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九月花满庭 作者:木随风(下)

字体:[ ]

 
  ☆、第091章
 
  “丁枫啊……”沈满眨了眨眼睛,顿时一拍大腿冲到书生面前叫道,“你是丁枫?!”
  书生被她震惊的样子吓住,“是,师傅,我是丁枫。”
  “是‘枫叶’的‘枫’?”
  “正是。”丁枫一本正经地点头。
  沈满惊的不能再惊,连依走过来搭着沈满的肩问,“怎么,你认识他?这小子莫非有什么来头?”
  沈满默然摇了摇头,心里却想道:既然造梦者丁枫在此,做梦的人会不会本身就是他?他送自己和唐玖月来到他的梦中,难道是想让那段往事重现?他隐匿在藏书阁许久,又被毁了容,直到牵连到丽妃他才现身,让自己和唐玖月到他的梦里,难道是想再现他和丽妃叶田田那一段前尘往事?
  “唐绿萝?”连依连唤了几声,但这个人就像是木头一般呆呆站着。连依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然后放弃。对着书生丁枫道,“你既然拜她为师,就应当知道一些事情。你师傅她其实——”连依指了指自己的脑门,冲着丁枫眨眼,一脸严肃道,“这里有点毛病,时不时就会变成一根傻木头,这时候切勿打扰她,就由着她去。若是想通了她自然就会恢复,若是想不通你就当她不存在便是了。”
  丁枫似懂非懂,点点头应下。
  连依又抱着手道,“还不快去弄些吃的孝敬你师傅和我们这些……好友?”
  丁枫立即冲向厨房。
  连依满意道,“孺子可教。”
  沈满望着丁枫的背影回神道,“你让他干嘛去了?”
  “做饭。”连依推着沈满入屋,翘着二郎腿一边等着一边问,“你从哪里捡到这么个活宝?”
  沈满头疼道,“这回可真算捡到一个‘宝’了。”
  连依又问,“话说回来,你姐姐怎的还不回来,这都一日没有消息了,该不会在半途出了什么岔子吧?”
  沈满也很是担忧,这时候小李爷钻了出来,脸上的胭脂似乎更加浓厚了,气味呛的满屋子都是。沈满避开他另找了一张凳子就远坐下,见小李爷缠着连依,一会儿看看连依的衣领袖口,一会儿又想要去摸连依的脸蛋儿,在连依一巴掌呼过去之后,小李爷稳稳挡住,然后掐着嗓子娇羞道,“哎呦,人家只是看看你的脸为何这么水嫩……”
  沈满和连依一同作呕,无论如何真要赶紧找回唐玖月,她再不回来,这小李爷可就没救了!
  几个人吃完早膳,沈满说要去找唐玖月,连依便死皮赖脸地跟了上来,而丁枫刚拜了师傅,也想跟去,但却被沈满毫不留情地拒绝,沈满指着丁枫摆在巷口的摊子一本正经道,“我收徒弟是要收费的,你还是继续摆地摊赚钱,再拿钱来拜师学艺吧。”
  丁枫纠结着浓眉问,“需要多少钱?”
  沈满摸了摸下巴,“那就先来一定金子吧。”
  丁枫果然脸上不太好看,握了握拳,毅然道,“好,师傅等着。”说罢便冲着他那破烂摊子去了。
  连依在一边啧啧了两声,搭着沈满的肩道,“一锭金子?我看他一辈子也未必能赚得到。”
  “我就是想让他知难而退,我没有本事收他这样的弟子。”沈满道。而且丁枫日后会有高人指点,虽然现在不知道那高人是谁,但丁枫的本事是从他身上学的,也因为这高人,丁枫才能去叶田田府中替她指点风水,才有了后来的故事。
