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末世之活着 作者:满城时光

字体:[ ]

 
【文案】
 
重生前,夏蔓一直在想,曲蓁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恨她的呢?
是自己一直呆呆笨笨地跟在她身后,一遍又一遍地告诉她,不能不吃饭,不能不说话的时候?
还是自己每次都会笨手笨脚地弄坏她交给自己的礼物的时候?
所以她就开始恨自己?觉得这样的自己根本不配当她的朋友?也不配得到那些阳光?对啊!阳光什么的,永远都应该是她曲蓁的!
夏蔓一直觉得两个人的友谊就像是曲蓁对自己的施舍,从来没有平等过。
夏蔓直到死的时候才明白曲蓁死前对自己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我以为我从来没有错过,现在我才明白,我是从来没有对过。”
曲蓁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死在夏蔓手上的,而不是丧尸。
“曲蓁,你不是从来没有对过,而是做错了一件事,你不该爱上一个人格扭曲的人。”
夏蔓重生后只想一件事,她要那些利用自己伤害曲蓁的人,生不如死!
一句话简介:渣受重生变忠犬,主受文咯~~
 
内容标签:重生 异能 随身空间 末世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蔓 ┃ 配角:曲蓁 ┃ 其它:渣受重生变忠犬
==================
 
 
  ☆、第1章 回来
 
  
  夏蔓要死了,终于要死了!
  夏蔓的目光已经开始涣散,大片大片的鲜血在地上蔓延,就像是曲蓁在夏蔓的十八岁生日上穿得那条猩红的长裙一样,妖艳而危险。
  “臭婆娘!快说!东西在哪儿?!”昔日温文尔雅的翩翩少年猛地抓起夏蔓的长发,恶狠狠地问道。
  夏蔓依旧毫无反应地看着天花板,仿佛那里有她精神的寄托。
  “大哥,应该没有在她身上,当初曲蓁死的时候不是恨她恨得要死吗?怎么可能把自己最珍贵的东西给她?”这时候一个小弟走了过来,说道。
  “你懂什么?曲蓁那个变态,你以为她是恨这个女人?她只是怕她死了,这个女人被我报复而已,可惜,她还是失算了,我从一开始就看清楚了她。”男人不屑地看了看地上像个破布娃娃一样的夏蔓,继续说道“曲蓁爱这个女人胜过爱自己,你觉得她不会把可以保命的东西交给这个女人?”
  夏蔓溃散的目光终于来说开始聚拢,最后定格在男人那带着轻蔑的目光的眼睛上。
  “不相信?曲蓁一生也真是可悲,爱上这么一个瘸子……”男人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外面传来的声音。
  “大哥……丧尸潮……涌了过来!”一个小弟全身抖索地跑了进来。
  “怎么可能?这里是曲蓁设置了那么久的基地,怎么可能有丧尸能进来?”男人也顾不得地上的夏蔓,抓住进来报告的小弟的衣领,不敢相信地质问道,曲蓁当初就是用这里,创建了一个巨大的幸存者基地,怎么可能有丧尸能破开曲蓁的防护?
  男人急冲冲地跟着一群小弟走了出去,留下已经只剩下一口气,苟延残喘的夏蔓。
  门再次被打开的时候,夏蔓已经没有力气转过头去看来人了。
  当一个灰蒙蒙的,散发着腐烂味道的脑袋出现在夏蔓眼前的时候,夏蔓出于意料地流下了眼泪。
  曾经,夏蔓以为,她这一辈子都不会再哭了。
