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女尊GL)灼心 作者:失眠七夜(上)

字体:[ ]

 
备注:
         关于(女尊GL)灼心:
    本文又名《穿成人渣怎么办》问:有什么是比服侍一个喜怒无常、心狠手辣的人渣更悲惨的事?答:当你穿越成为这个人渣的时候。其实这是一篇正经的古风文——作者菌如是说。据说下周要入V,所以这两天不更了,屯文,当天三更!按惯例是要呼吁大家支持正版,不要看盗文——至少别的地方看不到萌萌的小绿字啊,对不对?(泥垢……)总之,入了吧= =请小天使们一如既往地支持作者君,么么哒~~邝希晗(简心):枉我敬你,爱你,忍你,容你,到头来竟是这般田地。姜灼:我纵有千般不对,万般不是,唯有一片真心,从未敢欺。邝希晴:落得此番下场,全是我咎由自取,然输了天下,我无怨,失了她,我却不服。HE==================
 
  ☆、第1章 初醒
 
“心心啊,王阿姨给你介绍的小伙子你觉得怎么样啊?有没有发展的空间?不喜欢的话妈妈这边还有李阿姨的侄子、宋阿姨的外甥,都是些很不错的小伙子啊,你有空的话去和人家看场电影,吃个饭……”熟悉的声音渐消渐止,我也终于意识到,这不过又是几日来我反复回味的一场旧梦。
    以前的我,对这个唠叨而温柔的声音避之不及,不胜其烦——然而现在的我,却无比怀念。
    只是,经过了数次的尝试,我已然死心,也不得不承认:也许我的后半生,再也听不到这个声音了。
    “王爷,您该服药了。”取代那个声音的,是另一个稚嫩而温雅的嗓音,声线里总是带着小心翼翼的恭谨——我曾天真地以为那是属于这个时代的人特有的拘束小意,而后来的种种教我明白,这种深刻到骨子里的敬畏,仅仅是对着我一人而已。
    又或者说,是对我这具身体的原主。
    哦,忘了介绍我自己——我总是不经意地回想起那仿佛是梦中的前半生,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提醒我另一个自己的存在是真实的,而非终日泡在药罐子里,关在这锦绣囚笼中所产生的臆想。
    我叫简心,寓意大概就是希望我可以活的简单随心吧。
    从小生活在军区大院里,听着军歌长大,我自问虽然没有革命烈士那样威武不屈的信仰,但“根正苗红”四个字却还是当得起的。
    安安稳稳地听从父母的安排进了师范大学,毕业后在离家就近的一所中学里任职,因为才刚任教,要从副课磨练执教经验,所以被分派成为了一名政治老师——事实上,我更喜欢历史。
    cao心过了我的工作问题,理所当然地就迎来了这个年代每一个大龄女青年都要被迫考虑的问题——处对象。
    坦白来说,我从小到大接触过的男孩子,一只手就数的过来;这里的“接触”,是指有身体部位的触碰,从牵手到拥抱范围以内,每当即将发展到下一个阶段之时,都被我家精明的老太太扼杀在了萌芽之中……这也变相导致了我在人生的第二十六个年头还没有将初吻送出去的可悲经历。
    也就是这样缺乏与异□□往经验的我,在刚度过了二十六岁的生日以后,被忽然想要抱孙子的老太太催着去相亲了。
    往事不堪回首,说多了也都是血泪,最终所引发的令人扼腕痛惜的结果则是,在最后一次赴约途中,为了不迟到而冒险在黄灯闪烁时发动车子的我,出了车祸。
    剧痛之下失去了意识,再醒过来,却已经是另一个时空,另一具身体,乃至另一个人生了。
    回忆了这么多,不妨来说说我现在这具身体吧——如果有机会选择的话,我是绝对不愿意接受现在这个身份的。
    也可以说,我再次醒来后所接触到的一切,都让我恨不得再人为制造一场车祸,好让我能够结束这个可怕的错误——但也只是想想罢了。
    连最基本的自由,对于现在的我,都成了一种奢望。
    我身处的国家,名为大芜,是个以女子为尊的国家;女皇当政,女子为官,而且实行一妻多夫制度。
    我很确定在我所学的历史中,不曾出现过这样一个朝代,更不要说这里颠覆我所有科学认知的有关于男人生子的设定——纵然如此,在真实地感觉到这具身体遭受疼痛后的信息反馈,让我无法再自欺欺人这只是一个荒诞无稽的梦境。
    而这具身体的身份,则是这个国家的皇室成员,女皇的幺妹,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凌王邝希晗——我盯着那面模糊泛黄的铜镜看了许久,却还是难以接受这样一个外表柔弱的二八少女是一名权倾天下的王爷。
    ——荒诞,沉重而又令人担忧。
    那些并不完全的信息得自于这具身体残留下的零零碎碎的记忆片段,在我试图回忆更多的时候,却只得到了难以忍受的剧痛和混乱;我不知道原主受到过什么样的伤害才使得记忆变得如此支离破碎,她的身体表面光洁如初,并没有什么伤口,可若要坐起身来,却像是灌了铅一样沉重——也不知她出了什么事故,才让我进到她的身体里?
    而这时的我,究竟是一抹漂浮无依的灵魂,还是仅仅只是一缕残存的执念呢?
    这无法用科学解释的一切,是偶然,还是必然?
    短暂的讶异过后,我便放弃了回想,转而通过外界的接触探寻这个不可思议的陌生世界。
    负责服侍我起居的是名为小蝉的侍从,这个面容秀美的男孩子在试图解开我的衣服替我擦身体时,被我条件反射地扇了一巴掌——之后他立刻跪倒在地,一边垂泪一边恳求我放过他的样子是我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幕难忘的场景。
