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滑头鬼之孙当猫妖 作者:清水醉

字体:[ ]

 
【文案】
 
我对陆生说:“陆生,成为我身后的百鬼吧!”
 
“那个嘛…哈哈”昼陆生挠挠头。
 
夜陆生“……”
 
我对冰丽说:“雪女,别跑呀,只是一个吻嘛。”
 
羽衣狐对我说:“猫妖,给妾身站住,妾身…”
 
我跑!我跑!
 
对了,还有一只可以当抱枕的加奈酱呢。
 
 
多少人称呼我为有史以来最邪恶的魔王
 
我其实只是一只爱玩爱闹的小猫咪,偶尔有些恶劣
 
不信的话就跟我来哟
 
请成为跟随在我身后的百鬼吧,诸位!
 
咦咦,似乎挺乐观的,至今还没有出现网审标签FONT>
 
 
 
内容标签:少年漫 幻想空间 灵异神怪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小楠 ┃ 配角:奴良陆生 ┃ 其它:猫妖加奈雪女
 
PS:原创网第139章锁文
==================
 
☆、重生成猫
 
  或许这是惩罚,但是我从来就没有后悔过。
  我是一只猫,一只曾经是人的猫,一只游荡于人烟与山林之间的野猫。
  整整五十年了,我还在努力记着曾经为人的短短岁月,执着地称呼自己那个已经毫无意义的名字。可惜我早已忘却了语言和文字,还记得当初用爪子在沙地上勾勒文字和自己对话的情形,而如今却只有在心底自说自话。
  毕竟我已经太老了,老得身上皮毛脱去却不再长出来,老得爪子都开始腐朽只剩下软软的肉团。
  我衰老得早就不能追捕到猎物,全依赖以往储存的食物而苟且地活着,只是肉类很快就腐烂只剩下一些植物的果实和根茎。
  一只吃素的猫儿想想也真是奇怪。
  我觉得我快要死了,虽然我屡次靠着自己曾经为人的智慧和意志突破了寿命的极限,但是这次我想是真的不行了。
  我在山林中寻了一座坟山,打定了将这里当成我的安眠之地,那颗永远躁动不安的人心绝对不甘愿暴尸荒野而被野兽吞食于腹中。只是这一次我意识到我快死的时候已经太晚了,那个时候我已经无力用爪子为自己建一个宽敞的墓穴,只好叨扰一下先行一步的前辈——一具不知名的白骨。 
  之后我又将我储存的食物都搬了过来,前辈的墓穴便越发地狭窄了,于是我每天睡前都会为前辈讲个故事作为补偿。
  其实是我太过寂寞了。
  我有些自嘲地想到,人在老得快要死掉的时候总是很寂寞的,虽然我现在只是一只猫。
  一只猫总是寂寞的,特别是一只有着人心的猫,虽然我也曾当过万猫之王,领着浩荡的猫群呼啸过山林。
  我想即便这一切都是惩罚,我也绝不会后悔。
  恍惚中我又想起了那些曾经还是人的日子,那个被称为林小楠的我,想起重生成猫的这五十年。
  “既然你说这个世界太过束缚了,那么你愿不愿抛弃所有一切重新活一次呢?”
  “愿意!”
  那时的我回答得那么肯定,全然不当一回事。
  然后又发生些什么呢?
  我死了,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车轮毫不留情地从我身上碾过去。
  我至今记得那时的感觉,骨头一根一根地碎掉,肌肉被撕裂又被碾成肉泥,然后才是不可名状的痛。
  我抛弃了世界,世界也抛弃了我,等我再次清醒时就已经是一只猫了,一只除眉心一点黑色外通体雪白的猫儿。
  低下头来看看我现在光秃秃的猫身,不禁又有些伤感,真的坚持不住了,这次死了就是彻彻底底地死了。
  我的猫生一开始就成熟了,等我回过神时已经是一只流浪于垃圾堆的猫儿,当时我正在准备吃一只老鼠。
  可把我给吓坏了,好不容易才抵制住内心的渴望和身体的饥饿。
  当时我还不怎么会用爪子,对□□腐肉之类的东西又相当排斥,幸而对垃圾堆一些人类用品相当熟悉才勉强没有饿死。
  学会当一只猫比当人容易,在改掉了吃熟食的坏习惯之后,我特别喜欢吃会飞的虫子,鸡肉味嘎嘣脆。猫的心性再加上人的智慧,捕猎很快便变成了很简单的事情,我还有闲情养了一只小跟班。