  夏蔓费力地伸出手,想要去摸那张已经开始腐烂的脸,曲蓁那个强迫症加洁癖,居然也会有这么脏的时候?!
  曾经那双犀利清亮的眼睛变得浑浊不堪,夏蔓的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眼前的丧尸也不懂为什么这个食物会让自己很不舒服……
  不舒服那么就远离这是丧尸的本性,于是立马站了起来,跑开了。
  夏蔓听到门碰的一声关上的时候,闭上了眼睛。
  她懂了曲蓁死之前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了,“夏蔓,我一直以为自己从来没有错过,现在才发现,我从来都没有对过……”
  夏蔓一度以为这是曲蓁的道歉,现在她才明白……
  可惜已经迟了。
  4015年五月三日。
  华青大学正在进行五四青年节的彩排,而此时,后台一个原本趴在桌子上休息的不起眼女生突然睁开眼睛。
  “夏蔓,你在这里啊?曲蓁找你找的快疯了!”这时候过来了一个长得漂亮,面带不耐烦的女生一把抓起还在愣神的女生,就走。
  夏蔓呆呆地看了看抓着自己就往人群里钻的女生,“白媛媛?”
  女生听到这带着疑惑的声音,回过头来看向夏蔓,面带嘲讽,“大小姐,你这又是闹哪出?”
  夏蔓丝毫不在意白媛媛的嘲讽,反而激动地问道,“今天几号?曲蓁在哪里?”
  白媛媛被问得莫名其妙,但是还是回答了,“今天五月三号,曲蓁不是在准备排演吗?”
  夏蔓立马钻进人群里不见了,白媛媛看着夏蔓抑扬顿挫的背影,狠狠地咬牙。
  夏蔓边跑边狠狠地咬了一下舌头,血腥味和疼痛感一起袭来的时候,夏蔓才意识到自己真的是活了过来,而不是在梦里!
  远远地,就看到曲蓁被一群人包围着,不知道在讨论什么,曲蓁面无表情地说了两句话,然后目光四处扫了一下。
  夏蔓突然顿住了,因为曲蓁已经看到她了,眼里的喜悦和宠溺一下子就让夏蔓楞在了原地。
  曲蓁走了过来,穿着彩排要穿的朱丽叶的红色长裙,花着精致的妆容,却依旧改变不了骨子里那股居高临下的气场。
  夏蔓看着一步一步走过来的曲蓁,想起了那浑浊不堪的眼睛,和那股腐烂味道,鼻子一酸,痛苦,恐慌伴随着泪水喷涌而出。
  曲蓁走到一半,看到夏蔓莫名其妙地看着自己哭了,不由地慌了,赶紧跑了过来。
  “怎么了?”曲蓁想夏蔓,可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又收回了手。
  夏蔓看到近在咫尺的曲蓁,一把抱住了曲蓁,然后哭了起来。
  两个人从小玩到大,这是曲蓁第一次看到夏蔓哭,手足无措。
  “曲蓁……”夏蔓哭着不停地叫着曲蓁的名字。
  曲蓁抚摸着夏蔓的头发,扫了一眼周围的人,然后轻声问道“怎么了?”
  夏蔓抬起头,鼻子依旧还是红红的,声音沙哑,眼睛还是饱含着泪水,“曲蓁,我错了……”
  曲蓁愣了一下,显然没有想到夏蔓会跟自己道歉,但是马上就反应了过来,“没事,不要哭了。等我一下。”
  “曲蓁,到点了,该我们上场了。”刚才跟曲蓁说过话的男生提醒道。
  曲蓁正想说彩排不弄了,就听到夏蔓抱了一下自己,“曲蓁,表演加油!”
  曲蓁只能放开夏蔓,然后一起上台表演。
  “还真是有手段,她这个样子,钓不到有钱的男人,就赶着当有钱大小姐的狗。”夏蔓耳边传来了以前听得特别多的一些话,跟以前的如芒在背不同,夏蔓目光一直在那个上台以后还时不时地看过来的人身上。
  夏蔓慢慢地走到一旁的观众席上坐着,刚才太激动了,一路跑了过来,导致自己的腿一股一股地剧烈疼痛着。
  但是这点痛又算什么?夏蔓看着台上的某人,眼神复杂。
 
