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把自闭小孩收进囊中+番外 作者:萱诺心

字体:[ ]

 
文案
  这个自闭的小孩,明明对自己万般的好,却常常若即若离,好不容易收进囊中,她却各种不乖!
“喂!有个小孩,求带走,合同300页!页页有福利。”
“无需考虑,朕收下!”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阴差阳错 女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胥爱川、寒舒池 ┃ 配角:君亦然、林亦幽 ┃ 其它:御姐,各种疑是癌症病患
 
 
  第一章
 
  诺亚国际集团位于市中心重要商业地段,诺亚总公司在这片商业地段足足占据了一栋大厦,大厦采用了造价昂贵的美式风格,诺亚从小公司迈向国际集团,产业涉及飞机制造、大型购物广场、连锁超市以及室内庭院设计。历经60多年,因为诺亚的飞速发展,这里很快建起了宽阔的泊油路、各具风格的高大建筑群。
  适逢周一例会,公司的各大部门经理都准时到了47层会议室,这栋大厦普通高层设在45-47层,最高层48层只有一间属于总裁的办公室,一间助理办公室,一间职员休息室,一间重要资料存放室,一间奢华的会议室,以及一间不知道用来做什么用的房间。
  48层永远是安静的,即使是要开公司一年一度的决策大会,也仅在进出会场的时段稍有动静,其余的时间静得仿佛只有时光倾泻的存在。
  寒舒池一贯清冷的踱进自己的办公室,办公室的陈设并不空旷,不华丽也不单调,有些歌德风,又有些苏格兰风,不失庄严大气,办公桌摆放在能充分采光的位置,窗帘是合上的。寒舒池走进办公室,不用等自己动手,小助理安阳就会先一步拉开窗帘默默等寒舒池坐定,才慢条斯理的汇报今天的工作安排。
  寒舒池已经慢慢习惯了这个小助理的存在,却从未给过对方许可的眼神,寒舒池是个过于内敛的人,不善表达情绪却对自己过于严苛。安阳对这里已经再熟悉不过,白色的透着光泽两角呈160°的大书桌,桌子后面是黑色系的真皮摇椅,桌子上的摆设一目了然,立式银色笔筒,两个造型奇特的木雕,木雕的感觉有点梵高,看不出是什么,一个银色金属沙漏,沙漏里细白的沙倒流完会自动调转继续流动,一个会旋转的行星艺术品,还有一个遥控式电子日历行程表,安阳每天会把重要的事情写下来,有时候寒舒池也会自己写。两个银框相架,相框里的人笑得腼腆而温暖,或许主人刻意避免对视照片里的人的目光,照片是对着窗外的,两台笔记本摆在最前面,一台在主位,一台在侧位,呈120度角的模式开着,办公桌左侧整齐的叠放着一尺多高的待签文件。这间办公室里做工精细的沙发和茶几自然不必一一介绍,那些有收藏价值的工艺品也不在话下,靠南面有个圆形的隔间,隔间用金属玻璃打造成穹窿型结构,作为一间别致的温室,温室里除了必要的花草,还有一把名贵的小提琴摆在琴架上,小提琴有些年代了却被保管的挺好,琴身上没有半丝不必要的划痕。这间办公室旁边有一件60平办公室,相对于寒舒池办公室的宽敞,这里就显得有些拥挤,因为里面除了设4个人的办公桌,还留出一半的空间放置打印机、绞纸机,储物柜,寒舒池的办公室和这间小办公室中间用大玻璃隔起来,右侧有相通的两扇黑色大门。
  47层设了7个高层经理室,一个会议室和一个装饰华丽的大展厅,普通的大小会议会在47层的会议室举行,大展厅只有在客人到来或是新的研发产品出来时才会开启,7个经理室各占用80平空间,,大展厅要占用500平空间,47层会议室要占用200平空间,46层拥有8个经理室和副经理室,另外设有一间大的休憩室和待客室。寒舒池拥有使用48层的至高无上的权利,原因不在其他,只是因为她恰好顶上了总裁女儿的帽子,顺理成章的继承了王位。
