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珞然,我喜欢你 作者:丹和

字体:[ ]

 
 
文案:
 
     楼长安重生成了洛长宁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抱着林珞然哭,哭的林珞然心软。
 
她重生后主要的第二件事,就是翻墙去找林珞然,笑的林珞然心漾。
 
再然后她人生的第三件事,就是作为一个诱受,处处勾引林珞然。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近水楼台 娱乐圈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洛长宁,林珞然 ┃ 配角:卢柔,沈玉衡,云桑,云缭 ┃ 其它:
==================
 
  ☆、重生
 
  楼长安睁了眼,周围是渐已熟悉的房间。
  她起身,身上穿着的还是那身一看就不良的衣物,披散于肩的头发可以看出酒红色,花绿一片,极讨人厌。
  身上满身的酒气促使她前去浴室,镜中少女有着极好的一张脸蛋,明明没做表情,但就是让人感觉她在笑。
  天生笑相。
  她快速冲了澡,光着身子去衣柜寻起了衣物,不良少女的品味实在让人难以苟同。楼长安最后只翻出了一件不甚合身的宽大T恤与牛仔短裤,套上后翻出了一个大麻袋,将衣柜里的衣服全都塞了进去,只零星的留下了几件内衣。
  她下楼,一楼客厅的餐桌上放着简单的早点,食物还冒着热气,四下里却没有人。
  她坐在椅子上,几乎要哭出眼泪。
  楼长安是林珞然的死忠粉。
  这样说也不对,因为两人私交甚好,或者说,楼长安暗恋林珞然。
  暗恋了很多年。
  但当年楼长安在国外混着商圈一路过关斩将之时,林珞然息影的消息传来,没过多久,林珞然自杀了,知道的时候,楼长安痛不欲生,几近崩溃。
  楼长安调查后发现,林珞然的爱情葬送在了娱乐圈,所以走了。可楼长安想,自己的爱情也葬送在了娱乐圈。
  于是,娱乐圈就出现了一个楼长安,实力强大,还生了一副好皮囊,再加上快速的窜红速度和经典的作品,没过多久就成了一个神话一样的人物。
  又是不长时间,楼长安过世的消息上了各大新闻媒体的头条,这个即将一只脚踏入国际的神话般的人物死于了情杀。
  没人知道具体细节,就像是没人知道楼长安只是为了替林珞然报仇一样。
  谁都不知道楼长安一睁眼时发现尚还青涩稚嫩的林珞然出现在眼前时内心的恐惧与激动,哪怕是她发现自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时也没有如此的情绪。她当时就抱着林珞然哭了起来,小姑娘软声软语的安慰着她,直委屈的楼长安哭的更凶了。
  不管怎么说,她现在已经不是楼长安了,她是洛长宁,林珞然的邻居,洛长宁。
  洛长宁是个十五岁的黄毛丫头,初三。她幼年丧父,又是个女孩儿,洛母在她十二岁时就改了嫁,从此洛长宁便只只身一人,守着一栋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房子和每个月一笔的不菲的生活费过着日子。
  隔壁林家人将这些事儿看在眼里,时不时就去个人给她做顿饭。洛长宁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却又寻不到法子回报,只得经常不回家避开林家。
