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悦然锦上GL 作者:桐之川

字体:[ ]

 
文案
恩爱是拿出来秀的,甜蜜是拿来眼红的。宠溺就是要从头就开始的,所以不怕虐的单身狗们尽情地来被虐吧!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近水楼台 因缘邂逅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楼锦,明悦 ┃ 配角: ┃ 其它:和谐
 
==================
 
☆、上阙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南方的春雨,连绵不绝,造成近来天气阴寒湿冷。看着是早春的时节,却整天雨落个不停,害得不少人都不愿意出门。
  这是寒假最后的十天,搬进新家的明悦本来应该很高兴的,可她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因为,这个家只有她一个人。
  虽然是一种解脱,但一个人住,明悦总感觉空荡荡的,渗得慌。尽管如此,明悦也绝对不会打电话给她父母,她好不容易才甩脱那两个人得个清静,怎么能自己还往枪口上撞?
  一切都像梦一样,吟着李煜的这首浪淘沙,明悦站在自家的阳台上,看着外面雨潺潺,春意阑珊,想着那些如梦一样的悲欢。
  她的父母多年以来一直不合,整天都在家又吵又闹,搞得不得安宁。自从高中开始,明悦就不太喜欢回家。总是自己一个人或者几个同学一起,在外面找个网吧过夜。
  明悦的父母因为那时就开始闹离婚,所以也并没有多注意过她,对她的生活从来都是像踢足球一样踢来踢去的。也就是因为谁来抚养她的问题一直没能解决,而导致两人最近了也没签成离婚协议。因为谁也不想养她。
  这一次,两人终于正式离婚,对于她达成的协议是各付一半的抚养费,独自搬出去住。以前妈妈想抚养的时候,爸爸也想抚养,两人争持不下,现在谁也不想养了,反倒成全了她。
  一个人,也好。
  “这个雨怎么就不停呢?你再下!再下!再下我就只能又吃泡面了。呜呜呜~”明悦一个人在阳台上自言自语地抱怨。
  可雨势一点儿也没停。就那么飘着落着,不大也不小。
  “天,我不要再去买泡面吃。”明悦仰天长啸,“老天,快晴了吧!冰箱里都被你落雨落空了!!!我断粮了啊!你是要饿死我么?!!!”
  自从昨天开始,就在吃泡面度日的明悦现在怨念很深。整个人都散发着黑色气息。谁靠近都能感觉到明悦身上传来的低沉。
  她不是不会做饭,反而做得饭菜还很好吃,然而,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因为下雨,她已经几天没有出门买菜了。每天只能到对面小区楼下的那家小卖铺去买泡面。
  明悦讨厌下雨,也讨厌下雨天出门。没有任何原因。
  所以,对面小区楼下的那家小卖铺是多么的合她的意啊。
  当然,她宁肯多走几步去那家小铺而不是去自己小区里的商店的原因仅仅是那家小铺会给她烧水泡面,还给她提供一张凳子,她可以吃完了再回去。
  对于不用一个人吃饭这种事情,明悦才不管店家是出于何目的,她只是不想自己一个人吃饭而已。可是已经吃了两天的泡面的明悦,此刻也有点不好意思了。
  “她不会误会我是个懒人不做饭,整天吃泡面吧?或者以为我家没有大人我只能这样?或者是把我当成了不良少年?”明悦在电梯里开始瞎嘀咕。
  “叮。”一楼到了。
  对于不爱下雨天也自然不会储备一把伞的明悦来说,现在的这点毛毛雨只能当作是柳絮不小心跳上了发梢。
  楼锦,小卖铺的主人。依然坐在柜台里的椅子上,没有表情地看着第五次来这里吃泡面的某人。
  对于楼锦来说,明悦只是她的一个普通的顾客,看样子是最近才搬过来的。因为以前没有见过。
  对于新顾客,楼锦还是很照顾的。所以她破天荒地给新顾客烧水泡面,还不嫌弃地借新顾客一张小凳子。
  而对于明悦为什么吃泡面,和现在为什么不打伞这种事,楼锦除了一瞬间奇怪以外,没有任何的好奇。她是个性子淡的人,对谁都没什么兴趣。
  楼锦的观念里,她只过她的生活,别人的生活,她没有兴趣,也没有资格去评判。谁都有自己的难处,不了解别人就不要妄加揣测。所以明悦,也只是一个普通的路人甲。
  然而,当有了第一次第二次,就会有第三次第四次这句话说得很对。
  雨还是细细的,南方的春雨,像是天上的织女在整个天幕里纺着一匹遮天避地的轻纱,密密麻麻,整整齐齐,细如游丝。
  小店门口的沥青大道上,行人匆忙,车辆飞驰,所有的都是急急忙忙地样子。唯独只有一个人,格格不入。
  牛仔裤,厚棉衣,团着围脖,长发披肩,唯一一个在雨里走得悠闲自在的人,正向楼锦的小铺走来。
  “倒是人模人样的。”楼锦心里有一瞬间的欣赏,又归于平静。
  人对美好的事物总是忍不住多看一眼。
  就在那一眼里,春风拂过。本来当是和风细雨,长发飘飘,美人销魂的时刻。
  却因为近来在倒春寒。一阵风过去,明悦的脖子不自觉地一缩,被扬起的长发也齐齐地帮她掩面。好一个风中凌乱!
