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烟花彼岸 作者:斯贴

字体:[ ]

 
 
文案
 
献给那个没日没夜陪我写故事的人。
内容标签: 强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许岸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夏枫树
阳光很美,七月的阳光洒在皮肤上,如同焊枪遇到金属,火花四射。许岸很注意防晒,但肤色仍然向巧克力过度,因为她的胳膊和手每天在挡风玻璃前方向盘上与阳光周旋。她是个白晰标志的美人儿,有着足够现代的身高,硬梆梆的学历。按她的人生行程表,此时,她应该在某个会计事务所对着表格和数字,办公桌上放着金属笔筒和苹果电脑,穿着丝质衬衫,刚好适应中央空调调出来的温度。而现在,她穿着白色的出租车制服,在车内狭小的空间里,享受着带着汽油味的冷气,驾驶盘上的仪表显然比电脑里的表格简单得多。
 
人往往在一念之间做了一辈子的决定。
 
 
第一部夏枫树
第一章夏枫树
 
许岸是北方人,在这座南方城市读了大学,毕业后回了家乡,一年前,她再次来到这座城,开起了出租车。姑姑是个退休的高中教师,姑夫在公交公司退休在一家出租车公司做合伙人,唯一的儿子在澳大利亚定居。和姑姑一家相比,许岸的家境要复杂许多,父母离异后都再婚,并且都有孩子,从血缘上来说,许岸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从父亲离婚的那一天起,许岸就被奶奶接走了,奶奶对父亲离婚的决定深恶痛绝,不相信酗贪恋酒色的父亲能照顾好十岁的女儿,奶奶把许岸接走后几乎没主动和父亲联系过。
许岸的学习成绩很好,大学是奶奶为她挑选的,因为她姑姑在那座城市。许岸觉得自己像接力棒,奶奶就这样把她交给了姑姑。
许岸算是个幽默,脾气也不大的女孩,不悲观,也不自闭。她按照奶奶的计划行走人生,渐渐地,严厉的姑姑也开始喜欢她,因为诚实,所以她算不上乖巧。但她的话总是让人信任的,让她去做什么心里总是踏实的。
大三的时候,许岸决定搬去学校的宿舍去住。原因有二,一是姑姑的儿子带着女朋友回来了,准备在家过年,这给了许岸一个很冠冕堂皇的理由。她很想搬出去,她觉得不住学生宿舍就不能算上过大学。所以,第二个原因就是许岸很想搬出去住。
她挤进了法律系的宿舍,和三个法律系的女生住在一起。
那一年,她有了法律系的男朋友,身高一八七,微胖,长相敦厚,有一双京巴狗一样淳厚的大眼睛。他的妈妈和姑姑是同学,因此,他们名正言顺地走在一起。这温暖的亲切的恋爱让许岸沉醉其中,所谓的沉醉并不是着迷,而是在舒适的状态下投入学业。她拿到了会计从业证书,准备参加CPA考试。
许岸的路是平的,在这恬淡和美的生活里,每当她觉得若有所失的时候,便钻进泳池,直到筋疲力尽。她常常感觉周围的一切是不真实的,口袋里的钱也不是自己的,坐在教室里听课的是另一个许岸,她觉得自己是有个性的,却不得不暗暗承认,骨子里她在逢迎家人对她的期望。尤其是奶奶的。小时候,奶奶没有打过她,不管她多么顽皮好动。可是印象中,她也没让奶奶失望过。时至今日,奶奶有一句话仍对她有警示作用,“丫头要听话,不听话奶奶就不喜欢你啦。”每当奶奶这样说时,许岸总会乖乖的,她害怕奶奶的话变成真的。
男朋友叫杰初,许岸喜欢他,是因为在他的眼中看不到任何对自己的束缚,她喜欢那自由自在的感觉。他的胸膛很厚,肚皮也厚厚的,许岸说很像沙包,当成是沙包打上去,许岸会更肯定他是个沙包,会笑的沙包。
和许岸同寝的三个女生都有些姿色。这使得许岸常常觉得自己能住进来是因为自己也够漂亮。她住进来的时候下铺空着,据说是因为睡在她上铺的女孩喜欢睡上铺,所以下铺留给了她。
也许是刚住进来的关系,许岸没发现这寝室有什么异样,但几天后她便发现,睡在自己上铺的女孩像空气一样无影无形更无声。
起初的相安无事并没让许岸在这个新环境中安逸,对面床的两个女生一个来自北京的小郭,一个来自保定的丽娟,睡在自己上铺的女生是黑龙江的,许岸对她最深的印象就是她爬上铺时那双长而笔直的腿,直得像铅笔一样。她叫夏枫树。
 
