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红楼之灵河离君 作者:青烟墨染

字体:[ ]

 
文案
  
     西方灵河岸,三生石旁,有草亿万年通灵,又数万年得道。
  此草,便是如今名满三界的离君离忧。
 
  离忧尝自称,自己修的不是仙家的无为之道,也不是佛家的万物皆空,而是自己的逍遥道。
  却不想,前往妖界赴宴的时候,被妖君祸害,落到了三千界中的一界。
 
  而这一界,名曰:红楼。
 
  天上离君,人间帝师。红楼命转,历经重重,他是否还能是往昔那个自诩逍遥的灵河离君……
 
 
 
注:不要期待主角的爱情,那只是个传说
 
内容标签: 红楼梦
 
搜索关键字:主角:离忧 ┃ 配角:青莲帝,御四,妖君,林黛玉等红楼诸人 ┃ 其它:红楼,太虚幻境,灵河
==================
 
☆、天帝寿天界盛会
 
  
  天界安静太久了,神仙们一个个都闲的快发霉了。这个时候,天帝的整整百万岁到了。于是,在一班神仙地怂恿下决定开一次寿宴,也好让四方的神仙们聚到一起乐呵乐呵,顺道增进增进感情。
  于是,既不是神仙,也不是菩萨,更不是妖魔,却游走三界毫无顾忌的离忧很欢快地接了帖子,一路驾云从西方灵河慢悠悠地赶了过来。
  漫天彩云乱飞,真人、大士、散仙等等故意拉长的恭维客气之声满天飞。
  “岛主大驾,真是幸会幸会啊!”
  “真君言重了,我那弹丸之地,如何比得您的府邸。”
  “呵呵!岛主可真是客气啊!”
  ……
  离忧挑了挑眉,摇摇头,决定不上前去掺和。于是,他落在众人后边,悠悠然地落下了云头。
  “什么人?胆敢擅闯金华池!”
  “唰”的一声,在金枪突然横在眼前的时候,伴随着守卫的呵斥声,离忧这才意识到自己竟是落到了金华池外。
  “两位大哥,抱歉,抱歉,我少来天界,一不小心,走错了地方。”离忧笑笑,眼睛却扫向了门牌之内。
  金华池,要说也不过就是个池子。名字,也只是一般般。池子,在天界可是不少的,并不稀罕。可是,这金华池却是大为有名。至于这缘由,不仅仅是因为这是天后名下的池子。更是因为这是当年天帝为了讨好天后,特意引了天外天的灵水,又从西方佛祖处找来了上古莲子种在水里,精心培育出了天上人间,此间独有的莲花。
  躺在荷叶上,他正一边喝着酒,一边感慨着被传言的纷纷扬扬的莲花也不过如此,还不如青莲宫里的莲花长得讨人喜欢。
  “你倒有闲心,宴会就快开始了,还在这儿优哉游哉地饮酒。”带着轻笑的声音自头顶传来,有几分挪揄,剩余的十分却是熟稔的打趣。
  不用回头,他便知道来人是谁了。
  上古九方神帝之一的青莲神帝,连天帝都要敬让三分的神。
  “我自来便有闲心,难道神帝大人你如今才知晓?唉!亏得我们至少认识了五万年了。我可真是交友不慎,交友不慎啊!”离忧拖着抑扬顿挫的调子,一唱三叹说着话,还一边做出应景的动作来,仿佛将睡未睡。只是,他那维持着原有的姿势不变,左腿高高的翘起,晃得越发自得了的腿却出卖了他此时精神的事实。在来人眼中,他那不过是完完全全的惫怠。
  青裳云衣的青莲帝好笑地走近,伸手拎起躺得昏昏欲睡的某人,周身的高贵清冷之气都在此时消
  失的干干净净,只余满脸无奈。“好了,我可不想与你废话,时间不多了,我们先去宴会才是正经。”
  “哎呀呀!你怎么能这样!放手,放手。”被好友两根手指给拎起的某人大为不爽,奋力地嚷嚷。全然不顾外边的守卫听见里边多出来了声音会如何的好一阵兵兵荒马乱。
  “什么人?胆敢擅闯金华池?……”
