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人鱼+番外 作者:开水滚馒头(上)

字体:[ ]

 
文案
北冰洋万载冰封的海面下,风雨飘摇。极光下,海底古镇,冷千秋邂逅美人鱼!
 
“什么?你问美人鱼丑不丑?”
“什么?你问美人鱼多大了?”
“什么?你还问美人鱼怎么生宝宝……”
“呵呵呵~让作者君偷偷来告诉你,美人鱼~……她其实是《山海经》里的妖怪~~!”
 
一个是呆萌天然黑的小人鱼,一个是古板禁欲系的深藏美人……
到底是御姐还是萝莉?
当山海经里的古老精怪VS现代科考员!当纯粹的妖心与人心碰撞,让冷千秋来告诉你,如何家养美人鱼~~!
 
 
副CP发言:
温暖:“哈哈哈哈,鱼唇的人类,你可曾想过从始自终你都失去了什么?”
温凉:“错了姐姐,人类是愚蠢,我们的才是鱼唇~~!”
 
此文脑洞开,参考一定文献,然不甚严谨,请勿深究……馒头君坑品良好~欢迎诸位放心来跳~~!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冷小鱼,冷千秋 ┃ 配角:温暖(姐),温凉(妹);冷千凝,杜子藤 ┃ 其它:现代背景,深海情缘,小白爱情,轻松1v1,HE
==================
 
