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九月花满庭 作者:木随风(上)

字体:[ ]

 
文案
 
沈满是个天生的倒霉蛋,命格低贱,克死父母,害死表兄;
 
唐玖月收集了世上所有的好运,年少成名,貌美如花;
 
青柠很狗腿,对唐玖月忠心不二,但本人却有点二;
 
连依很无奈,剝人皮是她的兴趣,但唐玖月却不许让她剝了;
 
太阁四人小分队,时而合体打怪,时而四分五裂各自挖坑,但总归要和五行门相斗,捍卫大丰朝的太平!
 
本文有些章节略暗黑,略血腥,但也略温馨,欢迎入坑!
 
 
内容标签:三教九流 因缘邂逅 近水楼台 平步青云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满,唐玖月 ┃ 配角:朱奎,宁韬 ┃ 其它:
 
==================
 
  ☆、第001章
 
  盛夏。
  北方的大都城里,街上空无一人。街上青砖铺成的御道,似乎浮着一层热气。偶尔有戴着斗笠、挑着扁担的小贩路过,都也只是压低了帽檐,深怕被这烈日荼毒。
  守城门的将士已经疲惫不堪,趁着巡卫长离开的工夫躲在阴暗的墙角纳凉,却不想此刻从城门外的侧道上风尘仆仆的来了一辆牛车。这牛已经热的走不动,像是随时都要晕过去似地。后面拉了一个没有顶棚的平板车,车上坐着一老一少两个衣着破烂的人。
  一个满脸皱纹,是个老妈子。另外一个戴着斗笠,垂着头,看不清面貌。但瞧身材衣着像是个十几岁的小姑娘。
  “哪儿来的人,进城来干什么?”一个卫兵被不情愿的推了出去,手里抱着长矛,懒洋洋地问。
  “我们是宣城来的,前来投靠亲戚。”老妈子哆哆嗦嗦道。
  卫兵两眼一抬,视线扫过那个姑娘,不屑道,“投靠什么人呐,报上住址与名头。”
  大都城乃天子脚下,不能随便让外地人投靠居住,免得扰了治安。这卫兵见到这牛车上的人打扮,心里已经断定是个寻常百姓。照常理来说是不能让他们进城投靠落户的,但也不能随便编排人家,万一是个皇亲贵胄的亲戚家人,岂非怠慢了人家?
  他虽守城门不久,但还是明白凡是皆要问清楚看明白才好。
  果然,那不曾开口的小姑娘抬首,用一对让人印象深刻的、浅灰色的瞳孔看着那卫士,道,“我们是来投靠大都城宁相爷家的,他是我外祖父。”
 
