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末世之女鬼是官配(GL) 作者:困困困

字体:[ ]

 
~﹡~﹡~﹡~﹡~﹡~﹡~﹡~〖.随机采访.〗~﹡~﹡~﹡~﹡~﹡~﹡~﹡~
路人1:听说这是卡牌流。
路人2:听说女主蛇精病。
路人3:听说女二公主病。
路人4:听说有块神秘玉佩左右全局……
路人5:楼上你破坏队形!叉出去!
~★~☆~★~☆~★~☆~★~☆~★~☆~★~☆~★~☆~★~☆~★~☆~
 
异能者1:据说女主又救(杀)人了。
异能者2:据说陆家千金回来索命了。
异能者3:据说这文轻松欢脱又悬疑。
异能者4:据说作者写文一直在抽风。
异能者5:楼上你敢说坏话!叉出去!
...▲∩▲...V...▲∩▲...V...▲∩▲...V...▲∩▲...V...▲∩▲...
 
CP:伪善蛇精病受X炸毛公主病攻
 
扫雷须知
1.女主人设鬼畜,后期毁灭世界。
2.此文非灵异,女鬼是用来打酱油哒。
3.1V1,主受,HE,不虐,相爱相杀(?)
4.末世元素后期会多,经常有悬疑烧脑暗黑小副本~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异能 末世 无限流
 
搜索关键字:主角:洛竹珊,陆梡柒 ┃ 配角:一堆乱七八糟的配角+反派 ┃ 其它:末世,悬疑,鬼畜,卡牌流,异能,升级流,甜(?)
==================
 
☆、跳楼(修)
 