  “那我们现在去哪里?”
  沈满眸色一敛,“去太阁。”
  几年前的太阁门前大街上,充斥着一种菜市场的味道。多的是贩夫走卒,南来北往的商人,还有些异域胡人在体验大丰朝的风土人情。他们常常带来一些新奇的玩意儿,直接在街上展示并贩卖。
  太阁的建在一处高地上,抬头可遥遥仰望太阁正殿,若是起雾了,便会觉得它矗立在云端。殿前的一千多级玉阶,从殿门口一直延伸到这街上,入口处有一个巨大的山门,山门前两列威武雄壮的将士正在兢兢业业看守着。
  沈满和连依来到了这山门前,连依指着原处一个孤立的台子道,“看,那就是章台,据说历代大门监每晚都会在这里看星星看月亮,预测大丰朝的凶吉国运。这章台建的如此巨大,独树一帜,传说中是整个大丰朝最好的观星处,当初耗费了不少人力物力花了整整十年才修建而成。当然一般工程不必如此耗时耗力,主要是这章台之上其实放着一颗陨石,为了保护这陨石才如此兴师动众。靠着这块陨石,无论何人在观星象的时候都能够事半功倍如鱼得水。若是能站上去一观星象,是多少研习天文门的学子毕生之所愿!”
  连依说完这番话简直两眼在放光!
  沈满却在听到此话之后才得知这章台如何了不得,但是……一想到当时为了捉丁枫唐玖月不小心炸毁了章台的事情,她就觉得连依此刻所说的话是如何的刺耳,唐玖月是多么的不靠谱……
  她甚至开始猜测唐大门监是否是五行门派来破坏阴阳监的探子,但她若是探子,五行门又何必继续畏畏缩缩,一筹莫展呢?
  太阁守门的将士看起来非常不好惹,沈满鼓足勇气上前询问,却被他们瞪着眼睛一声不吭地挡在门外。
  这时候,有个衣着简朴的人走到守将面前,从怀中掏出一块牌子来,那将士看了眼牌子便退到一边让那人进去了。那人高傲地瞥了沈满一眼,然后大摇大摆地上了玉阶。
  连依问,“那是什么牌子,瞧一眼便能进去了?”
  这时候一直在一边售卖东西的小贩搭腔,“有那牌子当然能进去了。”
  连依急忙扭过去问,“你知道那是什么牌子?”
  小贩摇了摇手中的货物,眯着眼睛谄媚地笑,“姑娘是外地来的吧?买点都城的杂物给家里人带去?”
  沈满瞅着他手中的东西,无奈掏钱买了两个,一个给了连依,另外一个自己拿在手里。连依看了看手中的拨浪鼓,上面甚至还画了个丑模丑样的小人儿,摇了摇发出“咚咚”两声,这才回过神确定沈满是买了这个丑不拉几的东西给自己。
  小贩收好了钱,得意道,“那是考阴阳道的学子用的牌子,虽然是木头刻的,但有阴阳监独有的记号。一般而言通过阴阳监的审核就可以得到了,有了这个牌子,可以在此期间出入阴阳监下属的各个门,除了有些地方不可以进去之外,可谓畅通无阻。”
  “报了名即可?”
  “姑娘听漏了,还要通过审核。”
  沈满还要问,却见太阁里突然出来一个婀娜多姿的少女来,那少女下了阶梯,从袖子里抽出一张黄底的纸,工工整整地粘贴在布告栏之上。
  一群百姓便蜂拥而至,有人凑到前头便大声读了出来。
  “今有妖女一名,惑乱朝廷,择以天日焚之,特此布告!”
  沈满大惊失色,连依扯了扯她的袖子,也是万分紧张道,“这布告上的妖女,该不会就是你的姐姐唐白衣姑娘吧?”
 