特别的人总是能引起别人的注意,真正特别的人不会为了引人注意而去特别。
 
夏枫树特别漂亮。
追她的人也就特别多,没有人追得到,越追不到越有人要追。爱慕也好,不服气也好,为了出风头也好,男生们前仆后继,夏枫树完全无动于衷,什么样的人都未能入她的眼界。
这一点,让女生们又嫉妒又羡慕,加上她性情淡漠,给人傲慢难以接近的印象,因此她好像没什么朋友。
 
许岸成了她第一个朋友。
那是许岸搬进宿舍两个月后的事,这两个月间,许岸和夏枫树之间没什么交集,传说夏枫树很嚣张很难搞,许岸只觉得她话少了点,孤单又傲慢.她总是穿着二三十块的T恤,牛仔裤两条换着穿,睡衣就是一件旧得褪色的灰T恤和水洗布短裤。许岸也不是追求华丽的女孩,但她的生活费没什么限制,她可以买CK的T,棉麻睡衣,LEE的牛仔裤。有时她拿着姑姑煮的辣子鸡,有时拿着从超市搜罗来的奇怪食物与同寝的女生分享。也因此,她主动和夏同学说了两次话,对方总是说:“不饿,谢谢。”
夏同学不喜欢电脑,喜欢看书,不喜欢晚睡,喜欢早起。不愤世嫉俗,不去学生餐厅,用餐情况不明。原则上来说,她不属于冷漠,她把她的冷淡当成一种魅力有意无意的放进她的气质里。若她是有意的,这女孩心机好深,若是无意的,这女孩魅力惊人。
许岸对她并不好奇,却还是有几次忍不住分析她一下,耳边传来的对夏枫树的评价不屑多过坏,若非她成绩平平,家境清贫,那些带着优越感望向她的眼神肯定会恶毒无比。
 
许岸在准备考CPA。
奶奶和姑姑都希望她成为注册会计师,她那做建材生意的爸爸希望她大学毕业后去帮他工作。嫁给小丈夫的妈妈则过着平凡的双薪生活,妈妈希望她嫁个好人家,越有钱越好。将来能借她几缕光,供她妹妹读个好大学,因为她妹妹的成绩烂透了。
这些期待拧在一起,像个又软又韧的绳子绑在许岸的脖子上,第一次,许岸睡前想这些事时,她叹气了,然后她无法入睡。隐约中,有股力量挣扎着从她的心底涌出来,令她不自觉地想反抗。看过很多电影和小说,追求理想的人不顾一切地向理想飞奔,推开这许多琐碎烦杂的人际关系,冲破每一张用复杂感情织成的网,前两天,看过格瓦拉传,许岸忽然渴望着能骑着摩托车为了自由的理想冲向战火纷飞的土地九死一生,自由,她是自由的吗?
那个周末,她独自去学校小礼堂看了场演唱会,几个在校大学生组织的一个乐队。名字她不记得,她是无意走进去的。她双目放空地在震耳欲聋的摇滚乐中站了四十分钟,直到男朋友杰初找到她。问她怎么了,她说没什么。
第二天,乐队里的吉他手就开始追求她,一个偏瘦的很有型的男生,戏剧性的是,乐队的主唱正在疯追夏枫树。
于是,两封情书同时到达寝室。
许岸拆开了自己那封,第一句话就把她逗笑了。
许岸同学,我深知横刀夺爱比打家劫舍强抢民女好不到哪去,可我真想为你做个强盗……
许岸笑意深深,忽听耳边有人说:“你不是有男朋友吗?”
“啊?是啊。”许岸对着夏枫树的眼睛说。
夏枫树的眼睛不大,内眼角很深,与她对望会有一种专注将眼神中原来的内容打散后,让对方陷入她的坚定里。夏枫树盯了她几秒钟,冷冰冰地走开了。
许岸是有些莫名其妙的,有男朋友就不能看别人写的情书吗?
她没有接受追求,她觉得那男生幼稚得象中学生。只是幼稚的东西总有可爱之处,许岸和他成为朋友。那种见面会打招呼,有时间会站下来聊几句的朋友。
似乎因此,有意无意间,能感觉到夏枫树对自己的轻蔑之意。许岸有些不快,却也没放在心上,转念之间便认为是自己想太多了。
 
