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翩然雪海间+番外 作者:角落里的羊咩咩

字体:[ ]

 
文案
李墨,大一新生,因救人出车祸而穿越到了古代。醒来后发现自己变成了狐狸并且连性别也变了,不过既来之则安之该咋过咋过。教主你一直包养我吧!
李墨:“教主大人,我们去吃东西吧!”
龙雪海:“你确定你不是猪。”
李墨:“教主大人我要给你生包子!”
龙雪海:“不要”
这其实也就是一个傻白二逗爱上了一个外表腹黑清冷内里傲娇的软妹子,并相守相爱的故事。
内容标签:性别转换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墨,龙雪海 ┃ 配角:紫嫣,上官云 ┃ 其它:架空历史
 
 
  第一章
 
  话说有那么一个故事,剧情普通老套,主角以为是主角其实是配角的故事。但还是有人一直记得,那个平平常常,用于饭后喝茶闲聊之谈之乐事。那是一个什么样的故事呢,且听下官慢慢道来。
  那是个不知道哪个历史朝代的时代,有一个国家风国,国号风雅。这里崇文尚武,民风淳朴,路不拾遗,夜不闭户,为天下大同。随着风国的日益昌盛,边境三国窥视已久。于风国十一年,三国一举来犯。风国不敌,为城下之盟,于战后每年向三国朝贡白银五百万两,布匹一万匹,牛羊各五千匹。
  因战事,风国受到强烈打击,粮商乘机哄抬物价,一时间民不聊生,哀鸿四起,涂有饿殍而不知发。各地邪恶势力四起,更使风国雪上加霜。后来,武林人士群豪并起,以上官、李氏为首的二大家族结盟,上官龙为武林盟主,号令群雄共同对抗邪恶势力,各小派余党大多被灭,唯有隐月教和沉香宫二大邪教势力颇强,与武林正派缠斗不休,互有死伤,积怨及深。促使在几十年间正邪相互维持着平衡。
  隐月教无人知其所在,以五行八卦、善使毒-药闻名。据传闻教主龙雨嫣是一名二十几岁的女子,有闭月羞花之貌,沉鱼落雁之姿,常以白衣示人,虽白衣胜雪,穿在其身上却感觉妖媚性感,一双凤眼不知迷倒多少人。龙雨嫣以寒铁为骨冰蝉丝为扇面的玄雨扇为武器。此扇刀枪不入,杀人不染血,只知江湖中玄冰扇与之其名,却无人知晓玄冰扇的下落。
  传闻中沉香宫宫主许听云国色天姿,因不常在江湖中走动,无人知其真面貌。沉香宫坐落在西北青云山上,以机关暗-器和蛊术为名,武林虽知其所在,也曾率众想攻上山,奈何上山之路陷阱机关层出不穷防不胜防。还没闯到半山腰人数伤亡已过大半。上官龙只好下令放弃进攻沉香宫,并以五年为期,每五年举行武林大会推选新一任武林盟主,并由武林盟主率领武林群雄一起商讨对付沉、隐二大邪教。
  可十年过去了,沉香宫和影月教还是该干嘛干嘛,其实沉香宫和隐月教就是杀人手段残忍点,一般不惹到它们,它们也不会随意找麻烦,如果惹到它们了,那就自己买副棺材等死吧。沉香宫和隐月教不知是约好的还是怎么的,凡是得罪它们的人不出三天必死无疑,这也是一般人不敢惹他们的原因。
  西北郊外树林里,传来了三三两两的马蹄声和几个男人笑声。原来此时正是狩猎季节,城里的两个富家公子带了几个奴仆来此狩猎。刚好穿蓝衣的公子在草丛里发现了一只红色狐狸,蓝衣公子马上搭箭弯弓,只听嗖的一声,正射中那只狐狸,只听那狐狸叫了一声便倒地死去。
  “哈哈,齐兄真是好箭法,一箭就了结它,这畜生连痛苦的时间都没有,它还真是要感谢你”另一名灰衣公子对蓝衣公子说道。“哈哈,你也不看看我是谁,我玉树临风,风流倜傥,武功盖世,箭法无双……”(此处省略500字)灰衣公子“……”(切,给你点阳光你就灿烂,不要脸,风流倜傥英俊潇洒分明是形容我的)谁也没有注意在那狐狸的身后还发出轻轻的呜呜声音。
 
