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师姐,别走(GL) 作者:蔷薇虎嗅

字体:[ ]

 
短版文案:
  林夏:溪姐,快到我碗里来!
  白溪:你才到我床上去~
  以下是严肃版文案(我是严肃君)
  二年前,姬情满满相亲相爱二人被无情分离,是现实的无奈还是人心的莫测?事实的真相究竟被什么掩盖?
  二年后,白溪回国,挥动小皮鞭,化身腹黑女王。
  林夏,还不快乖乖束手就擒!
  林夏:溪姐走的第一年,想你,溪姐走的第二年,好想你好想你,不是假的假的好想你,是真的真的好想你~好想你好想你……
  白溪:嘘——别说话,关灯!
  
  腹黑VS萌萌哒,你不来一发吗?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虐恋情深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夏,白溪 ┃ 配角:严警官,夕子,何言,方姐 ┃ 其它:都市,剧情,轻松稍虐
 
 第1章 楔子
 
    北方的冬天,寒风朔朔。
 
    刚参加完公司聚会的一伙人带着微醺,互相搀扶着,颤巍巍地从酒店旋转门里挪出来,林夏也喝了不少酒,但林夏酒量好,风一吹已经清醒了大半。
 
    夜晚的凉风直灌进她大衣的领口里,顾不得系上围巾,就被身边的橡皮糖似的黏在她身上的何言大小姐拖着,围巾都掉落在地上。林夏刚想起身捡围巾,旁边的何言就“哇”的一声开始狂吐。
 
    “何言,你要是敢吐我身上,今晚就去给我睡沙发!”林夏一边擦拭着她喷在我身上的“秽物”,一边气急败坏地警告她。
 
    何言这个不做死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死女人,常常混迹于各种夜场,一喝醉就让林夏来接她,林夏不仅要对付环绕在她身边的男人们,还要负责把她半抱半扛地塞进车里,对于这样的她,林夏真想装作不认识的样子。
 
    好不容易把何言塞进车,林夏一踩油门直接飙开了,何言在后边捂着头嘟囔着:“林夏你大爷的,开那么快干嘛,头都要撞破了。”林夏白了她一眼道:“何菜花,你再不安分点,就把你丢路边你信不信!”
 
    “你才是菜花,猪头,讨厌”,何言说完就开始睡了。
 
    这“油腻腻”的声音,吓得林夏一哆嗦,她定是把我当成她的男宠之一了。
 
    等到家了,发现这死猪竟然睡着了,林夏不客气的把她晃醒,就差没用凉水浇了。开门开灯,这妮子摇摇晃晃的径直向卧室摇去,“何菜花,睡你沙发去!”林夏正想拖她,没想到这妮子已经四仰八叉的像八爪鱼一样仰在床上了,林夏无奈的扶额,转身要去柜子里拿被子,只能和这死猪将就一晚啦,就她睡觉那架势明天自己非得黑眼圈不可。
 
    林夏正在心里把何言嫌弃个八百遍之时,何言正经的声音传入她耳际:
 
    “林夏,你有和女人做过吗?”
 
    林夏抱着的被子顺势砸到何言身上,“何大眼,敢情你没醉啊!”
 
    何言满脸委屈地掀开被子坐起来,可怜巴巴的望着林夏说:“夏baby,人家真的好难过吖,你都不听人家讲话,人家好可怜啊,你还要赶我走……”
 
    林夏明知她是装的可还是受不了她这幅软软的样子,坐到何言身边道:“我怎么没听你讲话了?”“那你回答我啊?”“回答什么?”“还说你听了,明明就没听!”“好好,没听没听,你再问一遍吧。”
 
    “林夏,你有和女人做过吗?”
 
    “做过什么”林夏整个身体开始紧张起来,手不知道该放在哪里。
 
    “林夏,你跟我这装什么纯情,就是上床,undersand?”
 
    林夏觉得周围的空气都凝固了,甚至有些难以呼吸,“怎么突然这么问?”林夏尽量压制住心里的起伏,保持声音的平静。
 
    “林夏,我可以跟你说,但你要保密哦,我昨晚去酒吧被一个女人睡了,她太酷太美了,我就迷迷糊糊地被她带去开房了,我第一次和女人做,那感觉怎么形容呢,太tm美妙了,我今天一天都心不在焉的,你说我该怎么办呢?”
 
    林夏心里满满地担忧却不知该说什么,好不容易何言在絮絮叨叨中自己睡着了。
 
    林夏穿上拖鞋,走到客厅,深陷在沙发里,点支烟,深吸了一口,烟圈弥漫。
 
    我们是有多久没见面了,白溪,难道你一点也不想我吗?
 
    林夏闭上眼睛靠在沙发上,在朦胧的意识里那人朝自己走来了。她走来,取下林夏手里的烟卷,用脚踩灭,挑起林夏的下巴,脸渐渐逼近。林夏摸索着伸手想把她抱在怀里,感受她温滑的手在自己身体上抚过的温度,在自己身体里律动的节奏,林夏似乎听见自己在那一刻满足的叹息……
 
    小溪,小溪,你回来了吗?
 
