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一生花(gl) 作者:樾里子

字体:[ ]

 
文案:
     一直以来,叶语涵都觉得,有徐意这个表姐真的是太幸运了。表姐善解人意,可女汉子可霸气可软萌,最重要的是跟她在一起很舒服,她从心底里喜爱着表姐,她也毫不掩饰这一点。两个人从小一起长大,都快二十年了。叶语涵习惯了去依赖她,习惯了去维护她。有时候甚至觉得,她不像是自己的姐姐,反而像是朋友,最好的朋友。直到这个寒假回家,一次乌龙之后她突然发现,自己对表姐的感情似乎没那么简单...
 
此文半年前曾发过一回,后来因为生病不得不弃坑,删文。最近开始大改,谢谢某人鼓励,终于有勇气再次发出来。虽然不是什么好文,但至少为自己的心结做个了结,记录下来,也就放下了吧。
 
内容标签:边缘恋歌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语涵,徐意 ┃ 配角:李治,等等... ┃ 其它:
 
==================
 
  ☆、一、归去来兮
 
  一、归去来兮
  我叫叶语涵,一个在北方求学的南方姑娘,今年大三。
  又是期末,买票,复习,考试,回家,一切如同程序一样,我淡然的遵循着步骤,心中难以压抑的,却是即将归家的那跳动的渴望。
  北方的冬天有着与家乡大不相同的冷冽,这里的冷是粗犷而毫不掩饰的,不似那个南方小镇的湿冷,不动声色的冷到骨子里。从某种程度来说,家里更冷一些。虽然如此,我却十分想念那份无孔不入的寒冷。隔了一整个中国,乡愁都延伸不到,便只在我心中缠绕,乃至于凝结。当初毅然离家北上求学,等于是割舍了生命中最重要的部分。平日遇到些不顺,许是因为距离的缘故,心里总归是委屈的。
  这天下午取票回来,正顶风匆匆行走之际,电话响了,拿起一看,是意。意是我的表姐,全名徐意,比我大两岁,今年已经大四了。我们一起长大,也许是由于年龄接近的缘故,我跟她有时候更像是好朋友而不是姐妹。我是极少唤她姐姐的,有的时候甚至连名字都不叫,有人说,两个人关系亲密到了一定程度,名字也就失去了意义。
  “喂?”
  “什么时候回来?”电话那头传来意温柔清冽的声音,这声音足矣让我瞬间忽略那刀子一样的寒风和因为接电话快被冻掉的手指传来的痛感。“快了,马上就考试了,考完就回来。”我答。
  “那你什么时候考完?”
  “嗯...还有一科考期没出来,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一月三号下午考完,晚上连夜回来,九点五十的车,五号晚上在W城中转,六号下午三点能到K城。”我细细说完,那头传来意好听的轻笑:“呵....你这丫头还真是,一股脑说出来了,省得我问。”
  我心里洋溢着一种明亮的欢喜,跟她说话不知不觉人就会轻松起来,忍不住就笑道:“那是,还不是怕您老累着嘛,好歹你比我大,是我的姐姐呢。”
  电话那头又是一阵笑:“你还知道我是你姐姐啊,倒是扳手指头数数,叫过我几回姐姐?”我只是笑,不语,听她说。半晌,那姑娘似乎是笑够了,语气平静下来,却严肃了几分:“语涵,怎么总是连夜回来?刚考完不用那么急的,好好休息一个晚上,第二天再回家不是一样的吗?”
  “我想早点回家,早点见到我亲爱的姐姐你啊~~”
  “...小丫头,这理由也好拿来唬我?”她嗔怪道,话锋却突然一转,说:“我在K城等你,我们一起回家。”陈述句,斩钉截铁不容置疑,是她的性格。我却是心里一暖,答道:“好。”声调都不自觉的放柔几分。
  然后是短暂几秒的沉默,我正要开口,她快了0.1秒:“HR不比家里,冷成那个样子,你身体本来就不好还跑那么远,在那种鬼地方,要好好照顾自己,自习室冷,看书就呆在寝室吧。”这般和声细语的关心倒出乎我意料,哪回她不是大大咧咧嚷嚷着“别给冻死在外边”。有心打趣几句,不知怎的,面对她突然的温和却开不了口。又聊了一会儿,她嘱我好好复习,又嘱了几番别的,这才说白白。挂了电话,近日因复习产生的阴霾倒一扫而空。
