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异类GL 作者:安度非沉

字体:[ ]

 
 
 
文案:
 
     异类人群从地底钻出,无人怜恤无人同情。
 
卫小支想成为一名漫画家并为此在这陌生城市踽踽独行。
 
小贴士:
 
①,保证更新保证完结
 
②,主角没有金手指也不厉害
 
③,BE,HE随情节定
 
,篇幅不长,请放心食用
内容标签:欢喜冤家 甜文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卫小支,黎锦惜 ┃ 配角:路泽熙,狐狸,蝙蝠 ┃ 其它:可能会写得奇怪一些
==================
 
  ☆、第 1 章
 
  01  
  幸福街要拆迁,给大家各自一笔遣散费。数着票子,少得可怜,思来想去,卫小支辗转反侧,第二天挂了个牌子,如果你支持我,请在我身后的横幅上签字。
  横幅上大字四个:反对拆迁
  背面还有五个字:增加安置费
  有个小凳子在旁边无辜地杵着,狐狸穿过围观人群,一看,卫小支这是干什么呢?被抓起来就哭吧你!走过去:“卫小支你神经病啊,让城管抓起来怎么办?”
  卫小支权当没听见,眼睛一撇:“哎,您满意您这安置费么?不满意请签字,要就想拿那几百块钱,太没出息了,赶紧走人。”大有六亲不认的架势,狐狸恼了,撸起袖子来把这厮耳朵揪起来了,提出人群去,气还没消,围观群众原本打算签字,一看这架势,不签字了,作鸟兽散,狐狸双手叉腰:“吃不吃饭了?”
  “吃,吃,”卫小支怂了,低头愁眉苦脸,去收拾横幅,一看,签字笔被不知道什么人顺走一根,咬牙切齿,怒其不争,这伙人,烂泥糊不上墙,这小便宜都贪图她的,两块钱一根,她能买一个豆沙面包,一天的口粮,良心都喂狗了,气死了,“今天吃啥。”
  “辣椒炒榨菜。”狐狸把凳子搬起来,苦口婆心劝导她,“咱们已经很穷了,不要搞什么幺蛾子,你能反对人家政策?不能吧!你看看,明天辣椒都买不起,一块钱买一个尖椒,抢劫简直,省着点儿吃,我多放了点儿盐,多喝点儿水,对皮肤好。”
  一听,很有道理,卫小支缩着脖子跟着狐狸回家去了,往东南角拐过去,是她们俩的狗窝,住地下室,大通铺,卫小支睡左边,狐狸睡右边,中间放电脑,放书,放衣服,放饭盒,放纸和笔,里面有著名导演简聿的亲笔签名和她女朋友林斯棠的亲笔签名,一看,多好,牵在一块儿了,卫小支觉得兼职没白干,狐狸看着了,心情愉悦,于是承担了一个月做饭任务,大通铺对面是一堵墙,上面挂着小栗旬的海报,大家都对小栗旬没什么感觉,问题是海报对面墙皮掉了一块儿,不遮一下不舒服,下面就是桌子,权当写字用,一个大插座,十二个孔的摆在那儿,电线油腻腻的,外面胶皮脱了一层,卫小支本来是去跟老阿姨借了黑胶带去缠起来,没想到电线太油了,又掉了,一想,算了,狐狸,咱俩一起死了也行。
  狐狸说我不跟你一起死,我家还有我姥爷要养活,要钱,没钱,多做兼职,卫小支你省着点儿吃,榨菜就这么一包了。
  卫小支缩回去筷子,卯足了劲儿喝了两搪瓷缸子水,喝得肚皮囫囵囫囵响着,算是饱了,爬上床去,对着电脑,一打开,妈呀死机了,哪儿出毛病了?不知道,找大牛去修一修,大牛还在两条街以外的电器修理铺呢,挺远的,走一路又消化不少水的营养,水啊,你是多么无私。卫小支认命了,抱着电脑钻出去,狐狸说记得回来的时候买包榨菜。
  咱吃了一个月榨菜了老年痴呆了不好,我是靠脑子吃饭的。
  卫小支抱着电脑想了想,提议说,明天我去餐厅打工去,给你带饭回来,记得等我啊!狐狸翻了个白眼,没想搭理她,也没想过,哦,卫小支真的去餐厅打工去了,第二天,带回了饭,一看,简直是梦里出现的东西,笋干炒肉,米饭,还有生菜叶子。
  “小支你真是我的好朋友啊!”狐狸感叹着,用筷子夹起一粒米来,“要不攒着明天再吃。”
  “明天我再给你带回来,放坏了多可惜。赶紧吃。”
  “你怎么不吃?”狐狸看见卫小支像是要升天的表情,吓了一跳,把筷子一放,关切地掐她人中,卫小支打开她的手,一脸愁云,也不说话,看着忧郁,终于像了一次文艺青年,可不像卫小支,挺忧愁的,看卫小支不吃,地下室又闷热,整个走廊,仨电风扇,有俩是坏的,喘不上气,能少说一句是一句,低头吃饭,节约体力,俩人都是瘦子,饿出来的。
