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其实我是一只猫gl+番外 作者:茶与非鱼(下)

字体:[ ]

 
 第61章 61.1.60.59
 
    作者有话要说:  这里说一下,以后小九跟班柔臻交流,都直接是“宓思曼:xxxxx”这样,内心os就是“宓思曼心说:xxxxx”。
 
    不然每次都是“宓思曼叫道:‘喵喵喵’这样不好。”太占字数了。
 
    前面章节太多,就不一一更改了,就从这张开始吧,么么大家。
 
    小鱼想好了,小猫反攻一次萝莉形态的小班(主受的别点,我会分开放),因为实在舍不得这种形态啊,萝莉是我心头好啊!!就是犹豫,小班成人礼要怎么办,毕竟小九再大,那也是只猫啊……唯一确定的是,小猫和萝莉(然后拜托大家千万不要在评论里说人-兽字样,拜托了,么么~)
 
    □□寒假就在一喵堂几个人的“啊哟,小九什么时候生”和班柔臻的“你们有完没完”中过去,其中还夹杂着宓思曼微弱的几声喵叫。
 
    新学期到来,每天早上天不亮就要起床,然后在黑漆漆的夜空,以及微弱灯光中举行升旗仪式。禹子琳一大早从支恩如办公室回来,凑到班柔臻面前,“今天我去班主任办公室看了,三好学生名单上……没有你。”她本来是想用悲伤的表情和语气来着,但是看到班柔臻和宓思曼搂在一起,她就忍不住笑出来。
 
    班柔臻看了她一眼,“哦。”
 
    “就一声‘哦’?我帮你看了名单,你就这样?”禹子琳不满,脸上却笑开花了。
 
    “那就谢谢你了,跪安吧。”班柔臻说完,就把桌上的书立起来,挡住禹子琳幸灾乐祸的脸。
 
    苏煜问她:“三好学生?不是期中的时候发吗?这会儿就知道名单了?”
 
    “她胡说的,”班柔臻嘴角上翘,转头看了眼苏煜,“你家一丹呢?”毕竟也有那么多天没见着了,她又不可能时时刻刻盯着柳玢家,所以一丹最近有没有回去看过就不知道了。
 
    “一丹说天太冷,它不想过来,等天气暖和一点它再出门,”苏煜说,他眉眼间有丝担忧,欲言又止地看了班柔臻好几眼,发现班柔臻完全不在意后,干脆自己说了出来,“班柔臻,你帮我分析分析,一丹最近老是早出晚归的,有一次一晚上没回来,而且在家里也是无精打采的,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班柔臻抿着嘴煞有其事的点点头,“嗯……”她摸摸下巴,宓思曼脑筋一转,又联想到最近三楼的动静,稍稍猜测到一个原因,就听班柔臻张嘴说道:“可能一丹打算换个主人了。”
 
    “什么?”苏煜一时反应不过来,整个人一副懵逼的样子,反应过来后也是失魂落魄的,最终还是不死心地问,“你养过动物,你最清楚了,你刚刚说的都是真的吗?”
 
    看到苏煜这样子,班柔臻都不想打击他,她犹豫了下,“我没养过鸟,也可能是我说错了,毕竟这都开春了,说不定……是一丹春天来了呢?”无形之中黑了一把一丹。
 
    “我知道了,”苏煜重重点头,“一丹是想要媳妇儿了,我会给它找一个的。”
 
    宓思曼默默听着没出声,隐约觉得班柔臻有点流弊。
 
    新学期班柔臻再度延续了以往作风,考试几乎每次都是班上前五名,各科老师都夸过她好多次。晚上宓思曼都钻进被窝里了,班柔臻却还坐在书桌前,她这几天又让班爸去买了其他书籍,好像是奥数什么的,反正宓思曼看了几页就眼睛疼得厉害。
 
    她以前读书的时候又没上过奥数班,看到那数学题就郁闷。眼看着对方在灯下奋笔疾书,“喵喵喵。”别写了,快来睡觉。
 
    一阵凳子拖拉的声音,班柔臻走过来趴在床上,脸对着宓思曼的脸,呼出的热气把宓思曼的胡子都给吹起来,“小九先睡吧,等会儿我把作业拿出去写。”
 
    宓思曼瞅了一眼时间,发现对于小学生来说已经挺晚的了。
 
    “喵喵喵。”明天再写吧,现在很晚了。
 
    班柔臻再度拒绝了,心里担心宓思曼会生气,就解释起来,“我准备去参加一个奥数比赛,第一名会有奖杯。”
 
    宓思曼睨她一眼,眼中的含义不能再明确:所以呢?
 
    班柔臻有些不好意思,“我想把奖杯给你,我已经决定了,我会去参加很多很多比赛,然后把所有奖杯、奖章、奖金都给你。”这样,小九一定会喜欢她的。
 
    宓思曼目瞪口呆,心里嘀咕,难道学霸都是这样追人的?
 
    反正班柔臻为了去参加那个什么奥数比赛,每天早起晚睡的,黑眼圈竟然都冒出来了!严重的一次是,上课竟然打瞌睡,还好老师认得班柔臻,没有马上请家长,只是问了她怎么回事,得知班柔臻的打算后,反倒是劝她好好休息。
 
    五月底临近六月份,班柔臻去参加那个什么奥数比赛去了,顺便还把宓思曼给带着去了。这次考试比较严格,肯定不允许学生带宠物进去,班柔臻就干脆把宓思曼给放下来,小声交待:“等会儿你就自己进去,待在我看得见的地方,考完试就带你去吃好吃的。”
 
    宓思曼安慰道:好,别紧张。
 
    班柔臻摸了摸她,又蹲下-身,视线与她保持平衡,笑着说:“我马上就要考试了,幸运女神是不是该给我一个kiss?”
 