  再过一个星期就到家了,不,是先到K城,意上学的地方,本省下辖的一个地级市,也算得上是回家必经之地,离家三四个小时客车车程。这回有意接我,她肯定会带着我逛街吃好吃的,哈哈~天地良心,我可不是因为好吃的所以才如此思念K城,咳咳,半年未见她,甚是想念,甚是想念啊~~~谁说我只是想念K城的菜。 
  心情一片大好,我踩着厚厚的积雪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寝室走去,平日难走的路如今也变得可爱起来,反正我都要回家了不是吗,哈哈。
  复习几日就是紧张的考期,那科未定的考试也安排下来了,倒是没过三号,我也不用修改行程。行李是早就收拾好的,一应衣物都没带,只带了一台笔记本,几本书,还算轻松。一路上忍受着火车的拥挤,我塞着耳机隔绝外界。
  深夜,虽是困倦,却安不下心去睡一觉。耳机里的歌是《末班车》,倒是跟现在的心情很相符。看着车窗外不时闪过的灯光,如同在黑夜里挣扎般微弱的灯光,心里茫然且无所依。只觉得这旅程不知从何而起,也不知要往何处。在这迷茫的时候,突然想起意来,想起她从小到大对我的维护与关心。果然还是姐姐,总是让人安心啊。这么想着,就生起给她发信息的念头,一看时间却已是凌晨三点,她多半是睡了,还是不要发为好。正要收回手机,又一想,反正是睡了,应该也不会吵到她。手指翻飞,摁下这样一条短信来:
  “火车上的夜太长,窗外的灯光挣扎不过,只能一闪而过,这一站,下一站,都没有一盏灯为我而亮。在这充斥天地的黑夜里,我看不到来的方向,也无法得知要去何方,似乎要这样飘零下去。万籁俱寂,只有那车轮与铁轨的撞击单调的响着,仿佛这声音就是永恒。”
  发完之后,我把手机放进兜里,闭着眼睛休息。不到一会,手机就“嗡”的震动一下。我猛然睁开眼睛,有信息,难道她没睡?
  “这一站,下一站,都不值得你停留,心之所向在路的尽头。路的尽头有一盏灯会为你亮一整夜,直到黎明你的目光穿透黑夜,穿透时间。”果然是没睡。
  “这么晚了怎么没睡,还有精力跟我贫嘴?”我回她。
  “刚好起来上厕所,你酸我也跟着酸呗~”
  “去!你才酸,我这是有感而发好不啦,行了行了,上完厕所赶紧回去睡去,我也要睡了。”虽然很想跟意聊天,可是为了她睡眠着想,还是撒了个谎。大四了,她也是很忙的,精神不好可不行。
  “哼,睡了。”她回,好吧,高冷女神范儿。不管她,睡不着看看书吧。我从书包摸出一本书,揉揉酸涩的双眼,开始看。
  再抬眼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有人已经开始起来走动,心略略安定一些,我合了书,正准备睡一会,却发现她的信息在手机里不知道多久了。
  “不安心的话可以天亮了睡会。”看时间是四点过,这为老不尊的还说我,自己大晚上不睡,八成是昨晚吃坏肚子了总起夜,哈哈。噙着笑,我闭上眼睛。
  我没告诉她两段车次我都没买到卧票,两个漫长得似乎无止境的夜磨得我的心里只剩焦躁。第二个晚上,整个车厢都陷入了梦境,只有我,依旧睁着发涩的双眼,看着窗外不时一闪而过的灯光,夜扑面而来,我觉得自己仿佛是大海中的孤舟。固执的不睡,不肯承认是心底那丝坚硬的恐惧在作怪。是的,我害怕这样的地方,似乎到处都是不怀好意的眼神。焦躁之中,我不可遏制的想家,想爸妈,想弟弟,想意。要是她在,绝不会让我这般不安的环顾四周,小心提防。
  睡眠不足于我总会引起一连串的不适,比如心跳加速,比如偶尔的,一点点的闷,一点点的心疼,虽不厉害,却足够我憔悴下去。意志终是抵不过身体的不适,我难以控制的睡过去,期间迷迷糊糊醒来好几次,窗外忽明忽灭,心中了然,这是在过隧道。我离K城,越来越近了。