  当人们津津乐道诺亚的远大前景时,几乎没有人知道诺亚的执权者。或许人们还错觉于诺亚的大老板仍是那位十分绅士待人谦和的老者。大集团严氏倒闭了,那场斗智斗勇的游戏最终控制权握在了诺亚手中,人们都坐看诺亚收购严氏时,诺亚竟然将所有到手的严氏股份悄无声息转让,所得利益全部无偿捐献公益事业,几乎是让严氏这座颇有历史的大企业变成如梦幻泡影般的存在。
  寒舒池性子里一向清冷,吞并严氏后,那颗原本放得很高的心似乎离得更远了,人们再没有看见五年前那个落寞的走在雨中淋湿了身子美丽得让人忘记呼吸的优雅女子,再没有看见那个捧着婚纱礼服盒,冷漠的将盒子扔进火炉的女子,再没有看见开着车子却总能把车子开得像海盗船般的女子,没有人知道一场灾难会带给一个人怎样的改变,如果恰恰这灾难还魂牵梦萦,的确会生不如死。
  自从寒舒池当了总裁,公司里必须有总裁露脸的大大小小会议被缩减到一个月也没多少次,如果没什么重要的事,寒舒池几乎从不露面,大家只知道寒舒池在48层办公,却很少能有机会碰见她。
  早上,寒舒池坐在餐桌边读报的时候,恰恰被诺亚所属的某商场投诉事件惹恼,顾不及吃下早餐就来了公司,投诉事件呈报上来是在一个星期前,当时商场负责人口口声声说能很快处理,寒舒池不会每件事都亲力亲为,商场经理当初信誓旦旦保证过的事,自己原以为放开让下面的人处理就好,竟不知事情会如此棘手,还拖了如此之久毫无进展。
  安阳汇报今天有个部门会议的时候,寒舒池当下决定参加。
  “投诉事件处理的怎么样了?”47层会议室,寒舒池孤零零的坐在首席,细长白皙的手指拨动着鼠标,冰凉凉的语气落地,众人倒吸了口气,齐刷刷望着倒霉的商场经理。
  “我们已经贴出招回商品的公告,并将此行公布媒体,另外,凡购买本商品的顾客将得到适应赔偿。”商场经理一边观察着寒舒池的脸色一边小心翼翼的回答,只悄悄一看,便急忙低下头,不敢看太久。
  “处理到这个程度算是基本满足了客户要求赔偿的愿望,但后期他们对购买同类商品必然存在顾虑,你们有什么补救措施?”寒舒池已经想到商场经理会给自己怎样的交代,语气里丝毫不透露任何情绪。
  “我们建议将商品的成分按国家食品安全标准规格一一列出,对商品降价处理或是做些折扣退让,必然会有成效。”
  “按国家食品标准列示成分比例可以进行,对商品作降价处理不可行,考虑顾客的心理,他们本来就不放心商品的安全,在发生安全事故后,对商品马上作降价处理,必然引起他们对商品的怀疑,第一,他们必定担心商品并未返厂,只是形式上收回再降价销售;其二,顾客都有好货不便宜的思想,商品本身存在隐患,再实行降价,顾客必然认为商品是用很低成本做出的有害家人健康的物品,更不会想要购买。”寒舒池慢条斯理的说着自己的观点。
  众人点头。
  “那,这款商品在我们商场暂时停止购进,等顾客不安情绪过后,再……”
  “我们与供货商那边签了合同,单方毁约损失也不小,而且这款商品是国内外驰名商品,同类品牌的其他商品我们还在售卖,一旦毁约,意味着我们将他们整个品牌都摒弃了,很不合理。”另一个经理迫不及待的发言了。
  众人开始大声争讨起来,氛围有些激烈。
  寒舒池默默注视着这样的场面,出现热烈讨论的情况是微妙,他们能这样白热化,寒舒池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愉悦,比起之前参与的某次鸦雀无声的会议,自己唱独角戏好了很多,寒舒池喜欢据理力争的人,好胆识和好气魄能让自己挖掘这个人是否可用。几只见风倒的蚂蚁高调的唱戏表情逗乐了寒舒池,寒舒池漫不经心的点开画板,按着鼠标在画板上画着土拨鼠,土拨鼠的名字被命名为土拨鼠王、土拨鼠吴……
  寒舒池自得其乐的方式并没有引起下面人的关注,公司大部分的成员是男士,这些个人都有把寒舒池当成是自己梦中情人的意思,心里渴望得发疯,却总觉得自己自视甚高,癞□□想吃天鹅肉,多看一眼也觉得亵渎了女神。
  “寒总,您看,我们该怎么处理?我觉得张经理和林经理的意见都值得考虑。”土拨鼠王说话了。
  寒舒池扯扯嘴角并不说话,一时之间,全场都静了下来,寒舒池不是突然会玩心大起的人,当然知道现在所有的眼神都集中到了自己,只是现在的自己还不太愿意说话。
