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原来是你+番外 作者:笨鸟先飞(上)

字体:[ ]

文案
 
叶浅欢重生了,重生在一个普通人家里面,上辈子叶浅欢为了荣华富贵锦衣玉食导致众叛亲离,死于狱中暴动乱箭之下。重生的叶浅欢决定安分守己,再也不做什么千金小姐的白日梦,之前种种过往皆是过眼云烟。她老老实实的守着这辈子的父母,做一个农家的女孩,混吃等死,可惜那个沈安然怎么总是阴魂不散?眼看着自己被沈安然拉着一步步又走进了漩涡之中,离自己种田混吃等死的梦想越来越远,叶浅欢忍不住仰天长啸:老天啊,快来收了沈安然这孽障吧!
 
内容标签:灵魂转换 宫廷侯爵 天作之合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浅欢,沈安然 ┃ 配角:凌霄,陈棣棠,司徒炽,冯晓小,楚飞歌 ┃ 其它:重生,种田,架空,女扮男装
==================
 
☆、第一章
 
清晨。
    初春,河里面的冰已经融化了,但河水还是冻人的很。虽说已经是春天了,但风吹着还是一贯的冷,若是可以,这会儿还真是想躲在被窝里面不出来。
    叶浅欢拎着水桶先是将家里水缸里面的水打满了,然后才拎着一桶衣物往河边走。外面天气还比较冷,她穿着了身靛蓝色的袄子,身上倒是不冷,只不过她的手暴露在外面,这会儿被风一吹,冻得发红。她有点受不了的放下了手里面的衣服,把手凑到嘴巴边上哈气。
    她看着自己的手,红彤彤的,还有点肿,这怕是要长冻疮了。没想到一个冬天都没有冻疮,这会儿春天了反而要长。
    河就在屋子前面,走不了几步就到了。河岸边的堤坝都是村子里面的人自己修的,叶浅欢的父亲叶荣和邻居的关系很不错,当年修建堤坝的时候两家商量了一下,两家一起修建了一个堤坝。堤坝修的很不错,很宽大,石头都打磨的方方正正,为了防滑,叶荣还把石头表面磨花了,所以非常适合洗衣裳,因此平时村里的人也都喜欢到叶家的堤前面洗洗弄弄的,堤坝修建的很长,可以很多人同时在上面洗衣服,而且人多还能够说说话,也不会无聊。
    不过现在刚开春,就算是天气好,河水也冷的要人命,加上现在天还早,太阳刚出来,河水更是冷的厉害,不要说是洗衣服了,就是光坐着,也没有愿意去那儿。所以这会儿堤坝上面一个人都没有。
    村子里面条件好一些的人家里都打了一口井,井水冬暖夏凉,非常的舒服,冬天有条件的大多都愿意用井水洗衣服。
    叶浅欢家里没有井,所以这会儿不得不去前面的河里洗衣服。
    提着桶去河边的路上,邻居金桂正巧出门看见叶浅欢,见她提着一桶的一副往河边走连忙开口道:“哎呀,这不是小欢么?你这是要去洗衣服?”
    叶浅欢停下来叫了金桂一声“金姨。”老老实实的回答了金桂的问题。
    金桂连忙拉着叶浅欢说道:“哎呀你这孩子,天这么冷这会儿正是河水最冷的时候,你怎么这会儿去河里洗衣服?你爹娘呢?”
    叶浅欢想,不管哪会儿去河里洗,不都一样冷,其实也没有什么差别。“爹娘上捡柴火去了。”虽然家里的柴足够到天气暖和了,但是叶荣和殷乐还是会经常上山,或是砍柴,或是找些吃的回来,现在开春了,殷乐也跟着一块儿去了,思量着也可以找些野菜。家里就剩下叶浅欢了,不然这种天洗衣服的事情可是怎么也轮不到叶浅欢的。
    金桂一听连忙喊道:“快别去河里洗衣服了,别有冻出病来,你这孩子,平日里身体就不怎么好,自己也不注意,这么冷的天还想去河里。快过来,姨这里有井水,用井水洗好些。”
    叶浅欢提着桶犹豫道:“这个不好吧?”
    金桂一听气道:“有什么好不好的,就一些井水还好不好的,快过来,姨这里正好也要洗衣服,咱们一起洗,也好聊聊天。”
    叶浅欢一听,只犹豫了片刻,马上就提着桶走过了去。“谢谢金姨。”毕竟河水是真的冷啊,叶浅欢虽然能够忍受,但是能够有更好的选择,谁也不想虐待自己啊。
    “你这孩子,这有什么好谢的。”
    两个人于是便一起在院子里面洗衣服,金桂很爱说话,村子里面村头老刘家的鸡能够生几只鸡蛋,村尾那棵梨树什么时候开花什么时候结果,结的梨甜不甜给哪家的小鬼偷吃了她都知道。
    叶浅欢话少,倒不是不喜欢说,主要是怕自己说多了露馅,所以平时都不怎么说话,只坐着勤快的洗衣裳,偶尔金桂说到了好笑的地方,她才会说几句。
    叶浅欢一边洗着衣服一边听着金桂唠唠叨叨的,想想自己竟然在这这里已经呆了整整三年了。以前一想到过苦日子便觉得那日子简直不是人过的,根本不敢想,可现在想想,自己竟然也过了三年,除了一开始有点不适应,现在竟然也适应的很好。什么日子不是过呢?出门没有了软轿,自己也能够走着,没有马车,也没有累死,穿着粗布的衣裳,也没有冻死或者热死。吃着粗茶淡饭也没有哪里不适应,饿了照旧好吃。现在吃着习惯了,甚至觉得比之前吃的哪些山珍海味还好吃一些。
