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离妄纪+番外 作者:風黎

字体:[ ]

 
文案:
离妄大陆,修仙者无数,只求证得大道。
离华一脉据中洲为天下尊。
帝子囊血射天,上天降下神谕。
遣神子持离妄剑临世。
帝子失德,万族共伐。
四域一洲,天下谁主?
传言,一卷离妄功法,佐之四域之宝,便能得道成仙。一时间天下争夺,遂成乱纪。
众生以神为信仰,然而神子临世,不为创生,只为毁灭。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仙侠修真 灵异神怪
 搜索关键字:主角:柏念,宫明晔┃ 配角:怀楚,青冥 ┃ 其它:四域一洲,神子,修真
 
 
 
  ☆、楔子
 
  离妄纪一万百八十年,诸神遗弃离妄大陆而去。
  天下分裂成四域一洲,南灵什刹,北海业天,东莱仙境,西圣墓山分据四地,然而终究是以中洲离华一脉最为强大,故而其自称帝子,使得四域俯首称臣。
  离妄纪一万六千九百年,帝烈以二十八岁之龄修到分神期,日趋骄傲自满,行囊血射天之事,被一道天雷直接暴死。神庙降下一道神旨:百二十年后,神子持离妄剑降临人间。
  子帝文继位,离华一脉渐衰,四域动荡起。
  帝文死,帝湘立。恐神之谶言,下令诛杀天下婴儿。
  “太过分了!帝子失德,天下应当共伐之!”砰的一声响,那从中洲传来的书简被狠狠地投掷在地上。一个青年男子一身玄袍,衣襟上绣着日月星辰的纹路。在大殿中打着转,面上满是恼怒。“我们东莱难道要交出婴儿么?”他猛的回身,眸子盯着上座的那位白衣女子。
  “其他三域呢?”手指扣在了玉椅上,发出了笃笃的响声。宫明晔一手撑着下颐,眉目间尽是慵懒之色,仿佛只是发生了一件小事一般。
  “还没有动静。”男子沉下气,朝着坐上人一拱手说道。
  “这不就好了。”伸了个懒腰,眸子里头酝酿了几分潮湿的水泽。捋了捋垂到了胸前的长发,宫明晔站起身来,长裙拖曳在地上,腰间挂着的一块美玉随着她的动作而摇摆着。“宫修,你还是太急躁了些。你不知道么?中洲已经出现了一个人,自称是神子。谁说的,神子入世只能因婴儿的样貌呢?我想啊,其他三域都派人前往中洲了,我也要亲自走一趟,这东莱就交给你打理了。” 
  去中洲做什么呢?其中的目的是不言而喻的。离华一脉注定衰微,要不是宗庙里还有几个大乘期的老东西压制着,四域恐怕早就反了。那老东西们虽然是隐世不出,可都是观望着这离妄大陆的一切动静呢。
  一把古朴的剑,用灰色的布条紧紧包裹着,背在了身后。
  行走在那黑色的深林里头,一轮幽冷的圆月挂在了树梢,森森的树木丛里几点幽蓝色磷火光芒闪烁。耳旁风声呼啸,像是猛兽的嘶吼。藤条不停地延伸生长,缠上了那千年古木,在肉眼难识别的境况下,进行着一场明争暗斗,墨绿色的汁液流淌下来,最后变成了绿气蒸发。似乎闻到了新鲜的人血的味道,缠绕在了老树上的藤条开始缩回,老树根也从潮湿的泥土中拔了出来,起起伏伏。绿色的,灰色的藤条枝干,组成了一道天然的屏障。
  柏念低着头,眸子里面精光闪烁。
  身后背着的剑在嗡嗡的震动,似乎下一刻就突破布条,一展其锋锐之气。
  柏念安抚似的摸了摸身后的剑,面上流露出一股子明媚的笑意。
  漫天而来的烈火,像是要将一切都燃烧成了灰烬。藤条和老树根窸窸窣窣的动着,细细聆听仿佛还能听到它们那痛苦的尖叫。柏念站立在火光中,仰头看着那原本黑沉此时却被火光照红的天际。火舌丝毫灼烧不到她的衣裙,在她三尺之外就避开了。慢慢地旋身,她看见不远处一位白衣女子冷凝着眉目。
  眨了眨眼,柏念穿透火光向着她走去。而那人就像是一道虚影,你到了这头,她又出现在了那边。柏念笑容僵住了,她停下了脚步,低头沉思。撤开了周身的气场,一瞬间火光就像是一条巨龙一般,要将她整个人彻底吞噬。强劲的寒气掠过,再抬起眼,她已经被白衣女子揽在了怀中。与那人满脸怒气不同,她的唇边弧度扩大,笑容越发的明媚耀眼。
  “明晔,好久不见。”
  宫明晔一把推开了她,却是冷冷地嗤笑一声。
  “我该叫你柏念?还是神子?”
 
