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贤后良妃+番外 作者:戚华素

字体:[ ]

 
文案
这是一个前贤后良妃双重生,解决前世遗憾并努力好好活着的故事。
——求问,女主坑皇帝结果皇帝自己死了,这是该皇帝憋屈呢还是自己憋屈呢,在线急等!by来自结局的主角君们上。
 
入坑注意事项
1.1v1,HE,日更
2.温馨甜爽文
3.基友说这就是个cp为女女属性为双重生的宫斗宅斗
 
内容标签:宅斗 宫斗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窈、赵怡 ┃ 配角:夏云景,紫烟,花影,红珠 ┃ 其它:戚华素
 
  ☆、第一章 重回初见
 
  大夏二十七年六月十八,恰是卫帝登基后的第十个千秋,圣人卫帝不愿大张旗鼓,便只说办个家宴,因元妃楚氏身子不爽利,这事便交给了元华贵妃韩氏。韩氏请了圣人旨意,在碧池设宴,碧池有十里接天莲叶,如今风景独美。
  “今儿个圣人千秋,怎么也不见元妃出来。”假山前头,一名宫妃捏着团扇,趁着旁人都到前头去巴结新近得宠的贵人们,才悄悄与旁边交好的妃子咬耳朵,“若是元妃来办,哪里会用这碧池,也难为咱们叫假山遮的都快见不得人了。
  “如今宫里有了元华贵妃,还要元妃做什么,”那妃子借着饮酒的空档说话,“如今元华贵妃风头正劲,自然不会叫人来与自己别苗头,巴不得咱们都叫圣人入不得眼才清净呢,都这么几年了,你难道还看不透吗。”
  听了这话,那执团扇的宫妃也觉得忒没意思,“原以为圣人潜邸只得一妻一妾相伴,端的是难得的良人,便是进了宫也不会觉得难过。却不曾想这世上的男子,多得是喜新厌旧,妹妹你瞧,当年赵皇后住着的重华宫与如今的重华宫相比,是个什么样子,又有元妃在前,便是元华贵妃如今风光,可也说不得日后,还会出个什么皇后来呢。那边那个,指不定就是下一个呢。”
  “噤声,这话也是咱们说得的,”那饮酒的妃子忙搁了酒杯去捂她的嘴。
  “我这也是看她们都去了前头才同姐姐说的,这话出了口,我就忘了,可不记得方才说过什么哩。”
  假山后头,宫人扶着元妃,满脸欲言又止,末了也只能拿一双眼睛狠狠地瞪着那二人后背。元妃摆了摆手,看向山前灯火阑珊之处,那身着月白宫装的筠妃婉转低眉,进宫这么些年头,到底是长进了。元华贵妃虽同圣人一并坐在上头,可圣人的眼睛,却都在筠妃处呢。
  许是元妃的目光凝滞的久了些,筠妃便多往这边瞧了几眼,许是光线昏暗,也瞧不大清,只向着这边颔首便罢了。元妃微微一笑,只叫宫人扶着自己,从来路悄悄回去。
  略走远几步,两人打小路出了碧池,宫人青衣才出声劝道,“娘娘您大不必将那些人的话放在心上,您可是从圣人潜邸出来的老人,便是有旁人,您在圣人心里也是不一样的。那元华贵妃,不过仗着自己敌国公主的高贵罢了,却也不想想,国家都叫咱们大夏氏灭了,即便是高贵,还能剩下几分呢,能仰仗的也不过是圣人的宠爱而已,只是圣人再宠爱她,还能叫她生下个孽种不成。”
