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末世之无限循环 作者:J泷Z

字体:[ ]

 
 
文案:
     生性多疑的女子在发现世界充满阴谋论的时候不小心爱上了最大的阴谋家。
 
生性凉薄的女子在发现人性真的糟糕透顶的时候不小心爱上了最大的人渣。
 
所以最大的问题来了,这两个人到底是杀死对方简单,还是毁灭世界简单?
 
多疑爱自由人渣和冷血腹黑伪圣母的怪胎组合,一起烧脑升级打怪自作死。
 
内容标签:异能 末世 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方恕夜,余镜七 ┃ 配角:崔泷,邱杰,龙贰,苏染,萧洛儿,何田田,段游,自由人 ┃ 其它:
 
==================
 
  ☆、第一章:梦境  第一节:烽烟
 
  “跟紧点,别给我掉队了!”严厉的声音里带着威胁的意味,军装制服一丝不苟并且让人压抑。人群安静得只有粗重的喘息声。走在盘旋着的阶梯上,方恕夜只能感觉到自己渐渐麻木的四肢和心底那一丝暴动的情绪。
  她不记得这是第几天。入眼的永远都只是长长的,没有尽头的阶梯。伴随着军官的催促声,鞭子打在地面上清脆的响声。
  不知道去哪里,直觉是一个糟糕的地方。但是没有能力反抗,也没有同盟。每天定时起床,吃饭,继续登着阶梯。
  每天的食物是相同的,定量营养液。无色无味,能够提供能量却无法满足食欲。或者说所有的食欲都被压制在最深处,已经被遗忘。
  这样下去不行。方恕夜这样告诉自己。但是无法冷静下来思考策略。四周是全副武装并且脾气不好的军官们,和自己一样的人群却是一群懦弱无能的普通人。
  普通人?不,这样说或者并不准确。方恕夜想到一个问题。那就是她对自己为什么被这样对待存在着疑问。
  如果真的是普通人,为什么她非得被这样对待不可?她明明应该是一个普通的大三学生,很快就将要进入社会,准备好无所事事度过这平凡的一生的,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人而已。
  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有什么东西是自己遗忘了的。很重要的事情。
  “阿恕,你在想些什么?”左边坐下一个年轻的男孩子。方恕夜回过神,却发现自己不认识这个家伙。金发,卷起的裤脚和袖子,乱糟糟不修边幅的孩子而已,不应该和自己有交集才对。
  男孩子却没有在意她陌生眼神,继续大咧咧地喝着无色无味的液体:“记住,行动之前要沉住气,你这几天状态并不好,要小心自己的背后哟。”
  行动?什么行动?方恕夜觉得自己和这个世界将要脱节。所有的一切她都不懂,也不明白。
  但是即使思想是如此混乱,她的身体却做出了不符合大脑指令的动作——她点了点头。
  男孩放心地点点头,起身走开了。
  方恕夜呆呆地坐着。大脑是一片空白。
  这几天的气氛比平时更加紧绷,或许和金发男孩所说的“行动”有关系。可是方恕夜觉得自己并不在其中。不久前一个高个男人走过来在她的耳边说了一句话,险些被军官发现,但是方恕夜没有做出任何回答。
  男人说:“你准备好了没有?队长。”
  同样的,方恕夜不认识这个男人。高个壮实,短发,给人可靠的印象。就算那些准备做出“行动”的人们会有一个队长,一个领导人,也应该是这个男人,而不是平凡到没有任何闪光点的方恕夜。
  况且,究竟要准备些什么?“行动”又是要做出怎么样的行动?方恕夜什么也不知道。当然,动物的本能告诉她,最好也永远不要知道。
  最不可思议的地方在于,方恕夜想,一定是这些家伙到底是怎么想出这样的计划并且真的去实行的。要知道,她们的时间有着严格的控制,并且军官们控制他们的交流,如果同别人说话的时间超过一分钟,军官们就会挥起他们的鞭子。
