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公主的女神gl 作者:沾花公子

字体:[ ]

 
 
文案:
 
     二十年前,我抱着你来到这个世界,而你却不知道,我一直在关注你,那个小小的人长大了。来到这个星球,我活了近几千年,什么是爱?我不懂,也害怕懂,不敢去轻易得到一份感情,因为害怕失去,活的最久的人才是最痛苦的。
 
十年的守候,短短的时间那个人她居然喜欢上了自己的母亲,莫子晨,我乔君琰在你心里就仅仅只是朋友吗?你终于还是选择她了吧,放纵自己在酒吧喝的烂醉,却没想到遇见到了一个叫弦月的神秘女子,她好美好神秘,不断的吸引自己,这是另一场命运的开始吧。
 
这是命运的牵绊还是你的刻意安排让我遇见你,甚至让我爱上你?
 
弦月,我韩悦夕这辈子最大的错误就是没有勇敢一点,如果当初我勇敢一点,我们是不是就在一起了?!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弦月、乔君琰 ┃ 配角:小张管家、韩悦夕、莫子晨、苏若惜 ┃ 其它:龙套
==================
 
  ☆、第一章
 
  夜晚的伦敦,是宁静的,亦是喧嚣的。
  夜晚的伦敦中是给弦月一种迷乱奢华的感觉,灯红酒绿的街道,奢靡的酒吧场所,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弦月这一切又一切真实的存在。
  目不转睛的看着那个名叫乔君琰的女子一杯接着一杯烈酒喝下,暴躁的音乐在整个酒吧内充斥着,萎靡的酒杯撞击声,撕心裂肺的吼叫,疯狂的都市人在舞池里疯狂的扭动着舞蹈,而坐在沙发上的弦月却显得跟此情此景格格不入,刘海遮住了那灿若与星河的眼眸,一杯叫月色的酒在酒杯内晃动着深蓝的颜色。
  “小姐,有兴趣来喝一杯吗?”
  弦月从坐在这里开始已经拒绝了好几批人了,男的女的都有,而弦月的目光由始至终的都在盯着那个喝闷酒的女子看。
  男子见弦月没回答,随着她的目光看去,是一个一杯一杯灌着烈酒的女子,男子似乎好像明白了点什么,还没等弦月拒绝,只见弦月站起身,那女子似乎有麻烦了,穿过人群,来到了吧台,看着一发福的男子揽着女子正要走,不用想也知道被他带走之后会发生什么事了,“先生,请把我朋友放开”。
  发福男子看着这名清冷的女子,绝美冷艳的脸庞,狭长的凤眸幽远深邃,精致完美的五官仿佛是上天最完美的杰作,高贵优雅的气质,只一眼,就深深的沦陷进去。全身上下散发着冰冷的气息,姿势优雅的环抱着双臂,一脸沉静,真的好像一个高高在上的女王,而自己唯一的选择就是必须听从指令。
  发福男子楞了楞,松开了醉倒的女子,灰溜溜的走了,抱着怀中的女子,弦月格外的珍惜,好像珍宝一样。
  柔软舒适的大床躺着一名绝美女子,栗色的卷发铺散在洁白的床单上,她似乎睡的不舒服,轻皱着眉,睫毛微微的扇动,嘴里不断的喊着一个人的名字“子晨…为什么…为什么你不喜欢我…我那么喜欢你…我守了你十年…为什么不喜欢我…嗯…热…好热…”不断的扯着自己的衣服,但是像粘在自己身上一样怎么扯也扯不下来,妙曼的身躯在有些褶皱的衣裙下显得玲珑有致,伴着淡淡的月光,有着让人犯罪的诱惑。
  看到这样,弦月想也想到了,那发福的男人怎么会不下药,便拿起电话“小张,拿几桶冰块还有一套衣服来我房间。”似乎想起了什么“还有,拿些预防感冒的药。”
  “好的小姐”
  不得不说这管家的速度,两分钟不到就听到敲门声了,“倒在浴缸里”说完一个公主抱把乔君琰抱了起来直奔浴室,一把把像个八爪鱼缠在自己身上的乔君琰扔进了浴缸,溅起了好大一个水花。