  ☆、第002章
 
  宁家相府,乃是大丰朝中数一数二的权贵人家。
  一门三杰,老爷子宁相乃是两朝元老,如今仍是朝中一品大员,深受皇帝器重。长子宁泽郎,户部员外郎。次子宁松鹤,原为工部侍郎,后意外去世,留下一子一女。这一子便叫宁韬,一女就是当朝皇宫中最受皇帝宠爱的妃子宁缕。
  又是一个寻常的日子,风光无比的相府,门第五进五出,亭台楼阁,无不精巧用心。相府内房间摆设,华贵非常。但是在东北角的一个阴暗小院子,却是破败陈旧,好像许久没有人居住一般。
  院子长年不照日光,中间两口小井,一口还有水,另外一口却是荒废了许久。地面上满是青苔与湿漉漉的水痕。夏日里不打紧,但是一旦到了冬天,便是彻骨的寒冷。
  这口井的边上,一个俊俏清秀的小人儿正蹲着洗衣裳。头发扎在脑袋后头,衣角有些打湿,裤腿挽起,露出纤细可爱的脚脖子来。
  她大约十六七岁模样,正是一个女子最为好看的年华。
  眼瞧着烈日又晒了上来,虽然院落阴暗,但闷热气流依旧能让人染上暑气。她抬头看了一眼天空,抹掉额头上的一层汗珠,准备收拾衣裳,待晚些再去清洗。
  “沈满,你这是准备偷懒了吗?”一个女声从前面传了过来。
  沈满暗道一声不好,但还是站起来对着门口那个粉色娇俏身影道,“四小姐,日头正猛,我等下再接着清洗。”
  “日头猛?”四小姐抬头眯了眯眼睛,用手遮着一点日光道,“我怎么不觉得?你是不是想偷懒?”
  “四小姐,我……”
  “沈满。”四小姐慢悠悠地走了过来,沈满听着她的脚步越来越近,心头突突直跳。这位四小姐是不好惹的货色,自打到了宁府,其他人对自己都是不管不问,唯独这四小姐不知道为何偏要来招惹她。仿佛一日不来便满身不舒坦似地。
  四小姐停在了沈满的身边,侧过首看着沈满道,“你母亲与你父亲私奔生下你,后来你父母双亡,你才摸着线索来到了大都城投靠祖父。祖父不计前嫌收留了你,让你住在相府之中。相府对你有收留之恩,如今只叫你做一点点小事,你却插科打诨偷懒耍滑,你说说,你是否愧对相府,你如今做的事情可对?”
  沈满道,“谢谢四小姐提醒,沈满知道该怎么做了。”说罢便重新去到了井边,准备打水继续洗那总也洗不完的衣衫。
  宁家四小姐名叫宁纯,可人一点也不单纯。当初沈满入府的时候,只因为几位兄长对待她亲昵了些,又见祖父对沈满也是满意,便对沈满心生了怨怼。后因沈满终究是个不能对外人道的相府丑闻,故而让她住在了相府角落,沈满有心做个影子,也不主动对外交流讨宁相的好。久而久之,宁相爷似乎便忘记了这个外孙女,相府的人也渐渐对她冷淡了起来。
  宁纯便抓住了这个机会,一得空闲便来找这个表姐妹的茬,以欺负她为乐。
  “磨蹭什么,动作快点。”宁纯盯着沈满催促道。
  沈满余光看了她一眼,再将视线投向了前头的一间屋子。在别的院子都换上了凉爽的竹席卷帘之后,唯独这一间还留着过冬用的厚被罩门,屋子里黑洞洞一片,透过窗户,隐约能看见榻上躺着一个人。
  宁纯猜测这榻上之人便是跟着沈满一同来投靠相府的老妈子刘婶。
  刘婶原本身体已经不利索,入了相府遭到冷遇更是一日不如一日,自觉迟早要撒手人寰的,虽说活到这把年纪该对世上已无留念,可到头来还是顾念沈满一人孤苦伶仃。便终日躺在床上,能陪着沈满一日是一日。
  “那老婆子还没死么?”宁纯顺着沈满的视线往屋里望了一眼,走过来用脚踢了踢沈满道,“喂,你赶快找个人送她出去,免得死在了相府里惹来晦气,听见了没有?”
  沈满的衣服上沾了她鞋上的泥,“四小姐,刘婶她需要大夫看病,你看你能否告诉大舅舅一声,让他请个大夫诊断。”
  “告诉我父亲?”宁纯一挑细眉,抱手嘲讽道,“若你肯跪在我的面前,冲着自己甩二十个巴掌我就替你和父亲提一句如何?”
  她是来看沈满难受的,但沈满不温不火的性子倒让她着急。如今正有求于自己,何不趁机让她难堪。至于事后她是否要告诉她的父亲宁泽郎就是后话了,若是提了便有了体恤老人爱护兄妹之名,若是没有提那沈满还能告到父亲面前去不成?
  刚打定了主意,却发现沈满的一双眼睛正静静地望着自己。不知道为何,宁纯心底竟有些发慌,似乎这对眼睛能够看穿她的想法,又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
  静默了片刻,只听沈满道,“好。”
  她答应的这样干脆,竟没有一点的犹豫,这倒让宁纯有些担忧了。