  “且住口,”元妃楚窈轻斥了侍女一声,“我素日宠你,却是叫你越发的不知道地厚天高了,索性你也要家去了,也叫我少听着些。以后只能叫你爹妈夫君听去了。”话到最后,已然成了打趣。
  “娘娘,”青衣听罢,立时便羞红了脸,“我爹妈那个样子,也就算了,若我日后夫君不好,我也能叫他拧回来的。只娘娘您,就是不爱听这些,也该多警醒些。娘娘您总是这么浑浑噩噩的,到底也不是个头啊。”
  楚窈摆了摆手,“谁又能越得过我去,总归不过是那几个罢了,”末了又道,“你本已是低嫁,他还能给你脸色看不成,”这厢说话罢了,楚窈才恍惚看见四下景致似的,“这可是要到重华宫了?”
  “正是呢,”青衣正回话,便到了重华宫门处。
  “我进去看看,且也会会故人,你就在外面候着吧,”楚窈一看见重华宫门,就像是失了神智一般,推开青衣的手,就去推重华宫门,青衣本道宫门必是上了锁,谁料被楚窈一推即开,当真是怪事。
  青衣一晃神,就慢了一步,再要跟上去,重华宫门却被锁了起来,约莫是被楚窈从里面锁上了。青衣在门外等了一盏茶的时间,还不见楚窈出来,这才有些急了。
  却说楚窈一路进了重华宫,却只见满地尘埃,重华宫中又多是旧时景物,一时间心头感慨万千,不免流落下两行清泪。楚窈素有心疾,说她近来身子不大爽利也是确有其事,大抵是前些年担惊受怕太过,这一时触景生情,便来了倦意,也来不及出去,索性就靠着暖阁挂着稀疏果子的榴树睡了过去。这一睡,便不知年岁几何,楚窈却好似做了一场大梦酣畅,从一场意外的交通事故,再到乱世刚歇时的幼女,最后又是旁人眼里十数年荣宠不衰的宠妃,甚至于身后百年,青史一笔,还带了个贤妻赵氏良妾楚氏的名头。
  楚窈从迷茫中醒来时候,她正藏身在河畔一棵两人环抱的大垂柳后头,半截身子都浸在水里,耳畔尽是惨叫讨饶之声,又有刀锋破骨之声叫人毛骨悚然。
  楚窈略一错头,就看见碧莹莹的水里倒映出一张属于十二三岁少女的脸来,楚窈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那倒影里的小姑娘也动了动,楚窈心头一拧,却没什么苦痛之感。楚窈突然就想起十几年前自己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样子,比现在这模样要略张开了些,许是长了几岁的缘故。莫不是上天垂怜,给了一回由头来过的机会。
  楚窈带着几分期盼,小心翼翼的扒着柳树的树干往外边儿瞧,不料正被一个留着一把大胡子身材魁梧满脸横肉的胡人发现,那胡人狞笑着对着楚窈举起了手里带着肉沫的大刀。
  楚窈心咚咚咚的跳着,却不是因为惧怕,她在心中默念,三,只听见马蹄声起,楚窈眼里迸发出喜悦的神采。
  二,一把红缨枪破风而来,正中胡人咽喉,鲜血溅了楚窈一脸,楚窈叫这鲜血一惊,脸色也立时变得煞白,但心头喜意更甚。
  一,她慢慢回头,正好看见对岸一名身披软甲,骑着枣红马的女将军勒住马缰对自己点了点头,一如当年,英姿飒爽。
  不知怎么的,楚窈的眼泪立时喷涌而出,赵姐姐,一别十余载,我却活的糊涂,当真是错。
 
