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化妆尸请矜持! 作者:奶声奶气

字体:[ ]

 
文案
 
王春花最近心很累,好不容易从玉帝哥哥那里接了一个活,居然碰到了这么一个油盐不进的女人,不过是想看一下对方的身体,看看是不是自己要找的人,只是这衣服怎么这么难扒呢?
何浅琳最近很心塞,自己只是想要安安静静的给尸体上个妆,可是新来的馆长大人不分昼夜的想要看自己的身体,(偷偷拉开自己的衣服瞄了瞄)这身体都没发育开,究竟有什么好看的,还不如馆长大人自己的柔软。女女授受不亲,自己要怎样推开这只咸猪手呢?
两人倒是有了共同的心声:西湖的水~我的泪~嗷嗷
 
哈哈鉴于很多人说之前(我在停尸房缝缝补补的日子)名字太可怕,所以绞尽脑汁想了几个!
比如取了王春花的名字《不如叫、春花》被PIA掉了
《一只春花压浅琳》什么鬼?
还是选了个最中规中矩的名字《化妆尸请矜持》~笑哭,本来想叫《画尸人请矜持》又怕吓到大家,还是算了!┑( ̄Д  ̄)┍,就这样了!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恐怖
 
搜索关键字:主角:何浅琳,王春花 ┃ 配角: ┃ 其它:恐怖,神仙、腹黑傲娇攻、冷漠受
==================
 
 
☆、第1章 初到殡仪馆
 
  “哎,何浅琳,听说殡仪馆新来了一个馆长,还是个女的,你要不要去看一下?”穿着蓝色工作服的中年清洁工拿着扫帚,在门口探头探脑的问了一声。
  见背对着自己的何浅琳只是摇了摇头,不禁有些无趣,拿着扫帚转身就走,没好气的低声道:“哼,这么喜欢尸体,就抱着尸体过一辈子去吧,真是造孽。”
  何浅琳手里的针线微微一顿,随后又若无其事的轻轻刺入了躺在铁床上一动不动的人的皮肤里。
  静静的房间里只听见‘咯吱咯吱’皮肤被针线拉扯的声音。
  “人都来齐了吗?”王春花皱了皱眉,望着眼前稀稀拉拉站立的三个人,又伸手看了看手里的人事薄,清了清嗓子道:“我是新来的馆长,我叫王春花,现在我念到的人往前走一步,方便认识,助理刘燕!”
  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捋了捋耳边的短发,上前一步,一脸谄媚的和眼前的新馆长点了点头。
  “火化工高磊”
  “馆长好”四十多岁的高磊,摸了摸自己的啤酒肚,憨厚的朝前走了一步,咧嘴一笑,脸上的横肉颤抖的差点掉落下来。
  “清洁杂工高南”
  穿着蓝色工作服的人向前走了一步,弓了弓身体,笑道:“馆长好!”
  “化妆师何浅琳”王春花望了望站立在自己面前的三个人,又看了看人事薄上多出来的一个人,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穿着蓝色工作服的高南有些紧张的搓了搓衣角,都怪这个刘燕,不说清楚,害自己以为是随便来看看,没想到居然是馆长在清点人数,想到这里,高南朝着刘燕抛去一个埋怨的眼神。
  新来的馆长看起来是个小娘们,也不知道脾气怎么样,万一脾气差一点知道自己没有把何浅琳叫过来,丢了工作也就不好了,想到这里,不禁缩了缩身子轻声道:“那个,我刚刚……去叫何浅琳,但是她在忙,不肯过来!”
  管你的,反正死道友不死贫道,量何浅琳那个一声不吭的小丫头片子也不会告自己的状。
  王春花抿了抿嘴,望着眼前的三个人,中气十足的叫了声:“我去找她,各自做事去吧,散会!”
  这破殡仪馆也真是够小的,这城市有两家殡仪馆,这一家本是先开的,按地域取名叫城东殡仪馆,占地比较小,也只有一些基本设备。
  后来另一家城西殡仪馆开了之后,容纳的尸体比较多,装修的也豪华,说什么人死了也要享受五星级的待遇,连停尸房也按五星级的标准来建的,只不过大床换成了冰柜。
  再看看自己接手的这家殡仪馆,停尸房也是密密麻麻的向中药柜的抽屉一样排列着,数到满也就十八个抽屉,一层六个抽屉,上中下三个铺位,送来这里的人越来越少,出于节源开流,自然人手也就慢慢减少了。
  王春花从办公室的后门出去左手边是一个空旷的场地,也不过一个篮球场大小,这是专门用来供家属请人做法事的,此刻的场地一旁稀稀拉拉的落着几个白色彩纸的花圈,可惜场地上一个人都没有。
  空旷场地的再左边就是唯一的一栋两层小楼,二层是员工宿舍,一层是家属休息的地方,而此刻王春花的右手边有两个单独的平房,王春花背着手挪了挪脚步,一道铁门镶在红色的砖块上,砖块上的水泥都剥落的差不多,红白的砖块让王春花有些不舒服。
  抬头看了看锈迹斑斑的铁门,铁门上有个漆着蓝底白字的牌子,这牌子有九成新,想必应该是前不久刚换上去的,上面只有三个字:火化室!
  不是这间,王春花轻轻摇了摇头,朝着另一栋平房走去,这栋平房和刚刚的火化室有些不同,火化室没有窗口,可是这个房子却有一个大大的窗子,只是这窗子的玻璃却凹凸不平,王春花睁大了双眼望了半天愣是看不到房里的任何景象。
