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吾为将军 作者:小柳子(上)

字体:[ ]

 
【文案】
“不管你是什么身份,公主也好,将军也罢,男人也好,女人也罢,你就是江引歌,就是我爱的人
你爱这个国家,我便与你一起守候,你若是一直都是男儿身,那么我便嫁于你,你若是女儿身,我便八抬大轿迎娶你。”
“乌弦凉,你!”
不想你半生戎马,再许我共话桑麻。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乔装改扮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乌弦凉,江引歌 ┃ 配角:雯凤,江步,江向曲,江誉流,宗灵,乌长勋,乌涯 ┃ 其它:强强,女将军,穿越
==================
 
    【繁华京城】
  ☆、 第一章:一朝醒来是他妻
 
       是谁在耳边絮絮叨叨,哭哭啼啼。
  “小姐……呜呜……王爷太狠心了,怎么可以这样对你……”
  “小姐你快点醒来啊……醒来……醒来我们去看沁园的梅花,你最爱的梅花……呜呜……都开了,都开了。”
  头疼欲裂,浑身竟似乎无一处是为安好,哪怕是有所准备,也是没有想到竟然痛到这个程度。
  乌弦凉勉强睁开眼睛,浑身的痛楚全部涌现,痛得她低声申吟了出来,又因喉咙干涩难耐,声音只听得破碎。
  身边的丫头前一刻还在哭哭啼啼,这一刻看到乌弦凉醒了过来,立刻惊喜的叫了出来:“小姐你醒了?!”
  她见乌弦凉痛苦难受的样子,一时又哭着了脸,连忙凑过去问道:“小姐你感觉怎么样了?”
  乌弦凉用嘴型说着一个字:“水。”
  丫头连忙倒了杯水过来,小心翼翼的喂乌弦凉喝下去。
  乌弦凉感觉终于舒服了点儿,才有空打量这儿。
  看着这古色古香的家具,还有身边这人的打扮,乌弦凉眸里闪过一份无力,果真如此呢……
  果真穿越了。
  由于身体原因,乌弦凉没两下子又睡了过去,就这样昏昏沉沉的睡了不知道多久,终于感觉好转了。
  身上的伤都结了疤,在自己的贴身婢女雯凤口中得知,这是王爷给打的,给出的原因是自己推了他的爱妾一把。
  而堂堂王爷的正妻,身为王妃的她,就被打得失去了性命,要不是乌弦凉穿越而来,哪儿还有王妃?哪儿还有雯凤口中的小姐?
  乌弦凉为这身体的前主人感到悲凉,远离渣男,远离家暴的重要性啊……
  不过,不管以前是什么样子,至少从现在开始,一切都不会再发生了。
  现在的乌弦凉,可没有找虐的兴趣。
  终于能下床了,此时已经过了一个多月,而这么多天里面,乌弦凉对着的人只有雯凤,没有任何人,至于那个自己名誉上的丈夫,貌似是叫江誉流的男子?乌弦凉至今还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
  这里的寒冬也是大雪纷飞,捧着暖炉,乌弦凉有些艰难的从床上下来,推开门。
  大雪纷纷扬扬,格外美丽。
  乌弦凉紧了紧手中的暖炉,然后走出房门。
  雯凤刚好从外面回来,惊呼一声:“小姐!你怎么起来了?外面冷,快回去。”
  “我都要发霉了,出来走一走也是好的,再说,你不是说梅花开了吗?”乌弦凉执意要走一走
  雯凤只好扶着乌弦凉往沁园走去。
  走着走着,乌弦凉实在不喜欢这种被人扶着的感觉,便把暖炉一把塞进雯凤手中,伸了个懒腰,扭了扭自己的脖子。
  “啊……这一个多月快憋死我了。”乌弦凉舒服的感叹。
  随意盘起的长发,由于她的动作而散落,伴随着风吹和雪飘,雯凤原本想要责怪的话,却在看到自家小姐那抹舒心的笑容时候,说不出来了。
  好像从来没有见过小姐露出这样的笑容呢……
  雯凤觉得小姐病醒了之后,好像哪儿不一样了,不缠着要见王爷了,不乱发脾气了,好像……忘了王爷一样。
  雯凤还在发呆,乌弦凉见状,勾起唇角,吹出一声响亮的口哨:“雯凤,在想什么呢?”