  “……”
  会场的气氛越来越诡异,大家面面相觑,秉着呼吸等着大老板发话。
  寒舒池移开放在鼠标上的手,打开挂壁式立体屏,点开自己收集到的民意调查表说:“国家食品安全标准当然要列出,同时提价,我们赌商品的品牌作用和顾客的逆反心理。”寒舒池用笔点着醒目的价格二字,又道:“这类商品在市场投资上本来极具风险,群众访查中有90%的投票认为他们对此类商品存在信心不足,意味着,这类商品盈利的机会和空间将越来越小,我们需要转向的盈利范围也越来越小,我们所要把握的重点也该随着大家的消费观念去转变,打品牌卖膏药大商场都在做,我们以前也做了不少,却收益甚微,大家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众人沉默了。
  “是因为东西太多了,广告太多了,问题来了,大家都瞄着品牌比较好坏,却从来不知道哪些好哪些坏。”寒舒池点开电脑屏面上存放的小文件夹,大家的注意力再次集中到前面的大屏幕。
  “商场里四处可见我们的销售员为了提高业绩卖命推销商品讨好顾客的行为,来商场挑东西的好心情被跟在身后孜孜不倦的尾巴破坏了,大家从没想过去改变这种方式吗?”
  “寒总,裁撤员工已经引起不少逆反情绪。”
  “把他们这种无成效的努力发挥到其他途径上会更好,我们商场上缺少给人指路的人,缺少引导父母提醒孩子安全事故的人,我们需要提供自由的舒心的服务,完全可以甩掉从前那种尾巴似的服务。”商场经理发表起自己的观点。
  寒舒池关掉文件,合上电脑,让助理安阳收起笔记本。
  众人面面相觑看着大老板干净利落的动作,心里憋屈着等待发落。
  许久,土拨鼠王一拍桌叫道:“寒总,我赞同李经理的意见。”
  寒舒池微微笑着看着大家,额上神经分明跳过一遍,刚才土拨鼠王一拍桌,差点拍死她半个心脏。
  众人见总裁微笑纷纷点头喊赞同。
  “我们做出的努力需要供货商的配合,检货员去供货商那边提货时,让他们把货源检查清楚,市场部经理亲自下去查货,一周内写份报告传给安阳,至于供应商赔偿事宜,张经理注意跟进。另外,工商部门和质检局对这次事件一定很重视,品检部带他们抽样时,尽量配合,不要冲突!”
  张经理点头如倒蒜。
  散会后,寒舒池让财务部结算了土拨鼠王的工资,还没等助理细说下午的行程,一通急电打进办公室,说是商场那边出事了,在给顾客赔偿事情上,闹得很不好看,甚至动用了保安,现场已经引起媒体的注意,寒舒池放下电话,把才丢在沙发上的外套提回手中说:“安阳,安排车,我们去商场。”
  安阳接到命令后,立马安排可以派出去的车。
  足足在商场里耗了三个小时,寒舒池的雷厉风行一下子震惊了全场人,事情理清了,当头被骂的几个商场高层灰头土脸,吭也不敢吭一声,陪着寒舒池一路鞠躬致歉。
  结束混乱场面,抬起手腕看表,脚步疲乏的走出商场,拨了安阳的电话,让她派车来接,等车的时候,那种疲惫感再次袭来,外面有些冷,雨淅淅沥沥的下着,湿了周围所有的建筑群。寒舒池一贯清冷的站着,气场更冷。
  寒舒池双眼注视着细细密密的雨线,肃杀的气息还残留着,她不想被打扰,却真实的感觉到自己被包围在一道孜孜不倦的目光里,无法像以往一样用淡定的表情忽视这道目光,这道目光太过于执着太过于大胆,不耐的扭转头,循着那目光注视着身旁的人,略略瞄进眼里的是白色干净的衬衫外裹着的洗得褪了色的灰色风衣,白净细长的脖子,蓝色修身牛仔裤,蹬着双蓝色匡威帆布鞋,看上去就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那个人眼神中含着轻轻的温暖的笑意,薄薄的嘴唇轻轻上扬,很好看,这是个清秀得十分好看的男孩,但在寒舒池眼里,这孩子也只是个孩子,对于自己的魅力她还是清楚的,碰到这样锲而不舍的目光,她也不想计较,只希望对方适可而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