  一只猫养另一只猫当做宠物的确怪怪的,可是谁叫我从来都是这么古怪呢?
  在解决掉生存问题之后,我很自然地便试着靠近人群,常常站在某一个角落怀念地望着人来人往。并且我还尝试着学习他们的语言和文字,以我从未有过的努力来学习。猫的记忆远远比不上人类,我学会这一切足足花费了四五年,后来我才知道那是大多数猫的半个猫生。
  在这个世界里九年是猫儿寿命的第一个极限,虽然大多数野猫都不是活到这个岁数。
  所以对猫儿来说,有一个所谓的主人的确要过得好得多,曾经便有各式各样的人想要带我回家。
  我不需要主人,但是我却衷心祝福那些找到自己主人的猫儿,我从不会约束手下的猫儿,甚至我还会为我手下的猫儿寻找并考察自己的主人。
  那是我成为猫的第七年,自愿跟随在我身后的猫儿已经多达数百只,夜间我常常率领群猫穿越城郭村野,围着那些虐待猫儿的人家愤怒地咆哮。倘若如果有人残害猫儿取乐,那么我将率领群猫驱赶鼠群蛇群来报复,这是我身为万猫之王不可推卸的职责。
  很快我也到了九年的极限了,爪子第一次开始脱落,虚弱的身体迎来了各种各样的疾病。我逐步丧失了捕猎的能力,虽然猫群愿意供养我,可是我还是趁着夜色独自离开。
  我在山林中独自游荡,吃着能够找到的一切——果子、蚯蚓以及树叶。
  渐渐地爪子重新长了出来,变得更为锋利,身子也大了一圈,变得更像是大型狸猫了。
  从此行走人烟之地,再也没有人把我当成可以饲养的宠物,而是茹毛饮血的野兽,每个人都在用戒备而畏惧的神色看着我。
  于是无边无际的山林便成了我的家,在这里即便是那些被称之为百兽之王的远房亲戚也休想逮着我,凭着人类智慧的我是当之无愧的山林兽王,可是却远没有过去率领群猫时的热闹了。
  兽王日子的逍遥自在虽然是我一直梦寐所求的 ,可是实在是太过孤独了。
  唉,我还真是贪心呢。
  可是即便有些遗憾的自在日子也是短暂的,在我二十岁的时候又迎来了寿命的极限。
  这一次我明显感受到了衰老的力量,不只是爪子,全身的肌肉都在开始萎缩,内脏衰竭到连呼吸都需要小心翼翼。
  最后我甚至连眼睛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有模糊的意识,绝望地体会身体的腐烂,蛆虫在啃食着我已经羸弱不堪的猫身。
  可是我还是活下来了,我清楚地记得一切痛苦持续了七七四十九天,我的身体开始重新焕发生机。我随后用牙齿将腐肉和蛆虫全部剔掉,只剩下森然的白骨,白骨又重新长满血肉,在血肉之上再一次覆盖上光亮的皮毛。
  我的体型又变大了,活生生一头小豹子,但是我知道我仅仅是一只猫。
  活了整整五十岁的我渐渐觉得这个世界有什么不对,怎么可能存在活了整整五十年的猫儿,怎么可能凭着努力便能打破寿命的极限呢?
  我甚至会时常听到一些古怪的声音,看到一些奇异的景象,就好像遇到了传说中的魑魅魍魉一样。
  可能是我太老了吧,老得都已经出现幻觉,老得快要死掉了。
  这是我第三次遇到我认为的寿命极限,这一次皮毛和爪子早早地便脱落了,已经脱落了一年都还没有长出来,甚至连牙齿也跟着一起脱落了。
  我那堪比豹子的体型也不断地缩小,现在甚至比一只大点的老鼠还小,仿佛我又变成一只正要长大的小猫咪。
  然而我知道生死之劫还没有真正到来。
  冥冥中有什么声音在怒斥我:一只猫绝对不允许活过五十岁!
  ※※※
  很快劫难来了,一种无形的力量在腐朽着我,衰老像一只魔鬼迅速地抽走我所有的力量。
  我警觉的耳朵变聋了,我灵敏的胡须凋落了,我曾经灵巧的身子宛如一块朽木,而很快我连这些都没办法意识到了。
  思维变得昏昏沉沉,仿佛一切都在梦中,只是凭着不知何处而来的一股韧性强撑着不坠入那永恒的沉睡当中。
  其实我并没有对死亡有什么畏惧,只是单纯地不甘,想要挣脱那无形的枷锁。
  现在嘛,实在是有些遗憾呢。
  “小猫咪,为什么要这么早就放弃呢?”
  咦,似乎有什么人在跟我说话。                        
作者有话要说:  一直感觉第一章有些繁琐,不过今天修改感觉又实在不好修改
 