    这会儿学校还没普及教英文,楼里几个大人觉得有必要学习,英语是国际通用语,学会总没坏处,所以平时没事就带着一群小孩看外语片,偶尔还会教他们单词,并且听写等等。
 
    昨天他们刚看了部电影,学会了kiss这个词后,一天到晚都在说,就爱显摆。
 
    班柔臻是越长越水灵越好看,微微一笑就让人想到清风拂荷,醉人心脾,仿佛能闻到一股清香。她直直盯着宓思曼,浅褐色的眸子在阳光下煜煜生辉,嘴角微勾,似带着具有温度的暖意,她轻轻开口,叫了一声,“小九?”
 
    宓思曼回过神,木着一张脸就要往班柔臻脸上亲,班柔臻低下头配合她,角度没调好,宓思曼一下舔吻到了班柔臻闭着的眼皮上,那吻轻得跟羽毛一样,却偏偏像极具重量的钻石落入心间。
 
    班柔臻一顿,拉开距离,拍拍宓思曼的脑袋,站起身道:“教室里见。”
 
    从始至终,宓思曼都是面瘫着一张猫脸,直至班柔臻的身影消失不见后,她才踩着无声的步伐偷溜进了教室。
 
    这会儿天气燥热,隐隐有了夏意,外面的树干上竟也有了蝉鸣,听着让人昏昏欲睡。监考老师携着试卷进来,宓思曼眯眼,发现这女老师不就是上次菜市场看见的吗?她看了眼对方的工作证,上面明晃晃写着“莫涵”两字。
 
    莫涵看见宓思曼也愣了下,距离上次菜市场已经过去很久了,在看到宓思曼时,她没能一眼认出来,毕竟……就算是奶猫,这个时候应该也成了大猫的样子才对,不过,许是因为这点熟悉,她没有赶宓思曼出去,宓思曼也没上赶着去招惹。
 
    监考老师说了考试注意事项后,就宣布考试开始,宓思曼偷眼去看班柔臻,发现班柔臻正专注地盯着试卷,嘴角那抹弧度也没了。宓思曼坐在讲台上cos石雕,面上看着云淡风轻,心里却惊涛骇浪,几欲崩溃:完了完了完了!她弯了!
 
    她!竟然对一个三年级小学生动了心!她就是个禽-兽!!
 
    妈呀,班柔臻现在还是个小学生啊!她她她她竟然……
 
    这特么的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啊!!宓思曼认真思考起来,自己觉得班柔臻越来越好看,应该是那天一起看小黄-片的时候吧,对方苏得不能再苏的问她“小九会喜欢以后的我吗”开始。
 
    以前班柔臻没少调-戏逗她,但那个时候她就把对方当成泥巴坑里打滚的小屁孩一个,而且……小孩子嘛,谁会把一个小孩子的话当真呢?所以那个时候,就连班柔臻的脸都没认真关注过,没想到,猛地一回神,竟然觉得对方越来越好看了,真真是应了那句话。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宓思曼僵住,天呐,她这是真的弯了!弯了!
 
    考完试,班柔臻抱着宓思曼朝学校走,她是请假过来考试的,考完试还得去学校。今天天热,她就没有抱着宓思曼走,再说,现在的宓思曼根本不敢跟班柔臻有过度的接触,她觉得自己简直丧心病狂,对着小学生也能下得去手。
 
    “对了,这个六一呢,听说学校准备表演布偶戏。”班柔臻说。
 
    地面被太阳晒得暖洋洋的,踩在上面温度刚好,宓思曼听这班柔臻有一搭没一搭的说,偶尔回应一两句,累了就顺着班柔臻的裤腿往上爬,没当她的爪子刚搭在班柔臻的裤腿上时,班柔臻就会弯下腰把她抱起来。
 
    因为宓思曼的皮毛,抱着没一会儿班柔臻就出汗了,但她还是没有放下宓思曼,宓思曼自己热得受不了,也看不得班柔臻热成这样,就自己又爬下去。
 
    宓思曼:布袋戏是什么?
 
    “好像跟皮影戏很像,”班柔臻解释说,想了想,她又说,“可能就是可以套在手上玩的吧?”可如果是全校一起聚集在cao场上看的话,那他们班大概会坐在中间的位置。每个班级的位置根据年级划分区域。
 
    宓思曼:哦。
 
    就连皮影戏都是在电视上看到过,布袋戏那她也是刚刚才听说。
 
    “应该很有意思的。”班柔臻安慰道。
 
    一人一猫回到学校的时候,只剩下最后一节课,上完就可以放学。禹子琳一看到她就凑过来,虽然平常对待班柔臻都是幸灾乐祸加嘴贱,但感情是真的,所以也很关心班柔臻,“哟,考得怎么样?”
 
    班柔臻:“还行吧,看整体水平怎么样,整体水平不行,说不定就能得个第一。”
 
    禹子琳笑了几声,拍拍她的肩膀,说道:“今天我去办公室,支老师说,颁三好学生也安排在了六一,刚好你奥数比赛也就这个月底之前宣布出来,得奖了还能再表扬一下,为班争光。”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