  半晌,卫小支两眼一抹黑:“我闯大祸了。”
  狐狸吓得把筷子放下来了,上次卫小支打架斗殴被拘留了,也没见说,闯大祸了,还一脸愁云,看着就跟玩儿完了似的,过去拍了拍她的脸,卫小支挤牙膏似的说了发生了啥,说完之后,狐狸一拍大腿,得了,闯大祸了。咱俩卖身吧!虽然咱俩长得都不好看,好歹现在以瘦为美,挺有市场的。
  卫小支摊开双臂,就像胳肢窝长了疖子一样,一脸生无可恋:“你说有钱人为什么非要开个很贵的车呢?那赚那么多钱,都花了,有什么意思呢?她家是不会有什么大事吗?”
  “我也不知道,我没钱,不能理解,咱俩这次,小电瓶车买不了了,亏了。”狐狸双眼一翻,一叹气,两人愁云惨雾的,更显得这儿阴森森的,半晌,卫小支说道:“我要不跟她说一下分期付款行不行,每天还一块钱,多付出来的到时候再说。”
  “那你得还一辈子,不行,我得再找个兼职。”狐狸扶着脑袋半晌,半晌好不容易说出句话,很有义气地担当了卫小支欠下的巨额债款。
  “不,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你姥爷不久了 ,赶紧多挣钱寄回去。”卫小支想了想,“你说我在停车场等着她再过来,然后商量一下,给她涂个更有个性的?”
  “买颜料也得花钱,人家不打死你才怪,哎,先睡吧,你今天画稿画了没?”
  “今天没画,投稿出去,说我画风怪异,不收我的,算了,睡觉,明天再说。”卫小支闭上眼睛,倒在军绿色的大通铺上,踢掉鞋子,把外套蒙在脸上,被子最近才卖出去,她和狐狸打算置办个电瓶车,不然清顺这么大,不好外出,公交费太亏了,来回跑兼职吃不消。
  翻了个身,想了想白天那个女人,想了想是她不对呢还是女人不对呢,想一下,好像是自己不对,但是,她觉得自己实在是在做好事,又委屈,没办法,说了,外面重新喷漆,费用她出。答应了,打了个欠条,回来,食不下咽,怎么想,都痛苦。
  今天白天,从餐厅出来,在厨房,抓到个耗子,店长上来一脚,踩死了,脑袋都是扁的,血液黏糊糊站在地上,一看,卫小支看着天不怕地不怕,说,你去把它拎出去扔了,卫小支就抓起了耗子尾巴,提出来,对准垃圾筒一个直射,中了,一回头,有一辆车,看着好像眼熟的名车,叫不上名字,车头被人划拉了几个大字:“划日车,支持国货。”
  卫小支替这车主很不值,那些人,站在爱国主义的道德高地,掩饰自己的嫉妒,去攻击同胞的私人财物。想了想,这车屈尊纡贵地停在这小破地方了,觉得该做点儿啥,一转头,抓下了自己的扣子,在车盖上,看着几个大字,狠狠改了改,一看,艺术字,也看不出以前写的啥,再画上个卡通人物,自己设计的,名字叫小支的卡通人物。越看越可爱,心里很得意,想着,这人你感谢我吧,一转头,冷冷的声音在背后,鬼魅一样,响起来了。
  “你干什么!”是一个女声,听着挺有气势的御姐音,卫小支鉴定完毕,转过头,心里很得意,微笑着,啊,是个美女,穿着,哇,衣服好整齐,不像自己,皱成一团。
  “啊?你干嘛这么凶?”卫小支委屈,对方像要生撕了她,明明她在做好事,一缩脑袋,对方气势凌人,走过来,风风火火,提着她的衣领,瞪大了眼睛:“你神经病啊划拉我车!”
  “你才神经病,我这是对你优待的体现,刚才那个人划拉了反对日车,支持国货,我给你改了,你看多好看!你该感谢我!”卫小支被提起来,半天,喘不上气,吞吞吐吐说完,女人游弋了目光:“你胡说八道,这哪里看出来是反对日车,支持国货!说谎话都不打草稿!”
  卫小支为自己精湛的技术而感到忧虑,这是第一次,她愁眉苦脸起来,看着女人,陡然一瞥女人的胸口,上面别着个小名牌,一看,政协委员,激动了,赶紧,低头,承认,说,就是我干的,我赔你,你是不是政协委员啊!
  “我是政协的也没错但是你——”卫小支态度转换太快,黎锦惜一时间没受住,仔细一看那图案,这姑娘没说错,但是话都说出口,不好收回来,人家看着,是屈打成招,她说出去,没面子,只好冷冷地看着,松开领口,卫小支罕见地没有上去打人,反而看了看车:“我有个请求。”
  “什么?”她惊呆,还有要求,过不过分?把卫小支一甩,“你给我打个欠条,不贵,也就一万,攒够了钱,这个地址找我。”                        
作者有话要说:  这文烂尾了,请慎入。
 