    其实自己原本就应该是这样的,做着农活,吃着粗茶淡饭,穿着粗布衣裳,偶尔上山采采草药,或者跟着师父一起出去问诊,赚点小钱。这才是自己应该过的生活,那些锦衣玉食的生活,原本就是一场梦,一场不属于自己的梦。
    那场梦与自己无关,她也不过是不巧掉入了梦里面,总是要走出来了,可笑自己竟然深陷梦里,不愿意放弃那些奢华梦,从而越陷越深,不可自拔。到头来弄得个众叛亲离,不得好死的下场。
    入奢容易入简难,现在习惯了,也没有什么难不难的,日子不是还照样过?
    是的,叶浅欢原本不叫叶浅欢。
    叶浅欢原本叫穆兰溪,不,不对,就连穆兰溪也不是她的真名,她的真名叫做柳兰溪。她是一个小偷,一个无父无母,没有任何亲人的小偷。不过她是一个很厉害的小偷,她偷了很多东西,可以说是她靠偷不但把自己养大了,还把养活了自己那老的已经走不动路的师父。
    当然,她的师父也是一个惯偷,是他把还是婴儿的叶浅欢捡回来的,而后还教了她一身偷东西的本领。
    他们缩在城郊的破庙里面,白天就去城里偷些吃的,偷些小钱。叶浅欢并不贪心,因为她知道一个小偷太贪心容易死得快。所以她只是偷些小钱。
    后来,她那老得走不动路的惯偷师父终于老死了,叶浅欢就在破庙外头随便挖了个坑把他埋了,她没有立墓碑,因为她压根就不会写字。
    叶浅欢还记得她当时挖那个坑足足挖了一整天,不吃不喝的挖,挖的手上全是水泡也没有停下。她甚至都没有感觉到疼。
    因为恐慌和悲伤已经麻痹了她所以的感觉,让她无法感受身体的疼痛。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和自己亲近的人也死了。
    啊,是亲人。她唯一的亲人死了。那么她该怎么办?她不知道。
    叶浅欢也想过死,但是她没有死成,而后她就不敢死了,死实在她可怕了。于是她还是和之前一样的偷,不一样的是,她不需要每天回破庙养她那老不死的师父了。
    她就这样每天在长安城的各个坊市里面偷啊偷啊,终于有一天,她偷到了这一辈子偷的最贵的一样东西。
    她偷到了穆府千金的身份。
    她只不过是在一个看上去颇为穷酸的丫头身上随便一摸,偷了一个旧兮兮的铜锁。偷了之后她甚至都不觉得这把锁有多值钱。过了几天她看没有什么动静,就随手把那铜锁当了,换了一顿晚饭。
    结果饭还没有吃完她就被人抓了,还抓到了穆亲王府。
    她吓的不得了,觉得自己这会儿铁定是玩完了死定了。她站在穆亲王府的大厅里面拼命的想自己这几天做的事儿。想了一个遍也就觉得只有那铜锁可疑了。可她也实在想不到她不就是偷了一把铜锁么,怎么就能够和王府扯上关系。
    后来真想大白,她偷的那把锁不是一般的锁,那把锁是穆王妃的。穆王妃的身世很可怜,总的也就是那种穷苦人家的孩子,然后到了王府做了丫鬟结果被穆亲王看上了结果两个人克服了种种的磨难终于在一起,穆王妃也着终于做了穆王妃之类的。穆王妃和穆亲王很晚才有了第一个孩子,虽然是个女儿,但也因为来之不易所以格外的重视,在小女儿满月的时候,穆王妃就把自己父母给的这个小铜锁给了自己的女儿。后来过了两年,穆王妃和穆亲王又有了一个儿子,照理说生活也就美满了。家庭幸福,衣食无忧,天下太平,有儿有女。可惜,在大女儿3岁那年,奶妈抱着孩子出门,就再也没有回来过了。
    穆亲王府简直疯了一般的寻找,也没有找到,穆王妃也悲痛欲绝,身子也渐渐不好了,到后来每日都离不开汤药。
    一直到叶浅欢偷了那铜锁,当到了当铺。
    穆亲王和王妃这几年都没有放弃寻找自己的孩子,和当铺自然也有联系,叶浅欢前脚把铜锁当了,后脚就有人把铜锁递到了穆亲王那里。结果叶浅欢就被抓到了王府。
    叶浅欢哪里敢说那铜锁是自己偷的?万一穆亲王和穆王妃一个震怒,自己小命恐怕就玩完了。她自然不会说铜锁是她偷的,硬是咬牙说铜锁是自己的。
    结果,叶浅欢成为了穆府的千金。改名穆兰溪,成为穆亲王和穆亲穆王妃的大女儿,过上了锦衣玉食的生活。
    她原本想着,过一段这样的日子就跑,或者等找到了那个被她偷了玉佩的真千金,自己就脱身,想着自己都帮她找到亲身女儿了,穆王妃人这么好,就算被赶出王府,也总能给自己一些小钱花花,总算自己也能够捞一笔。
    可是谁想,日子过的越来越舒坦,穆亲王和穆王妃对自己那么好,下面又有弟弟也非常尊重她这个姐姐,虽然她目不识丁,举止粗俗,但却也完全没有嫌弃自己。反而教自己各种礼仪、识字、琴棋书画。或许是因为从小就弄丢了这个女儿,所以穆王妃和穆亲王更是对自己百依百顺。
    有家人的日子实在太好了,不用为生活发愁的日子也实在是太幸福了,幸福的叶浅欢都不想离开。
    而后就这样过了几年,当她甚至真的把自己当成了穆兰溪,穆亲王府的县主时,她再次看到了那个小丫头。
 