  压制住心里的不安,往前几步,果然看到了敞开的大门,大门上清晰的三个字让王春花有些不知该如何去面对,那三个字便是:停尸房。
  要进去吗?自己找了这么久,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对她说,她又愿不愿意呢?王春花踌躇良久,随后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低声嘟囔道:“哎呀,不过是一间有些阴森的房子,何惧之有!”
  王春花清了清嗓子,挺胸抬头收腹,双手相扣,昂着脖子,端着架子毫不迟疑的踏进了停尸房。
  背对着自己的单薄身影微微有些迟疑,随后转身,直勾勾的盯着进来的人儿。
  王春花只看见了何浅琳的一双眼睛,一双清澈到毫无杂质的眼睛,就这般直勾勾的望进了王春花的心里,莫名的升起了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似乎有一根羽毛轻轻的挠了挠王春花的心房。
  不过这种感觉微乎其微,至少我们的王春花大人直接就忽视掉了,指着何浅琳的口罩道:“把你的口罩摘了,给我看看”。
  何浅琳一愣,偏头看看还没缝制好的尸体,转头愣愣的看着王春花轻轻的摇了摇头。
  “你居然敢违抗我的命令?”王春花秀眉一竖,叉着腰就上前去,正准备劈头盖脸的将何浅琳说一顿,视线一偏移到那张面目全非的脸上,原本的鼻子已经不见了,只剩下两个黑乎乎的洞口朝着王春花。
  王春花只觉得气血瞬间就冲到了自己的脑海,一声尖叫,还没反应过来,自己的腿就带着自己的身体,敏捷而快速的冲出了停尸房,一直跑到办公室的后门,这才扶着墙角干呕起来。
  何浅琳愣愣的望着旋风一样空荡荡的门口,眨了眨眼,有些不解,不过还是转身拿出调配好的特制橡皮泥轻轻的捏了起来,葱长的手指灵巧的转动着,不过一会的时间,一个鼻梁有些略塌的鼻子就成型了,何浅琳望了望放在一旁的照片,对比了一下,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将手中成型的鼻子轻轻的覆在了那两个黑乎乎的洞口上。
  “自己怎么能被这些凡夫俗子的死样吓到,加油王春花,你看到的不过是一副皮囊而已,实在是无需为了一副皮囊而起了恐惧之心。哼,何浅琳,你以为不给我看你的真面目,我就看不到吗”
  王春花咬牙切齿的捶了捶墙,白色的石灰簌簌的往下掉,差点迷了王春花的眼睛,不过说归说,王春花的脚可是毫不犹豫的朝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所谓的办公室也不过是一个两间房子组合起来的,其中一间是自己和助理的办公室,另一间就作为大厅来接待来人。
  “馆长长的可真是漂亮,我高磊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美的女人,跟电视上的那些明星一样,就是屁股不大,唉,可惜了!”
  (⊙_⊙),谁在说话?王春花停下脚步竖起耳朵听了起来。
  “你们说她这么漂亮,怎么会来殡仪馆这么晦气的地方?”
  好像是在夸自己漂亮呢,王春花理了理身上的衣服,笑的有些妖娆。
  “这种问题就别问了,大家都懂”
  (⊙o⊙)什么叫都懂,自己不懂呢,快点说出来!
  王春花等了很久,只听见脚步声想,办公室却是没有动静了,这就不夸了吗?真是没劲,自己的美貌可是可以讲上三天三夜都说不完了,这些都是什么人,说一句就没了!
  王春花黑着一张脸进了办公室的门,刘燕就急忙站起身,倒了一杯热茶递过去,笑道:“馆长,我们的财政收入完全是入不敷出,再这样下去,我们连工资都发布出来了!”
  “你有什么办法?”王春花精神依然有些恍惚,脑海里不停的闪过那一张缺了鼻子的脸和一双清澈的眼睛。
  刘燕精光一闪,笑眯眯的道:“馆长,我看那城西的殡仪馆里面还自己开了一个小卖铺,卖一点香烛,花圈,符纸之类的,我觉得我们也可以效仿一下!”
  王春花眨了眨眼,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般,睁大双眼,望着刘燕:“我晚上住哪里?”
  刘燕吓了一跳,还以为被王春花看穿了自己心里的小伎俩,真想着说辞,谁知道这画风变的也太快了一些!连忙开口道:“您当然是单独住一间了!房间我已经收拾好了!”
  王春花抿了抿嘴,望了望窗外有些泛白的天空,突然看着刘燕道:“让何浅琳和我同住一间,你单独住一间!”
  刘燕微微一愣,望着王春花有些泛白的脸,心里有些了然,这馆长年轻的很,看起来也不过二十出头,想来也一定是家里有些关系,所以弄来吃点皇家饭,不过去了一趟停尸房,就把自己吓的魂都没了,虽然有些不屑,可是能够体验一把馆长的待遇去住单人间,刘燕很爽快的就答应了。
  见王春花的脸色好了一些,刘燕趁热打铁的问道:“那开小卖部的事情……”
  “你自己看着办吧!”王春花见目的达成,回应的很是随便,勾嘴笑的有些开心,嘿嘿嘿,何浅琳,如果真的是你,你以为你能逃出我的手掌心么!
 