    而当我以记忆混乱为由询问他一些基本的信息时,他那种糅合着惊疑和忧惧的眼神让我如鲠在喉,就好像我正在琢摸着以一种全新的、匪夷所思的方式来折磨他。
    除了荒谬以外,我感到更多的是一种莫名其妙的无奈——原主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又对这个少年做过什么?为何我想不起太多关于他的片段?
    这是否也说明了在邝希晗心里,并没有太多关注可以分给对方?
    我既觉得好奇,却又害怕知道……大概是因为从这些蛛丝马迹里,预感到了教我难以接受的答案吧。
    不得不说的是,与那听起来就威风八面的称号恰恰相反的,这具身体孱弱到好似风一吹就倒的体质;多走几步就心悸气喘,倒像是先天不足的症状;喝药如喝水一样平常,就连书上描写的林妹妹怕也不过如此。
    在我醒来的这一整日光景,除了小蝉被允许进来服侍我以外,这屋子里再也见不到别的人进出,像是刻意限制了原主见到别人的可能——我曾一度以为自己是被禁足了,后来才得知了原委。
    我想,即便原主的身体是健康的,怕也耐不住这样枯燥的生活——不准做这个,不准做那个,可以见到、可以说话的人只有那么一个像是老鼠见了猫的少年,还要整日与汤药作伴,怕是没病也要捂出病来。
    只是她死了倒是一了百了,落得轻松,留下这么一副残破不堪的身子,却害苦了我。
    等到了第二天,恍恍惚惚地醒来,入目的依旧是玲珑锦绣的床帐,鼻息间尽是浓郁古朴的熏香,华贵的、舒适的、却半点都不熟悉的房间——这昭示着我昨日的所见所闻是真实发生的,而非南柯一梦。
    我是真的,回不去了么……
    呆滞了许久,窗外的光影朦朦胧胧地探了进来,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从纷繁复杂的思绪中回过神来,我意识到不能再这样颓废地自怨自艾下去了。
    既然无法改变,那就顺其自然——我始终坚信着,生命是如此珍贵,而我没有资格浪费这一个延续下去的机会,就当是回报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吧。
    邝希晗是那么年轻,比我原来的学生也大不了几岁;如花骨朵一般含苞待放的少女,不仅有着尊贵的身份,或许还有着美好的心愿和远大的抱负,这是我不能擅自剥夺的权利;即使我无法替她全部达成,但我至少应该努力尝试一下——为了她,也为了我自己。
    那么,好好活下去的第一步,该是从改善体质开始吧。
    在我坚持要去院子里透气,并且以主人的威严命令以后,小蝉无奈地打开门,叫来两个身形健壮的年轻女子依次搀扶着我,慢慢走了出去。
    这两个侍卫打扮的女子惶恐不安地弓着腰,托着我的手臂肩膀,那种害怕我摔倒却又不敢触碰到我的纠结让我不由失笑——难道我真的是什么洪水猛兽么?怎么一个两个都如此畏首畏尾的?
    谢绝了她们的帮助,在门口到回廊这一小段距离走了三四个来回以后,我的身上出了一层薄汗,虽然累得狠了,倒是意外的觉得压在心口的大石一去,松快了起来——看来这身体如此虚弱,与不常运动也不无关系。
    衣服贴着身上,黏黏的十分难受,我打算回去洗一个热水澡。
    而等我再回到房里,却没有见到那名叫小蝉的侍从。
    等待我的,是一个长相美艳的中年女子。她有着一双风流多情的桃花眼,紧抿的薄唇却透着几分刻板严肃;穿着一身玄色的修身服饰,冷着脸不言不语时那股凌厉的气势让我忍不住心里一凉,莫名有些不安。
    这是我在小蝉以外见到的第二个人——忽略那两个女侍卫——脑海中划过一幕幕与她相处的片段,最多的却是对方温柔慈爱的凝视。
    颜珂,凌王府的总管,也是王府护卫的首领,从小看着邝希晗长大,是为数不多能够让她低头的人。
    邝希晗与她的关系十分亲昵,而我只是空有几分残存的记忆,没有她们之间的那份情谊——如果说要与对方泰然自若地相处,我却毫无把握。
    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应该用什么态度来面对她……此刻我才惊觉,之前我的想法有多么天真。
    摆在我面前的问题,并不在于我是否想要好好活下去,而在于我是否能够顶着邝希晗的身份,在这个陌生的国度,在一群陌生人之中,不露端倪地生活下去。
    ——我可不想被当作冒充身份的女干细抓去砍头,更不想被当作借尸还魂的妖怪放火烧死。
    我想要……活下去。
 
  ☆、第2章 桎梏
 
“殿下,您大病初愈,怎的不好好休息?”她的声音倒是有别于那艳丽的外表,显得格外的温柔,想来是十分疼爱这具身体的。
    猜不透她的用意,我只能选择沉默。
    没想到我的反应却被她当作了无声的抗拒,她的语气立刻软和下来,竟像是在哄一个执拗的孩子:“殿下莫任性,若是您快点好起来,我就答应您放了那姜护卫,让她陪您玩耍,可好?”
    ——姜护卫……是谁?
    陪我玩耍?
    抓住关键字,我却没有一点头绪。
    不过我想应该与邝希晗的死脱不了干系……找机会再弄清楚吧。
    “……好。”我顺势点点头,在她的搀扶下又躺回了床上,由着她取过温热的毛巾给我擦着脸和脖颈,虽然她的力度比起小蝉来实在是重了些,对于邝希晗娇嫩到吹弹可破的肌肤来说不可谓不是一种折磨,但我能从她专注的眼神中感受到那份真心的爱护——就凭着这一点,是让我咬牙坚持着不吭一声的原因。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