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吾为将军 作者:小柳子(下)

字体:[ ]

 
  ☆、 第七十一章:圣上的注意
 
       事实证明,江引歌没有猜错,那并不是乌弦凉唯一的一次受伤。
  乌弦凉原本便只能算是半路出家,虽然经过了宗灵和段师傅的指教,但是她本身又是女子,所以并不占优势。
  进入十强之后的斗争异常激烈,乌弦凉每一场,都是拿命来拼,她所有的不足,都用命来拼搏那一场的胜利。
  看过乌弦凉比赛的人都怕了,饶是乌长勋,看到乌弦凉这个样子,都是暗暗心惊,若不是因为乌弦凉参与武试是陛下首肯的,他定然无论如何都会阻止乌弦凉继续。
  又是一场武试,乌弦凉赢了。
  可是没有一个人鼓掌,没有一个人喝彩,场中静默只有她的呼吸声。
  那个落败的男子依旧是一脸震撼,他看着乌弦凉手上不停的滴血,喉咙干涩,如果这不是在武试,那个男子恐怕真以为自己与她有不共戴天之仇。
  拼,太拼了。
  乌弦凉的每一招每一式,都是完全不顾自己的安危,她就那么面无表情的冲过来,勇往直前,根本不考虑后果,多少次男子都要取胜了,可是乌弦凉却根本不顾,拼着同归于尽也要把手中的匕首送进他的胸膛。
  他被乌弦凉这种打法打怕了,打得根本就没有斗志继续打下去,每一次都是同归于尽,他只是想要考取功名,而不想因此而丧命。
  杨郸在场下看得震撼不已,他知道,乌弦凉很拼,可是他不知道,乌弦凉竟然拼到了这个地步,他在这些日子打探到了,乌弦凉是乌家的小姐,千金之体,杨郸想不明白,乌弦凉到底因为什么,而拼到这个地步。
  这个世界上,除了江引歌之外,就没有任何人知道她是为何如此拼命了。
  这一场的监考官是江引歌,江引歌脸色苍白,双手紧紧捏着,在袖子里颤抖着,她看到到最后胜利时乌弦凉露出的笑容,明明是那么的洒脱,却又是那么的倔强。
  江引歌连说话,似乎都费尽了力气:“此场,乌弦凉胜。”
  乌弦凉一下子就松散了下来,整个人都站不稳了,杨郸一惊,正想上去把人扶下来,却突然看到一身人影一闪,却是监考的江引歌从台上纵身而下,一把抱住了乌弦凉。
  杨郸早已知道了江引歌的身份,自然也知道他们两个并不是兄妹,此时见着江引歌冷峻着脸孔打横抱着乌弦凉离去,他想要走上前的脚步突兀的停了下来。
  他们之间,显然容不下第三个人。
  这个男子身手更是了得,乌弦凉虽然说是勉强取胜,但是却也伤得不轻,江引歌神色隐晦懊恼,抱着乌弦凉的手也尽是苍白。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凉儿也不必如此拼命。
  乌弦凉并没有晕过去,她只是脱力罢了,小腹隐隐作痛,她闻着江引歌身上淡雅的味道,微微勾起唇角:“多么相似的一幕,我记得以前,你也曾这样抱着我,在我脱力的时候。”
  那时候两人从琼雨楼喝完酒,乌弦凉独自走在街头,遇到了几个流氓,那时候她们对对方的身体,亦没有多大的认知。
  从那时候起,江引歌就知道,乌弦凉这个女子到底是有多狠,不仅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江引歌抿着唇不说话,脸色却有些缓和。
  乌弦凉搂着她的肩膀,轻声笑道:“我这是已经确定了已经是三甲了吧?”
  江引歌抱着乌弦凉柔软的身躯,深邃的眸子里闪过心疼,还是沉声道:“三甲已经足够了,不要再打了。”
  乌弦凉却轻轻摇了摇头:“不够……远远不够。”她的声音很轻,却一字一句都钻进了江引歌的耳中:“我要成为状元,只有成为了状元,才能更快的接触你。”
  三甲之首,只要有战事,便能请命出战,当初江引歌便是考上状元之后,次年便请命出战,从此建立了不落将军的名头。
  而乌弦凉执意要参与武试,便是因为只有出身够高,才能更快的接触到将领位置,如果从一个小兵做起,那么从百夫长,千夫长,爬到何年何月,才能爬得到将领的位置?
  江引歌显然也是清楚,当年她从武试开始,显然也是因为如此,更是因为清楚,所以更加心疼,江引歌痛苦的闭上了眼睛,把那些透露出情绪的波动给掩藏下去:“我不需要你这样陪我……”
  “那可不行,我要做一个配得上你的人。”乌弦凉抬起头来便看到了乌涯驾着马车过来。