  张琳管家心里一个胆颤,这小姐也太可怕了,太不温柔了,这对象还是一个看起来很漂亮的一个女士,哐当一下就给人扔冰水里,还好自己没惹她。
  被扔进浴缸里的女子冷的打了一个哆嗦,迷乱充满□□的眼神渐渐明亮起来,弦月看她看来是清醒了。
  “醒了?”悦耳的声音传入耳朵,君琰如梦初醒的看着这名女子,绝美的脸庞在染上一层淡淡的流光,若杨柳扶风的身形优雅美丽,墨色的眼瞳中是让人捉摸不透的深邃光芒。那样一个美丽的女子,静静地站在灯光下,恍若广寒仙子,让人不由自主的痴迷于她。
  “恩”
  真是一个笨蛋,第一句话居然不是问自己在哪儿,还愣愣的看着自己,难道自己看起来真的那么无害吗?“在水里泡一会儿再起来,你被人下药了”说完便转身走出房间,而在旁边犹如隐形人的管家这才开口道“乔小姐,衣服已经给您放在门外了”管家毕恭毕敬的说道,并没有抬头看君琰一眼。
  “好的谢谢”听完君琰的话之后便退出了浴室,君琰并没有问为什么管家知道自己的姓,虽然她很好奇,但是她知道看这管家严谨的样子估计是不会回答自己的,再看这房子的装修,这奢华的浴室,估计也图不了自己什么。放下心的君琰洗了个澡,把一身的疲惫洗净,但是心里的莫子晨怎么也洗不掉,陪她到伦敦,虽然也就短短的二十多天,但是她却还是走了,跟她的母亲,或许现在该叫情人吧,多可笑,十年的陪伴输给了短短一个多月,然后自己伤心来到了酒吧一口一口灌着酒,有人请自己喝酒,来者不拒,反正自己只求一醉,只求短暂的忘记那痛苦,没想到自己还是被下药了,还好被人救了,那个清冷的女子,虽然还不知道她的名字。
  洗完澡出了浴室看见管家站在门口,似乎在等自己。
  “乔小姐,这是预防感冒的药。”
  君琰接过药,一口吞下,“谢谢”。
  “乔小姐早点休息吧”说完便转身出了卧室走向另一个房间。
  君琰对着夜空一声长叹,便倒在床上,却闻到枕头一阵青草的芳香,及好闻,慢慢的慢慢的进入了梦乡。
  黑夜围绕在女子旁边,月光洒在女子身上仿佛披上了一层银白的薄纱“小姐,乔小姐已经吃了感冒药了”
  “恩,你去休息吧”
  “是,您也早点休息吧”说完便轻轻的关上了房门。
  休息?呵,弦月望着月空,休息呀,这个词离自己好远,自己已经活在这个世界上近几千年了吧,是的,没错,弦月她不是人,准确来说不是一个地球人,是外星人,无意间来到了地球,却再也找不到回去的路,呵,说到回去,回去有什么用?跟现在不也是一样吗?一样的没有亲人,几千年来,不断的换身份,因为她不变的容颜,自己身边的人慢慢的在岁月中变老直到死去,而自己永远都变不了,永远都是年轻的样子,呵,不死不灭。
  直到十八年前,遇到了一个怀孕的女子,那时她是医生,可笑的是那个怀孕的女子快要生了进了预产房的时候她的丈夫一直没来。想必那个女子是失望的吧,但是看到她看到自己生的孩子那一刻,那个幸福耀了她的眼。三个月后,自己来看她们,看着她怀中的孩子,从轮廓看的出以后想必是一个美人吧,突发奇想的问了一句能不能抱下这个孩子,女子同意了,从女子怀中结果这个孩子,孩子咯咯的笑了起来,拿手逗她,却一下紧紧的抓住自己的手怎么也不放开,她第一次无奈了。直至后来不知道是什么心理驱使她,关注了她十八年,她知道她的一切,比她自己还清楚,还知道她喜欢的她,她不敢去找她,因为她怕,怕动情,她可以活千年万年,可她却只能短短的活百年,她怕失去,从来没得到过,就不怕失去了,可是她却,还是动了情,命运把伤痕累累的她又送到了自己身边,像她的出生一样,毫无预兆。
作者有话要说:  因为看了《女王,等我守护你》,虽然那本书还没完结,估计作者弃坑了,但是个人觉得女配挺可怜,所以为女配写了这篇小说。
 