  楼锦承认,自己刚刚觉得不错是看花了眼。
  “老板,帮我烧点水呗,谢谢。”明悦走到门口,自己先不好意思地笑笑,然后有点怯怯地看着楼锦。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她又不认识我,怕什么!不就是多吃了几次泡面嘛!有什么大不了的!”明悦在心里腹诽。
  可她就是觉得不好意思,若是楼锦跟她说上两句,打趣打趣她,她还能应对自如地混过去。可楼锦这不咸不淡没有表情的样子,真让她心虚。就感觉自己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一样!
  对于这间很小的商店,明悦已经熟悉了不少。在楼锦那张没有表情的脸的注视下,明悦熟练地拿着一桶泡面出来结账。
  “滴。”扫码。
  “四元。”
  明悦爽快地从衣服兜里摸出十元递过去。
  “找您六元,您慢走。”楼锦把钱递过去,用自我感觉和颜悦色地语气对明悦说。
  “……”明悦看着泡面,又看了看楼锦面无表情的样子,愣了愣,然后低着头不好意思地小声说:“老板,帮我烧点水吧。谢谢。”
  “客人,我们这里不提供烧水的服务。”楼锦对于这种有一就有二的事一下子就明白了,绝对不能开了先例,否则就是自讨苦吃。
  “那昨天……”明悦抬起头,迷茫地看着楼锦。
  “看你可怜。”楼锦淡定地看了一眼还在呆愣中的明悦,坐回了自己柔软暖和的椅子,不再搭理还在柜台处看着她的明悦。
  “我可怜?”明悦自说自话,然后回忆了一下昨天的场景。
  依然是春雨绵绵,依然是这身打扮,同样的笑脸,我怎么就可怜了?明悦拿着自己的泡面,一边走一边想自己的可怜之处。
  当然,楼锦不会告诉她,她只是想说明悦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为了不得罪顾客,她只说了重点。
  回到家里的明悦,愤愤地烧水泡面。脑子里还在纠结自己哪里可怜了。
  我是看起来很穷吃不起饭?还是我像离家出走的人?或者无家可归的?还是我整天吃泡面让她误会了???
  明悦对于楼锦的话实在是太过在意,以至于想了一下午都没想出来。终于决定晚上,她一定要去问问那个老板,她哪里可怜了。
  晚饭的时候到了,明悦很准时地踏进小店的大门,掀开门帘一脸笑意地走进去。
  闻声,抬头,看了一眼,又转回来看其他的顾客。楼锦在明悦的身上没有多停留一刻。
  傍晚小店里的人很多。有来买油盐酱醋的大妈大婶,婆婆奶奶;有来买香烟的各位叔叔伯伯,年轻小伙子;也有来买零食的小孩子们,就是没有和她一样来吃泡面的。
  明悦本来想一进门就质问楼锦说出自己哪里可怜,可事实和她想象中的样子并不一样。楼锦不搭理她,这里还有很多人。她不好意思开口。
  明悦想等人少的时候再单独问问老板,然而她把小店顺时针饶了三遍,然后又逆时针饶了三遍之后再看。没想到人没有减少,反而还多了起来。
  明月在店里飘来飘去,无所事事,东瞧瞧西看看,不时看着这个商品喃喃自语,不时对着那个商品摇头晃脑,或者拿起某件商品前前后后,左左右右地看了个遍,最后又放回去。
  楼锦一边结账,一边用余光看着在屏幕上的监控影像里形迹可疑的明悦,心里默默地感叹:“人不可貌相啊!现在的小偷也长得这么人模人样了啊!”