☆、第2章 和我一起洗澡
 
  殡仪馆的工作人员少,刘燕这个助理干脆连厨师也一并兼顾了,王春花吃完饭,就被刘燕领到了自己的房间,房间类似公寓一样,有独立的卫浴室。
  刘燕笑眯眯的望着王春花道:“这是馆长寝室,不过唯一可惜的是只有一张床,嗯……那个浅琳一会过来睡哪里呢?要不要……”
  王春花扬了扬眉,见刘燕吞吞吐吐的,干脆的回到道:“你也别太为难了,就让她过来跟我睡一张床,反正这床也挺大的!”
  两米的大床两个人睡肯定是没有问题的,如果何浅琳真是自己要找的人,自然要待在自己身边的好,如果不是,这殡仪馆也没有必要待下去了。
  刘燕瞬间傻眼,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心里不住的咒骂自己,早知道王春花这样说,自己就直接带王春花去自己房间了,自己收拾东西过来住不就好了嘛,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好好的独立卫浴的公寓被自己的一张破嘴给整跑了,真是恨不得甩自己一巴掌才好。
  刘燕刨了刨自己的短发,有些忧伤,转身准备去叫何浅琳,就看见门口有一个人影飘过,一看这轻飘飘的豆芽身体,想都不想就知道是谁。
  反正王春花在自己身后,刘燕大大咧咧的翻了个白眼,一嗓子吼了出去:“何浅琳,你过来!”
  门口飘过去的身影又飘了回来,站立在门口茫然的望了进来。
  王春花愣了愣,连忙转身,夕阳的余晖洒在何浅琳的身上,只能看见薄如蝉翼的耳廓透着光,公寓里没有开灯,阴影投落下来,这一眼也只看到了何浅琳模糊的轮廓,漂亮的鹅蛋脸型和很是娇小的身形。
  “你去收拾一下你的东西,搬过来和馆长一起住!”
  “……”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