  ☆、第092章
 
  沈满怔怔地盯了那布告良久,一拍脑门道,“还真有可能是她。”唐玖月那性子,是服软不复硬,她到了邹衍面前,也不知道胡说八道了什么导致人家误认为她是妖女,而且要处以丰朝最为严厉的刑罚——焚刑。
  这时候一直默默跟着她们的小李爷又冒出个头,抱着手得意洋洋道,“你们猜我打听到了什么?”
  连依又用激将法,鄙夷道,“你能探听到什么,无非是些细枝末节的事儿罢了。”
  小李爷气道,“少小瞧人了,我告诉你们,要被处以火焚之刑的十有□□就是那唐白衣了。据可靠消息称,昨日有个白衣姑娘旁若无人地闯入太阁。事情也蹊跷,这太阁前有一个*阵,是第一代大门监亲自所创,历来无人能解,没想到这女子竟毫不费力地进去了,直捣黄龙,见到了刚睡醒正在吃早饭的邹大门监。”
  他说到此处又笑了笑,“还有一个小细节,邹衍那时候正在吃一颗水煮蛋,被唐白衣吓了一跳,据说还噎住了。身边服侍的人没想到会突然闯进来一个人,一个个皆是愣怔了。还是咱们的唐姑娘淡定地走上去拍了拍邹衍的背,还倒水给他喝了才避免一场人间惨剧!”
  沈满听着越发觉得那是唐玖月了,赶紧追问,“后来呢?”
  “这后来啊……”小李爷有心卖弄,瞥着连依继续口水乱喷得意地说道,“邹大门监再傻也该她抓了起来了吧?那知道这人不闪不避,当着邹大门监说了一通胡话,于是,就被人抓了起来关在太阁牢房之中喽。”
  “瞧着唐白衣的身手,不像是能那么轻易被捉住的。”连依摸着下巴思考。“她都说了什么胡话?”
  沈满这下心思澄明,这行事作风一定就是唐玖月了!
  小李爷道,“说什么胡话我就不太清楚了,可能就是要求人家救那一艘船的白毛怪,但是却被拒绝了吧。”
  连依带着几分关心问沈满,“你姐姐被抓了,咱们怎么办?”
  小李爷如今还不走,便是因为此刻已经和沈满等站在同一艘船上,他不得唐玖月的解药,便不能解开身上的毒。若是一辈子都这么半死不活下去,非要了他的命不可。
  沈满在二人炯炯的目光下镇定非常,思忖半晌后毅然道,“还能如何,救人!”
  “可是太阁戒备森严,咱们连这台阶都踏不上去,如何去救人?”连依问。
  沈满笑了笑道,“你忘了,方才还有人进去了呢!”
  连依一怔,摸了摸沈满的额头,再探了探自己的,奇怪道,“没发烧啊,怎的就说胡话?方才那个进去之人拿着特制的牌子,是参加大考的考生,你又不是考生,如何能进太阁?”
  小李爷凑过来瞥着沈满道,“你该不会以为那牌子是那么好偷的吧?这些考生已经过了头一关,是专门有人画了像入了卷的,若是有怀疑随时可以拿画像来比对以防人冒充,你即使偷了牌子也于事无补。”
  沈满压低声音问,“你不是说五行门已有人混入考生之中,可叫他们帮忙。”
  “他们即使已拿到牌子,但是却破不了这太阁前的*阵,冒然进去也只是自投罗网罢了。”
  沈满几番出入太阁,但是也从未见到过那所谓的*阵,不知道是后来被唐玖月撤了,还是因为自己得了唐玖月的允许故而可以出入自由。
  但无论如何,要救唐玖月就必须先入太阁,若自己连最外面的大门都进不去,谈何救人?故而眼下最要紧的,是先弄到木牌。
  要弄到木牌,冒名顶替是不成的,不能顶替就只能自己去报考,但沈满知道自己的本事,虽然出身相府,但却是个名不副实的名门望族;虽拜了当朝大门监为师,但是一分本事也没有学到。
  而且更要命的是,沈满自己是个倒霉的命格,也就是说,她想要做的事情必定会事与愿违,几乎没有一件是办得到的。
  丁枫一梦,她和唐玖月已经停留了许久,也不知道梦外情况究竟如何。总之,梦里的情况已经糟透了……
  梦?!
  沈满猛然瞪大眼睛,吓了围在边上的连依一跳,连小李爷也惊了一惊,拍着胸口连说“吓死了,吓死了,眼睛大也不能突然这么瞪着呀……”。
  沈满瞪大了眼睛之后突然迈开脚步,急忙忙地往他们住处方向一路小跑。
  连依愣了一下道,“这丫头,累了想回去休息了?”
  小李爷道,“可能是饿了想吃饭了,我瞧她早膳没吃多少。”
  连依曲指敲了小李爷的额头,“蠢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