  ☆、往事不可追
 
  “你可以像以前一样,唤我做念儿。”柏念站稳了脚步,丝毫不忌讳宫明晔那冰冷的眼神。如同往日一般,她向着宫明晔伸出一只皓白纤柔的手,笑道。
  啪地一下,柏念的手被人打落。宫明晔将手缩回到了袖子里。凝视着那熟悉又陌生的眉眼,少了几分婉然柔和,多了几份凌厉。上襦交领,长袖短衣。裙幅下边缀以一条花边,作为压脚。以暗黑色为主的裙幅腰间有很多细褶,行动起或风吹来便如水纹一般。一条红色的丝带编织成的宫绦中间打着结披垂在地,中间还缀着一块色如月华的玉珏。
  “我还是原来的那副样子。”宫明晔看得认真,柏念勾唇一笑,将她从深思中惊了回来。
  抿着唇面上划过了一丝懊恼。柏念不知几时又重新走到了她的身边。
  被火焰笼罩的林子里头,只是燃烧林木发出的霹雳啪里的响声。
  “通灵镜呢?”声音如玉石相击一般泠然动听,然而语调像是寒潭冰窟,在这片灼热的环境里头,冷得让人发颤。
  四域皆有镇派之宝,南灵什刹舍利子,传闻乃是佛陀坐化而成。在北海业天,则是离魂珠,而西圣墓山有束影玉,她们东莱仙境便持着通灵镜。这四物都有通阴阳,变生死之效。通灵镜早就消失在东莱十二楼阁里头,里面封存的只是一面普通的镜子罢了。
  除了宫明晔,就算是东莱的那些个长老都不知道其中的原委。
  “柏念,通灵镜在何处?”宫明晔又寒声问了一回。
  “我不能还你。”沉默了一会儿,柏念回答道,“至少现在不行。”
  “为什么?你又瞒了我什么事情?你是料定了我会一次又一次原谅你么?”
  “你恨我么?若是恨我,直接拿了我去中洲,告诉帝湘,我为神子,将我绑缚在铜柱上,一把火便可以烧成灰烬了。”柏念的神情未变,从她口中说出了这般话,也是悠然自得的。一双黝黑深沉的眸子,像是能够看破世间一切玄机,一眼便直入人心。她的手抚上了宫明晔的面庞,杂着几声赞许,“如今你已经是出窍期,修为倒是比我离开时候精进了不少。”
  “可你还是跟以前一样,我至今无法看破你的修为。”
  “我说我气海里头空空荡荡,你信么?”欲证大道者,化虚为实,以无生有,引天地之气为己所用。
  “我信不信,你在乎过么?柏念,你没有心。”宫明晔一把拂开了柏念的手,再不贪恋那点余温,飘然后退几步,一道火焰隔开了两人。柏念没有前行,她的唇边勾着笑容,一转身踏着那重重的火光前行。那离去的背影一如曾经,义无反顾,绝无回头之意。
  东莱仙境,远居海上。四面弱水环绕,就连一片鸿毛也不能够浮起。四域之中,唯东莱呈出世之姿。山川池泽,神药百种。亭台楼阁林立,画栋飞云,珠帘卷雨,常年云雾蒸腾,如至仙境一般。
  东莱领主居住在东莱岛中心的东莱宫。这边的宫殿都是依山而建,缀于旷远重山间,如同在画里一般。或亭或台、或墙或石、或竹或树,半隐半露。老树极纡回盘郁,看须几人合抱。亭榭窗栏,竹篱茆舍极其幽静。有一座白塔,金顶缨络,直冲云霄,殿角红墙松柏掩映,名曰十二楼,里面放置着便是东莱至宝通灵镜。
  入东莱须从南灵什刹借道,须逢月半时候由海客浮舟载入。不然外来人,任你有滔天本领,也进不得东莱的领域。因而这四域之中,唯有东莱仙境最为神秘,几乎近于神道。
  十年前,宫明晔初登领主之位。这东莱领主之位,世代从宫家中选举,执三十年之权再让后贤。东莱仙境有长老会,宫家子弟还需要受长老会保举,才能够成为领主。这样还不够,成为领主还需斩妖证道。只是千百年来,不知道有多少人折损在那些妖物手中。
  宫明晔要斩杀的妖物名曰修蛇。长数十丈,青首黑身,已经修成了灵智。修蛇在弱水之中翻腾,往来的浮舟都被其吞入腹中,就连一些东莱岛的修真者也都被其所害。宫明晔只有灵寂期的修为,其实在宫家子弟中,比她强的人不知有多少,可是四长老偏生定了她。背后不知道多少双眼睛在看着,就算前方是一条死路她也要往那边闯过去。
  鹅毛飘不起,芦花定底沉。宫明晔袖手立在了弱水边,远天和大海连成一色,风平浪静不起一丝波涛。外人不得近,可是东莱的子民却不畏惧这弱水的。
  忽然起了轰隆的响声,像是天边猛然劈下了一道雷暴声。阴云开始弥漫,一个个巨大的漩涡像是要将一切都吸食进去。怪物的尾巴隐隐浮出了水际,恶狠狠地一扫荡,便是冲天的风浪。
  宫明晔拔出了长剑,迎风踏浪。修蛇的脑袋从水底下钻了出来,口中还撕咬着一只巨鲲。盘踞在了水面上,巨大的眼睛如同日月一般,只是散发着的是一种幽绿诡异的光芒。漆黑的蛇身上,长出了一道道鳞片,尾巴上长着坚硬的肉刺,已经生出了四只脚。一切都昭示着这条修蛇即将化蛟。
  修蛇一点点的将鲲鱼吞入了腹中,张着嘴呜咽声如同雷动。它的双目一瞬不移的望着宫明晔,伸出了两只前爪,随意的便扫出了一重重的风浪。
  远比长老们说的危险凶煞,宫明晔有一瞬间在怀疑长老们所安的心思,是不是就为了置她于死地?咬着牙也得提剑而上,剑光初如白虹贯日,瞬间变化成千万道朝着修蛇身上侵袭去,竟然丝毫未伤。只是多多少少有痛意,修蛇的狂性被激起,劈天盖地的浪花一起冲向了宫明晔,泛着黑气的爪子也朝着她拍去。纵然身上满是天灵地宝,在那滔天的威压降下来的那一刻,宫明晔就知道自己绝对不是这条修蛇的对手。几乎是灭顶而来的,不杂有一丝生机。
  宫明晔一跃而起,长剑指向天际,从中破开了一道出口。只是下一瞬间,修蛇的爪子就拍在了她头顶。剑身出现了裂纹,震得虎口开裂,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像是被卸下了所有的劲道,体内的气丝毫凝结不起来。
  一阵悠扬嘹亮的笛声传来,时间像是忽然间被停止住。
  天光大变,海域被染成了血红色。宫明晔醒悟过来,压根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修蛇的身躯上燃起了一片青色的火焰,一位玄衣女子手持着玉笛走在了浪头上,如履平地。宫明晔的眼眸一瞬不移的望着女子。
  女子的眸子幽清深邃似是寒潭之水,双眉亦如同山水画一般淡远,她的唇角始终噙着一抹温润的笑意。宫明晔清晰地听到了自己略显急促的心跳声,所谓一面成劫,大体如是。
  “我叫柏念,自中洲而来,欲访东莱仙境。”
 