☆、你好,北冰洋
 
  
  海水正在从破损的头盔里挤压进来,同伴都被突如其来的洋流冲散。
  在深海强大的气压下,强如钢铁的化学纤物却如脆弱的蛋壳般迅速碎裂,龟裂着蔓延在眼前。
  冰雾顺着眼角弥漫,转眼已是笼罩周身,不断蔓延的黏着水压足以将人的内脏轻易挤压成碎末,仅仅是零下四度的海水冰冷的让人心惊。
  海水正一丝一丝的蔓延进人类脆弱的气管,侵入肺泡,一点一滴造成无可逆转的伤害。
  而潜水员那完全暴漏在深海巨怪下的破碎身体,正在一点一点沉入深海里……在众人惊恐的眼神前没入他们苦苦追寻的黑暗深渊。
  这里是冰冷而神秘的北冰洋格陵兰海域。
  “声呐!声呐呢?”冰川起伏的海面上,稳稳地停驻着一艘中型破冰船,外形说不上多华丽,船上的设备也不甚先进,但用于一次科简单的取样调查也足够了。
  “快!快!找到了没有!给我用声呐定位!”船长凛冽着零下三十多度的海风站在船舷上对着冰面上手忙脚乱的研究员吼叫。
  “没有,没找到,小秋身上的声呐完全没有信号!”冰层上的研究员不无沮丧的抓狂回答道。他们知道小秋是所长世交家的侄女,面对所长此刻的焦虑虽然深有感触可却无能为力。毕竟他们眼睁睁的看着小秋被洋流卷走,不知所终……
  小秋身上连接的拉绳早就断裂了,切口整齐的仿佛是被什么利器一刀割断的模样,眼下正空荡荡的在水面上干冷的空气里结冰,摇晃着与科考队员大眼瞪小眼。
  在这片危机起伏的深海里,人类潜水的极限只有三百多米,再深身体便会被巨大的水压压烂。即便他们是科考队员,身着最先进的潜水衣背着氧气筒,可先不论水温、水压以及水下种种未知生物的攻击,单单是氧气耗尽这一项,就会让人轻而易举的成为这片海洋里飘荡的一具枯骨。
  天色一片灰暗,倒不是太阳下山的缘故。只是北冰洋格陵兰海上漫长的极夜在冰冷的风暴下凛冽的近乎给人一种无始无终的错觉。终是太久了,所长望了望冰层上日益疲惫萧索的船员,重重揉了揉眉头。
  距离小秋失踪已经过了三个小时……氧气该耗空了。
  时间是一月尾,距离考察队来到这片海域已经过了三个月,这片常年冰雪覆盖的格陵兰海域位于北纬66度和80度之间。是北冰洋的边缘海域之一,也是世界上传说最多的几个神秘海域之一。
  方圆120500平方公里的广阔海域里盛产鱼类、石油、天然气等海底资源,平均水深在1444公尺,最深的地方也就是他们眼下所处的冰层之下的深渊深约5527米。
  亚极地气候为他带来了水不尽的冰寒与风暴,冰封的海上常伴大雾弥漫,一眼望去犹如深陷在海妖掀起的漩涡里,伴着天边滑过一道一道绚丽的极光,美到极致,诱惑到了极致,却也危险到了极致。
  在这样的天气,往往让科考队寸步难行,只能在经验老道的所长的庇佑下紧紧地窝在船舱里用影像记录着这里神秘而自然的一切。
  严酷的气候,短缺的设备,三个月已经让这个来自温城的科考队举步维艰。要怪就怪上面给的拨款有限,不然又有谁会在极夜的时候冒险来到这片极度苦寒的海洋,忍受这种种恶劣的环境和巨大的风险。当然高的风险往往伴随的高的回报,此番,他们收获也可能是巨大的。
  所长站在船舷上,就着凛冽的近乎割伤层层防护下皮肤的寒风,眼前浮起了一张张年轻的热情洋溢的面孔。要不是他们拨款有限,要不是这三个月他们拼了命的抓紧时间去冒险,他也不会失去那些年轻的优秀的时刻充满热情和希望的国家栋梁。
  所长老泪纵横,热泪滚滚而下,却被被新刮起的海风冻结在脸上,留下两串长长的流淌的冰棱……
  “小秋……”。
  那孩子这么些年留学国外今年才刚刚进所,这是她第一次出海,身为所长家世伯他本不想让她冒险,可终究耐不住那孩子顶着一张自己从小看到大的脸义正言辞的要求出海。可谁料,谁能料到,就是这科考队最后一次的下潜调查,却让小秋一去无回,他又该怎么给小秋的父母一个交代。
  所长颤抖的端起因为长时间暴露在海风下而冻僵的双手,隔着厚厚的手套从冻得同样僵硬的破旧口袋里挖出一只烟。
  噗呲…噗呲……
  特质的防冻打火机在暗褐色的天空下零星出细碎的火花,望了望远处的天色,他抬起腕表看着时间紧紧皱起了眉头。
  风暴就要来了,大自然不会因为怜悯而给人类一丝一毫的宽慰,距离那个时刻越来越近,科考队已经是迫切地需要离开这里 ,在这片荒无人烟却又生机勃勃的白色海洋上,一切的生命都只能依靠他们自己。 
  “回来吧,回来吧!都回来,到船上集合!风暴就要来了!”
  所长就着夹烟的手一把抓起身旁时时带着的无线信号机发出了命令。只燃烧了片刻便早早熄灭的老辣烟卷不慎从手掌中滑落到了冰冷的船面上,一咕噜一咕噜,被海风吹舞着飘落进了新凿的冰窟窿,转身欢呼的翻折进了冰碴凛凛的海水中,沉没……就像是它与生俱来的被深藏的命运一样。
  所长惋惜的看了它一眼,那是他珍藏的最后一支烟,可他眼下不得不放弃。视线再次瞭望到远方,在那一望无际的深蓝色冰川覆盖的海面上,白茫茫的风暴正在袭来。