 
  ☆、第2章 人渣
 
  
  夏蔓没有等到曲蓁结束就走了,因为向阳的短信。
  “夏蔓,我在学校的情人湖边,我想见你,有事跟你说。”
  夏蔓看着和曲蓁同一款的手机,眼里是滔天的恨意。
  夏蔓看了一眼台上艳光四射的曲蓁,最后还是离开了。
  就是今天。一切都还没有发现。因为一切都是从这条短信开始的。
  夏蔓站了起来,趁着曲蓁和男主角对台词的时候,悄然离开。
  情人湖就在学校的图书馆前,五月的天还有一点冷,夏蔓却丝毫都没有觉得,心冷了以后,什么都不会让人感觉冷了。
  因为五四青年节的排练,几乎所有的人都去看了,情人湖边一个人都没有,寂静地像是一个巨大的坟墓。
  “蔓蔓,你来了,怎么没有多穿点?”向阳还是和以前一样温柔,“我昨天给你买的围巾怎么没有围上?”
  夏蔓心里冷笑都快要六月天了,还让自己围围巾,不就是为了用自己当笑料吗?
  “你不是说有事吗?什么事?”夏蔓有意无意地看了一眼不远处的草丛,那里有一个东西,让自己和曲蓁的感觉出现破裂。
  “……”向阳没有想到夏蔓居然没有像以前那样过来跟自己撒娇,向阳计划好了的台词居然有点卡壳了。
  “不说的话我就回去了,曲蓁还在排练,我想去看。”夏蔓嘴边的冷笑因为夜色的缘故向阳并没有看见。
  向阳怎么会让她走,他计划了这么久,好不容易等到夏蔓对自己死心塌地,他怎么会让他的计划泡汤。
  “我想说对不起,我们分手吧。”虽然没有想象中甜甜蜜蜜的气氛,可是向阳还是说了出来,夏蔓那么爱自己,刚才的冷淡一定是因为她心情不好,听到自己要求分手,她一定会崩溃的。
  向阳没有想到的是夏蔓只是转过头,深深地看了向阳一眼,然后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向阳愣了一下,没有想到夏蔓的反应居然这么冷淡。
  他不知道的是夏蔓只是表情冷淡而已,手狠狠地捏着拳头,用疼痛惩罚自己,她向阳的这句话让她清楚地回忆起了,她是怎么对曲蓁的。
  “你不问为什么吗?”向阳有点急了,他保证过,保证自己一定会成功的!
  “不就是不爱了吗?”夏蔓努力控制自己的心,现在还不是末世,杀人是犯法的,自己还什么都没有做,就去了监狱,不值得,末世到了以后再对付这个人渣!
  “我还有事,先走了。”夏蔓边说边准备走,因为脚疼得缘故,一坡一坡地走得并不快。
  向阳一下子抱住了夏蔓。
  “夏蔓……你在发抖,别怕,我没有不爱你!”向阳豁出去,一下子抱住了夏蔓,结果却发现她在发抖,向阳在心里笑了。
  夏蔓的确在发抖,是巨大的恨意带出来的寒冷让整个身体都在发抖。
  “我不是不爱你,而是我不能得罪一个人,她威胁我不能跟你在一起。”向阳说的非常地心酸。
  夏蔓只是狠狠地踩了一脚向阳的脚。
  向阳疼得嗷嗷叫,夏蔓也疼,她的脚也疼,但是怎么都比不过心里的疼,甚至身体上的疼痛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心理疼痛。
  “你不要……生气……”向阳一边疼得龇牙咧嘴,心里恨夏蔓恨得牙痒痒,但是却还是装作柔声安慰道,“我也是逼不得已的,你在曲蓁身边,也知道她的能力!”
  夏蔓咬碎了一口牙,狠狠地看向这个自己鬼迷心窍地爱上的男生!
  “你不是说过,你从来没有得到过光亮,明明曲蓁已经得到了整个世界,可是却一次又一次地夺走你喜欢的东西吗?那个时候我还不信,觉得曲蓁是个面冷心热的人,结果没有想到……”向阳缓缓地开口了。
  夏蔓看了一眼自己因为听到向阳这句话而踢在一块石头上右脚,那里已经开始流血了,夏蔓却丝毫都不在意,心里对自己的恨意已经达到了顶峰。
  她的确说过这句话,自我膨胀的自尊,让她迷了眼睛。
  “对于现在的我而言,曲蓁就是我世界的所有光亮。”夏蔓边说边向着曲蓁所在的方向走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