☆、第二章
 
叶浅欢是在一次宴席上面见到那小丫头的。那次的宴席原本是穆王妃和穆亲王想借此将叶浅欢介绍给正一品司徒大人,司徒炽的。
    穆亲王和司徒炽的父亲相交甚好,可惜司徒炽的父亲早年就过世了,但是两家原先就有过娃娃亲。这次的宴席穆王妃原本也是希望叶浅欢能够见见自己未来的夫婿。虽然当年的娃娃亲只不过是两家无意间戏言提及的,但穆亲王和穆王妃一直将这件事放在心上。如今自己的女儿找到了,自然是希望两家能够继续较好。而且司徒炽年纪亲亲已经担任司徒一职,一直是朝廷中最看好的大臣,又得皇上的宠爱,穆亲王和穆王妃自然也是欣喜的。
    只可惜,这场宴席注定要成为叶浅欢的噩梦,在这场宴席上面,叶浅欢并没有得到司徒炽的青睐,反而是见到了当年被自己偷走了铜锁的小丫头,冯晓小。
    冯晓小唯唯诺诺的跟在司徒炽的身边,言语之间似乎对司徒炽颇为害怕,司徒炽面上虽然对冯晓小没有多好,但行为之中却对她处处维护,颇为照顾。而且这次的宴会的目的也很清楚,原本叶浅欢才是这次宴席的主角,这会儿司徒炽却带着冯晓小参加了这次的宴席,又是这番的表现,难免不叫人心中起疑。
    这边穆亲王和穆王妃对于司徒炽的行为颇为不满,那边的叶浅欢却早没有了心思,只看着冯晓小的面容吓得浑身发抖。
    她知道,冯晓小才是正主,才是真正的穆亲王千金,自己不过是一个冒牌货,现在正主来了,她这个冒牌货会有什么下场?只要想想就能够猜到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