  要组织一次反抗的行动,首先需要的力量,别人的信任以及无比完美的计划。方恕夜确定自己并不是这块料。虽然他们称她为“队长”,但是她可以确定,想出计划并付诸于行动的人,一定不会是她本人。
  ——也就是说,这一切的背后一定还有一个高智商,行动力和个人魅力都是满分的人存在。
  有些头疼地按住自己的太阳穴,方恕夜暗暗觉得不妙。就像是在做梦一样,即使心底知道不应该做出行动,但是身体却仿佛不是自己的一样,在规定好的时间和地点,做出被安排好的动作。
  这天又有一个不同的人过来在她的耳边留下一句话。这次是个中年的大叔,穿着破旧的风衣留着邋遢的胡渣,但是声音低沉而冷静,带着让人安心的味道。
  他说:“行动就在明天。一切小心。”
  带着烈士的决绝一般。方恕夜觉得害怕。
  她想要逃走,可是无处可去。
  行动的当天对于方恕夜来说就像是在做梦。或者也许她就是在做梦也不一定。身体擅自地行动,毫无征兆就跑了起来,仿佛真的不需要大脑做出指令就能凭本能行动,她的灵魂却只能看着自己跑起来,撞开人群,制造了混乱。
  身后很快有人跟随,不用回头也知道是那个金发小子和高个男人,他们的步伐听上去很坚定,却给方恕夜带来了不同的压力。
  “阿恕,老大,快点,到下个拐角的地方换衣服和背包!”金发男孩的声音有些颤抖,就像是太过兴奋,可是方恕夜心底却是更加慌张。她直觉不会有好的结果,可是她无法阻止自己,无法让自己停下来。
  到了拐角,成功换了衣服和背包,她们拐进另一个爬阶梯的队伍,沉默地前行着。这个时候方恕夜告诉自己,必须要沉住气。在被发现之前,一定要走完这一段路,按照计划里的那样。
  快了,就快到了。听到耳边鼓励的声音。不知道是谁,可是却是女声。方恕夜以为行动的只有那三个来联系过的人。看那样子并非如此。女声很近,方恕夜却不敢回头去看。
  这个时候军官们混乱的脚步响起,是方恕夜之前那区的人。“快抓住他们!是叛逃者!”
  “跑起来!”身后的女声突然变得尖锐,方恕夜只觉得自己全身一颤,就飞快地拔腿飞跑起来。
  “阿恕,你一定要成功,一定要成功救出公主殿下!”背后的女声逐渐远去,方恕夜的步伐却没有慢下来。
  所以,公主是谁?方恕夜心底的疑问越来越大,可是她现在已经没有办法停下来,只能奔跑着。即使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去哪里。
  “队长,这边!”这个时候不知道之前跑到哪里去的高个男子出现在了下个阶梯处,身边还跟着一个栗色大波浪卷的女孩,白皙的皮肤加上无辜的大眼,好嘛,一眼就可以明白过来。这就是“公主”了吧?
  就像是所有人都有自己的分工一样,直到目前为止方恕夜都觉得行动是顺利的,但是她心底的不安却丝毫没有散去,最重要的是,她觉得自己的灵魂依旧是游离这一切之外的,她依旧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什么,依旧什么都不明白。
  阶梯的另一头是电梯,平日里是给那些高级一些的军官们乘坐的,这个时候方恕夜已经带着高个男人和公主一起跑到了电梯口,随手按了几个键,她拉起公主的手,就从电梯侧边的逃生通道跳了下去。
  “接下去就靠你了,队长。”
  最后听到的是高个男人萧索的声音。带着让方恕夜陌生的悲哀和眷恋。
  这个时候怀抱着瑟瑟发抖的公主急速下降,方恕夜才发觉自己的身体有些不同了。原本一个普通的大三女生,跑了这么多路,还能横抱起一个和自己差不多高的女孩就已经不太对劲,更奇怪的是自己居然没有感觉到一丝不适或者疲倦。这根本就不像是自己的身体。
  “阿恕,我们只有你了。你是所有人的希望。阿恕,你一定要成功救我出去。”