    ——
 
    机场大厅,伴着一阵高跟鞋“哒哒”的响声,已等候多时的小优连忙起身迎向前方朝自己走来的那名高挑女子,照片是这个没错。
 
    “请问您就是白溪姐吗?”小优期待地望向身边这位美女,脸色有点微红,她没有料道付总让她来接的这位大设计师真人比照片漂亮百倍,气质也这么出众,真是应了她的名字,肌肤白皙似雪。
 
    “嗯。”那位叫白溪的女子,嘴角轻弯起一个弧度。她的行李迅速被小优一把拿走,“我来提吧。”小优殷勤道。
 
    “好,谢谢。”依然是淡淡的一句,分辨不出感情。
 
    白溪走出机场,看向熟悉的城市,心里泛起波澜。
 
    林夏,这次我要你乖乖地束手就擒!
 
    ¬¬——
 
    “嗷!好痛!”林夏早上刚要睁眼,就被何言的“铁砂掌”不偏不倚地煽在了脸上。林夏毫不客气地一脚踹上了何言结实的屁股上,“何言,快给我起来。”
 
    可怜何言美梦还没做醒,就被林夏踹到了现实中,揉了揉眼睛,可算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林夏,我这屁股用处大着呢,踹坏了你负责吖”,何言睁着迷瞪瞪的眼睛瞪着林夏说:“就你这样的,活该没人要。”
 
    “我这样的可是爆款,轻易不出手的噢”,林夏拿着娇滴滴腔调道:“说不定姐姐今天就有桃花运了呢?”
 
    何言正想赏她几个白眼,就听见林夏的手机铃声响起:“你是魔鬼中的天使,所以送我心碎的方式……”心下暗想,什么鬼,林夏怎么把铃声调成了这么老的歌。
 
    “喂,方总啊——方便方便——行,没问题,我尽量做到吧——好的,方总再见。”林夏迅速切换成乖巧的样子接上司电话,随后转向何言说:“何言,方总说让我代替小吴去见一个重要的客户,小吴临时请假了。冰箱里有食物,你自己解决噢。”说完就迅速起身,一边穿衣一边计算着时间。
 
    约在九点见面,七点半得赶到公司,准备一些资料,现在是6点,要预防路上出什么差错,所以必须现在出发。
 
    北方的冬天,六点钟天还是暗的,再加上严重的雾霾,能见度比较低,这条路段比较偏僻,因此车辆也比较少,而这个点行人更少。林夏车开的很慢。路边24小时便利店亮着灯,让早上没吃饭的林夏顿时有了饿意。
 
    她把车停在停车位,走进店里,当林夏捧着热豆浆,嘴里塞着包子,忽然被前方右转的十字路口一声刺耳的急刹车惊得忘记了嚼动,嘴巴张成了o型。
 
    便利店里仅有的几名员工飞也似的跑出来,“出车祸了!”她们一惊一乍地乱嚷嚷起来。
 
    没等林夏从惊魂中反应过来,那辆肇事车一个急转弯,以最高时速迅速逃离现场,由于雾霾叫上黑暗,除了看见那辆车像是某品牌的黑色轿车外,一点看不清车牌号。
 
    第一次看见这种可怕的场面,林夏颤抖着手迅速拨打了110。
 
    警察赶到的时候,出事者已经死亡,死者的脑浆都喷了出来,林夏看见一阵反胃。她别过头强忍住快要飙出的泪水,武玥出事的那刻是不是也是这样的惨状,尽管已经两年多了,可每当林夏想起武玥,内心都有如刀割。
 
    “是你打的110吗?”
 
    一个冷静的女声拉回了林夏的思绪。
 
    “是我。”林夏看到是一个女警,有着一张刀刻般棱角分明的面孔,飒爽的身姿,足足高出林夏半头。
 
    “跟我们走一趟。”女警说完径直往警车走。
 
    “什么?去哪?”
 
    “警察局。”女警并不看林夏,继续走。
 
    “警察同志,去警局干嘛,我还有事情呢?”林夏急了。
 
    女警转身,看了林夏几秒,“小李,交个你了。”女警朝旁边的年轻警官努了下嘴。年轻警官立马字正腔圆地回道:“是,严头儿!”
 
    原来姓严,怪不得那么严肃了,林夏撇撇嘴。
 
    去了警局,林夏只交代看见是一辆某品牌黑色轿车,和大概的出事时间,其余什么也没看见。当林夏走出警局的时候已经八点半了,肯定是要迟到了。林夏只得打车过去,这个点还不得堵死。
 
    只是林夏不知道,这桩车祸事件竟是她祸事的开端。
 
    城市上空已渐渐明朗,熟悉的建筑物从车窗掠过,林夏的思绪在司机开着的早间广播中回向了两年前。</p>
 
 第2章 初见
 
    2012年3月的某一天,当我在宿舍里看着《甄嬛传》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时候,忽然听见窗外有人在拿着喇叭喊话,接着整个楼开始沸腾起来,隔壁宿舍,隔壁的隔壁宿舍,……踢踢踏踏地脚步声,朝着楼门外一边跑,一边叫喊:“有人表白啦!有人表白啦!”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