  林家家长心里大概知道那么一点洛长宁的小心思,时间一长便只派了自家女儿去做饭,也不再见到人就嘘寒问暖的了。恰逢这缺爱的孩子想从别处弥补自己空缺的亲情,洛长宁开始同一个混混头子交往了起来,几个混混都只是富贵人家不加管束的纨绔子弟,洛长宁便跟着众人吃喝玩乐,日渐堕落。
  打架,酗酒,抽烟,极限运动,她跟着小混混们,挑着对健康没什么伤害的来。小混混们家里说到底还有些权力,大家就凑了钱开了个小俱乐部,买了些器材玩。也因此,洛长宁这身子倒是意外的很不错,肌肉线条流畅,柔韧性和爆发力都很强。
  她过来这天其实是那个男朋友小混混头儿的成年生日,大家都喝了个烂醉如泥。洛长宁几乎不喝酒,大家逮了她便灌。送洛长宁回家的时候小混混头子看着喝的烂醉的洛长宁就生出了些不轨的心思,却是被刚好起床喝水的林珞然撞见。本着护住女孩子家名声的念头,林珞然是举着椅子冲进了洛长宁家里吓跑了小混混的。
  而楼长安进来就刚好卡在这个点上,还没弄清楚什么情况的她抱着林珞然就是一通痛哭,反倒让一切都顺理成章了起来。
  她深呼吸了一口气,吃起了早点。
  她已经不再是楼长安了。
  吃过之后洛长宁也没有急着去找林珞然。她拿了□□和手机出了门,先是去理发店将那头五颜六色的头发染回黑色,然后买了几套新的衣物回了家。
  她看了看冰箱里的食材和厨房,笑了笑。
  林珞然喜欢吃她的点心。
  蛋糕已经烤上了,她便坐在客厅候着。桌子上已经排满了她能够找到的有关于初中三年的课本,看上去颇有些蔚为壮观。语文、英语、数学、历史、政治、化学、物理。好在地理和生物已经结业,不会参加中考,少去了两科。
  洛长宁将语文和英语大致的看了一下,很多从前熟悉的东西一下子回忆眼前。语文的有关于要求背诵的文章看上去亲切万分,虽然不能做到一字不漏的背诵下来,但是重点词句她看一眼就能熟悉起来。随手翻了一遍后,她便放下了书本看了眼英语。
  英语对洛长宁来说早已不是什么拦路虎,她在国外混了几年若是连初中英语都解决不了那便白活了。英语也移除,洛长宁开始把目光放在了数学上。
  《函数的单调性》,《同底数幂乘法》,《二次函数》,《正切余切》……她粗略看了一眼就把书都挪到了一边。
  蛋糕已经烤好了,洛长宁也不管其他,取出烘烤好的蛋糕胚子,平切,两边奶油一抹,均匀放好黄桃块,扣好,再抹一层奶油……洛长宁做的熟练。
  天刚黑。洛长宁瞄了一眼天色,将蛋糕装好。她将头发高束起,在卧室看了眼对面,林珞然的帘子没有拉上,好像是在做作业。似乎是感觉到了她的视线,向这边望了一眼。
  素色连身裙衬托出了对面少女美好的身线,眸子深邃,衣着和气质都是少有。淡雅而立,乌黑长发瀑布般的垂肩,瓜子脸,脸型近乎于完美。很漂亮,已经可以看得到她未来成长的惊人潜力。洛长宁笑嘻嘻的冲她招了招手,立刻下了楼抓了蛋糕盒子出了门。
  洛长宁绕到了林家侧墙,她玩过跑酷,轻而易举的就挂在了林珞然卧室的窗檐上,抬手想扣窗,可扣了半天后,却发现卧室里没人。
  仅这么一会儿的功夫林珞然就不在卧室了……洛长宁有些失落,冷淡的瞥了一眼身边绕个不停的那只即将死去的该死的蚊子。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作者有话要说:  _(:」∠)_
 