  乌弦凉似笑非笑的表情,带着两分痞气,这份痞气在一个女子身上竟然没有任何突兀,雯凤脸瞬间便红了起来,连连摇头:“没……没什么。”
  乌弦凉也没在意,转过头来,双手负背,走往沁园去。
  江誉流和爱妾文璐走在沁园中,眉目俊朗,而旁边的文璐掩嘴感叹:“王爷快看,这梅花开得真好啊……”
  江誉流漫不经心的看了过去,点了点头:“嗯,确实好看。”
  “妾身真的很感谢王爷,能够和王爷一起看梅花,真的是妾身的荣幸。”文璐娇柔的倚在江誉流身上,一脸幸福。
  江誉流嗯了一声,伸手搂上文璐的腰,刚想闭眼,余光却看到西门进来两个人。
  那乌弦凉走得简直是大刀阔斧般,双手负背,嘴角含笑,面容颇为苍白,可是却也竟带了两分病态的美。
  旁边的雯凤似乎在说些什么,而乌弦凉一副不在意的模样,刚进西门,江誉流便已经皱上了眉头,以为乌弦凉是要往自己走来,因为江誉流肯定二人的目光对上了。
  然而出乎江誉流的预料的是,乌弦凉竟然扭头往一侧走了过去。
  “小姐,你小心点儿,别摔倒了……别……小姐你看,是王爷。”雯凤看到了和文璐抱在一起的江誉流。
  乌弦凉明显也是看到了,还有点诧异,怪不得原来会看上江誉流,这果真是个看脸的世界啊。
  乌弦凉明明白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对自己的厌恶,乌弦凉不太在意,她总不能看到他厌恶还凑上去吧?
  他对自己厌烦,自己对他也不见得有好感哩。
  “真好看……”乌弦凉伸手想要拉下一截梅枝,结果拉动了伤口,一时哎呀一声,龇牙咧嘴的缩回了手。
  “小姐,你怎么不小心点呢?”雯凤又是心疼又是无奈,赶紧扶着乌弦凉退到一边。
  “这身体这样子简直是要命啊。”乌弦凉扶了扶自己的腰,抬头看着那开得茂盛的梅枝,摇头晃脑的吟道:“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
  雯凤听不懂这文绉绉的诗句来,嘴里还是唠叨着乌弦凉的身体,可是雯凤听不懂,不代表江誉流听不懂。
  江誉流先是诧异了一下,而后觉得被乌弦凉这样无视,愤怒油然而生,不由得出声喝道:“乌弦凉,你在做甚?!”
  这一声,把在场的三个女人都吓着了,胆小如江誉流怀里的文璐脸都白了,转过来才看到乌弦凉,一时之间眼里闪过一丝快意。
  雯凤见状连忙拉了拉乌弦凉的衣袖:“小姐……王爷叫你呢。”
  乌弦凉只好走了过去,虽然心里不情愿,但是脸上倒是平静,眨巴着眼睛看着他,问道:“我这不是在赏梅嘛,王爷你找我有事吗?”
  江誉流没想到乌弦凉对自己是如此冷淡,窒了窒,旁边的文璐给乌弦凉福了一礼:“妹妹这厢见过姐姐了。”
  “妹妹这是行什么礼呀?赶快起来。”乌弦凉假意要搀扶,实际上却只是手懒懒的伸了一下。
  “原本前几些日子也想去看看姐姐,可是事多总是容易忘记,今日看姐姐状态,已经没事了吧?”文璐一副关心贴切的模样。
  “有劳妹妹挂念了,我身体已经并无大碍。妹妹还想着来看看姐姐,真是有心啊。”乌弦凉笑眯眯的道。
  文璐脸色不变,笑着接口:“姐姐这是哪儿的话?姐妹一场,互相照顾一下也是应该的嘛,王爷公务繁忙,我们姐妹作为王爷的女人,也该团结不让王爷忧心才是啊。”
  “王爷能有妹妹这样的妾侍真的是太好了。”乌弦凉一点都没有生气的模样,要是以前文璐这样说话,乌弦凉准扇她一巴掌,骂她凭什么和自己相提并论,可是现在的乌弦凉却好像一点都不在意那般:“我经常想东西啊,想不全面,总是惹得王爷生气,以后还请妹妹你多多担当一下,要不,王妃的位置让给你做?”