  ☆、第二章
 
  清晨,当一缕阳光透过窗户暖暖的铺在床上,舒适的气息像在空气中点燃,偶尔,透过微开的门缝,淡淡的清香在屋内渐渐的散开,床上的人轻轻的呻呤了一声,慢慢的,她的眼睛缓缓地睁开,有些朦胧的双眼打量着陌生的卧房,忽然,她的眼中闪过一抹惊慌,慌乱的坐了起来,将盖住自己身体的白色被毯刷的一下掀开,看到自己整洁的衣服,放心的松了一口气,心跳也渐渐的平缓,阳光缓缓的打在她的身上,她突然好笑的抿嘴一笑,怎么会忘了是昨天那个女子带自己回家还把自己扔到冰水里解药,脑中的思维似乎渐渐步入正轨,忽然一阵敲门声。
  “请进”
  “早上好,乔小姐,这是给您准备的衣服,早餐已经准备好了”放下衣服便退出了房门。
  “好的谢谢”拿着衣服的君琰有些奇怪,这些都是最新款的衣服,这奢华的房子,主人有钱不奇怪,奇怪的是居然连自己的尺码都准确无误,估计是管家看人很准吧。
  走出房门,望着楼下坐在餐桌看着报纸的女子,仿佛像画中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般,一动不动专注的看着手中的报纸。
  君琰坐到弦月对面“早上好,昨天谢谢你”弦月对君琰点了点头。
  管家和侍者们端上菜肴过来,一一摆上,全是君琰爱吃的,不惊觉得奇怪,这人怎么知道自己喜欢吃什么,再看对面女子淡然的表情,仿佛一切都是巧合。
  “还未请教您…”
  还没说完就听到女子道“弦月,救你只是巧合,以后晚上再去酒吧喝酒,可就不会碰见我了”
  张管家表示看到此情此景真真是佩服自己家的小姐,撒谎完全是不带脸红的,分明就是听到保镖打电话说乔小姐在酒吧喝酒,蹭的一下就跑了出去,跟投胎似的,自己要是不知道实情,保不准就被她给骗了呢。
  君琰听的脸一红,是呀,要是不碰上她,说不定自己就被那男人给…。
  “我叫乔君琰”
  “恩…”
  “…………………..”
  “咯吱咯吱”君琰望眼过去,是盘子跟刀叉交之在一起的声音,再看到对面的女子一副淡定的神情,心想估计是手有什么疾病吧,总之这一顿早餐是一个吃的拘谨一个吃的淡然,什么?淡然?你确定弦月是淡然?诶诶诶,弦月你手别抖呀。
  “谢谢你的款待,给你添麻烦了,很高兴认识你” 君琰是真真的感谢眼前的人。
  “恩”女子淡然道。
  “我先回酒店了”说完就走出门,五分钟不到便折了回来,一脸尴尬道“请问这是哪儿”
  “我让司机送你吧,刚好我也要出门”呵,她早就知道她会折回来了,笑话,这儿这么隐蔽,怎么可能会有出租车这种东西。
  “麻烦你了”
  两人来到别墅外,一辆迈巴赫停在了门口,司机已经等候在车旁,见俩人来到立马打开车门,一进车子,淡淡的青草香围绕着君琰,看着旁边像画中仙子的她,仿佛什么都打扰不了她,优雅的坐在旁边,原来那股青草香是她身上的味道,心中忍不住一阵紧张。
  很快就到了XX酒店,君琰向车中的弦月挥了挥手道了声再见,弦月对她笑了笑点了点头,车很快就从君琰的视线离开了,而君琰被那笑容晃花了眼,还有那颗心。
  车中,弦月对着小李司机道“回家”,对于一个弦月家的好司机来说,要绝对服从小姐的指令,他不知道小姐为什么骗乔小姐说正好要出门,明明可以叫他送她就是了,不用亲自送,但是他不会问为什么,因为没必要,他要做的只是服从,就好像刚才突然叫他开车一样,她知道小姐这么做都是有理由的。
  回到酒店房间的君琰一头栽到床上,子晨,子晨,为什么你爱的不是我?
  又是一个夜晚,夜幕降临,弦月看着月光出神,月光洒在弦月身上,这时管家走过来对弦月道“小姐,乔小姐订了明天早上十点去法国的机票。”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