  ☆、往事不可追(二)
 
  修蛇已死,宫家人压下了那股子气,就算是不服,宫明晔这位置也算是坐稳了。
  四大长老得此消息,神色未变,连一丝嘉许都不曾有。
  在宫家家庙里行过祭礼,这四人就隐匿在了东莱山仙泽洞不问世事。
  对于宫明晔带回来的人,纷纷视而不见。大概是他们也看不透柏念的修为,以为只是从大陆来的凡人。
  昔者有能人可驭龙,行云布雨,布泽世间。此术名曰豢龙术,不过早已经在世间失传。而今的人斩龙取其内丹,毁它修为,夺它造化,早失去了先人那份仁慈之心。
  柏念腰上挂着的玉笛是龙骨笛,只有习过豢龙术的人才能够吹响它。从蛇类修行成龙极为不易,修蛇欲先成蛟,千年之后再化龙,已经渐入龙族之境。柏念的丹田里一丝气都没有,宫明晔初时还以为柏念能斩蛇是因为豢龙术,后来才晓得自己想的太简单了。
  就连被她当成一个笑话看的来历,也应该是真的。
  中洲之西,有一片被白雾气笼罩之地,任你开了天眼也无法看透里面的东西。这块地方被称为神冢,传说中乃神人所居,里面有神的遗迹。有人说,这里面琼楼玉宇,仙草佳木,瑶池玉液,乃是真正的仙境。神人其实并没有离去,而是深居在神冢之中,不问世事。也有人说,这里面寸草不生,鸟兽不走,其实是一片荒坟,然而里头埋藏着无数天材地宝,得之可成仙。无数的人想要闯入神冢,后来都在迷雾之中被侵蚀,任你修为多高深,元神也会消散在这世间,永无复生之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