  江引歌显然也看到了,却在乌涯来到之时,道:“这一次三甲之中,无论是杨郸还是吴仑,都不是等闲之辈,我也只能在文试时候,尽量帮你了。”
  乌弦凉听罢眼神一亮,不过乌涯已经来到了,她也不好说些什么。
  “吁……凉儿你没事吧?”乌涯停下马车,紧张的看着乌弦凉,乌弦凉摇了摇头:“只是有些脱力罢了。”
  江引歌便把乌弦凉抱进了马车里面,乌涯神色复杂,终究是叹息一声:“哎,先回去再说吧。”
  “涯兄,我还要进宫向皇上复命,就先走一步了。”江引歌告辞,待得江引歌走后,乌涯想了想,还是问了一句:“凉儿,你和引歌现在是……什么关系?”
  关系就是……你家小妹把江引歌那朵大黄花给摘了。
  乌弦凉心里想着,却笑道:“还能有什么关系?二哥看着我们是什么关系?”
  在乌涯看来,这自然是郎有情妾有意了,只是听乌弦凉这语气,好像并不是这回事,微微蹙眉,道:“凉儿再过年,也二十有三了。”
  乌弦凉在里面应和:“是啊,大哥也三十有六了,二哥你也二十有八了,大哥二哥为什么不给我找个嫂子啊?”
  “男儿志在四方,就算迟些婚娶也无关紧要,而大哥……”乌涯悠悠叹息一声:“大哥是不敢娶啊,如今我们乌府掌管三十万兵权,无论如何在圣上眼里也是危险至极。”
  乌弦凉没有想到乌涯现在会和她说这些,一时愣了愣,旋即便听得外面乌涯道:“以前你不谙世事,我也不便和你说,现在你也开始走上仕途,恐怕我们乌家,又碍着不少人的眼了。”
  乌弦凉沉默片刻,倒是没有想到这一层,良久才道:“我给乌府造成了困扰了?”
  “倒不至于,我们圣上也算是明君,自然不会做出狡兔死走狗烹的事情,不过,只是怕凉儿你与引歌的婚事,恐怕没那么顺利。”
  在被乌涯提起婚事这一刻,乌弦凉能感觉得到心脏突然的跳动了起来,旋即竟然感受到了一些羞涩,乌弦凉还真没想过和江引歌成亲的问题。
  但是……乌弦凉却也知道,这确实有些困难,不仅仅是因为兵权,更是因为性别。
  别人不知道江引歌的身份,可是江向曲知道,江引歌可是当朝长公主,江向曲又怎么可能会答应这门婚事?
  乌弦凉微微蹙眉,却又不由得轻笑:“二哥你说哪儿去了?我和引歌,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只是比他们想的更复杂罢了。
  与此同时,江引歌已经快马加鞭进宫了。
  “微臣参见陛下。”江引歌单膝跪在江向曲面前。
  江向曲坐在龙岸前,手中奏折并没有放下,而听到了江引歌的声音后,他也只是微微挑了挑眉尖,直到他手中奏折看完了,他才悠悠看向江引歌。
  江引歌跪拜在地,一动不动,神色尊敬。江向曲又想起了今日探子回报,今日武试结束之时,那请旨参加武试的乌家女子,便是由江引歌抱下场的。
  江引歌为了隐藏身份,经常流连宜春园江向曲自然是知道的,他更知道,江引歌为了不让自己身份暴露,一向都是与每个女子都保持了距离。
  这乌弦凉便是个意外,可是这个意外,却让江向曲感到了异样。
  “朕听说,那乌家姑娘闯进了三甲?”江向曲原本想让江引歌一直跪着回话的,可是再看她平静的面容,心中终究有些心疼,放软了声音道:“起来回话。”
  “谢陛下。”江引歌站起来,双手垂直,恭敬的回答:“今日武试结果已经分晓,三甲已经出来,分别是杨郸,吴仑,以及乌弦凉。”
  “朕听说,今日那乌弦凉脱力,是江爱卿英雄救美?”江向曲的声音带了些冷意。
  江引歌不知道江向曲提起这事是为何意,便微微蹙眉,回道:“末将见乌小姐快要倒下,便扶了一把。”
  “朕不知道,江爱卿什么时候与那乌小姐那般好了?”
  江引歌南下便是与乌弦凉在一起,有心之人要是想查,根本也隐瞒不了,于是江引歌大方点头:“为公主寻药之时,末将便是与乌小姐同行,颇有交情。”
  江向曲深深地看着江引歌,道:“江爱卿便不怕这乌弦凉对你心生爱慕吗?”
  江引歌愣了愣,旋即笑了:“陛下难道认为,但凡是个女子,就过不了末将这一关吗?”
  “难道不是吗?哼,看不上你的,那是她们有眼无珠。”江向曲冷哼一声。
  江引歌有些无奈,知道是江向曲又犯起了小性子:“皇上到底要说什么,还请皇上不要打哑谜了。”
  江向曲看到江引歌眉目对自己并没有像一开始那样生疏了,可见的神色一喜,才道:“引歌你和那乌弦凉在一起,要多加注意,别让她发现了你的身份。”
  江引歌心中一叹,又隐隐有些不安,只得行礼道:“末将领命。”
 
