿哟船戏,叫做浪。康夕要是演了,叫做为了艺术放得开。
    别人说话带嗲,那叫装。康夕要是嗲一个,那叫甜。
    别人吐个苦水儿说娱乐圈道途艰难,叫做矫情大白莲。康夕要是说几句类似的话,叫做性格隐忍能吃苦。
    而且康夕很会说话,有记者问她:“你觉得和你合作的男星a和男星b谁好?”她则回答:“各有各的好,一个是很会照顾人的类型,一个是很能玩很懂得带你玩,让你走出来的类型。总之,我觉得他俩的各位粉丝小老婆们眼光都挺赞的。”
    这样一番话,把两个都赞了,顺便还把两家的粉丝都吸了,高,实在是高。
    而季优泽不同,上次节目中有人问到她和陆谦以及关锦时搭戏,分别又怎样的体验。问题问完了,两个男星都满怀期待地望着她。
    结果她想了半天,说:“陆城的话,有时候话有点太多了。关锦时还满ok的,而且很能带动人的演技。”
    妈妈呀。这句话瞬间就得罪了陆谦的粉丝。而且,陆谦是当红小鲜肉,粉丝能力聚集一处简直能够辟天砍地。但是关锦时则已经快要过气。这个节目播出后,季优泽和关锦时就都被火力全开的陆谦粉喷得连渣都不剩。
    甚至为此,本来接到手的一部将由她和陆谦主演的电视剧也打了水漂。因为陆谦不开心了,说戏里有季优泽就没他。当然最后导演选了他。
    季优泽当时也不怎么在意,只觉得陆谦个小心眼儿祖宗有点儿搞笑,不合作正好。
    但后来,季优泽发现自己的黑粉密集如同蛛丝网了,加上最近稍稍好的导演好的剧本都不再找她。她的资源变得有些紧张,拍出的东西不好看,收视率糟糕,为她说话的粉丝越来越少,大部分一张口就是骂她的,于是她有了些危机感。虽说本来也就都是些烂剧爱来找她。
    而她与康夕之间,怎么说呢,她现在不喜欢康夕,其实还有一个别的原因。一个埋藏在心底,谁也不知道的原因。
    “季姐,对不住啊,我又粗心了,都没有注意到这奶糖上头,你别生气哈……”妍妍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
    “没事,我干嘛要为这个生你气啊?我又不是奇葩。”季优泽说完,将手机放到一边,纤纤细指剥出一颗糖,丢进口中,然后又说:“对了,你快过生了吧?”
    妍妍一听,吓得不轻,整个人都快晕了。电视上不经常这么演的么,当上司问出这种话的时候,轻则是来找茬数落人的,重则开除,开除!
    “那个,是啊……”妍妍也是刚来季优泽身边,工作了还没几天,完全摸不清季优泽的个性,但是听人说过挺情绪化的。
    季优泽听完,点点头,拉了个河马护脖递给妍妍,说:“干这一行的台前幕后都累得跟狗似的,这个东西不错,坐车时作用可大了。”
    递出后,季优泽又拿了一个自己常用的,拨了拨脖颈处的长发,套到了脖子上,才又靠到车子座椅上,闭上眼睛,没多大会儿就睡死了过去。
    妍妍看着季优泽歪着头张着嘴巴睡得香熟的样子,不禁微微笑了一下。
    “你别怕,我们阿泽不吃人的,她人可好了,完全不像外头传的那样。只要你认真工作啊,待遇也是特别厚道的。”司机师傅跟了季优泽三年了,是最有发言权的了。
    他当过许多艺人的司机,但是像季优泽这样完全没有架子的人他还是第一次见,虽然表面出口带刺,跟机关枪似的,但是只要你不去刺她,她也不会捅你,你要是对她好一点,她对你好十倍。
    要说季优泽的缺点,大概就是自尊心重,吃不得亏吧。
    妍妍听了,捏着手中软乎乎,连吊牌都还没扯的河马护脖,用力点了下头。
    车子刷卡进入了一处小区,速度放得缓慢下来。两旁精心修剪过的绿色植被向后平行移过,经过一处欧式凉亭,宽广干净的卵石大马路两旁,人工水池泛出隐约的蓝色。两旁铺了些卵石,如蛇般蜿蜒向前。每隔十来米,都放置着设计简单线条流畅的桌子和白色凉椅。
    妍妍哪里见过规划得这样美的小区,眨巴着眼睛看着,不放过任意一处。
    最终车子在一处公寓楼底下停下,季优泽伸了个懒腰,扯下护脖,抓了抓蓬松的长发,打开车门就跳了下去。
    进去的时候又要刷卡,虽说有些繁琐,但是能够很好地防抢防盗防狗仔,也是不错的。
    然而,就在季优泽掏出门卡准备刷的时候,突然感觉旁边站上来了一个人。
    季优泽扭头一看,只见那女人披散着一头略微卷曲的蜜色长发,穿着件露肩的米色针织长款毛衣。那女人小脸线条优美,皮肤细腻像牛奶,一双杏眼水灵灵的,睫毛随着眼睛眨动上下翩飞若蝶,鼻梁小巧红唇如焰,微微露出的肩膀更是增添了几分慵懒味道。
    季优泽眯着眼睛看了半天。错不了,这人是康夕。长得跟地摊小贩五元一本的盗版台言小说封面女人一个样。
    康夕也眯着眼睛看了季优泽半天,最后伸出纤细手指往空中一扬,弹了几下,歪着小猫似的头说道:“唷。”
    
    ☆、第2章 隔壁动静听着很激烈
    
    季优泽一看是康夕,眉头略微发皱。
    回过神来后,康夕已经先刷了卡走了进去。
    体态轻盈步子轻快,水藻样的长发在背后打啊打的,只留下了个比例完美火辣的背影。
    住在一栋楼而已,又不是住隔壁,没什么好介意。这么一想,季优泽就放宽了心迈开了步子跟着走了进去。
    剥出个棒棒糖往嘴里一塞,穿着一身风衣的季优泽带着妍妍就往电梯门口一杵,只是余光扫到了旁边的康夕,不禁多看了几眼。
    那女人身上喷了香水,清淡不浓郁,散发在空气中,成了空气清新剂。她似乎在低头发微博,完全没抬头。
    终于电梯门打开,三个人同时走了进去。
    两只手同时伸出按向二十四,结果季优泽直接按住了康夕的手,两人一同抬头望向对方,之后同时收回手玩手机。
    住在一层无所谓,只要不是对面或隔壁。季优泽取出嘴巴里的棒棒糖,指尖拿捏转动了一圈儿,眼睛一闭,随后又塞回了嘴里。
    电梯在二十四楼顿住,哗啦一声打开,三人同时走出去。高跟鞋嗒嗒嗒的声音在空旷无人的走廊里显得格外清脆。
    最后齐齐顿住,齐齐拉出房卡一刷,嘀地一声响起,两人同时回头望向对方。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