  被误会的人并没有自觉,只是仍然在转悠着等人少下来。眼看外面的天色越来越黑,自己的肚子也越来越饿,明悦终于待不住了。随意拿了一桶泡面,排队,结账。
  这次结账同样的干脆利落,明悦不搭理楼锦,楼锦压根儿就没多看她一眼,只要她没有作出什么出格的事,楼锦绝对不会特殊对待。
  被无视掉的明悦因为看着店里人多不好突然发难,只好悻悻地作罢回了家。
  回家后,吃了泡面当晚饭,明悦悠闲地窝在沙发上看电视。对于要找老板理论的事情也很快忘在了脑后。
  然而。
  明悦坐着坐着,从正襟危坐到抱着抱枕歪着,然后躺着,然后站起来莫名地大吼一声,接着又颓然地坐好。
  斜着,躺着,靠着,趴着,睡着,翻来,覆去,最后又猛地坐起来盯着电视中的广告。
  “哈哈哈,碰上彩虹,吃定彩虹……”
  “一个人原来是这样的感觉。无聊,很无聊,非常无聊。”
  在搬进新家的第五天,明悦终于觉得了难过。原来只有自己是这种感受么!为什么小时候那么恩爱的人就像这样了呢?那个爱她疼她的父母如今连多看她一眼也不会吧。
  “唉!”一声重重地叹息落在了空气里,掀起了空荡荡的寂寥。没有回声,没有其他人,只有电视和明悦相依而伴。
  幸好,广告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多。电视剧又重新开始了一集,狗血肥皂的剧情让明悦暂时收起了伤感的情怀,专注于在电视上找穿帮镜头。
  当看到整部戏没有哪里不是穿帮的时候,明悦绝倒。
  “现在的电视剧怎么都演成这样了?洗个衣服还要加特效?我的天!那衣服明明是浮在搓衣板上的,好吧?导演,你确定你不是在糊弄三岁小孩儿?喂喂,那支箭这么明显地没有射中,怎么换个镜头回来就中箭了?”
  瞪大了眼睛盯着电视不满地抱怨,明悦对看电视已经提不起兴趣了。每天除了看电视就是睡觉吃泡面。这算个什么生活?!
  “都是因为下雨!下!下!下!老天!你有本事你别停啊!哼!”站在沙发上,表情凶恶的明悦,叉腰对着外面的阴雨天大吼大叫。
  喊累了,停下来,穿好鞋,裹了件毛毯,踱步到客厅外的阳台。
  夜晚的城市,灯红酒绿,车水马龙。平顶高楼上,万家灯火绚烂。不知道那些明亮的方格子里装了有多少的欢声笑语?
  “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和我一样也觉得无聊呢?唉。”明悦四处张望,护栏外的雨飘飞在落地窗上,顿时裹成一个小水珠,然后在重力地作用下,滑落。
  明悦顺着小水珠的轨迹往下看。对门小区楼下的小店还亮着灯,有一个人正急急地冲进店里去。
  而那个可恶的老板,依然在玻璃窗后面。身影因为雨幕的阻隔看起来有点模糊。
  想起那个老板,明悦就觉得来气!“什么叫可怜?我可怜了么?就算我可怜也不用你来同情!哼!不想烧水就明说!何必拐弯抹角的!不要以为自己长得还算过得去,我就原谅你了!哼!”
  对于楼锦的相貌,明悦承认,确实和她人的气质一样,宁静,淡然。淡淡的眉毛,略微细长的眼,很亮很亮。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