  嘀嗒。
  阴冷的水滴落在地面上,溅起阵阵凉意。
  大楼里静悄悄的。电灯发出刺眼的白芒,墙壁满是压抑的冷色调,为充满消毒水的空气中更添一份诡异。
  在深厚的墙壁后面,还隐藏着恐怖的吼声,引得大楼在微微震颤。
  突然,一个人影,如同凭空出现般,站在空荡荡的走廊上。她仅仅停顿一瞬,就如同一阵清风,不急不缓的往走廊尽头走去。
  监控里只能捕捉到一片空白,快的像视网膜上的惊鸿,无法触摸。
  即便如此,还是被高度警惕的巡查人员发现了。
  “有不明人员闯入!”十几个身穿军装的男人“嘭”的推开门,他们的手腕处都统一带有一个金属仪器,闪着异样的光彩。
  然而,回应他们的,是电灯忽明忽暗的声音。墙壁上仿佛聚集了无数阴森森的影子,正怨毒的盯着他们。忽然,灯灭了,陷入一片恐怖的黑暗当中。
  冰冷不似人类的双手,正狠狠卡在脖子上。往前一步,就是死亡。
  黑暗里,他们似乎听到闯入的那个神秘女人的一声轻笑,以及让他们倍感屈辱的两个字,“有趣。”
  许久,等那股恐惧的感觉过后,一个士兵才期期艾艾的问,“头儿,还追吗?”
  伍军官脸上布满汗水,他望着幽深的走廊,那个鬼魅般的身影一直刺激着他的大脑。良久,他指了指监控,“既然这上面什么也没有,那就说明没有人闯入。回去吧。”
  “可是……”那个士兵还想说什么,却被他带有严重警告性的瞪了一眼,吓得赶紧闭上嘴,一句话也不敢说。
  ……
  洛竹珊很快就来到了走廊尽头。望着被封死的窗户,她的神色依旧没什么变化。
  下一秒,一阵阴风吹过,窗户诡异的发出令人牙酸的“吱嘎”声,向两侧打开。
  她仿佛习以为常,手一称窗框,如同轻巧的猫翻了出去。在她身后,窗户又自发关上,跟刚才紧锁的一模一样。
  阳光很强烈,刺得她微微眯起眼睛。
  洛竹珊拥有一张欺骗性很强的面容。除了赏心悦目的观赏度之外,还有一点,就是亲和力极高。会莫名的让人感到亲近,尤其一笑起来,比和煦的春风还多出几丝暖意。
  但是,她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那就是能够“看到”鬼。
  甚至可以控制它们。
  就在刚才闯过走廊的时候,那些鬼就帮了她不少忙。监控,使绊子,开窗户都是它们做的,这一切不得不归功于她手中一件神奇的物品——玉佩。
  当然了,这也给她的生活带来一些意想不到的麻烦。不过,洛竹珊从来不在乎。
  她真正在乎的,早就堙灭在十年前。如果不是为了找出玉佩的秘密,她根本不会活到现在。
  或许是玉佩的原因,又或许是性格使然,她偶尔鬼畜的形象也深入同学心中。
  比如,和男生A在漆黑的小巷前分别,A体贴的说,“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回去我不放心,不如我送你?”
  洛竹珊摆摆手,指指漆黑的巷子,语气轻快,“这不万家灯火嘛。哎,奶奶别走那么快,小心摔着。”
  一阵阴风刮过。男生A目瞪口呆的看着洛竹珊浮起一团空气,精致面容上的笑意依旧让人挪不开眼,但此时他却感到丝丝诡异,背后冰凉冰凉的。
  接下来在看到洛竹珊神色如常的和空气打招呼时,男生A再也忍不住,转过身去头也不回的仓皇逃跑了。从此以后,他再也对小巷子产生了浓厚的心理阴影。
  望着他落荒而逃的背影,洛竹珊微微勾起唇角,笑容里莫名泛起一丝兴味。
  几天后,男生A因为多次看到鬼魂而吓得住进医院,再也没出来过。
  一次两次,有关洛竹珊的传闻纷纷传开。又因为她是学校里的女神级人物,性格温柔亲切,人气很旺。所以,起初,这些传闻是没人信的。
  然而,架不住几次有心人的推动,洛竹珊一个人在大街上对着空气自言自语几小时的视频被爆了出来,很多追求者都表示非常不淡定。因为他们第一反应是:自己心心念的女神竟然疯了!
  当然,其中也有人不信邪,就比如刚和洛竹珊分手的言枫。
  带有几分真心,言枫包了个恐怖片专场。就在他们进入影厅的那刻,比恐怖片更让他害怕的事情发生了……
  “都坐满了?”环视着空无一人的影厅,洛竹珊突然弯下腰来,礼貌的说,“请让一下,谢谢。”
  目睹她慢慢避开空气,艰难的向前走,就好像这里真的人满为患一样。言枫不由得打了个寒颤,手中的爆米花差点掉到地上。他看到了什么?!
  接下来,还有更加匪夷所思的事情。
  在播放广告的空当,洛竹珊拿出几颗糖递到旁边的空位,语气柔和,“小朋友,觉得害怕就吃点糖吧。”
  下一秒,糖果就从她手中消失。不一会,就变成了几枚空落落的糖纸。
  言枫吓得大叫一声,头也不回的跑出电影院。等到他回过神来,衣服已经湿透了,然而此时恐怖片还未开播。