 
许岸的同学兼朋友苏苏和小单来寝室玩,很快又和同寝的小郭和丽娟打成一片,寝室里的笑声越来越多。许岸不在,她们也会过来玩。女生多了八卦也多,夏枫树不在的时候,不知谁挑头,说起她的八卦,从她每晚总要十点多才回寝室说到她的内裤,许岸听不过去了,“没别的话聊吗?人家的内裤有什么好说的?”
“你没发现,她只有两条内裤吗?”
“我没注意过。”
“一条白色的一条灰色的,那条白色的边边已经破了,难为她怎么穿呀!”丽娟语气中的嘲弄和鄙夷让许岸心生反感,正在这时,夏枫树回来了,许岸的脸开始发烧,坐立不安。另几个女生也不太自在,各自回寝。在卫生间碰到,许岸堆起笑容说:“每天都回来这么晚啊。”
夏枫树看她一眼,没答话,许岸不知道她是否听到那些关于她内裤的话,本想表达歉意,却又无从说起,夏枫树说:“你心虚什么?”
许岸讷讷地说:“如果你听到让你不开心的话,我想向你说抱歉。如果你没听到,我也依然感到抱歉。”
“什么话?”夏枫树回身盯着许岸。
许岸舔舔嘴唇,“就是,就是……”
“我装听不到,你也装没听到就好了,干嘛一定要说出来让大家难堪。”她们的身高相仿,眼神平行着相撞,许岸说:“我只是诚实。”
“所以你现在释然了,诚实勇敢地表达了歉意,其余的难堪都留给我。”
“你听到了,我想我道歉会让你好过一点。”
“做人糊涂一点好,对于一个只有两条内裤的女孩儿来说,必须捂上眼睛和耳朵,才能挡住耻辱留住些笑容过日子。”
她们距离不足一米,这会儿,许岸不知为何又向前了一点,“这不是耻辱,只是,只是有些品行不够高尚,趣味有些低级的人制造了一点话题而已。”
“可惜我生活里遍布着品德不够高尚,低级趣味的人。换句话说,你这样说你的朋友,心里不会觉得过意不去吗?”
许岸一惊,她没想到夏枫树此时还保持着这么强的攻击性,“我说的是事实,她们仍然是我的朋友,尽管我很不满意她们今天的言论。”
夏枫树忽然笑了,许岸第一次看到她笑,有些眩,只是这笑容很快结束,她翻了个白眼后开始洗盆里的衣服,再也没有说话。
 
 
作者有话要说:
七年前写完的。
 
 
 
 
 
第2章 钱
第二章
 
许岸决定离夏枫树远一些,尽量忽略她的存在,她认为这样会减少夏枫树的不自在。她深信贫穷的自尊心很容易受到伤害,她警告自己的朋友,不要再讲闲话,尤其是夏枫树的。
有一天,杰初送她回到宿舍楼前,刚好夏枫树从身边走过,杰初说:“这女生很呛,陈光你知道吧,刚拿到全国演讲比赛亚军,前两天我见到她在校门口,对陈光说,你长得不帅,家里也没什么钱,请离我远点。”
“她这么说的?”
“我在场。”
“对噢,陈光是你的朋友,法律系之光。”
“现在的漂亮女孩已经物欲到这种程度了。”杰初摇着头说。
“你的语气很酸。”
“叹息,因为尽管她这么说,陈光仍对她一往情深。发誓要出人头地,博佳人一笑。”
“男生在喜欢女生的时候,根本没有什么道德底限和原则?”
“没办法,她太正了。男人喜欢女人不是为了道德和原则。”杰初看着许岸笑,许岸心中一惊,连忙说:“我上去了。”许岸慌张是有原因的,她和杰初在一起快三个月了,居然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吻,杰初想吻她时,她要么笑场,要么嘴巴紧闭地躲过去。以至于每当杰初情潮翻涌地望向她时,她都会顾左右而言他的闪躲。她想她还是有点害羞。杰初也这样认为,尽管他想得到一个真正的吻,但是当害羞连接上纯洁,男人的心情就另有一重境界可供欢娱。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