  终于火车驶进这雨雾迷蒙的南国小城,下了火车,青石板上是湿润的痕迹,像是刚下过雨。给爸妈打了电话报平安,我就背着包往出口走。才走了没几步电话就响了,不用说,肯定是意。
  “喂?我出来了。”
  “我刚听到火车进站的声音,广播也报站了,出来了就好,我就在出口这,你出来就能看到啦。”
  “知道啦。”我笑,穿过地下通道,走出大门,门口是熙熙攘攘接车的人们。许是在火车上太累,眼前雾蒙蒙的看不清楚,正眯了眼睛细细寻找着呢,熟悉的声音传来:“别找啦!这儿呢!”心里一喜,循声望去,只见不远处路障旁边站了一个明媚皓目身材高挑的女孩子,不是徐意又是谁?
  “没发现你。”我笑着走过去,她迎上来,欲摘下我的书包,被我避开了:“不沉,没关系,我自己背吧。”
  “不沉也不行,给我。”她不由分说将书包夺下,算了算了,由她。两人并肩走着。她今天穿了一件藏蓝色的大衣,英伦风,原本的飘逸的长发不知什么时候剪成了利落的短发,有些凌乱,却有种别样的美感。这样的她不似从前的柔美安静,多了几分硬朗。
  “看我干什么?”她笑问。
  “发现你变帅了。”
  “姐姐从来都很帅,你今天才发现?”
  “噢你也从没有机会给我发现过好吗,平常你不都是御姐风嘛,哪根弦不对想起剪短发,真是....”
  “姐姐不想做女神了,想泡妹子了行不行?”这人,几句话就暴露了,她身边的那些追求者怎么就没认清她这流氓本质呢?哎...女流氓,女汉子...
  虽然腹诽着,嘴上可是不停:“行!姐姐,看上哪家姑娘跟妹妹我说,就算抢也给你抢来!”我拍着胸脯一本正经的跟她保证。惹得她一阵轻笑:“得了吧,还是我自己去抢吧,你?我怕你被人家给抢走了。”
  俩人边走边闹,不知不觉走离火车站,她伸手招了辆出租车,载着我去她寝室。
  寝室空无一人,收拾的空落落的。我有些诧异,问:“你们什么时候放假的?怎么就你一个人?”
  她若无其事的说:“昨天放的假,她们有的昨天晚上就回家了。”见我似乎有些怀疑这话的真实性,又连忙补了一句:“不然我为什么要等你,反正你到的时候我也正好放假。”说着又拿出两张客车票:“看,我票都买好了,明天早上的,今晚带你出去好好吃一顿,安心休息一晚,明天一早咱们回家。”
  我点头,看着她把我的包锁进她的柜子,一屁股坐到她床上去,衣服也不脱,卷过被子就躺下了。
  “你干嘛,这么睡不舒服,把外衣脱了!多大的人了还这样...真是...”她关了门,走过来拉起我,揪着我的袖子帮我把身上这件在大东北抗冻的大厚羽绒服给扒了下来,又顺手摘掉我的眼镜:“你看你,眼镜也不摘。”我笑了笑,没好意思说自己是累得不行。两天没好好休息,能撑到现在也是极限了。
  徐意揉乱我的头发,把我塞回被窝里,居高临下的看着我:“安心睡会吧,离饭点还有一段时间呢。”她的声音低下来,语气近乎呢喃:“我知道你在火车上肯定没睡,就你这被害妄想症似的性子,这儿没人打扰你了,都憔悴成这样了,睡吧,我就在这。”说到这,她张了张嘴,脸上有淡淡的心疼,欲言又止的样子。却终是什么也没再说,帮我掖了掖被子,目光流连,而后垂眸坐在床沿。
  我没看错吧,徐意啊徐意,剪个头发之后居然学会了温柔?我那个彪悍的姐姐哪里去了?没准这货是谈恋爱了,还有什么能比喜欢一个人更改造人的...这都开始女人了...有些不爽,谁啊这是,哪家的小子配得上她...脑中各种念头胡乱打转,困意不可阻挡的袭来,没再多想,就沉沉睡去。
  再醒过来已是华灯初上,人已精神很多。窗外的灯火不似火车上窥见的那般飘忽,想到自己奔波两日终于归乡,那颗漂泊的心也安定下来。起身,床头灯亮着,颜色暖暖的。她坐在书桌前,正在电脑上敲打着什么。也许是毕业论文吧,毕竟她已经大四了。想到自己今年也已大二,恍惚中还以为自己是那个被她领着去菜园里摘瓜摘豆的小女孩。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