  窸窸窣窣的声音隐约传来,然而,守卫还未到跟前,离忧就已经被青莲给带到了九重殿外。
  天之极,于九重。九重之巅,有殿凌云。脚踏宇宙,檐顶无穷。无风无雨,万年如一。这便是三
  界的极高之地,亦是三界中极为尊崇之地——九重之巓。
  离忧自觉都快要把脖子望断了,才终于瞧见了那飞檐的小角。一时,别的感触不深,唯有这简直能亮瞎人的眼睛满眼的金黄,让他不知第几次感慨。“怪道三界们都说这九重之巅乃是三界最为
  尊崇之地,且不说这里的位置有多高,单就这金堆玉砌的‘九华宫’,也能闪瞎人眼了。”
  一只手腕撞了上来,青莲的话随之而来,“废话什么了,你看谁来了?”他也不废话,直接让离忧看前边。
  离忧带着些愤懑看去,一名女子摇曳生姿地走来,除了那令人炫目的容颜,周身还萦绕着说不出的东西。让人感觉,有点缠绵,有点哀伤,还有一些离忧说不出的东西。那女仙,离忧见过,青莲大约也知道,她便是三界之外,游离于天地之间的太虚幻境的主人——警幻仙子。
  警幻此时已经看见了两人,笑着走了过来,说道:“离君今日也来了。”又看了看青莲,抿唇笑道:“这位想必就是青莲帝君吧?小仙乃是太虚幻境的主人警幻,一直都听离君说过帝君如何如何的出色,深恨不能亲见。如今,总算是如愿了。”
  “呵呵!仙子,许久不见,你还是那么会说话。青莲他,哪有你想的那么好。喂,你说是吧?”离忧看着警幻,以调笑的口吻说道。后半句,却是问青莲。
  “仙子客气了,请。”而青莲,却只是对警幻一笑,顺带向准备入殿。
  看得离忧大大摇头,叹息,“一直以为交的是块冰,不想,竟是个色鬼……”
  “你还不进来。”青莲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吓了他一跳。却原来是个小小的传音术。离忧呲呲牙,还是在小仙的接引下跟了上去。
  酒宴酣畅之际,不免觉得无聊。正与青莲咬耳朵,海天胡地地调侃。一转眼,却落在某处呆住了。
  第一眼,不见其颜,已倾其质。那是,多么纯澈灵慧的结晶啊!待到那人走近了些,其颜若雪,眉目如墨画。除了,只除了那一双过分纯澈的眼,里边有着天地至纯的灵慧,却惟独没有感情,唯独没有神仙本就该抛弃却又实则根本少有人做到的七情六欲。
  “那人……”半晌,他才张口欲问,青莲就已回答了。
  “情仙。”
  “什么?”离忧被他回答惊了一跳。
  青莲却不再多言,只是执起面前的玉杯,本着不喝白不喝的精神慢悠悠地饮尽,然后看着那仙人的方向,面色无波。或者说,事不关己?
  倒是旁边的警幻来了兴趣,凑近来八卦了起来,“离君不知,那人是青墟之境的情仙。不日前才得道成形,不过,他是个天生的仙人,生来便是他青墟之境的主人。说来,他的来历倒也与绛珠妹妹有些相似,不过,却又大大不同。他本是天地灵慧之气所化,文采智慧自不用说,爱憎之情本也该浓于一般仙人。不过,可惜的是,他化形的那日,恰逢慈航大士路过,大士手中一瓶净水不小心倒了下去,不仅洗去了他体内的抑郁缠绵之气,也洗去了他本该有的爱憎之情。”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我可是打定要自由发挥的,嘿嘿!不怎么相关的也不过就那么几章而已(?)。
文章一般情况下定位自动发表。一般前一天或几天完成章节。不敢保证日更,但会尽量日更。【别怪我懒,虽然我确实懒,但其实我还很忙(?)……真的忙,此文完全因为是兴趣,极大的兴趣,所以就算忙,我也打算胡吹下去……想随心所欲写篇乱七八糟的文真不容易(?)
 