  “啪——”沈满赏了自己第一个耳光,脸上立即落下一道赤红掌印。
  “啪啪——”沈满一下一下皆是重手,仿佛打的并不是自己的脸,而是宁纯的脸。
  宁纯毕竟还是小孩心性,她身为相府四小姐,长久居住在相府大院,少见到这种激烈场面,哪有人扇自己耳光子如此用力的,这简直叫宁纯喊停也不是,不喊停也不是。
  沈满手上力气并未减弱,到了第十八下的时候,右耳似乎正在嗡鸣。
  “住……住手!”宁纯声音里带了一丝颤抖,眼睛盯着沈满的脸上,强稳住心神道,“你……你的右耳流血了……”
  沈满摸了摸自己的耳朵,那里有一点黏腻,看着指端上的血迹,她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四小姐,我的耳朵好像受伤了,你是否能够请一位大夫来?”
  宁纯迟疑,“我……”
  “四小姐,我好歹也算是相府的人,外祖父当初见到我的时候也是疼爱有加的,并且收留了我。虽然现在许久不见他,但不久便是他的大寿,到时候必然要见的,如果那时候……”沈满点到即止。
  宁纯听懂了她话语里的意思,恼怒道,“你威胁我?”
  沈满道,“只要四小姐替沈满请来大夫医治,沈满绝不将今天的事情说出去。沈满只求自保,还请四小姐体谅。”
  宁纯思量了一会儿,道,“看在你我还算有些血缘亲情的份上,我就替你请一次,下不为例。”
  沈满点头道,“谢谢四小姐。”背在身后的右手指端,不知道何时被割破了,流出一些鲜红色的血来。沈满偷偷在衣角蹭了蹭,抹掉了那些血迹。
  宁纯这次没有食言,不多久,一个丫头便偷偷带了个白胡子郎中来,这郎中姓吴,是相府专用来看小厮丫鬟的大夫。
  却说吴郎中刚要去看沈满的耳朵,却被沈满避开。郎中有些困惑,却听沈满微笑解释道,“实不相瞒,我的耳朵不碍事,我请您来,是想求您帮我开一副药。”
  吴郎中一愣,看着沈满这漂亮的脸心头兀然冒出一个想法:事前是听说这个相爷的外孙女受伤才破例让我来这相府后院,但此刻这小姑娘并没有受伤,莫非她宣称的“受伤”是为了让我来医治这屋内之人?
  沈满一直盯着这白胡子老头,相府有规矩,府内进出之人必须严格筛查,府内进出之药物必须严格清点,府内进出之银两必须有明有细。
  她好不容易请来这位,但不想让他见到屋内之人。
  “屋内何人?”吴郎中果然问道。
  “她姓刘,我们管她叫刘婶。”
  吴郎中思索片刻,道,“若是刘婶,就带我去见她吧。”
  沈满却犹豫了,有意无意地拦在吴郎中与屋子大门中间,阻拦道,“实不相瞒,我爹娘也是大夫,我从小耳濡目染也知道一些。大夫你不用花费时间诊断,按照我给的方子替我开药准时送来即可。”
  “相府规矩甚严,怕是不能如你所愿。”
  沈满随意地笑笑,右耳处的血红分外惹眼,“大夫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你为难的。你看,我的耳朵不也受伤了么,这是宁四小姐亲眼看见的,我给出的药方也是治疗外伤所用,绝对不会为难你。”
  吴郎中也是久闻了她的事情,对她颇为怜惜。心道若屋内真是那刘婶,这孩子伤了自己也要替她求医,也算是孝心一片。这回帮一帮她也算积累下了阴德。于是点头应下道,“你且开张药方看看。”
  沈满心知他是答应了,于是便露出一个微笑,这笑容是发自内心的,明晃晃的笑容让吴郎中这把年纪的人也愣了愣。
  傍晚,门“吱呀”一声从外面推入,进来一个端着食盘的小姑娘,这姑娘便是沈满,她手中端着一碗热腾腾的刚炖好的药。
  后脚刚一踏入屋内,便觉得眼前寒光掠过,一阵清香扑鼻而入,接着便有一个声音贴在自己的耳边轻声却又带了一丝危险的腔调道,“我在这里的事情,还有没有第三个人知道?”
  虽然说话的音量不大,但透着不怒自威的味道,这让沈满不禁想起了高坐在上的外祖父宁相。
  她一个年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姑娘,为何会有一种和当朝相爷一样的气势?
  沈满能感觉到她抵在自己脖子上的刀锋有多么冰冷锋利,此刻生死就只在一念之间。稳住了声音道,“姑娘放心,除了我和刘婶以外,绝对没有第三个知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