  ☆、补课
 
  林珞然正在房间内的独立浴室冲澡。
  她刚刚想到即将到来的中考,全市的学生都将面临一场分水岭的考核。以她的成绩,一定会去往省重点的市一中。而成绩在班上都属于拖油瓶的洛长宁,她的人生在第一层分水岭的面前,就被冲到了下游。
  或者说,从隔壁的洛母改嫁之后,洛长宁就已经自甘堕落了。
  十五岁的小姑娘难得有了一种人生无常的感叹,这么想着,她就下意识的望向窗外。她的卧室对着的就是洛长宁的卧室,只一眼,就看到洛长宁正笑嘻嘻的在向她招手,干净的运动服,黑发束起,不似平日里的杀马特造型,看起来清爽干净,加上她身子娇小的缘故,甚至还显得十分可爱。
  这是……在和她打招呼?
  还不等林珞然反应,就见对面的洛长宁转身下了楼。林珞然有些疑惑,但也没了乱想的心思,收拾好作业便进了浴室。
  等一下……林珞然打沐浴露的手突然一顿,她这才回味过来洛长宁招手的意味,这人是要,来找她?
  小姑娘越想越觉得有可能,于是加快了速度胡乱冲洗了一下就擦干净身子出来了。还不等她开卧室门问父母洛长宁有没有来,就听见‘咚咚咚’的三声,转头便瞧见窗户上,洛长宁正一脸哀怨的扣着玻璃。
  “你怎么不走正门……?”林珞然把窗户拉开让洛长宁进来。洛长宁没有先回答她,而是立刻转身去拍那只该死的蚊子。几下子拍不到,那蚊子颤颤悠悠的飞走了,直气的洛长宁一张脸鼓成了包子。
  林珞然忍了笑从床头柜中取出了药膏。她看着洛长宁从窗外用绳子吊上来一个小盒子,待洛长宁拿进来后便关了窗,扯着她到床边坐下,一边挤了药膏往洛长宁脸上抹。正是盛夏,外面热不说,蚊子也多,虽然刚刚外面只一只蚊子,却也已经在洛长宁脸上叮出几个包了。
  洛长宁强忍住了想躲开的羞意,微冷的指腹带着冰凉的药膏在她脸上抹过。少女身上还尤带着出浴的香味儿,钻进洛长宁的鼻子里,她不自觉开始心猿意马了起来。
  “在想什么,这么出神?”
  脸被人拍了一下,洛长宁‘啊’了一声,茫然的看向林珞然。
  “我刚在问你来有什么事,而且为什么不走正门。”林珞然收好了药膏,转身抓起了水杯:“我去给你倒杯水。”
  “别!”洛长宁急忙拦住林珞然:“我不敢见你家长嘛……”
  她这边拉住了林珞然不让她走,却猛然发现自己毫无阻碍的握住了人家胳膊。洛长宁脸有些红,头微撇了去,从身后把蛋糕盒子拿了出来,支支吾吾道:“喏……给你的。” 
  这羞郝模样倒是同以往流里流气时不同,灯光之下竟是让同为女孩儿的林珞然都觉了些惊艳。林珞然接了盒子打开,卖相很好的蛋糕,看起来便知味道不差。
  “你做的?”林珞然挑了挑眉:“有什么事要求我?”
  小心思被人戳暴,洛长宁反倒不那么害羞了。她大大咧咧的跨坐在椅子上,双手叠搭于椅背枕了上去:“还有多久中考?”
  少女脸颊微红歪头看她,嬉笑的表情说不出的娇俏,浑身上下透着青春的气息。束起的马尾遗落了几缕发丝,直教人忍不住想伸手去帮她撩至耳后……林珞然忍了心思不去想这些,略一琢磨便回味过来洛长宁的意思了。
  “想要我给你补课?”
  洛长宁笑嘻嘻点了点头。
  “那就要看你带来的蛋糕的味道了。”
  林珞然这边话音刚落,那边洛长宁就似乎对自己的水平颇有信心般骄傲的昂了起头,挺起了胸。
  还……挺可爱的。
  林珞然低了头切蛋糕。她好像已经很久没见过这种样子的洛长宁了,两人自小便是邻居,可自从洛长宁八岁时她的父亲洛云书去世后,她脸上的表情就越来越少,也很少再露出过这般惹人喜爱的模样了。这么想着,林珞然叉起了一小块蛋糕送入口中。
  味道……意外的,美妙。
  她有些赞叹的品尝着蛋糕,无论是口感,味道,外貌还是香气都无可挑剔,与想象中要忍耐一番才能吞咽下去的味道截然相反。林珞然抬了头,正想好好夸赞一番洛长宁时,却是见到了小姑娘因为长时间没得到评价而开始忐忑不安,逐渐变得失落起来的表情。
  教人忍不住想逗弄。
  “……勉强过关。”林珞然违心的发表评论,但见到小姑娘失望之下颇受打击的模样忍不住又补充了安慰:“还不错,只不过我不是很喜欢黄桃。”
  “你喜欢草莓我知道的……”洛长宁委委屈屈的怂哒着脸挂在椅子上:“可是家里又没有草莓……”
  “明天是周末。”林珞然想了想,父母似乎有个应酬:“你九点来,正门就好,他们不在家的。”
  “你同意了?”
  林珞然感觉洛长宁一瞬间眼睛都亮了起来。她略有些不自在的点了点头,从书包中取出了一套卷纸递给了洛长宁。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