  ☆、第 2 章
 
  02
  卫小支欠——
  “你叫什么名字?”卫小支接过来纸笔,写了四个字,写不下去,一抬眼,女人抱着胳膊,一张臭脸:“黎锦惜,黎明的黎,锦瑟的锦,珍惜的惜。”
  “哦好文艺啊。”卫小支抓着纸笔,把纸捅破了几个窟窿,对着空气当垫板不好,一转身,趴在车盖上,打算写下去,被黎锦惜一把拽开:“你还想在我车上划拉!”
  “你的车纸片做的么?这是中性笔,又不是激光笔。”卫小支索性把纸垫在自己腿上,歪歪扭扭,卫小支欠黎锦惜一万元未还,于不知道何年何月何日归还。卫小支。2016年X月X日。
  “……不知道何年何月何日是什么!改了!”欠条非常没有诚意,卫小支的脸也不像有诚意,一脸笑意,不像正经人,甩过去,卫小支看着自己的字,觉得真丑,伤心了一下,想起重点:“那你说我攒够了,我攒不够,我每天赚五十块钱,我还要交电费交房租,洗澡四块钱,还要吃饭,我没有办法攒够的。”
  “……你没有工作么?”
  “我是艺术家,不和钱打交道。”卫小支自我安慰,一抬眼,女人怒极反笑,抓起了纸,犹豫半晌,拍在她面前:“一式两份,再写一张,你一张,我一张,记住了啊!”
  “哦。有钱人就会欺负人。”卫小支嘀咕,又原模原样抄了一份递过去,女人签了字,龙飞凤舞,递过来,卫小支感觉自己被出卖了灵魂,和魔鬼签订了契约,伤心欲绝,悲痛难忍,长吁短叹,想起来自己的要求,可女人已经钻进车去,绝尘而去。
  果然艺术,不应该沾染金钱的铜臭味。卫小支下定决心,不被金钱磨平棱角,一低头,看见一后面四个零,伤心起来,握着纸,哭着就回去了,把事情和狐狸一说,也没展开和狐狸研讨,没有日期,是不作数的。只顾着伤心,从哪儿弄一万块,扒拉扒拉两个人的小积蓄,去掉各自要寄回家的存款,总共五千块钱,不能买电瓶车了,还有五千,从哪里去凑。愁死了。
  灵机一动,卫小支想起了自己塞在桌子下面的横幅,把横幅拉出来,上面的字开胶了,红色横幅看着跟灰色似的,挺灰暗的。
  “你又弄什么?”
  “那个文艺名字女是政协委员,我得向她表达我的呼声。”
  “得了,没人理你,谁敢反对?”狐狸缩在一旁,看着上世纪她姥爷留下来的小猪存钱罐,打开肚子下面的开口,掏出几张五块钱,算了算,还差多少,那头悉悉索索,一抬头,卫小支不行了,捂着肚子跑出去了,估计吃坏了,紧接着,自己肚子也翻江倒海了,完蛋,餐厅这东西都是垃圾,不能吃,还是吃榨菜来得好,拉屎都没原材料。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