  第二章
 
  忽然从南处响起一阵哒哒的马蹄声,只见为首的是一名骑着白马的女子,身穿一条火红色宽袖长裙,像一片烈火般飘然而至,一头墨发用相同颜色的红丝系随意的系在身后。
  脸的上半部戴了一副白玉面具,只露出一双稍显疲惫的但又透露出狡黠的眼睛,面具的下面是淡粉的薄唇和光滑尖削的下巴,在阳光的照射下白皙的皮肤泛起一层柔和的光芒,光看脸的下半部就不难猜出是名年轻的美丽女子,灵动的好似从火里跳出的精灵。竟让人想要一探面具下的面庞是怎样的。
  在女子身后跟着四名女子,同样美丽动人,风情各异,或平静或冷漠或妖娆或亲切。别看着四人无害,知情者肯定不会觉得此四人美丽,而会觉得是地狱来的勾魂使者。
  就像罂粟花一样,看则美丽,实则有毒。因为此四人是隐月教教主手下的四大护法,别看她们年纪最小二十,最大不过三十,每人都掌握着一名绝活。而骑在最前面的那位身着红衣的女子就是隐月教的少教主龙雪海。
  龙雪海放缓了马速,待四人跟上来,偏过头问“穆清,还有多久到达胡家镇”
  “回禀少教主,穿过这片树林,估计下午就能到达”一名身穿白衣的女子平静的回答道。
  “哟,小龙儿,莫不是又不认得路了?”另一名紫衣女子含笑道。龙雪海听闻,握住缰绳的手一怔,平时狡黠的眼底闪过一丝尴尬。
  “紫嫣,不要对少教主没上没下的,莫忘了身份。”“好好,我不就开个玩笑罢了,语琴你有必要那么认真吗?何况我是看着小龙儿长大的,是吧小龙儿?”
  龙雪海皱了皱眉头说道“我说了多少遍,在外面不要叫我小龙儿!”
  龙雪海自十二岁就被姑姑龙雨嫣叫去跟紫嫣学习妖媚,龙雨嫣的理由是身为江湖中数一数二的邪教,不能对不起妖女的称谓,一个眼神就要把男人迷的神魂颠倒,出手不仅要好看,还要快狠准。
  可是龙雪海才不屑学媚术,平时学的时候也挺随意的,只学到了紫嫣的五成,而且平时也不太使用,大多时候都率性而为。
  由于龙雪海自小在姑姑身边学习武艺,虽然年龄只有17岁,但天赋极高,武学上已有小成,只是年龄偏小,内力还不够深厚。但在江湖上也小有名气,在这些大小邪教中可是冉起的一颗新星。
  随着谈笑的瞬间一行人已来到树林里,正看到有一群人在此谈笑,龙雪海一行人都是练武之人,耳力颇好。还离他们还有百米距离就听到人群里的两男子在自恋的谈论自己箭法,好像是因为猎中了一只狐狸。
 