  ☆、 第七十二章:长夜漫漫
 
       江向曲注意到了乌弦凉,江引歌也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江向曲对于江引歌虽然差不多是言听计从,但是江引歌也从来没有提出过什么要求来。
  江引歌只求这一次,江向曲别生出什么想法来才好。
  江引歌心中有了一抹担忧,但是也想起今日乌弦凉再次受伤,虽然乌弦凉嘴里不说,但是江引歌也知道,肯定不会好受。
  由于江向曲留了江引歌用膳,江引歌出来之时已经不早了,她放心不下,又不想登门拜访,也着实麻烦了些,心中一动,来到了乌府外面,直接施展轻功而进。
  谁知此时夜进乌府的,竟然不止江引歌一个人,江引歌看到另一边人影闪烁,心中一惊,朝着那贼人便抓去。
  谁知那贼人也是身手了得之辈,感觉到了江引歌的敌意,瞬间反抗了起来。
  说时迟那时快,两人在黑夜之中很快就打了起来。
  已经是初冬的夜晚,没有丝毫的月色,黑暗之中谁也看不清来者是谁,只有那拳脚相对的扑哧声,两人显然都有些担忧吵到乌家人,动作都比较小。
  可是越打越心惊,对方的武功竟然与自己的不相上下,两人便有些收不住拳脚了。
  乌弦凉此时尚未入睡,正依在窗前就着烛火看书,忽然听闻外面响起鸟儿扇动翅膀发出的慌乱声,乌弦凉眉目一凝,喝道:“谁人在那?”
  江引歌见已经惊动了乌弦凉,便不想再引起乌长勋兄弟俩的注意,便开口道:“是我。”
  江引歌刚说话,谁知那贼人也同时开口:“是本王。”
  两个正打得不可开交的人同时愣住,瞬间就收回了拳脚,此时两人才静下心来打量对方,这一看,两人面色都沉了下来。
  “王爷半夜闯进乌府,欲意何为?”江引歌双手负背,就差没在脸上写着“怎么又是你了”。
  “此话是本王问你才是,江将军三更半夜,擅闯乌府,恐怕说不过去吧?”江誉流更是把眉头皱得紧紧的,这为什么到哪都能看到江引歌?
  “本将担心凉儿,所以来看看,倒是王爷,现在可是和凉儿没有任何关系,来这似乎不妥吧?”
  “本王没觉得有什么不妥,若是本王不在,任得你们孤男寡女的,这才不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