☆、初见滑头鬼
 
  那声音有些流里流气,像极了在调侃我,真是个一点儿也不懂得尊重人的家伙!
  叫毛叫啊,没看到老娘都快挂了,混蛋!
  然而出奇的是随着这声音的响起,笼罩在我身上的死亡阴影竟慢慢退却,似乎连死亡也在畏惧什么,而我正好能够喘上一口气。
  意识从混沌中挣脱出来,思维重新清晰,我用尽全力睁开眼睛。
  那还真是一个可恶的家伙啊!
  一个顶着大扫把一样头型的怪人,嘴角上挂着若有若无的笑容,蹲在我面前还不停用食指勾弄我的下巴。
  喂喂喂,把手给我拿开啊,没看到我都快成骨头架了吗?还有没有点同情心?
  即便没有同情心,你不害怕?
  是的,我现在只是一只巴掌大的无毛小猫儿,胸口已经腐烂得只剩下森白的肋骨,可以清清楚楚地看见那颗奋力跳动着的心脏。
  那人很惊讶地叹道:“害怕?小猫又啊,你还从来没有见过妖怪吧。你是永远也不可能令我产生畏惧的,我可是魑魅魍魉之主,天下妖怪之王。”
  “不过,我还真是第一次看见活到五十年才蜕变的猫又呢。”
  那人的姿态显得有些漫不经心,从不刻意傲慢,可是骄傲却从骨子里透了出来,那身俊朗的外表和懒散的做派也不能掩饰分毫。
  而这一点正是我所厌恶的,或许是缘于嫉妒吧,可是这世上又有几人能断绝嫉妒之心呢?
  嫉妒就嫉妒吧,我只管承认,只要不让它扰乱我的心灵便是了。
  咦,对了,这丫怎么听得懂我在说什么?我是猫呀?
  这个时候那人所说的话才闪进我脑子里,请原谅这太笨的我。其实也不能怪我啦,谁叫这人一出现便太过吸引人的眼球,真是潇洒哩。
  妖怪?
  原来这是个有妖怪的世界啊,还真是有趣的世界哩,这么说我也有可能成为妖怪呢?
  我收敛心绪以向着先行者请教的恭敬态度向那人喵喵问道:“请问猫怎么能够成为妖怪呢?”
  那人脸上的惊讶之色越发浓重:“小猫咪呀,你难道已经好几十年都没有见过人了?以后就跟着我吧,可要让我好好给你想一个名字。”
  真是一个自大的家伙!
  这个时候那个久远得我都快要忘却的名字瞬间出现在脑海里,我情不自禁地抢答道:“我是有名字的,我叫林小楠!”
  “你好,小楠猫猫!重新认识一下,我叫做奴良滑瓢,滑头鬼妖怪,百鬼夜行的总大将。”
  呵呵,这家伙一瞬间又变得彬彬有礼了。话说这名字我似乎在哪里听过,只是五十年的岁月对一只猫来说太久太久了,我实在是想不起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