  盯着电影屏幕,洛竹珊垂下眼帘,漂亮的眸子里闪过一道阴冷的寒光。
  至于她做每件事的动机,有时候她也说不清楚。大概是觉得比较有趣罢了。
  ……
  顺着水管,洛竹珊慢慢爬到楼顶。紧接着,她向临近的楼房跃去。
  其实,她并没有什么必要非得来这里的。她只需要多走一段路从学校教学楼爬上天台就行,犯不着惹下这么一堆麻烦。
  只是懒而已,而且不想绕弯路。
  她想来找一个人,不,是一只鬼。
  那只鬼,她注意了很久。
  校园里静悄悄的,大多数人都早早收拾东西回家,只有少部分还留在那里。所以在这烈日炎炎的中午,天台上半个人影都没有。
  洛竹珊捏紧玉佩,站到一侧的阴影中。
  她就像持枪的猎人,不急不缓的等待猎物上钩。
  耐心并没有随着一分一秒的流逝而削减,反而与时俱增。她从别的鬼那里得到的情报说,那只鬼今天要动手。
  洛竹珊来这里的目的也不是救人,只是单纯的想看看那只鬼是否真的像传闻中所说,与人类相差无几。
  她很期待。
  “喀嚓。”
  左秋芸快疯了,望着那个恐怖的红色身影,她无法克制的发起抖来。是那种做了亏心事的害怕。
  怎么可能……陆小姐怎么还“活着”?来找自己索命了!
  “救命啊!救命啊!有鬼……”
  徒劳的呼救声并没有为她的处境改善多少,反而使气氛更加阴森。
  洛竹珊眯起眼睛,不动声色的观察着。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她向前走了一小步。这一下,她整个人就暴露在阳光之中。
  天台边缘。一个面露惊恐之色的女生正徒劳的挣扎着,她的一只脚已经迈在了虚空中。一看见洛竹珊,她就如同溺水的人抓住最后一根稻草,苍白的面上也多了几分颜色,几个零散的字段从喉咙里断断续续的发出,“救我……”
  在她面前,一只惨白的手正死死掐住她的脖子,血红色的指甲发出瘆人的光芒。
  竟然还没有断气?洛竹珊眼中划下一道失望,随即又被她完美的掩饰过去。不过,这样似乎也挺有趣的。
  “你杀人的动作好慢啊。”她轻声对红色人影说。面上的笑容很温暖,却让人心中升起丝丝寒意。
  半透明人影冷冷的回头望了一眼。霎时,一种咄咄逼人的气势扑面而来。她的美仿佛带有强烈侵犯性,如同炙热的火焰,艳丽的玫瑰。暗红色衣裙为其更添一分妖娆,让人情不自禁的为她沦陷。美人冷冷的瞥了一眼洛竹珊,眉间浮现出一点不容忽视的高傲,“多管闲事。”
  洛竹珊微微勾起唇角,正欲说话,目光落在地面上又是一顿。宛如白昼的地板上,本应呈现出两人的影子却只有天台边缘的女生一个人的身影!刹那间,她感觉到玉佩轻轻颤动了一下。
  越来越有趣了。
  事实就是这样。面前这个女人,应该就是她要找的鬼,错不了。洛竹珊笑容不变,缓缓向天台边缘移去。她的神态不但没有紧张,反而还有一丝跃跃欲试。
  “咳咳……”暂时被丢到一旁的女生大口喘着气,以为自己马上要获救,怨毒的看着之前掐自己的红色身影,欣喜若狂的承诺道,“同学,若是你能将陆梡柒这个疯女人除去,有什么事尽管来左家找我左秋芸!”
  “没事,做好事不留名。”洛竹珊挥挥手,笑吟吟的径直来到陆梡柒面前,完全无视上方传来的杀人般目光,思索片刻后,伸出一只手,“陆小姐,如果你杀不了她,不如交由我来善后如何?我对你可是很有兴趣呢。”
  “哼,本小姐……”话只说了一半,就卡在了喉咙里。陆梡柒眼中的不屑最终定格,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个笑得一脸温柔的女人,目光停留在她手中一块白色的玉佩上。
  白得透明的玉佩散发着一股不可言说的冷意,平静中仿佛蕴藏着可怕的危险。
  “迟了哦。”洛竹珊轻喃道。下一秒,她面前瞬间变得空无一人。顺手将玉佩收起,余光瞥见听见呼救声的保安赶来的身影,不禁暗叹一声可惜。随后,她赶忙上前一步扶起左秋芸,关切地问,“你没事吧?”
  “那个陆……死了吗?”左秋芸被她的笑容晃的一愣神,反应过来后差点没忘了问正事。
  “你希望她死吗?”
  面对如此反问,左秋芸眼中闪过一抹恨意,毫不犹豫的点点头,“她这么想要我的命,我怎么会不希望她死!”
  “恕我直言,你们以前不合吗?”
  洛竹珊的笑容似乎有种魔力,能照到人心底处,让人不由自主对她放下防备。左秋芸抿起嘴,拼命阻止自己想要托盘而出的念头,强行转移话题,“你那个玉佩可以卖给我吗?开个价吧。”
  “不好意思,这是家里祖传之宝。”洛竹珊眼见保安走了上来,也不打算久留,冲左秋芸点了下头,微微一笑,“有缘再见。”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