  第三章
 
  正想着绕过他们,早点赶往胡家镇歇息。没想到那群人却一字排开挡住了去路。原来那两人听到马蹄声也同时抬头望了过来,望见五个美人向他们这边过来,最前面的女子虽然遮了半个脸看不真切,但从身材气质以及露出的下半张脸,没有意外的话绝对是一个大美女。
  “齐兄齐兄,快看,美女美女也!”灰衣公子过了半天发现没人搭理他,转过头看像同伴,原来同伴早已花痴状看着前方的五位美女,嘴微张,嘴角流着一丝透明的哈喇子,并有逐步扩大的趋势。
  眼看五位美人要侧身而过,那人马上用衣袖擦了下口水喊道:“来人,把她们挡住。”
  也就成了龙雪海她们看到的场景,于是在离他们50米的地方勒马停住,眼里闪出一丝不耐。
  那名蓝衣公子双眼肆无忌惮的看着五人,伴随着猥琐的声音响起:“小妞们,去哪啊,请你们喝茶,还是去兜风,回家?那要不要哥哥送你们哟?”
  “我们要去胡家镇哟,哥哥要送我们去吗”紫嫣调笑道。花若惜皱眉道:“快点解决。”“是”紫嫣满脸的笑意瞬间转化化为杀意。手里的飞镖刚要射出,就被边上的夜萱拉住。
  “等一下”夜萱对紫嫣说道,继而转头像那名蓝衣公子说:“你身上有带钱吗?”“有啊,怎么了?”蓝衣公子还没搞清楚状况就被冷不丁的问了一句,于是下意识的答道。
  “哦,没事,你可以去死了”夜萱道。随即众人便见蓝衣公子从马上倒了下来,双目瞪着,嘴角有黑血流出,脖子上插着一根泛着黑色的针。
  灰衣公子见状马上尖叫一声,大叫“我是出来打酱油的,别杀我,我还没有谈过恋爱呢,呜呜~”
  众人“……”
  刀光一闪间,惨叫声四起,跟来的仆众已被杀光,只剩灰衣公子吓晕在地上。
  “语琴,你好血腥好暴力,人家好怕怕。”语琴没有理紫嫣的调侃,持刀走向昏在地上的灰衣公子准备下手。
  龙雪海说道:“留他一命吧,看他们应该是胡家镇的人来此狩猎,我们还要在胡家镇呆几天,不必要引起麻烦,此人胆小怕事应该不会乱说,如有造事者那么还可以好好利用。”语言没有一丝波动,好似刚发生的事情是那么的平常,就像判官一样可以片刻定人生死。
  “是,少教主。”四人一起回答道。
  “走吧”“少教主,等我一下!”只见夜萱跑到那名蓝衣公子的尸首边,在上面摸出一只钱袋,马上放到怀里。接着,又向那名晕了的灰衣公子跑去。
  龙雪海:“……最近教里缺钱吗?”
  穆清:“恩,看来下个月的零花钱也不必给了”
  语琴:“连死人的钱也拿,鄙视你”
  紫嫣:“不会又惹穆清生气被扣零花钱了吧?”
  在这时,龙雪海听到从草丛中传来一阵细微的呜呜声,不仔细一般人根本不会注意到。目光落到发出声音的地方,只见右边的草丛里躺着一只身上中箭的狐狸,通体火红,皮毛柔顺,没有一丝杂毛。是只珍贵的火狐,皮毛值千金。没想到这些公子哥出来狩猎还能猎到火狐,传闻中火狐本身异常灵敏,速度极快,很难猎到。而且火狐已死,那么声音是什么东西发出的?
 
  第四章
 
  龙雪海想到此处不由的下马走进草丛。“少教主?”另三人注意力还在夜萱身上,突然见少教主下马往右侧的草丛走去不明所以的叫了声,没见少教主答应,也就下马随那边走去。而夜萱在那边忙的不亦乐乎,搜完那个灰衣公子还不放过它们底下的小厮。
  四人走近一看,只见在那火狐的身后有一只不到两月大的小狐狸,个子小小的,通身雪白,没有一丝杂毛,就是尾巴的尖端有一撮火红的毛。趴在地上不时发出呜呜声,声音凄凉,应该在哭泣吧。
  小家伙听到有人走进,马上跑到身边最近的一颗树后,又怯怯的露出小脑袋来打量她们,小耳朵尖尖的此时却没有精神的耷拉在小脑袋上,眼睛又圆又蓝里面还有泪珠在滚来滚去好似随时要掉下来,呆呆萌萌的可爱极了。
  李墨伸出半个脑袋看着龙雪海等人,情绪有点复杂。一方面,她在这个世界的狐狸妈妈死了,虽然那只是只狐狸,但好歹在她出生来到这里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尽心的照顾她,给她喂奶,给她保护,夜里给她一个温暖的怀抱。要不然,以它这小狐狸的身躯,还没饿死之前就成为其它野兽的盘中餐啦。
  狐狸妈妈要不是前两天跟其它野兽抢夺一种传说中能变成人的仙草,腿也不会受伤。要不然就凭那个狩猎者那么烂的箭术连狐狸妈妈一根毛也别想碰到。另一方面,她失去了狐狸妈妈的保护,而且以她不到一个月大的小狐狸的身躯,想要在这森林里立足,比登天还难。就不说没有其它野兽吃她,单纯温饱也是个问题,她好歹上辈子也是个人,要让她生吃肉类,这不是要她命吗!就是捕不捕的到食物也是一个问题。
  没错,这只小狐狸的灵魂其实是一个人,而这个人就是李墨,李墨是一名刚读大学的大一新生。就因为边走路边看书,结果听到汽车的鸣笛声,有一个小姑娘站在路中间吓呆了,李墨想也没想扔了书就飞奔过去推了小女孩一把自己却听到了什么破碎的声音。然后就发现自己穿了而且穿到了一只刚出生的小狐狸身上。
  刚到这里的几天,李墨还一个劲的说服自己这只是一个梦,只要第二天睁眼就会回到原来的世界。可是一连七天,醒来看到自己还是一只狐狸,小小的,软软的,身上的毛还在这几天长长了点。她也只能不甘心的接受了这个事实,而狐狸妈妈对她的呵护让她有了一点温暖,不再对这个世界感到害怕。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