  乌弦凉话一出,文璐立刻神色变得惊喜了起来,只是她很快就收敛了那一丝野心,惶恐的道:“姐姐这是什么话……妹妹怎么敢……”
  “乌弦凉,你够了。”江誉流听了两人来回的对话,却是见着以前见着自己扑过来的乌弦凉根本没看自己,便有些来气,难道乌弦凉这是打算用这种方法来吸引自己目光吗?不愧是乌弦凉,总是有办法让自己生气。
  “不要再惹是生非,不然下一次本王可不保证你是否还能活下来。”江誉流阴沉着脸色对乌弦凉道。
  乌弦凉一愣,没有想到自己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是怎么招惹到了江誉流来,难道自己装得很不像一个贤良淑德的好王妃吗?
  乌弦凉眨巴着眼睛,无辜的看着江誉流,道:“敢问王爷,我怎么惹是生非了?”
  而此时,心底突然萌生一股委屈和爱慕之意,那一股感觉太过强烈,强烈得竟然觉得心跳的位置发胀得好似要爆炸一般,让乌弦凉一下子鼻子都酸了,乌弦凉下意识皱住眉头,捂住了胸口。
  江誉流见着乌弦凉这个样子,更是认定乌弦凉是在博取自己的同情,更是厌恶的道:“用不着在这儿装可怜,本王不是瞎子,滚!”
  乌弦凉想反驳,可是浑身都泛着无力,那一股情感简直要推翻乌弦凉的理智,想要大声呐喊质问江誉流为什么。
  乌弦凉明白,这一定是自身原有的宿主在cao控着自己,乌弦凉原本想死死的压制住,可是转眼一想,如果不让原宿主死心的话,估计以后自己可能面对着江誉流还有着感情。
  乌弦凉便干脆不压制心底的那份感情,瞬间,乌弦凉的眼眸便蓄满泪水,她面容凄凉的看着江誉流问道:“你就这么的讨厌我,这么的不想见我吗?”
  “滚!”江誉流厌烦的看着乌弦凉流泪,在他眼里,乌弦凉就是一个甩不掉的麻烦,恨不得眼不见为净。
  “你就一点都没有爱过我?一点都没有喜欢过我?我把一切都给了你,你都不曾有一点感动过吗?”
  话是乌弦凉说出来的,泪也是乌弦凉流下来的,可是乌弦凉在心底默默的捂住了自己的脸,这么玛丽苏的话自己竟然说出来了,莫名有种羞耻感。
  “够了!乌弦凉,本王从来没有强迫过你什么,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给本王滚!”江誉流没有容忍乌弦凉,一巴掌盖在了乌弦凉的脸上,旁边的文璐露出深深的幸灾乐祸之色,又掩埋住了。
  乌弦凉愣住了,她没有想到,江誉流竟然会真的打人,她能感受到,突然间那些痛苦和爱慕,突然间都消失不见了,只剩下脸颊上火辣辣的痛。
  乌弦凉是真的替原宿主不值,江誉流除了有一副好皮囊之外,还有什么是值得她心心念念的了?乌弦凉心里默念:你也看到了,为这样的男人,不值得。
  乌弦凉深呼吸一口气,用手摇了摇自己的下巴,要是江誉流再用力点,她丝毫不怀疑会把自己的下巴给打脱臼了。
  乌弦凉停止了哭泣和呐喊质问,这一切转变得太快,在江誉流和文璐还不能回过神来之时,乌弦凉已经平静的开口了:“王爷果真对妾身没有丝毫感情,妾身明白了。”
  乌弦凉得体的行了一礼,突然露出了一丝笑意来:“妾身会记住王爷的。”
  只是此记住,非彼记住!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