  “加速!”
  他毫不犹豫的拾起紧握在手心的通讯器从容的向全部的人发出命令,冰冷的瞳孔里闪现出的已是无机质的灰,仿佛几秒钟之前那个悲伤而愤怒的人不是他一般。
  他回身向船长室里走去,身后是忙碌而惊恐的紧随他的脚步的船员和滚滚而来的风暴。在这一刻,他不是那个瘦弱而满载慈悲的所长,而是这个冰雪世界的国王。
  他是万物灵长的人类,他要征服这篇神秘的、无人问津的土地,啊不,是海域!只要科学还在进步,只要他们还不放弃,终有一日他会是这个世界的全部生灵的王!呵呵,哈哈哈!
  研究院匆忙的收拢着仪器全部登舱,可他们却都没看见身后,那最后一块新凿的,还未来得及被严寒彻底冰封的冰窟窿里,滚滚的翻涌出几颗气泡。烟卷在浮出水面的瞬间被冻成冰柜儿,然后噗呲一声利落的喷落在冰面上,滚了两滚又蹦跳着弹射进了无人的甲板上,平息了下来。
  冰层中,亦或是风暴弥漫的海面上似是传来生灵的低语,呢喃着清脆的,在这大雾弥漫的苍茫中,似是还要的甜美诱惑。
  “呸!愚蠢的人类,恶心的气味竟敢丢进海里……滚,快滚出去……。”
  几颗晶莹的水泡夹杂着细细的嘟囔声破出水面转瞬在零下三十度的气温下凝结成绚烂的冰晶,哗啦一声~破碎!女孩清脆而愤怒的声音伴随着气泡的破裂清晰的在海面上回荡,合着那颗转瞬即逝的美丽泯灭在风暴中。随着声音的消失原本清晰的暴漏在海面上的冰洞愈合如初,仿佛那漆黑的深洞从不曾存在一般。
  再远处的冰面上,漆黑的破冰船风雨飘摇……
  这场独属于极夜下漆黑冰冷的北冰洋的特大风暴罕见的只持续了一夜,倒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说实话,即便是经验丰富信心满满的老所长眼下面对舷窗外平息的黑暗也不由得抹了把冷汗感叹老天的仁慈。
  “所长,所长!”
  “快快,拿东西,抬起来,抬起来!”
  “所长……”
  冰面上突然变得嘈杂起来,刚刚下船的年轻研究人员仿佛见了新大陆般欢呼嚎叫,聚拢着围成了一个圈,他们在感谢这老天的仁慈与奇迹。
  “怎么了?”所长皱着眉头放下他暖心的酒壶,从船舱里慢悠悠的走出来。
  “一大早的叫什么?你们要是什么都指望我,以后怎么办?啊?我的一把年纪了,等我走了,考察队怎么办!啊!?”似是想到了什么更让人生气的事,所长吹胡子瞪眼。
  一众研究员咽了口唾沫呆愣愣的立在了海面上,清晨的寒风呼啸的吹过,尽管极夜的天空依旧是黑乎乎的。
  他们知到昨天那次下潜他们失去了小秋,所长和小秋家里关系匪浅,所里也很看重小秋。从昨夜起船长就一直是这副喜怒无常的模样,他们上次看到所长这样还是那次倾尽了全所研究人员几年的心血的实验失败了的时候。
  沉默,无声的蔓延,仿佛所有人都沉浸在了那抹难以化开的悲伤中无法自拔。
  良久,“所,所,所长……小秋,小秋找到了……”一个与小秋同期出海的稚嫩研究员的声音打破了这片宁静。
  “什么!”紧接着的是所长咆哮的惊喜的声音以及朝冰面上飞奔而来的身影。
  说实话,虽然所长年逾半百身体却依然在高强度的工作中保持的不错,整个人精神震朔,线条硬朗的脸庞上虽时常怀着微笑却又隐隐带着铁血的味道,漆黑如墨的短发即便未曾染过也不见一丝白发。
  在他们心里,能让所长认真起来的人和事很少,就连昨晚海面上风暴肆虐,船舱嘎吱嘎吱作响的时候,他也只是笑笑安抚了众人几句。很难想象这个表面上粗糙内里又有些温文尔雅模样的人认真起来该是什么模样,不过眼下他们知道了……他简直像个豹子一样转瞬扑到了它的猎物面前。
  “小秋,在哪呢?怎麽样了?”年轻的研究院识相的捂住耳朵,步步后退为他让出一个通道。难以置信,眼前这个蹦跳的活像三四十岁风华正茂的汉子的人是一个知名研究所的所长。
  “小秋……”所长颤抖的细细检查着躺在平坦的冰面上呼吸平稳的冷千秋,冷硬的气息徒然散尽,老泪纵横。
  这画面着实诡异,老实说所长这模样很让人怀疑眼前这个面色红润,衣衫整齐,即使失踪了一夜,又暴漏在冰冷的海风中和冰面上躺了不知多久依旧毫发无损的冷千秋是否就在方才不经意间一命呜呼了!而且小秋还得是他的私生女!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还不快抬担架来,腿快的回去让船医准备好急诊!”
  所长吼叫,硬朗的面条上闪现的是欣喜若狂,眼里闪现着一寸寸精光,仿佛最紧密的激光扫射在无知无觉的冷千秋脸上身上。熟悉他的人都知道,那双眼里此刻闪现的是打量着极致珍宝的痴迷和欣赏。
  “小秋还没醒过来,我们过几天再回去!”热闹的船舱里所长在众人面前轻而易举的推迟了既定的回航时间。即便这会让他们面临着更多更大的风险。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