  ☆、第二章 定居卫地
 
  楚窈静静地倚在楚妈妈怀里感受着马车的颠簸,那一双眼睛直透过不时被风掀开的帘子往外头看,从这个方向看过去,正好是能看见骑马走在前头的赵怡背影次数最多的。楚窈看着赵怡的背影,就不自觉眯了眼。
  楚妈妈虽是姓楚,却不是楚窈的亲妈妈,两辈子加起来楚窈都不知道自个儿亲娘是谁,楚窈原该称呼楚妈妈一声干娘的,不过楚妈妈这行好养女儿,称妈妈也就成了惯例。
  楚妈妈原是西凉有名的善才,一曲琵琶能叫六军垂泪,后来嫁了个南方行商,便离了西凉。谁知道不过过了几年安生日子,楚妈妈那丈夫便死在外头女人的肚皮上,楚妈妈没得个儿子傍身,阖家家产叫人抢了个干净,楚妈妈咬咬牙一连收了五个女儿,楚窈便是最小的那个,带到楚妈妈身边时候,也不过才生了三日,比个弱猫也差不离了。如今头三个女儿早被楚妈妈安排着给南方高官们做了二房,保了她这十几年衣食无忧。老了老了,楚妈妈念着故土,方要带着最后两个女儿回去西凉,不想才到边境的卫地,就遇上今日这样的事,四女儿这厢赔了命,不知道多少银钱打了水漂出去,倒叫楚妈妈一阵肉疼。
  楚妈妈久经世故,只打量楚窈几眼,就能猜个□□分心思,她捋了捋自己滑落在耳畔的头发,才拿涂着丹蔻的手指头点了点楚窈的脑壳,“我的儿,你可别起什么旁的心思,若那赵小将军是个带把儿的,待你长成,叫妈妈过上几年好日子,妈妈我也能叫他立时上门提亲,偏那是个女娃娃,你就同妈妈好生过吧。”
  “妈妈说的是什么昏话,”楚窈许久不曾听人说过这样的话,但也不至于忘了楚妈妈的脾性,她从楚妈妈怀里坐起来,摆出一副小大人的样子,“只是出门前听大姐姐说,卫王求娶了赵将军家的老姑娘做王妃。咱们在卫地,又遇着个女将军,我便想着这大抵就是那卫王妃了。”
  楚妈妈闻言,挑了挑眉毛,伸手将帘子撩起一条小缝儿,盯着赵怡的背影打量一番,又看楚窈一脸认真,似乎并没有什么旁的心思,这才笑着揉了揉楚窈的头发,一双凤眼转了转,便道,“果然是妈妈的乖女儿,这西凉山高路远,不若咱们就在卫地安定下来的好,也能同你三个姐姐多些往来走动。”
  “妈妈说的极是,”楚窈奉承着楚妈妈,心里也生出了一股子喜意,想不到一句话的功夫,便叫妈妈改了往西凉去的念头,也是同上辈子有了分别,想来留在卫地,也能多与赵姐姐见上几面,只是不知道这辈子可还有进卫王府的机缘。
  楚妈妈又把楚窈重新搂在怀里,“妈妈的小心肝儿诶,这要住在卫地,可得选个好地方呢。”
  楚妈妈的语气暧、昧不明,楚窈却没什么担心的。楚妈妈这下半辈子要紧的事情,也无非剩下把她楚窈买个更划算的价钱了,若她果真看上了卫王府,只怕其中变数也是不小的。
  楚窈不再接话,楚妈妈在心里打着算盘,等到二人坐在马车上跟着赵怡的队伍进了城,楚妈妈果然找了借口同赵怡搭上话,求了个安定。有卫王府的亲兵带着,楚妈妈又舍得花价钱,不出两日,便买下了卫王府后头一所两进的宅子,又添了几房下人,过起了安生日子。
  在楚窈记忆里,可从没与楚妈妈过过这样安生的日子,上辈子楚窈到这世上时原楚窈才十五岁,她与楚妈妈早就在西凉落地生根,原楚窈也早在十四岁就成了西凉有名的琵琶美人。至于四姐儿,听说是病死在往西凉的路上的,楚窈也是从没见过。事出反常必有妖,果然,才过了两日,楚妈妈就迫不及待的叫人把楚窈叫了过去。
  “我的儿,你可来了,”楚妈妈忙把楚窈叫到身边,伏在楚窈耳边悄声道,“妈妈听说那卫王妃每月十五都要往白云寺去为战死的将士安灵祈福呢,”楚妈妈说这话时声音又小又快叫楚窈都难以听见,不过,楚窈毕竟是听见了的。
  楚妈妈靠着楚窈,突然落下泪来,“四姐儿也走了三日,我这心里总是过不去。我四姐儿打小命就苦,才过了几年好日子,偏遇上这事去了性命,这几日夜里我常听见她喊疼,不时又叫我快些救她,我这心那便像是在那油锅里煎熬着,恨不能替了她去。”
  “妈妈快别这样说,四姐去了,您心里不好过,可您若说替了四姐这话,那是叫四姐走不安心啊,”楚窈拿了手绢替楚妈妈拭泪,“咱们不如请上几位大师,为四姐做上几场道场,叫四姐别那么疼也是好的。”
  楚妈妈不着痕迹的扫了一眼身边似有话要说的妇人王林家的,作势要罚楚窈,“哪有这般说话的,做上几场道场,可没得这样的规矩。”
  楚窈正扮着可怜,王林家的果然出来劝阻,“姐儿还小,哪里知道这许多规矩,也是关心夫人和四姐儿,才这般说话呢。咱们卫地正有一座白云寺,虽不是什么名寺,却端的灵验,四姐儿未嫁之女不能做道场,可明儿十五,夫人您却能去寺里替四姐儿点上一盏明灯,不过费几钱香火钱,也能给四姐儿照一照前路,不至于没个下脚的地方。”
  “王林家的说的很是,妈妈,不如咱们明儿就往白云寺去吧,”楚窈给了王林家的一个感激的眼神,叫王林家的心里好生欢喜,“我记得你有个女儿唤作易娘的,可是在厨下做事?”
  “正是呢,姐儿真是好记性,”王林家的一听这话,立刻喜上心头,忙不迭的奉承着。
  “你回去叫她下午来给我磕头,让我看看,”楚窈又对楚妈妈道,“我身边正缺个年纪大些,能压得住事儿的,妈妈您也帮我相看相看。”
  楚妈妈见楚窈有意岔开,也就遂了她的意去,便同王林家的道,“也不必下午了,你这会儿便去喊她吧,也把王虎家的柳娘叫来给我看看。”
  王林家的原听立刻去叫,立时便要出去,又听得要叫王虎家的大闺女柳娘,脸顿时黑了一半儿,好歹记着是在主人家面前,没太过失态,只行了个礼就急匆匆出去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