☆、青莲宫棋话青墟
 
  
  “唉!唉!唉——”
  “你到底要叹气到什么时候?我们到了。”青莲忍无可忍地打断了他不知几百次的唉声叹息,神色不虞地说道。
  瞥了眼近在眼前的青莲宫,离忧故作惊叹,以掩饰自己的过分行为,“啊!原来我们已经到了你的神殿啊!啊!我不过几日没来,你这里倒是越发的宏伟了啊,不愧是九方神帝中最为清雅的青莲帝君,你这里就是不一样哈!连天帝那九华宫也未必比得上。”
  “离忧,你够了。”
  不高不低的声音,连丝毫情绪起伏都没有,却是很成功地让他闭上了嘴。
  这时,恢宏的殿门大大打开,娇俏的侍女迈着小碎步迎了出来。离忧认得她,她是青莲宫的掌事女仙,琴息,专管青莲宫的庶务。一直以来,总对他横眉竖眼,没给过好脸色。只是,她迎的,自然不是离忧。
  “恭迎君上归来。奴婢这就伺候君上沐浴更衣。”琴息恭恭敬敬地对青莲行了礼,乖巧地说道。
  “别忘了给离君备一份。”青莲颔首,就随侍女走进了宫殿,只是走之前还不忘离忧。
  “君上放心,奴婢早已料到离君今日会来,已经吩咐人备下了,保管给他洗的香喷喷的。”琴息转身瞪了他一眼,却是很高兴地说道。
  香喷喷的!一想起他就打哆嗦,好歹自己也算是男人吧!是个懒人,怎么能忍受像女人一样香喷喷。虽然自己没有洁癖,但是,青莲,你也别害我好吧!
  离忧绞了绞手指,很是无奈,不知道自己到底什么怎么得罪了她。
  “离君,请随奴婢来。”一个清美的侍女出现在了面前,很是低眉顺眼地对他说道,态度倒是比方才的琴息好的多。
  看着眼前的小侍女,离忧顿觉心情舒畅了不少。不愧是青莲这里的侍女,就算只是个打杂的也比别处的好看些。他在心里乐呵道。面上却装的一派潇洒,和声细语地问道:“小仙子长的真不错,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身份卑微,当不起仙子之称,还望离君慎言。”小侍女语气很客气,姿态摆得很低,但那骨子里的傲气,却并没能掩饰的很好,至少离忧就看出来。可是,看出来就看出来,离忧却并未想过去探究。思考什么的,太费神了。费神的事,他向来不喜欢做。当然,除了和青莲在一起的时候,他的原话是,青莲是块冰,自己再不动动脑子,还不得也被冻成冰块了。
  “那……”
  “奴婢名叫沫墒。离君,请。”
  小侍女言简意赅,说了等于没说,离忧不过随随便便一听,也觉无趣。便跟着洗澡去了。他可不想等会儿因为某人的洁癖被人再给拉下去刷掉一层皮,那滋味,可真不好受。
  离忧洗过澡,来到青莲常呆的那间屋子时候,青莲早已经洗好了,换了一身家常天青色的长袍,并不像之前去宴会所穿的那般正式,反倒更显出几分人间文人墨客的气度来,和着他本来就优雅冰冷的气质,整个人都变得吸引人起来,看的离忧好一阵忧伤。他自己可是从来没有过气质那玩意儿。平日里,三界的朋友见了他,可都是众口一词夸他,“离忧就是跟我们不一样,他一不说话,还真是少有人能感觉得到他来了。不愧是草木化身的。”其实,说白了,就是他没存在感,一帮人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将他忘到一边去。
  “青莲啊青莲,你说你怎么能生的这般惹人了。你个冰块,竟然也比本君招人的多!”离忧酸了一句,却还是坐到了青玉案前,与他手谈了起来。
  他原本也没对自己的棋艺抱多大的信心,至少和青莲这个做什么事都一丝不苟的神在一起时是这样的。于是,他更漫不经心了,随口说道:“不过,还好,总算有人比得过你。不说我那绛珠妹子,就只说今日那情仙,比起你来,可也是要强百倍的。哈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