  怀抱中的女孩如是说。
  不出意外的,方恕夜感觉到自己点了点头。
  逃生通道的出口并不是这个巨大建筑物的出口,或许自己第三层,一跳出来就看到数把□□对着自己,方恕夜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跳出胸口了。
  可是她却发现自己缓缓的举起了右手,然后,将拇指和中指按在了一起。
  “啪、”
  她做了一个指响。
  只有三秒。方恕夜的大脑接到这样一个警告,她拉起公主的手,飞快拐过了左面的电梯口,来到了阶梯的人群中。
  而在她们面前拿着□□的军官们,的确有三秒,没有任何动静。
  这是什么呢?特异功能之类的东西吗?方恕夜自己问自己。
  可是没有回答。
  阶梯似乎没有一处是空闲的,都有着各式各样的人在攀爬,男女老少都有,仿佛人命只是草芥,军官在三秒的延迟后毫不犹豫地朝人群开枪了。而利用人群作为肉墙的方恕夜,居然无法在自己的心中感受到一丝的不安和愧疚。
  或许这个地方让自己成为了怪物也不一定。方恕夜这样告诉自己。却不像是安慰。
  ——只是借口。借口而已。
  指响很消耗体力。人群过去之后要向出口方向跑起码每百米都会有路障,方恕夜只觉得自己在不停地暂停三秒,可是体力消耗过快,成果却基本是没有。
  这个时候面前出现了一个人。女人。
  方恕夜第一次觉得眼熟。可是一时间想不起是谁。
  “镜七!”公主的声音兴奋而愉悦。
  镜七……余镜七吗?方恕夜感觉到自己的心跳暂停了一拍。
  这么多人,经历了这么多人之后,她终于遇见了一个算得上是知晓的人,或许和她的生活还是能够接得上轨迹的吧?
  余镜七,是和方恕夜同所大学的,校花。
  可惜现在没有时间让她们叙旧聊天或者寻找相同之处,方恕夜只能看着余镜七挡在她们面前,为她们挡住所有的攻击。
  “快走!”
  原来是那个女声。原来她就是余镜七。除了同校之外方恕夜基本上和这个女人没有任何交集,甚至不曾所上一句话,所以才没有认出她的声音吧。
  可是这个时候,这个声音,这个女人,在用她自己的身体,为她们争取时间。挡住一切攻击。
  “救出公主”这个任务真的有这么重要么?值得参与这一切的人全部,毫不犹豫地献出生命?究竟,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
  方恕夜不懂。
  最后将公主拉拽着跑出大门,见到第一丝阳光的时候方恕夜不自觉流下了眼泪。可是她看到那无尽的芦苇和小溪,背后是紧追不放的持枪军人,突然心底就松动了。
  ——不过就是一死而已。
  将公主推上潜水艇的那一刻,方恕夜依旧是疑惑的。
  “呵呵,该死的,小溪里哪来的潜水艇啊。这个梦做得也太不靠谱了。”
  接着是子弹打入背后的剧痛,以及一片黑暗。
  
 
  ☆、第二节:真假
 
  猛地睁开眼。入眼的果然是雪白的墙壁,雪白的周围。安静。没有任何人。
  ——这里不是医院,是自己的家。
  这个认知让方恕夜紧绷的神经渐渐放松下来。果然只是梦而已吧。即使感觉很真实,但那也只是梦而已。方恕夜自己对自己说。
  坐起来按住的自己的太阳穴,方恕夜警告自己不要再继续想下去。那只不过是一个有些刺激有趣的梦而已。认真就输了。
  无论那一切是真是假,都已经过去,或者即将到来。并没有什么是必须立刻就面对的。所以可以暂时逃避。这就是方恕夜的处世哲学。
  起床之后看看自己的手表。果然时间依旧是记忆中正常的第二天。梦境中过去的那么多可怕枯燥的日子都不是真的。这个认知让方恕夜感到庆幸。即使有的时候自我安慰很有效,但是在绝对的证据之前,一切臆想都是脆弱不堪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